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四章 九十九万金叶的问题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四章 九十九万金叶的问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在猜想司徒小书会兑换些什么物品,或是选择什么***时,不止温去病,就连龙云儿都忍不住生出诸多臆测。

司徒小书是名门出身,兼得丹阳朱氏、封刀盟两家之长,更有一名举世无双的爷爷,从小真是要***有***,要资源有资源,什么别人梦寐以求的好东西,她看都看到烦了,哪怕是***世家贵胄的公子,都不能与她相提并论。

她为人又低调,不张扬,练功也是那种一步一脚印,闷着头按部就班苦练的,从不好高骛远,***门派的神功,对她应该没有吸引力,更不渴望速成,这种人扔到太一宝库里,会挑选些什么?实在让人想不透。

两人都生出的一个想法是,司徒小书在大荒西朝时,从不用刀,这固然是为了掩饰身分,但长时间下来,她被磨练出一身剑艺,是剑中高手,这些技艺她应该不会想抛弃,后头大有可能补强,成为刀剑兼修的路子。

这条路,难度很高,可一旦走通,前程绝对远大,更别说她得逢异遇,已经在这路上走出一段了……

龙云儿、温去病都存着这猜想,却不料司徒小书的心,比他们预期的还要大得多,一开口,就抛了个大***似的问题。

……她想解开寰宇咒武的天生刑克!

……真不愧是一心为公的封刀盟大小姐,时时刻刻,都以自家门派的利益为先。

龙云儿暗自惊叹,而自己更听出司徒小书这问题中,包藏的另一个要命点。

……看似请教,但为何问温去病这个,而不是***的?

……因为知道你是碎星者,与碎星团相关的事,不问你问谁?

话不用明白说,但这层意思,龙云儿感受得到,温去病自然更是清楚,不过,既然大家是战斗伙伴,这些问题他也没打算回避。

温去病道:“也是也不是,不能兼练是没错的,正常情况下,也没机会兼练,新帝国建立后,四大派对这些战争神技看得很紧,想兼修,也要问问***几派肯给不肯给?”

司徒小书默默点头,以自家来说,乾坤刀被奉为高段绝学,不是普通***能修练,遇到***门派想武学交流,交出去的怎么都不会是乾坤刀,***三派也是如此。

温去病道:“至于想***这个先天刑克,我劝可以不必浪费时间,那不是能做到的,就算让爷爷来,都束手无策,因为那已经不是单纯功诀层次的问题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司徒小书不信,道:“一套武学会被***,就是给人找出了破绽,或是打一开始就被人留下了破绽,可只要截长补短,把破绽修正,那不但能不受克制,甚至还可以反杀,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埃”

“问题是,这股先天刑克已经不是单纯的武学***,这次大荒西朝之旅后,我才能肯定,四绝学之间的相生相克,固然有表面上的理由,柔克刚、强袭弱、简破繁、快打慢,但背后还有更深的因果绑订。”

温去病道:“所谓的四绝学,有个正式的名称,叫寰宇万咒武卷,顾名思义,它是一套内含咒法,外武内咒的誓约类武学……”

司徒小书的眼睛一下瞪大,别的不说,光温去病能说出“寰宇万咒武卷”,这个自己首次听闻的词,就足见他知晓内情,远在自己之上,而这名称更给自己很不好的联想。

缔结咒约,背负誓言,承受某些代价而习练的武技,能发挥出远超其应有的强大威力,这类技法罕见于人间,仅有传闻,但据说在神魔世界广为流传,自己曾听前辈提过,难道……

温去病笑道:“如果这么说,还听不懂,那我再奉送给一个情报,和一样魂穿到大荒西朝,在千年前建了封天坛的那一位,就是寰宇咒武的创造者,封天坛是什么东西,自己想吧。”

司徒小书大吃一惊,道:“横击仙帝就是……就是碎星团团长贾伯斯?”

温去病不再重复话语,但身旁的龙云儿大力点头,司徒小书见状,一颗心笔直往下沉去。

如此一来,自己想要为封刀盟解除隐患的打算,等于全盘落空了,这根本就不是单纯从武学特性着手,就能改良与避免的事。

从封天坛的案例,就可以看得很清楚,事关因果与气运,冥冥因果缠绕,气运流失之后,那数十万民夫个个死于非命,死于各种理由,简直就是不需要理由,甚至这效果还带入轮回,几乎把整个人族都牵连毁灭……

温去病道:“从封天坛的案例,应该心里有数,事涉因果绑定,修练时候先天誓约一立,就算把整套乾坤刀打烂重改,也一样逃不过相生相克的规则,除非彻底废功……”

司徒小书紧张道:“没有***方法可想吗?”

