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五章 戴罪立功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五章 戴罪立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玄黄光华罩身,温去病站起身来,把术式完结,跟着又一拍,玄黄战衣缓缓消失,融入自身血肉之内。

战衣罩身时,温去病的气息高渺,充满一股非人的神圣气息,但当战衣消失,温去病的气息回落,甚至比之前还要普通,没有半点习武者的感觉,成了彻底的普通人。

“……啧,这功能好像有点做过头了,弄得完全像是普通人,此地无银三百两埃”

过犹不及,温去病对这点颇为头痛,但眼前真正要紧的,不是修正效果,而是头顶上的威胁,幸好,随着玄黄战衣消失,高速聚涌而来的乌云,也迅速散开,天上云涡转了几转,便各自四散,回归朗朗乾坤。

“呼,运气不错啊,就这么混了过去……要是这时候被人发现,下来的就不只是雷劫,而是**了。”

这座港市日进斗金,大量的利益背后,各大势力都有强手驻扎,哪可能认不出天劫来?

没安排好高手***,随随便便冲击天阶,过程中要是碰到诸敌来袭,很大可能身死道消,这种傻事自己可不会干,也幸好云涡只是旋转,还不曾有劫雷落下,否则自己再怎么偷天换日,人家也知道温府有问题。

现在……恐怕也没法彻底瞒过去,但劫云笼罩范围大,这里是大都市,房舍又密集,可以推托抵赖的余地大得多,总还可以抵赖或嫁祸。

温去病喃喃道:“……但得要想想,为啥有劫雷触发?不然后头很麻烦。”

雷劫的出现,只有两种情况,一是有人要踏足天阶,苍天降劫考验,淬体洗礼;一是有为天所忌的物品出世,苍天震怒,降雷摧毁。

照理说,功德降体,雷劫不加身,所以后头那可能应该不存在,从来就没听说功德之宝,会招来雷劫的,但若说是前者……自己怎么说也不可能这样快就踏足天阶,这天劫未免来得太早了。

这问题如果不弄清楚,以后玄黄战衣一拿出来用,直接天劫招呼,自己这是用来抗敌还是搞***?

还好,这个问题不算大,玄黄战衣是自己一手打造,有什么缺点要修正也容易,而这件玄黄战衣的原理,大异于寻常的宝甲、宝衣,重点不在防御,却在玄功变化。

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是诸天万界中有名的防御之宝,和九龙神火罩、锁天宝甲那几件防御类的至宝,素来竞争“防御第一”的头衔,难分轩轾,玄黄战衣脱胎自天地玄黄玲珑宝塔,防御力肯定不会差,但要说优秀……和玲珑宝塔比,只算差强人意。

这种稀松平常的防御力,让人晓得,简直丢光了玲珑宝塔系列作的脸,自己如此暴殄天物,所要换取的,就是术式武装的再进化。

之前的术式武装,能够借来对方的力量,但受到距离***,超过发动距离,就无法借引,别看已经缔结了三套武装契约,大部分的时候,根本一套也没得用,后来还得想办法把龙云儿留在身边,否则尸龙装甲用不出来。

一套极为强力的新技术,却落得这样进退不得的窘况,委实让自己苦笑,而且术式武装还有一个要命的地方,就是每次发动之前,必须先战衣着体,虽然有了芥子环后,携带物品不是问题,可那终究是外物。

目前术式武装的使用,还算低调,看过的人不多,也不太可能被针对设计,但后头如果用的次数多了,敌人有所准备,那在取出战衣,到站衣着体的短短数秒,就会被敌人趁隙往死里打,到时候,穿战衣的这个动作就很鸡肋,甚至是致命伤。

……难不成,自己还得研发快速穿***的技术?这好像挺让人头疼的。

在大荒西朝的时候,自己曾花了很多时间构思,试图解决这两个问题,但最后解决的关键,就是此次的功德之宝。

横竖功德之宝都要炼化具现,比起刀剑器物,不如制造战衣,解决术式武装的问题。

“……应该差不多了,就只差实测。”

温去病拍了拍胸口,开法诀内视,只见术式架构完整,在神魂内闪闪生辉,只要一发动,直接就能让战衣着体,不需要再依靠外物,而且从现有状况推算,之前的距离***也被破除。

五德之气,直指天阶顶端,具现化出的器物,自然有其神妙,粗略估算起来,千里之内发动,没有问题,甚至万里也有可能。

“……万里……要试试才知道,不过,从这强度来看,恐怕跨界也能使用,再遇到穿越的情况,也能使用了。”

