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九章 深入世界的黑手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九章 深入世界的黑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……好怀念啊,很久没受到这种待遇了。”

出奇的,龙云儿对这些送礼、拜帖堆积的场面,相当熟悉,再怎么说,以前也是堂堂帝国十美在列,闻名想来求亲,或是求诗画交往的各家子弟、文人雅士无数,各种礼物、文帖如雪片般飞来,那个量甚至还多过普通地阶武者的收礼,自己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了。

自己不喜欢高调与张扬,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,其实是挺沉闷的个性,也因此,那些标新立异,总变着方法想吸引自己注意的世家公子,都只起到反效果,当他们一个个自讨没趣后,疯狂送礼的事就少了。

……料想不到,自己还有这么贺客盈门,礼物别说收,光看都看到手发软的一天,更想不到的是,自己得这待遇不是靠颜值,而是凭武力,人生真是变化无常埃

“的狗屎运不错……”温去病检视完龙云儿的战利品,道:“心魔阁的安魂护心丹,他们专门为撕心**研发出来的伤药,通常只有地阶以上的高手才获准持有,外界基本买不到,价值不斐,在叔、玺鸿有了这药,性命可以无碍,修为也不至于大损,多亏了。”

得到这么一句肯定,对龙云儿来说,比什么击杀了强敌,抢到东西更值得兴奋,用力地点头。

“至于这一把……败血邪刃……”温去病表情古怪,皱眉道:“心魔阁的每一名正式***,都可以理解成脑子有问题的失德医生,医生练等的方法就是开刀做手术,做手术总有手术刀,心魔阁就以刀为身份标志,凡是心魔阁的正式***,都有一把登记在案,形态各自不同的败血邪刃。”

龙云儿一听也蒙了,好死不死,自己居然把人家***给偷了?这种东西,对当事人无比贵重,别具意义,被偷了尤其奇耻大辱,可对偷的人却没什么价值,脱手也卖不到什么好价,真是鸡肋物件。

温去病耸肩道:“只好祈祷,幻灭人魔将来能晋***阶,那时候这把败血邪刃就能卖高价了。”

龙云儿摇头道:“他被我打成那样,没死也要残废,等他上天阶,我都不晓得去哪里了。”

温去病道:“别太大意,九外道能与七家八门并列,自有其过人处,特别是其中的几家,别以为伤了、残了,就没用了,他们各有治疗身体的逆天手段,上一秒重残,下一秒生龙活虎回来,完全有可能,心魔阁就是其中的一个。”

“……这么诡异?”

龙云儿闻言傻眼,但想到温家哥哥能把身上血肉当零件替换,只要跳脱常规思维,瞬间疗愈严重伤势,真不是不可能,幸亏自己狗屎运,幻灭人魔没表现出这能耐来。

“说狗屎运,不是指这个。”温去病没好气说道:“小小温家,忽然冒出个地阶人物来,足以把七家八门的目光全引过来,只要多几个追根究柢的,没两天,你们沧溟龙家的执法队,就会踏平这里。”

“呃……可是,哥哥你之前让我出手的时候,都没交代,也没要我留力。”心头剧震,龙云儿结结巴巴道:“我以为你有准备,让人晓得也不要紧,才放胆去打的,现在……我们要撤了吗?”

还好温家别的不行,跑路的能耐一等一,哪怕七家八门围剿,只要立刻弄艘船出海,大地上还真没几家势力能追出海外去。

“暂时不用操这个心了。”温去病将一叠文件扔给龙云儿,她接过一看,登时阵阵心惊肉跳。

文件是来自浮萍居的情报,那边的专业度令人激赏,这里的钱现款付出,那边的最新情报就立刻送来。

情报包含当前帝国各郡的最新状况,大多是西北大捷后,朝廷与帝国六郡的大概动态,基本让人颇为摇头,司马家以外的五郡,战斗时候光嘴炮不出力,待得打完,就抢着想来分赃,攫取对兽族战争得胜的好处,而朝廷对此的立场,则是高深莫测,似乎打算居于高点静观,坐看各家纷扰,当个最后收取好处的黄雀赢家。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***行为?”

龙云儿瞠目结舌,道:“司马家虽然打赢了这一仗,但并没有任何实质好处,乍看之下似是大幅拓展了领土,直抵兽族家门口,可什么赔款、什么战利品,根本都没有啊,这还有什么好处可榨?”

