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突来的乌云异象,港市中的地阶都被惊动,但对于普通的市民,这仅是一段天象变化,乌云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没人意识到这里头的特殊。

温府的门口,几名家丁拿着扫把、水桶,来回洒扫,也彼此交谈,商讨着刚才莫名其妙的那场天变,忽然出现这么多的乌云,不打雷,不下雨,然后又离奇消失,一下又恢复了晴天,委实诡异。

交谈中,一个灰袍身影出现在街角,缓步朝这边走来。

温府门口从来就不是平静地方,有那么一个到处刷仇恨的家主,干的又是人贩子买卖,每日不晓得有多少仇家,或虎视眈眈,或直接上门来袭,早年门口斜角的茶铺与酒楼,整日都有图谋不轨的江湖人蹲点,带着各种图谋的目光,不断投来,稍微发生点什么,就像火星点燃干柴,大票人趁乱杀向温府。

为了避免这种状况,温去病砸重金把那茶铺、酒楼都收购,夷为平地后,改为市民花园,种些花花草草,所有可能阻碍视线的树木,一律在内里加设窥探法阵,反过来监视想靠近躲藏的人们,如果出个什么事,温府里都能及早应变。

有过这些经历,温家从门卫到家丁,个个都对此异常敏感,一看有人靠近,就先神经紧绷,再看这人是直冲着温府大门过来,立刻看出来人不怀好意,马上掉头,往门里撤。

这是温去病给底下人的嘱咐,敢直冲着大门过来的,如果不是***,就是怀着高度自信,有惊人业艺的高手。若碰到这种高手,送死无益,能躲就先躲,不用白白丧命,死了人不要紧,累得主家还要花钱买人,花钱培训,这罪过就太大了。

有这些叮嘱,没人会在不必要的时候,冒生命危险,看到有危机出现,急忙先撤回温府,可他们才刚拔腿跑,那个灰袍人还相隔老远,也没看怎么出手,正在狂奔中的他们,忽然觉得胸口剧痛,气息不畅,还没来得及多喘两口气,胸中一下痛得撕心裂肺,跟着便眼前一黑,当场毙命。

温府门口一下死了四个人,这动静立刻引起了内内外外的注意,不光是温府之内,也包括在附近民宅中躲藏的各势力眼线,虽然茶铺、酒楼都被拆掉,可窥伺之眼不可能被清光,想刺探温府状况的人们,仍是躲在附近。

一上来就辣手杀人,还是杀全然无辜的温府家丁,灰袍人的行动有几分鸡犬不留意味,大门口跑出两名武卫,看了四名家丁的尸体,再互看一眼,不敢躁进,先摆出防御架式。

一拔刀、一抽剑,两名武卫都有着第***的力量,是中阶人物,见了敌人,没敢立即抢攻,而是慎重以对,不但采取防御架式,甚至没有离开门口太远,以便随时撤回门内去。

然而,即使是这么小心谨慎,他们的眼前仍莫名一黑,胸口阵阵剧痛,手一松,兵器落地,跟着失去生命的身体也倒在地上。

连死六人,全都是体无外伤,也没接招,莫名其妙就死在地上,虽是***之下,诡异的气氛却着实骇人,灰袍客如同死神,长驱而来。

温家的防卫武力,在数月前极乐堂来袭时,人员死伤大半,各处结界、法阵,也被极乐堂死士以玉石俱焚的方式,强行炸毁,因为温去病不在,根本没法修复,人手一时也补充不上,正是最弱的时候,骤然遭逢敌人强袭,窘态立现。

灰袍客一步步走向大门,就在距离还有数米时,里头数十道光点狂飙而出,打向灰袍客,劲道强猛,犹如劲弩,灰袍客前进的步子一下被打断,先后退,再横移,躲开大部分光星,最后袖袍一挥,将避不开的那部分卷住,想要卸开,但过于强劲的光星,非袖袍所能卷住,撕裂声响,破袖射出。

“哼,银星血脉?”

灰袍客伸掌拦截,将三枚裂袖而出的光星收在手里,现出三枚菩提子暗器,而温家大门口也出现一名年轻文士,俊逸潇洒,正是家主亲信温玺鸿。

自温家迁至港市以来,面上的主要守护力量,就是温在乎、温玺鸿、温青卫三人,极乐堂来袭一役,温玺鸿因执行公务,不在家里,另外两人于该役中受创,温青卫由于奋不顾身,伤得尤其严重,温玺鸿闻讯后立即赶回,这几个月里寸不不敢离家,留守坐镇,今天一发现外头有动静,第一时间赶出来。

温玺鸿跑遍各地,见识丰富,一见六具尸体的死状,眉头先一皱,再看了一眼灰袍客,开口道:“是心魔阁哪位朋友到此?为何无故犯我温家?”

