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七章 意外之喜(周一紅包滿五百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平阳城外,司马家的年轻一辈,群聚起来,连同大批百姓,万头钻动,在城外迎候重要人物的归来。

司马家是非常桀傲不逊且排外的世家,想要他们这样主动且热切地迎接,只能是备受他们真心喜爱的自家人,换了是外人,就算是天子亲临,也得不到这待遇,顶多就是司马家的长者带着仪队出来。

这回他们所要迎接的,是司马家最引以为傲的小公主,司马冰心。

她原本就是背负司马家上上下下希望的明星,年纪轻轻,就被送到玉虚真宗,在大门派里表现杰出,没多久就挤身星榜,一手琵琶曲妙绝大地,仙姿绰约,引得无数青年才俊拜倒裙下,奉为谪仙。

对司马家人来说,冰心小姐代表一个理想,即使是出身物资条件艰困的大西北,司马家人依然可以优雅,可以玩文采风流,不输给那些城里人,更让那些上流阶层的世家公子争相倾倒。

这么一位为家族争光、争口气的大小姐,哪怕在老一辈的眼中,颇有些不以为然,但在年轻一代看来,这就是他们的偶像人物,只要是姓司马的,谁不是自豪满满,对着旁人介绍说这是我家堂姊、堂妹,表姊、表妹?

除了本身才能杰出,音律动人,司马冰心在血统身分上,更让司马家人挑不出问题来,大侠司马樵峰的亲妹妹,只这一点,也就值得众人推爱,拥戴再三,而她更没辜负自家人的期盼,在出外习艺之余,仍保持着满腔热血忠魂,当家族遭逢危难,她没有躲在安全的大后方,竟锐身赴难,赶回西北,并且勇闯敌后。

据战后传出来的消息,冰心公主听闻家乡战云密布,局面不稳后,不顾劝阻,执意赶回,共赴家族危难,并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,潜入敌后,与敌酋托尔斯基、兽尊嘎古这些大人物周旋,高度活跃,为兽族的全面溃败出了大力,最后,更折服了不可一世的遮日那王,被他派出仪队,敲锣打鼓地恭送回来。

这些讯息,乍听荒唐,却得到了战争最高统帅武苍霓的亲口认证,虽然没什么人知道,这些消息本就是武苍霓派人到处散播,但司马冰心与她不睦,是众所周知,既然连关系不好的敌人都不得不亲口承认,这些消息肯定没错。

况且,就算武苍霓的话信不过,兽族与司马家可是死敌,双方素来相互敌视兼鄙视,如今都用大车大轿,长长仪队,摆足排场地把人送回来了,说她折服兽王,赢得受人尊重,这还能有假?

出于这些理由,司马家人扶老携幼,抢着出城,排出足足绵延数里的人龙,抢着一见这位家族的大英雄,为全司马家争光的冰心公主,在无数引颈期盼的老老少少身影中,武苍霓一马当先,站在最前头,等着队伍的到来。

“……快要到了……可惜他不在,否则看到冰心这么风风光光地回来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策马在队伍之中,武苍霓远看那长长的兽族仪队,心中一下感叹,一下欣喜,感觉十分复杂。

自己的个性,高傲到不屑说谎,但身为军事统帅,当然也懂得宣传,尤其是,并非歪曲事实,仅是加油添醋的宣传手法。

潜入敌后,这个确实有。

与狼王子、兽尊周旋,这个也没说错,打过照面基本可以理解为周旋,顶多标准放宽些,就算没交谈,有过目光交会,都是周旋过了。

高度活跃,这个更没人能反对,从一开始与安德烈王子的接触,中间被困狼王庙,与遮日那王的对峙,再到最后与托尔斯基的遭遇战,冰心这丫头基本全数到场,这样若还不算活跃,***人都直接算死人了。

对兽族的全面溃败出了大力,这个还真是事实,那些兽王、兽兵,不知中了什么邪,在战争结束后,忽然疯狂迷恋上音乐,哪怕找不到合格的***歌者,能找个***来奏乐也凑合,群情激动之下,逼得遮日那王请出了司马冰心,让她在飙狼族连办数场演奏会,掳获了大批支持者,为敌方的“溃不成军”与往后西北和平,奠下漂亮的基础,贡献卓越。