在与兽族议和的谈判上,司马家固然摆足胜利者的姿态,但也就是逞逞威风,没索要太多实质好处,一方面,作为首要战犯的飙狼族,一穷二白,真逼他们拿什么好处,估计是逼到灭族都给不出。

另一方面,司马家与金刚寺,在这一战中也伤损极大,急需时间休养生息,恢复元气,根本不愿在此时再启战端,自然也避免过分进逼,弄到鱼死网破。

毕竟,西北各兽族虽在此战中受到打击,可西南兽族联盟的实力却完整保留,兽王们也以客人的身分,在西北虎视眈眈,遮日那王更隐隐统合南北兽族,有成为共主的架势,这令西北局势异常诡异。

如果司马家不懂得见好就收,强势硬逼飙狼族,与西北各兽族撕破脸,所造成的后果,很可能是直接促成南北兽族的统合,以兽族同胞的苦难为大义名分,直接重启战端。

那时,司马家要面对的,将是一支在遮日那王统御下,资源充足,将士用命,上下一心的恐怖兽军,即使云岗新关有武苍霓坐镇,恐怕……也乐观不起来。

其余五郡与李氏皇廷的动作,看似巧妙算计厉害,个个算盘都打得极精,谋求自身最大化的好处,但以整体人族的立场来看,却是无视大局,置人族全体于沸汤之上的蠢事。

“他、他们都疯了不成?”越看越怒,龙云儿忍不住把文件一放,道:“我们在西北拚死拚活,武帅为了和平的委屈忍让,不是为了被他们这样践踏的。”

气愤难当,素来温雅的龙云儿,声音也不禁放大,话出口,却看温去病一副嘲弄的眼神,“很不错,还有吗?小丫头果然长大了。”

被这一笑,龙云儿有些许尴尬,些许好笑,但却勇于迎向温去病的质疑目光,毫不退缩。

诚然,过去自己对军国大事一无所知,既不懂些权力场上的争来斗去,也不明白万里以外的边境,***两族洒血拚杀于战场上的情形,更不了解为了那难得的和平,背后那些在乎的人们到底付出了什么。

但走这一遭西北,再见识过大荒西朝人族风雨飘摇的惨状,自己现在全都懂了,更对于那些全然无视于此,只想谋求自我利益的人们,生出一种想拿拳头砸打在他们面上的冲动。

西北的和平,自己出了一份力,是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话,是够资格为此而怒的!

“不错的成长。”温去病道:“七家八门当然各有各的盘算,情况更不是表面上看来的这么简单,看来很蠢,其实背后有精妙的算计,但这些先不用管,我没打算给上权谋课,而该注意的更不是这个。”

在温去病的示意下,龙云儿接着往下看,愕然发现情报中提起,就在最近这两三天,全国各地都事端不断,上门打劫、伏击暗算、单挑决斗,各种战斗比平时十倍爆发,并且全都伴随着一个相同特点。

“……所有战斗中,都有其中一方或双方,爆发出远强于原本的实力,大地上新出现一批地阶、半步地阶与高阶,这些突然出现的实力变量,造成大批高手伤亡,星榜名次大乱,甚至月榜都受到影响,此为百族大战后,大地从所未有之奇事。”

看着情报中的文字,龙云儿不难想像,此刻外界不知乱成什么样子,就在自己阅读情报的同时,这些战斗、厮杀、事件仍在发生,诸如幻灭人魔杀上温府的情况,在大地各处上演。

稍微想想,就能想到外界如今是何等之乱,相较之下,自己晋升地阶,挫败盖舟曲之事,只不过是这厚厚百多页报告中的一段而已……还真是一段,这份报告在自己战胜后送来,末尾一段,已经加上了自己的战绩,情报新鲜得吓人。

而这情报中所呈现的问号,在龙云儿眼中却不是什么问题……

“……太一的动作好大。”龙云儿叹道:“看这份量,怎么都有个几百人吧?居然拉了那么多人进去?”

有司徒小书的案例在先,眼前这局面的出现,龙云儿早有心理准备,但规模之大,仍是让她大大吃了一惊。

“几百人?太小看太一了。”温去病哂道:“这还只是高阶以上被注意到的人数,***没注意到的呢?高阶以下的中阶、低阶呢?那些人数应该更多吧?而且,这些实力大增的,是穿越之后回来的,那些回不来的呢?觉得是回来的多,还是回不来的多?”

被这么一算,龙云儿心中一寒,只怕……被牵扯的人数,数以千计!太一的手伸入这世界,比预期中深得多啊!