此言一出,在附近窥探的各家人物,有的暗自点头,有的如梦初醒,从困惑中明白过来。

心魔阁的***别开蹊径,所重的目标有二,一是心,一是脑,后者衍生出种种精神操控,迷乱幻惑的技术,前者则是专攻心房,以异力催动,能操控范围内生物的心跳频率,造成呼吸不畅,甚至碎心而亡。

能够没有任何接触,也不见明显出手动作,远远就杀六人,这若不是用毒,就有很大可能是心魔阁的技巧,温玺鸿一眼认出,目光堪称锐利,但心魔阁是九外道之一,素来也行藏隐密,今日为何挑上了岭南温家?

“……只有你一个吗?温老头呢?”

灰袍客冷笑着,掀开头套,再解开缠着下半张脸的围布,露出一张满是伤疤的面孔,到处都是皮肉翻卷的伤痕,凄厉可怖。

一见这张面孔,温玺鸿心头便是一寒,“星榜五十六,幻灭人魔盖舟曲?”

当代九外道的著名凶人,以及他们的门下***,整个资料温玺鸿都记在脑里,本代心魔阁的几名杰出新生代中,盖舟曲是个心狠手辣的猛人,不但战绩赫赫,让许多同辈的白道名侠栽在他手里,踩着人命登上星榜,更对本身肉体也连作多次改造,异常凶狠。

心魔阁门下,基本都是整天玩弄脑袋与心脏的手术狂人,每每有什么研究新成果、新技术,就抢着对自己动手术改造,争取升级,因此致死、成残者多不胜数,可能够挺过来,在外头活动的,全都是凶名在外,手上鲜血无数的猛人。

温玺鸿心头狂跳,自己虽与盖舟曲同为高阶,但他三年前入星榜,一路凭着战绩往上爬,死在他手上的那些高手,实力高过自己,真要对上,哪有胜算?

正暗叫不妙,温玺鸿眼见盖舟曲迈开步子,再次朝这边走来,全然不留余地,连忙催动血脉力量,十指紧握,预备出手。

对方太强,寻常暗器手法无用,只能使用将所有力量集于一发的手法,拚个死活,但哪怕如此,胜算也几乎是没有……

温玺鸿谨慎控制紧张心绪,计算双方距离,等着出手,当双方距离来到十步内,预期中的剧痛,果然在胸口发生,心魔阁的撕心之力,先一步对肉身造成影响。

早知会有此一着,温玺鸿竭力运气,身上闪着银辉,试图以血脉力量***,等着敌人再近一点,进入发射暗器的最大杀伤距离。

“……哦。”

幻灭人魔轻蔑的眼神中,闪过一丝赞赏,像这种做好准备,硬扛自己撕心之力的对手,并不多见,不过,这份抵抗还是太嫌薄弱了。

灰影一闪,发动惊人的高速,十步距离瞬息被飙过,直直一爪,攻向温玺鸿心房,速度之快,一直全神紧盯的温玺鸿,根本不及掌握,眼看一爪将及胸,只能试图把归元梭在掌中爆开,给对方造成点伤害。

……都是高阶,星榜中人和普通高阶,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上的,差太远了,盖舟曲除了邪术,本身武力也足以傲人。

这念头闪过,温玺鸿骤见灰影高速飘退,一掠退出十步之外,跟着就是一道如水的刀光,贴着自己身旁斩下。

正是这一刀,迫退了那人魔,挽救了自己的性命,跟着,苍老的声音,来自身后。

“……我温家本本分分做生意,与九外道素无瓜葛,尊驾今日上门,意欲何为?”

温在乎手提着一把长刀,刀光如水波,潋滟抖荡,将他的高阶力量不住强化、散发,提升到更强层次。

避过这一刀的盖舟曲,退至安全范围,阴寒的目光瞪着那把刀,冷冷道:“宝兵?”

白发白须的老管家,持刀跨前一步,喝道:“有这柄宝刀,加上我们两人,今日温家由不得你猖狂1

极乐堂之战后,温家防守力量大破,为了安全,温在乎做主,花钱向封刀盟租用了一柄宝兵“鸿雁刀”,能够有效增幅高阶的力量,甚至拚着大损气血为代价,还能短暂打出一两击地阶力量,凭着这份力量,应可阻吓外敌,维持温家一段时间的平安。

然而,盖舟曲一下冷笑,瞬间再次冲上,无视宝兵存在,直袭向温在乎,撕心异力发动,直接让持着宝兵的老人眼前发黑,心头更为之骇然。

……宝兵的屏障无用?

……怎么会?

……这邪人,难道近期有了异遇,实力大增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