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四章 制衣(周一求紅包,破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在温去病所知的典籍中,远古洪荒时代,那些主神级的大能,常有在殒落时,将自身炼化为兵器的举动,一些天神兵根本就是远古大能的遗骸,还寄托着部份意识。

有这前例在先,自己的道路明确许多,而贪狼之心的存在,更起到关键作用,看托尔斯基用过一回,自己心中也就有数了,那家伙自视过高,又不辨物性,贪狼之心用到最后,整个人成了非妖非兽的怪物,这情形肯定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“……研究结论早出来了,贪狼之心不是个成功的作品,至少,不是给人类,或是兽族使用的,勉强硬干的下场,就是成为托尔斯基那样……”

看着自己整理后,贴在墙上的数十张分析图,温去病又一次整理起自己的思绪,不想有半分差误。

“本来是对付九头妖龙的最后倚仗,幸好没用到这,就把那家伙给灭了,否则,后果就麻烦了……仓促搞出来的东西,根本不完善,回来之后重算、检测才发现,起码有三个术式点是错的……算命大啊1

凝视着纸上密密麻麻的算式与图形,温去病暗叫侥幸,真是只差一点点,自己就不得不启用那个最终后手,而在贪狼之心尚未补完,缺漏也尚未修正之前,直接那么硬上,自己的下场恐怕不会比托尔斯基好多少。

“……最后一次演算,应该是没错了,已经连续三次都是同一数字,误谬基本排除。”

仿佛看着深爱的恋人,温去病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图纸上的算式与过程,在心中重算验证,哪怕已经复算过多次,***都相同,仍然不敢懈担

……开什么玩笑,现在要干的事,形同铸炼神兵,这种事我以前从没成功过,现在还是拿自己心脏来当材料,不慎重些哪行啊?

……如果走得通,那就真是开辟一条新路出来了,通往天阶的道路,从此清楚明白。

再深深看了一眼,温去病盘膝坐在云床上,左手捏法诀,一下挥出,布置在周围的三十六盏琉璃灯,一下大亮,光华延伸出来,空气中出现五彩射线,交相错落,迅速交织出一张繁复的光网。

光网是法阵的具体显现,当这一步建构完成,温去病不期然地生出一丝紧张,毕竟这次玩得大,拿自己心脏来开发,一旦出什么岔子,自己这条命就直接玩完。

不过,也不是呆呆坐在这里,难关就会自己过去的,该走的路既然无可避免,就不用愣在这边当傻瓜了。

温去病猛地睁眼,精光一扫,放在云床上各角落的袋子打开,数十件珍稀材料,有金有石,有水有木,纷纷飘浮起来,这些大多是从太一那边弄来,也有少部分是温家的库存与购买所得,这回全部用上,所值的金币数,温去病压根就不敢去算。

独眼金冠螭龙之爪、黑翼凤凰羽、悲痛冰雪亡魂的祝福,三件主材飘浮起来,伴随着其余数十件辅料,神石、奇木、水晶、精金、草粉,环绕着温去病打转,有些快、有些慢,流速的不同,让这些绕身旋转的东西,看来仿佛构成星系,星天旋转,蔚为奇观。

“开始吧1

温去病一个个法咒打出去,操作着琉璃法阵,三十六盏琉璃灯发出幽玄光芒,透过引力变化,那些旋绕中的素材被一一分解,化为几难查见的微尘,随着星云旋转,进入温去病的各个窍穴,为身体所吸收。

先是吸纳外层的辅料,最后到三大主材,全都被一一分解,吸纳入体,最终更直透心房。

胸膛之内,已与心房同化的贪狼之心,闪亮发光,将数十种素材尽数吸化,补完了本来的缺损,成千道法咒交错浮现,一一流转,让贪狼之心回归到铸造最初的状态。

从太一手上换来的铸造图,没有白花金叶,温去病得以完全驾驭贪狼之心的状况,趁着补完大量原本素材,修复成功后,开始调整内中的法咒。

……贪狼之心不是为人族打造的,想要使用,就得把核心的法阵改过来,转变成适合为人族所用。

……已经推演了这么多回,应该没有错,如果有什么计算偏差,结果就是神兵级的爆炸,直接在胸膛内发生,别说目前的身体状况,就算有着宝相金身,也是直接玩完。

研究室位于地下,没有风能吹进来,但在术力牵引中,三十六盏琉璃灯摇映剧烈,仿佛随时都会熄灭,温去病体内更如翻江倒海,承受气血翻腾的冲击。

丝丝鲜血,从温去病嘴角溢出,甫才滴落,血液便化尸蛊,碎裂破灭,哪怕贪狼之心变造成功,神兵本质仍存,煞气不是随随便便能承受,但随着部分乙太尸蛊被破碎,排出体外,温去病表情渐舒,带上一丝和色。

最危险的一步,总算度过了,接下来,就是自己这连串设计的最终目标。

修复贪狼之心,是为了提高肉身的承受度,能成为最强的盛载容器,而五德之气要具化为用,就必须有这样的盛载物。

心已复,五德流转!

