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守法良民死曜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守法良民死曜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坐在首位上,亢金龙身上的气息幽深,较诸之前,更添几分王霸气息,即使刻意压制,仍显得澎湃难抑,可以想见,也在穿越之旅中获得了不少好处。

太一给的任务,当然都是内含风险,依照个人实力,给予相对等级的要求,能让温去并龙云儿总在暗骂“太一的钱不好赚”,自然也不会便宜***的参与者,纵是地阶,稍差几分运气,就直接殒落在里头。

然而,死曜七邪都不是普通的地阶,每一个在自家宗派都是大人物,资源众多,随身之宝不缺,扔到穿越任务里头,大多都能顺利完成任务,若遇到险况,拚着耗光手上资源,发挥越阶的力量,要平安度过不是难事,而完成任务,往往也能拿到相应好处,提升本身实力。

单单以金叶数来看,最终所得到的器物,未必贵过为了完成任务所用掉的那些道具、装备,这笔买卖显然是亏了,可若换个角度,完成任务后所带来的实力增长,这比什么都贵重,等若是用一些珍贵的随身外物,来换取本身力量的提升,那就没有任何不值。

死曜七邪,个个精于算计,赔本卖卖是肯定不干,这一趟穿越之行,人人都非常满意,甚至里头还有完全忘记本来目的的。

因为是心月龟带来的新人,太一没有直接扔极乐任务下来,任务失败的代价,就是倒扣金叶,不用抹杀性命。既然没顾虑,那就不用忌惮,参水猿、亢金龙压根把任务扔着不管,穿越到异界后,拼命夺宝、修练,专注在自我提升上,当任务时间到期,就把搜刮得来的东西兑换金叶,扣款赔钱了事,总和一算,仍然是大赚。

这样的好事,恐怕只有第一次有,两人心里也清楚,这回在太一眼皮子底下玩规则,下次搞不好直接就是极乐任务扔头上,但不管如何,本身的力量提升是一切,这回的历练,确实为本身找到方向,停滞不前许久的修为,有了大幅跃进,突破在望。

“……我知道你们都得了不少的好处,我也一样,但越是这样,越要小心,修行之路,从来就不是几次奇遇、几件宝物,能一蹴而成。”

亢金龙道:“我们都不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小辈了,像这样的机缘,很难得发生在我们身上……”

在座的死曜三邪,闻言阃罚芄怀沙さ秸獾夭剑皇笨⊙澹侵兴谀晟偈泵挥械闫嬗觯坎还绞悄瓿ぃ庑┗龇⑸迷缴伲焕词俏桓呷ㄖ睾螅惺乱娣⑽冉。辉倜跋眨比痪蜕倨嬗觯灰焕词潜旧聿愦翁嵘胀ㄓ沸±床簧涎郏献陨聿愦蔚幕鲈虬倌昴逊辍?p> 忆起少年事,三邪都是思绪飘动,那时随便得件异宝,获高人指点三招两式,吃点灵药珍材,都能令自身修为陡然拔高一截,突破境界,立竿见影,可到了现在,再难有这种好事,等闲的上乘***、灵药奇丹,自己根本不缺,就算得点新的,对修为的增长也几乎看不见。

像这回穿越之旅,各人修为明显提升,这样的好处,已不知多久不曾有过,着实让他们重新感染年少时的兴奋之情。

“……登天之路,修练固然重要,但心性的打磨更不可缺,这份磨练要长久维持,非成于一朝一夕,这回大家各有所得,修为的提升非常明显,所以你们都很兴奋,这我理解,我也一样。”

亢金龙长长吁了口气,道:“但力量提升太快,容易造成心境不稳,轻则走火入魔,重则神魂崩溃,你们不觉得,自己的行为有些管束不住,呈失控之象了吗?急功近利,非修行之道。”

在座三邪俱是一惊,奎木狼为了尽快提升,不惜暴露身分,把自家的手下、门徒一起带着穿越,这固然是急功贪利之举,参水猿也因为事涉平日痴迷之道,开口露了形迹,让人窥见底细,这种平时所不应有的异常行为,都是失控之兆。

叩关天阶之前,竟出现这样的反常异状,心灵产生破绽,这是非常凶险的事,遭到亢金龙点醒后,死曜三邪为之默然,反思自身的行为,气息也随之收敛。

半晌之后,声调重新回复平静的柳土鹰,开口道:“麒麟呢?”

当日诸邪共同准备,进行异界穿越时,麒麟与亢金龙是最早出发的两个,其余人都落在后头,怎么晚进的都回来了,一早出发的反而没影了?