二九章深入世界的黑手

“……好怀念啊,很久没受到这种待遇了。”

出奇的,龙云儿对这些送礼、拜帖堆积的场面,相当熟悉,再怎么说,以前也是堂堂帝国十美在列,闻名想来求亲,或是求诗画交往的各家子弟、文人雅士无数,各种礼物、文帖如雪片般飞来,那个量甚至还多过普通地阶武者的收礼,自己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了。

自己不喜欢高调与张扬,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,其实是挺沉闷的个性,也因此,那些标新立异,总变着方法想吸引自己注意的世家公子,都只起到反效果,当他们一个个自讨没趣后,疯狂送礼的事就少了。

……料想不到,自己还有这么贺客盈门,礼物别说收,光看都看到手发软的一天,更想不到的是,自己得这待遇不是靠颜值,而是凭武力,人生真是变化无常埃

“的狗屎运不错……”温去病检视完龙云儿的战利品,道:“心魔阁的安魂护心丹,他们专门为撕心**研发出来的伤药,通常只有地阶以上的高手才获准持有,外界基本买不到,价值不斐,在叔、玺鸿有了这药,性命可以无碍,修为也不至于大损,多亏了。”

得到这么一句肯定,对龙云儿来说,比什么击杀了强敌,抢到东西更值得兴奋,用力地点头。

“至于这一把……败血邪刃……”温去病表情古怪,皱眉道:“心魔阁的每一名正式***,都可以理解成脑子有问题的失德医生,医生练等的方法就是开刀做手术,做手术总有手术刀,心魔阁就以刀为身份标志,凡是心魔阁的正式***,都有一把登记在案,形态各自不同的败血邪刃。”

龙云儿一听也蒙了,好死不死,自己居然把人家***给偷了?这种东西,对当事人无比贵重,别具意义,被偷了尤其奇耻大辱,可对偷的人却没什么价值,脱手也卖不到什么好价,真是鸡肋物件。

温去病耸肩道:“只好祈祷,幻灭人魔将来能晋***阶,那时候这把败血邪刃就能卖高价了。”

龙云儿摇头道:“他被我打成那样,没死也要残废,等他上天阶,我都不晓得去哪里了。”

温去病道:“别太大意,九外道能与七家八门并列,自有其过人处,特别是其中的几家,别以为伤了、残了,就没用了,他们各有治疗身体的逆天手段,上一秒重残,下一秒生龙活虎回来,完全有可能,心魔阁就是其中的一个。”

“……这么诡异?”

龙云儿闻言傻眼,但想到温家哥哥能把身上血肉当零件替换,只要跳脱常规思维,瞬间疗愈严重伤势,真不是不可能,幸亏自己狗屎运,幻灭人魔没表现出这能耐来。

“说狗屎运,不是指这个。”温去病没好气说道:“小小温家,忽然冒出个地阶人物来,足以把七家八门的目光全引过来,只要多几个追根究柢的,没两天,你们沧溟龙家的执法队,就会踏平这里。”

“呃……可是,哥哥你之前让我出手的时候,都没交代,也没要我留力。”心头剧震,龙云儿结结巴巴道:“我以为你有准备,让人晓得也不要紧,才放胆去打的,现在……我们要撤了吗?”

还好温家别的不行,跑路的能耐一等一,哪怕七家八门围剿,只要立刻弄艘船出海,大地上还真没几家势力能追出海外去。

“暂时不用操这个心了。”温去病将一叠文件扔给龙云儿,她接过一看,登时阵阵心惊肉跳。

文件是来自浮萍居的情报,那边的专业度令人激赏,这里的钱现款付出,那边的最新情报就立刻送来。

情报包含当前帝国各郡的最新状况,大多是西北大捷后,朝廷与帝国六郡的大概动态,基本让人颇为摇头,司马家以外的五郡,战斗时候光嘴炮不出力,待得打完,就抢着想来分赃,攫取对兽族战争得胜的好处,而朝廷对此的立场,则是高深莫测,似乎打算居于高点静观,坐看各家纷扰,当个最后收取好处的黄雀赢家。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***行为?”

龙云儿瞠目结舌,道:“司马家虽然打赢了这一仗,但并没有任何实质好处,乍看之下似是大幅拓展了领土,直抵兽族家门口,可什么赔款、什么战利品,根本都没有啊,这还有什么好处可榨?”