五德之中,自己修练至今,足够具现使用的,还是功德之气,由肉身盛载之后,接着就要进一步衍生造化,具化为器。

过往历史上,修练功德之气的神魔,衍生出来的神器,有玲珑宝塔,有书卷,有钟鼎之器,各有不同的对应神通,甚至还有些特别猛的,打造出功德之剑或刀。

这些神器,自己都曾推演过,也认真考虑过要选择哪一种来当方向,但选择到最后,自己把这些选项全都屏除。

……别人道路,始终不是自己的路,唯有最适合自己的设计,才是最好的!

……当前自己的主战力,来自江山社稷图和术式武装,江山社稷图自己还在试图掌握,横击仙帝给出的提示,一时用不上,但术式武装发展到现在,已经问题多多,让自己想要将之改良、升级了。

……术式武装的设计,也是一时之选,哪怕受的***不小,可如果有那么容易改进,自己当初早就改了,根本不会还留着,现在仍留存着的,基本都是想改也不知道怎么改的,不过,今次却是个好机会。

温去病手捏法诀,三十六盏琉璃灯,瞬息灭了一半,袅袅香烟冒出,与未灭的那一半,形成半阴半阳,两仪轮转之势,术力勾连,温去病端坐的身影陡然空幻,通体笼罩在一层玄黄光芒内。

先天功德之气显化!

以贪狼之心为基,玄黄光芒化为丝线,在温去病周身三米内,纵横交错,建构出一个立体的圆柱形法阵,初时进展甚快,可到了后来,玄黄光线每进一寸,都显得异常艰难,温去病额上也渗出汗珠。

……这本来就是天阶以上才在做的事,以自己当前实力,搞这事形同小孩玩大车,确实是勉强了。

……不过,自己有信心能完成,因为在封天坛内,自己就受人族气运洗礼淬体,功德与气运本为一体,经历淬体,能大幅减低此刻的消耗。

玄黄光线缓慢延展,最终全数串联,当最后一道玄黄光线到位,圆柱体法阵蓦地大放光明,旋转起来,显现出一座九级的宝塔形态,塔门如封似闭,斗飞檐,垂落道道玄黄之气。

温去病被玄黄塔笼罩,身上气息骤变,高渺而神圣,宏大旷远,恍若天人,而体内贪狼之心光华流转,盛载着这些变化。

但也在这同时,温府之外,整座港市的上空,莫名乌云离奇出现,本来还是万里晴空的好天气,一下变得漆黑如墨,在这些乌云的中心,更开始缓缓旋动,似要形成云涡。

“……不会吧?”

市长官邸内,一名地阶高手抬头仰望,满满的错愕。

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港市之外,一辆沿着官道,向港市驶去的军部制式马车,骤然停下,窗帘掀开,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地阶,凝视着天上漆黑的云涡,感受着当中蕴含的磅礴之威,为之骇然。

方圆千里之内,所有的地阶人物,都为这片离奇出现,遮日为夜的黑云所惊,脑里想着同一件事,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

……这是劫云?

……该不会是眼花吧?

众皆惊愕,而身在地下研究室禁法中的温去病,虽然不见天日,可从空间内急遽增加的正电气息,闭着眼都想得到发生什么事了,心中既慨叹,又惊喜。

慨叹是后头恐怕有一堆麻烦,不好收拾;惊喜却是自己想的这条路没有走错,确实是可以登天的一条大道,连天劫都能引来,苍天作保,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肯定自我的?

只是,就凭自己现在的程度,去挨劫雷肯定完蛋……

“收1

温去病苦笑着打出法诀,巍峨矗立,缓慢旋转的玄黄功德塔,骤然向内坍塌,一道道玄黄光线,凝结在温去病身上,璀璨亮眼,似乎凝结成法理,当强光稍敛,一件明***的衣袍,具现在温去病身上,气息高渺,如同俯览苍生。

天地玄黄功德战衣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