温去病摊手道:“就算有也不会是我来想,照我估计,除非修练上天阶高位,能断因果连结的地步,否则就脱不了这生克,或者……去找一个练上天阶高位,能断因果的高人,看看他有没办法可想吧。”

这话似乎指了一条明路出来,因为司徒小书的背后,就有一位九重天阶的绝顶高人,问道于他,肯定有解答。

话虽如此,司徒小书自己却感忐忑,因为自己从没听爷爷提过此事,照理说,以爷爷的个性,如果有解法,断无可能不做处理,让封刀盟子弟陷入风险中,可他别说没处理,甚至提也不提,自己不能不猜想,他对此也束手无策。

“还有,这是我的善意提醒,也是我此次异界之旅的最大体会。”

温***星团的那个人,最恐怖的一点,不是他布局有多巧妙,设计有多精准,而是……这家伙就他妈的是个来乱的,什么技术,他也不管自己会不会,是不是真的会,只一时兴起,就自以为是地用下去,那根本……是不可以这样搞的,封天坛是什么样子,自己亲眼看到了。”

本来还在苦苦思索的司徒小书,大荒西朝的经历在脑中闪过,登时惊出一身冷汗。

原本以为,寰宇咒武四绝,为奸人设计,陷入彼此相克的窘况,是封刀盟的大危机,背后也有大阴谋,这情形虽然糟糕,但还未必无解,因为所有的阴谋背后,皆有所图,冷静应对,未尝没有处理的方法。

可是,正如温去病所说的,从这角度来看,整件事性质就不同了,贾伯斯用寰宇咒武所设下的大套,很可能是他自己都未能妥善驾驭,一知半解的技术,这就不是一个套,而是一堆被点燃了引线,不知何时会炸开的***,说不准在哪一天,练了寰宇咒武的所有人,就和那数十万民夫一样,给“炸”得粉身碎骨。

“那……这该怎么办?”

司徒小书心惊肉跳,本来只是觉得有隐忧,现在却感到危机迫在眉睫,无论如何都要把这问题解决,而温去病肯告诉自己那么多,足见诚意,这样他都还说没办法,就真正是没有办法了。

左右无计,司徒小书忽然生出一个念头,“或许……太一知道该怎么办,我有七千金叶,能换指点一个***吧?”

在司徒小书想来,七千金叶,价值等同七千金币,那是一笔好大的财富,向神魔求个指点,根本用不了这么多,但此言一出,就看龙云儿两眼圆睁,一副头皮发麻的骇然模样。

“怎、怎么了吗?龙姊姊?”

“真是……不晓得厉害啊1

龙云儿侧眼望向温去病,毫无疑问地,这里正有一名向太一提问却成了笑话的不幸受害者。

温去病连答都不想答,直接抬头对天叫道:“太一,出来回话,七千金叶买你一个回答,你还真是被人看不起了啊1

天空静悄悄地,没有任何回应,但司徒小书双颊发烫,晓得自己错估了情况,仔细想想,换了有人拿七千金币来,买爷爷的一句指点,全封刀盟上下都会愤怒地把人轰出去。

“那……那要多少才行?”

这话问得非常没底气,毕竟自己只有七千金叶,就算要找温去病借,也不晓得他愿不愿意借。

没想到的是,一直沉默的太一,竟然对这问题有了反应。

“***寰宇咒武因果牵连之法,九十九万金叶1

轰雷阵阵般的声音,传入三人耳内,一下就让三人作声不得,之前还只有温龙两人晓得太一的作风,这回连司徒小书肚里都开始骂:好黑!真的好黑!黑心黑肝黑到底了!

一个问题要收九十九万金叶,这简直是趁火打劫的极致,九十九万金叶,这都能换到何等高超的绝顶神功?绝世神兵?现在就拿来换个一个解答?不如拿把刀去抢好了!

这一下,问题陷入僵局,温去病事不关己,完全不在乎,但龙云儿一直希望能够帮助司徒小书,看彼此都没有***,努力思索,忽然冒出一个想法。

……不就是事涉因果吗?别人没办法,但自己可是这方面的专才啊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