在与兽族议和的谈判上,司马家固然摆足胜利者的姿态,但也就是逞逞威风,没索要太多实质好处,一方面,作为首要战犯的飙狼族,一穷二白,真逼他们拿什么好处,估计是逼到灭族都给不出。

另一方面,司马家与金刚寺,在这一战中也伤损极大,急需时间休养生息,恢复元气,根本不愿在此时再启战端,自然也避免过分进逼,弄到鱼死网破。

毕竟,西北各兽族虽在此战中受到打击,可西南兽族联盟的实力却完整保留,兽王们也以客人的身分,在西北虎视眈眈,遮日那王更隐隐统合南北兽族,有成为共主的架势,这令西北局势异常诡异。

如果司马家不懂得见好就收,强势硬逼飙狼族,与西北各兽族撕破脸,所造成的后果,很可能是直接促成南北兽族的统合,以兽族同胞的苦难为大义名分,直接重启战端。

那时,司马家要面对的,将是一支在遮日那王统御下,资源充足,将士用命,上下一心的恐怖兽军,即使云岗新关有武苍霓坐镇,恐怕……也乐观不起来。

其余五郡与李氏皇廷的动作,看似巧妙算计厉害,个个算盘都打得极精,谋求自身最大化的好处,但以整体人族的立场来看,却是无视大局,置人族全体于沸汤之上的蠢事。

“他、他们都疯了不成?”越看越怒,龙云儿忍不住把文件一放,道:“我们在西北拚死拚活,武帅为了和平的委屈忍让,不是为了被他们这样践踏的。”

气愤难当,素来温雅的龙云儿,声音也不禁放大,话出口,却看温去病一副嘲弄的眼神,“很不错,还有吗?小丫头果然长大了。”

被这一笑,龙云儿有些许尴尬,些许好笑,但却勇于迎向温去病的质疑目光,毫不退缩。

诚然,过去自己对军国大事一无所知,既不懂些权力场上的争来斗去,也不明白万里以外的边境,***两族洒血拚杀于战场上的情形,更不了解为了那难得的和平,背后那些在乎的人们到底付出了什么。

但走这一遭西北,再见识过大荒西朝人族风雨飘摇的惨状,自己现在全都懂了,更对于那些全然无视于此,只想谋求自我利益的人们,生出一种想拿拳头砸打在他们面上的冲动。

西北的和平,自己出了一份力,是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话,是够资格为此而怒的!

“不错的成长。”温去病道:“七家八门当然各有各的盘算,情况更不是表面上看来的这么简单,看来很蠢,其实背后有精妙的算计,但这些先不用管,我没打算给上权谋课,而该注意的更不是这个。”

在温去病的示意下,龙云儿接着往下看,愕然发现情报中提起,就在最近这两三天,全国各地都事端不断,上门打劫、伏击暗算、单挑决斗,各种战斗比平时十倍爆发,并且全都伴随着一个相同特点。

“……所有战斗中,都有其中一方或双方,爆发出远强于原本的实力,大地上新出现一批地阶、半步地阶与高阶,这些突然出现的实力变量,造成大批高手伤亡,星榜名次大乱,甚至月榜都受到影响,此为百族大战后,大地从所未有之奇事。”

看着情报中的文字,龙云儿不难想像,此刻外界不知乱成什么样子,就在自己阅读情报的同时,这些战斗、厮杀、事件仍在发生,诸如幻灭人魔杀上温府的情况,在大地各处上演。

稍微想想,就能想到外界如今是何等之乱,相较之下,自己晋升地阶,挫败盖舟曲之事,只不过是这厚厚百多页报告中的一段而已……还真是一段,这份报告在自己战胜后送来,末尾一段,已经加上了自己的战绩,情报新鲜得吓人。

而这情报中所呈现的问号,在龙云儿眼中却不是什么问题……

“……太一的动作好大。”龙云儿叹道:“看这份量,怎么都有个几百人吧?居然拉了那么多人进去?”

有司徒小书的案例在先,眼前这局面的出现,龙云儿早有心理准备,但规模之大,仍是让她大大吃了一惊。

“几百人?太小看太一了。”温去病哂道:“这还只是高阶以上被注意到的人数,***没注意到的呢?高阶以下的中阶、低阶呢?那些人数应该更多吧?而且,这些实力大增的,是穿越之后回来的,那些回不来的呢?觉得是回来的多,还是回不来的多?”

被这么一算,龙云儿心中一寒,只怕……被牵扯的人数,数以千计!太一的手伸入这世界,比预期中深得多啊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