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八章 首度开张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八章 首度开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在看到那枚与自己样式相同的芥子环之前,龙云儿对这个敌人还只是单纯的怒意:你上我家门,伤我家人,如果让你平安走人,我以后都不用做人了!

但从芥子环认出对方底细,晓得都是太一的任务会员后,这股愤怒就多了危机感。和太一有关的人,肯定装备多多,随时拿出什么致命武器,压根不奇怪,温家哥哥早已叮嘱,遇上这种敌人,二话不说,先打死再讲,连打残都不安全。

念头这么一转,手上的这把宝兵登时有了用处,龙云儿一手执刀,抬起下巴,傲对来敌,“你对温家有什么企图吗?先冲着我来1

宝兵威煞凌厉,盖舟曲不敢怠慢,预备要从芥子环内取出自己的战器相抗,却发现那美人儿的刀不是劈来,而是声威猛烈地狂掷射来。

……宝兵这么乱用?这是傻了?还是疯了?

盖舟曲愣住,后方观战的各家探子更直接傻掉,这样乱扔,宝兵与凡铁无异,不但不能杀敌,更等同把宝兵送给敌人,形同找死。

短暂惊愣后,幻灭人魔一阵狂喜,没再去取自家战器,侧身一闪,伸手就抓住鸿雁刀,一个转身,宝兵掌握在手,血脉之力激发,跟着就要一刀斩出。

但还没等他完成这动作,刚猛无匹的一拳,直接朝他胸膛招呼,在他甫得宝兵,心喜难耐,破绽大露的当口,狠狠打中他胸口,浑厚的护身气劲,惨被一击而破,只这一下,肋骨就断了两根。

“……我根本不懂使刀1

龙云儿娇叱声中,大力金刚击发威,又是一拳挥击。纤纤女流,在挥拳刹那,气势何止超越巨汉,简直堪比巨兽。

盖舟曲被一击成伤,拼命重组防御,岩石巨人的坚实抗击力全面提升,更鼓荡撕心秘法,要让跟着而来的这一击,半途瓦解,可这一记大力金纲击委实太猛、太快,撕心秘法才刚发动,未有时间提到最强,这一击就打在已伤的胸膛。

“……兵器也不是我的强项1

娇叱中,惊人的连续骨碎声,盖舟曲看着自己胸膛凹了进去,有那么一瞬间,他以为这惊人的一拳会把自己从前胸打穿到后背,当场惨死。

……好惊人的拳威,而且,她外表没有丝毫变化,这是特殊血脉?还是她连血脉力量都没发动?如果是后者,她真正的实力到了哪一步?该不会……已是……

……不行!不能束手待毙。

盖舟曲催动心魔阁的碎玉功诀,拚着减少寿元,强催潜能,将重伤压住,力量重回巅峰,反手一爪,直扣对方咽喉。

龙云儿的防御出奇薄弱,这一爪顺利扣住***咽喉,立即发劲摧花,可劲道一发,强悍的反震力量,撼得盖舟曲五指发麻,更发现美人儿雪白的肌肤,不知何时流转一层淡金光华。

金刚身!

与此同时,盖舟曲身后数十米外,连连发出惨嚎,他全力发动的撕心秘术,不但影响这数十米范围内的所有生灵,就连空中飞鸟,地下虫蚁,都受到影响,一一碎心僵死,鸟尸坠地,本来还在痛苦挣扎的人们,口鼻喷血,惨死当场,景况凄厉。

半步地阶发动的撕心秘术,威力可怖,连在这距离之外的人们都望而胆寒,但与其距离最近,受正面冲击的龙云儿,却仅是眉头微皱,略觉痛楚,并没有更多的反应,这情形甚至把盖舟曲都吓到。

……一爪扣着她的咽喉,有实体接触的撕心***,威力比隔物传劲强得多,更是远距遥传的十多倍,就算是修有金刚身、不坏体一类的横练高手,都会在剧烈痛楚之中,硬功崩溃,心脏破碎。

……要能硬扛撕心***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除了横练之躯,还另外练有高等禅定的法门,对肉体的驾驭能力远超常人,把撕心之力降至最低;一是本身力量高过施术者。

意识到这两个可能,盖舟曲越来越是心惊,除了鼓足全力,催发撕心***,同时更透过碎玉功诀,将气力灌入宝兵,刹时,鸿雁刀闪烁如水光虹,迎头一刀斩下。

“……但你以为手上有刀就赢定了吗?”