亢金龙道:“可能还在任务中,我从太一处得知,某些特殊任务,回归时扣去相应时间,并不会回到出发时间点,但也有可能是先行离开,我们这位同志,素来行藏隐密,不怎么与旁人接触的。”

说完,亢金龙望向桌旁的一个空位,道:“至于这一位引路的同志,经此一事后,大家也对他有更深了解了。”

话甫毕,那个空荡荡的座位,忽然生出变化,从后方的无垠星海中,凭空浮出一道人影,整个身体由星光所构成,如幻似真,让人无可捉摸,正是早先引领诸邪见太一的心月龟。

奇异的身影浮出,其余四邪心头都是一震,自从与太一接触后,他们对心月龟的真身有了猜测,如今更觉得是***不离十。

心月龟……恐怕,不是人族,而是近似太一,为某些妖魔的联合显化。

这个猜测,还没有证据,但心月龟的加入,是在百族大战末期,前代七邪尽灭,新七邪重新组建时,与其余诸邪共同持信物会面,成为七邪之一。

那时的心月龟,还比较有人样,虽然也用幻形遮掩,但还戴了面具,体型像个魁梧的壮汉,幻术给人觉得有些没练到家,后来百族大战结束,他也基本没再出现过,顶多就是留些传书或讯息,再不露面。

七邪本就行踪诡秘,剩下的麒麟、尾火虎,也是见首不见尾,心月龟的行为不算太奇怪,其余诸邪也没拿这当回事,今次他忽然现身,反倒令诸邪心生警惕,暗暗戒备。

原本还不太清楚他露脸示好的意义,直至接触了太一,诸邪这才恍然大悟,确认心月龟这号同志,有九成不是人族,而是异界诸魔的使者。

根据情报,前任死曜曾试图联络邪魔,想要出卖人族,进行联手,但还没来得及有什么成绩,就告覆灭,很有可能也是在那时候,信物流落到魔族手中。

百族大战结束后,心月龟没有再出现,很可能是封神之力影响,神魔禁绝,诸魔的手伸不过来,心月龟当然也没法现身,只能以莫大神通,传些留言过来,维持存在假象。

而今,心月龟再现,更直接把众人带到太一面前,背后代表着什么,死曜诸邪无不心中有数,再结合他们从西北之战中获得的各种隐密情报,一个结论推估出来:封神结界恐怕出了大岔子,诸天神魔的力量重新进入这世界,开始掀风作浪。

风波不平,这个世界要乱了,但对于死曜组织而言,这是绝佳的发展良机!

心月龟平板至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,“我将为各位同志提供后备支持,***的工作,我暂不参与,请便。”

冷漠声音,听来极不友善,但在场诸邪心中的想法都一样:你不参和最好!

这一代的死曜,与上一代理念一样,若有必要,出卖人族不在话下,但眼下情形还没到这一步,眼下这阶段,还没必要抢着揽祸上身。

既然异界诸魔无意在这阶段,把手更进一步伸入主世界,那就还是由己方来行动,不管怎么说,有心月龟、太一,己方可以说背靠一棵大树,可靠的资源有了保证,大有挥洒余地。

亢金龙道:“麒麟的计策可行,我也已经从军部探得消息,韦士笔行刺被擒一事,确实如此,我们可以凭此搅动风云,把消息散播出去,然后静待各方反应,尤其是极乐堂。”

这是开始穿越任务前,麒麟拟好的策略,哪怕他不在场主持,一样能够进行,不过,在诸邪点头之前,一直沉默的奎木狼却开口。

“我要先对付一个人,岭南温去病1

奎木狼冷冷道:“他累我在大荒西朝险死还生,损失惨重,更重要的是,他手执江山社稷图,运使得出神入化,在大荒西朝中,表现出种种神异,我怀疑他与碎星团的关系不简单,极可能是一直躲藏在黑幕之后的碎星团高层。”

柳土鹰看了亢金龙一眼,后者点了点头,她道:“正要对付碎星团的时候,就送来了目标,对我方是好事,但我们正要趁着混乱,转明为暗,在此时出手针对他,会引来不必要的暴露,需得驱虎吞狼,找一个符合利益的目标,借刀杀人。”

奎木狼道:“不亲手杀他,我于心有憾,不过,利益为上,想引哪方祸水到他头上?”

柳土鹰还未开口,参水猿已如往常那边猥琐笑起,“我们都是守法良民,这种事情……当然是上报朝廷解决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