玄黄战衣初成,温去病很急着想变化召唤,试试看目前签订契约的三套武装,尤其是绯剑朱雀,那不但可能是当前三套武装的威力之最,而且还有很多谜题待解。

血脉源头是跟着**走,不是跟着神魂,大多数时间,这也不是什么问题,因为一个人只有一个血脉,但自己与司徒小书签订契约时,她用的是独孤剑肉身,绯剑朱雀也是独孤剑血脉显化,如今不但自己跨界归来,司徒小书也回归原身,独孤剑的肉身还在不在、以什么形式存在,根本没人知道。

一堆问号里,绯剑朱雀还能否发动?有没有什么变化?过程中的问题太多,温去病纵然自负,也完全不晓得结果是什么。

不过,现在并不是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,因为实验室的门户禁法,一层层被打开,一个人身如飙风,从外头高速冲进来。

“温家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龙云儿高速冲进来,风风火火的势道,根本没看到前方的琉璃灯盏,直接踢倒了几个,“外头……刚刚好大的动静,你……”

话一下止住,接触到温去病不以为然的眼神,龙云儿一怔,这才醒悟过来,温家哥哥第一天将自己带进此地时,就语重心长作过的叮嘱。

……什么都不懂,我却选作为我的助手,打理这实验室,为的是冷静稳重!要记得,这里每一件事物,都可能把整座温府炸上天,或是流毒大地,拖着整座港市的人下地狱……无论什么事,都要冷静再冷静,慎重又慎重,不要因为莽撞,作出……靠!试管为啥被我放这里?刚刚差点一挥手就砸了,好险,只差一点,实验室就成灰了啊!靠,差点又踩中这个桶,上次融掉半只脚掌,这实验室真是太乱了,该好好收拾一下……

一轮惊怒,温去病轻咳两声,面上难掩窘态,语重心长道:现在明白,我为什么要让来作助手了吧?

当时,自己似懂非懂地点头,只觉得温家哥哥或许是看上自己冷静,所以让自己留在他身边,帮着提醒他那些粗心大意的地方。

那时的记忆,仍如在眼前,可自己现在居然表现得那么粗线条,真是羞愧得恨不找洞钻地下去,不过,如果事情单纯关系自己,肯定自己不会乱,但感应到天上出现雷劫,担心温家哥哥出什么状况,自己还在途中,心就已经乱了,冲进实验室的时候,真是什么都顾不到。

“我……是我错了。”

不找藉口,龙云儿勇于认错,而这态度也获得温去病的谅解,“其实我也知道,是因为担心我,才失了分寸,如果不是因为在意我,也不会失态。”

龙云儿摇头道“不,再怎么样,我也不该……”

“中1

温去病手起一指,戳中龙云儿右肩,令她满眼的惊愕与不信,跟着,就身躯一软,倒在地上,又冷又热,又痛又痒,既瘫软无力,又难受得想满身打滚。

“……警觉性太差了1温去病淡淡道:“洗礼不光只是**,心灵也要,太没有提防,这么简单就中了暗算,要知道,哪怕身成地阶,还是很容易就被中低阶的低手暗算干掉,要有个基本意识,不管遇上什么人,甚至亲朋好友,都要有一份戒心。”

龙云儿瘫在地上,虽然极度难受,但因为已经连续承受这类洗礼一日夜,此刻又没有那些素材在身,单纯是引动体内积存的能量,效果没那么强,还算成受得住,能够开口发声。

“……这……这也是……碎星团……的……地阶……惯例……洗……洗礼?”

牙齿打颤,一句话根本说不完整,温去病听在耳里,倒也佩服,云儿妹妹外和内刚,意志力强得出奇,在这种刑求下,竟然还能开得了口,只这一点,就比昔日许多碎星者更出色。

“没有,这是我新加的,从帝都杀出来之后,我就想要新增这一套教学,避免后继者吃和我一样的亏。”

温去病语气平淡,想给龙云儿一个印象深刻的机会教育,但实验室内忽然亮起的红灯,让他晓得事情有变。

“……真是等不及啊!这么早就上门了,可惜都是不请自来的客人。”

温去病蹲下身来,一指点中龙云儿的肩头,道:“修练暂停,做个选择,想去外头戴罪立功?还是继续在这里淬体?别勉强啊,不喜欢和人动手的话,可以在这里安心淬体,不受打扰的,千万不要勉强啊1

话说完,白着脸的绝色丽人,无力地举起手。

“……我……争取戴罪立功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