正因为这份贡献,遮日那王摆出了欢送贵宾的架势,兽军们抬着大轿,以千人仪队送她至平阳城,给足了司马家面子,也开创西北地方千年未有之奇。

虽然对事情的奇妙发展,觉得有些难以索解,武苍霓对这情形仍是乐观其成,一面派出人手,散播流言造势,一面亲自率队出迎。

西北大势已定,自己无意也不可能永守此地,终究要还权于司马家,由他们自己来守家园,在那之前,自己除了交一个大好局面给他们,其余所能做的,就是尽量为司马家留些人才来。

冰心是个资质很好的孩子,可以预见,将来无论司马家如何权力变迁,都会有她的一席之地,如果能把她拉拔上来,既有战功,又有与兽族和平往来的交流经验,这样的人才,会是司马家的宝贵资产。

基于这理由,自己想把她拉拔上来,也希望……她在天上的兄长,能为着这一幕而欣慰。

武苍霓心绪涌动,目光水平扫过在场的司马家人,忽然看见一个意外的身影,正挤在欢迎的队伍中。

“……司徒家的小姑娘?”

武苍霓着实一惊,刚刚自己去她住处接人,扑了个空,把守门前的护卫,完全没看到她出门,这个离奇的失踪,让自己正下令全城找人,哪想到人居然跑到外头来了?

再一瞥司徒小书的状况,仍是与失踪时一样,头上身上都裹着绷带,可能残疾的那条手臂悬挂着,似乎还往外渗血,估计是勉强起身出来,牵动了伤口,破裂出血。

武苍霓微微皱眉,身旁的司马路平看见,顺着目光看去,发现了司徒小书,道:“满城找她找不着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要来也不打声招呼,累得我们担心半天,她也未免……武帅,有什么不妥吗?的表情……”

微皱着眉,武苍霓不晓得该如何开口,真看起来很正常,没什么问题,但自己心中又有种感觉,好像这女孩某些地方起了变化,与早先不同。

“不,没事,应该是我多想了。”

片刻思索,武苍霓把这丝困惑压下,决定先接完人,再找司徒小书详谈,她是因公而伤,手臂的伤残怎么样都要想办法替她治好。

正想着,兽人的队伍停了下来,护守在前的狮族、飙狼族战兵们,分别往两边一站,让出一条大道来,十二名兽人扛着大轿子,缓缓走到最前头,将大轿放下,前所未有的尊重排场,就是普通兽王都没这待遇。

大轿的珠帘、纱幔掀开,一名白裳少女怀抱琵琶,端坐轿中,秀美无双,貌若天仙,雪肤樱唇,冰肌玉骨,素白色的曳地长裙,不沾染半点俗尘,双眸似闭非闭,如若入定,通体仙气充盈,哪有一点人间女子的模样?

数以万计的平阳城百姓,见了谪仙姿容,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满心赞叹,就连从小看她到大的司马家血亲,也有惊艳之感,错愕不解,怎么往兽族一行,小丫头出落得更为清艳可人了?

所有人当中,只有武苍霓的讶异最为深刻,在看见司马冰心的一瞬,她仿佛看出了什么。

蓦地,冰裳雪肤的仙子,从大轿上轻飘飘地飞起,恍若乘风柳絮,直直飘向武苍霓,绝美的身法,让人们都生出犹在仙境的错觉,唯有武苍霓,之前的怀疑,在看到她动作的一瞬,得到了确认。

……到底是什么奇遇?

……小丫头踏上地阶了。

……但境界不稳,似只是勉强攀上地阶,连法相都还未能完全稳固,境界不定,需要些时间来稳固。

令人惊讶的变化,但更多带来的是喜悦,武苍霓从没怀疑过司马冰心的能力,上佳的资质、一流的***与栽培,唯独欠的就是搏杀历练,可即使如此,若二十岁前站稳高阶末段,成为半步地阶,就有希望在三十,甚至二十五岁前踏足地阶……这已经是绝顶的修练速度。

想不到的是,小丫头竟然在二十岁前就踏足地阶了,虽然还未稳固,但以她资质,这也只是时间问题,少则十多日,慢则个把月,就能稳稳踏在地阶上,这速度……是怎么了?

“拜见武帅1

飘在武苍霓身前,司马冰心抱着琵琶,欠身一礼,虽然用的称呼不是嫂嫂,但这是正式场合,武帅这叫法也没什么不妥,武苍霓一时也摸不准小丫头是什么打算,可从态度上感觉,这小妮子好像一下成熟了不少。

“……”

“开演奏会的时候,意外引起了共鸣,有了点感悟,莫名其妙就升上去了,算是运气不错吧。”

司马冰心仰着头,笑容中有着掩不住的得意,“不恭喜我吗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