最后一声斥喝,龙云儿闪电一拳,仍是大力金刚击的猛拳,在鸿雁刀斩落下来前,一拳轰在幻灭人魔的脸上。

轰击过程中,手腕上装配的万古江山钟,不着痕迹地一震,震波不算强,也不明显,但在此时、这个位置,钟震就恰到好处,让宝兵落下的速度一顿,还没斩中龙云儿,她的猛拳先一步打中盖舟曲。

鲜血喷飞,坚实的石肤硬躯,被无俦金刚力破碎,盖舟曲整个面门爆开,血肉模糊,但在这一拳持续深入,打穿头颅前,一道血光自他心房冲出,笼罩全身上下,更发出巨力,挡住龙云儿的重拳。

……护身秘宝?

龙云儿一下讶异,却没有太吃惊,而此时拳劲已被挡住,想要再行催劲,攻破这到血光护罩,已经来不及,龙云儿心念一转,左手转动,运转另一门自己勤练多时的绝技。

血光破空飞起,没入云中,高速隐遁,转眼就不见踪影,龙云儿只来得及夺回宝兵,同时,左手摊开,掌心凭空多了一个玉瓶,还有一把血红色的短匕,邪气弥漫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“……嗯,人没死,这样的结果很好,是最好的。”

看着逃跑的敌人,龙云儿非常满意,自己没那么喜欢打打杀杀,本来就没存着杀念,把对方狠狠教训一场就行,战斗中如果打死了,没什么好可怜的,但如果没打死,也不是那种非要打到死,才能解心头之恨。

能够不杀人就把战斗结束,替老管家他们讨回这口气,已经足够,倒是最后的这一下大收获,让自己非常满意。

天地大黏手:一经发动,十米范围内,随机选择五到十个目标进行窃取,成功机率一半,随行窃者与受窃者的修为而变动机率,每高一个位阶,成功率提高百分之十。

自己练习这套神盗绝活,已经很长一段时间,可基本都没有用武之地,之前的战斗,自己竭尽全力战斗,无心旁顾,明明向太一换了神盗绝活,却没机会用,事后还被温家哥哥耻笑自己白花金叶。

这回,天地大黏手终于派上用场,自己与那家伙距离既近,修为境界更高过他,盗窃成功率根本是百分百,现在入手一个玉瓶、一把短匕,自己的窃盗生涯总算开张,有了一个好开始……

想到自己终于得手,又战胜星榜高手,龙云儿忍不住兴奋,但看见家门口的死尸,欢喜的情绪刹时烟消云散,正起表情,向在远处旁观的人们,作揖行礼,而后退回门内,让温家人出来打扫,收拾善后。

当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那些躲在安全距离外远观的各家探子,惊惶失色,第一时间抢着把这消息传散出去。

短短几分钟之后,这场战斗的经过,传遍整座港市,并透过市内各势力的分部、暗线,传回各家总舵,让各家都知道,温家出了一名地阶的守护者。

幻灭人魔的半步地阶实力,在场各家眼线,是亲眼认证的,绝对不会有错,温家的这名女***,堂堂正正将之击败,却血脉不显,大见余力,虽然没有法相这个铁证,但从战斗过程来推,任谁都会认定,她已经踏足地阶,凭此强势辗败盖舟曲。

地阶高手!

那是大地上顶尖的战力,哪怕是七家八门这等大势力,有人登临地阶,就算不敲锣打鼓、舞龙舞狮,也是要焚香祭祖,广告四邻,荣而耀之的,现在岭南温家居然出了一名地阶,虽说还不足以在这势力复杂的港市中一人说了算,却也足够挑动港市风云,让各家不敢轻视,甚至不敢轻犯了。

更有甚者,这名地阶据传年纪未满二十五,或者可能还更低,这么年纪轻轻就踏足地阶的人物,都是绝顶天才的资质,日后天阶有望,这份潜力让人不能不注意,更或许可以招揽。

短短半个时辰内,港市内的各富户豪门,就纷纷来人登门,备妥厚礼,想要拜见温家的这名地阶,但都被婉拒,而各家来使也都不觉得奇怪,地阶人物自有地阶人物的身段,哪是想见就能见的?这样摆架子,正显示那名地阶天才的自信与傲气。

各家使者习以为常地放下拜帖与礼物,表达期望会面之意后离去,而这些拜帖与礼物,都被转送到龙云儿面前。

龙云儿无暇顾及这些,只是担忧着老管家的伤势,这位老人为温家奉献了一辈子,更对温家哥哥意义重大,如果出了什么事,后果无法承受。

幸好,温去病正在家里坐镇,两人一被送入,立刻由他关起门来治疗,直过了好半晌,温去病才独自推门出来。

“温哥哥,在叔他们没事吧?”龙云儿问道。

“有我在,不会有什么事。”温去病扫了一眼拜帖与礼物,笑道:“也算走了狗屎运了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