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十章 山水有相逢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十章 山水有相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 龙云儿自己遭遇的事情,原原本本交代了一回,温去病这才晓得具体发生了什么,并对自己的屠龙计画生出这种枝节,徒叹奈何。

“……香雪留了这样的安全保险啊?运气不错,但这种事不能只靠幸运,运气这种事是会轮流转的,前期运气有多好,后期就有多衰……”

温去病摇头道:“算了,不管怎么说,这次也算让长了见识,那地方可是黄泉秽土啊,修为没有天阶中段,入侵那边还能活着出来的,恐怕万年内就一个了……还顺便升上了地阶,这种好事让人去哪里找啊?”

龙云儿点了点头,回想起整件事的经过,确实是阵阵后怕,境界的强弱差,竟然到了这种层次,如果只从结果来看,根本不用什么屠龙大计,也不用这么多准备,只要自己直接去炎狱之海,引发冥界尸龙的力量,就什么都搞定了。

当然,自己也明白,这纯粹是三岁小孩的见识,自己这次成功,基本是误打误撞,事情再发生第二次,肯定十死不生,更别说冥界尸龙的行为难以控制,就算是抱着自我牺牲的觉悟去干,也没有任何保证在吞食了自己之后,还会消灭附近的敌人,万一单纯吞了自己就走,这战术不就亏大?

“不过,冥界尸龙是哪个等级的呢?”有过接触,龙云儿对自己的血脉源头,首次生出恐惧以外的好奇之心,“这么厉害,应该是很高位的天阶吧?”

温去病点头道:“理论上,冥界尸龙与地狱龙皇位阶相等,第八、第九级天阶是肯定有的,还很可能是天阶顶上的那一级,但是与不是,目前没法判断。”

龙云儿奇道:“天阶顶上?天阶不就是至高存在了吗?还有顶上?”

温去病哂道:“天外都还有天,天阶为什么没有顶上?如果九级天阶就是顶,那司徒老瞎子不就是万界至尊?别的不说,太一的背后,就是那些所谓的顶上神魔,难道觉得,司徒老儿作得到太一的这些事吗?”

龙云儿想了想,还是摇头,司徒无视虽然被人们奉若神明,但给人的感觉只是武力超强,不像太一这样,真正有神而明之的感觉。

温去病道:“天阶九重,可以再细分为三个层次,另外有名称,但天阶顶上的那个层次……我没问过,反正这辈子也轮不到我上去,们又不可能出现在百族大战中,知道那么多干啥?”

龙云儿一怔,觉得这话有些没志气,但回过头想,光是天阶九重,就让人觉得长路漫漫,仿佛看不见尽头,现在说这长阶的顶端,还有另一道长阶……也难怪温家哥哥连名称都不想知道,就是自己听了也觉得想吐。

不过,大荒西朝辛苦一场,到此,总算任务***结束了,这番异界之旅,回想起来真如梦一抄…

“对了,那个女人……最后怪怪的……”

温三使了封刀盟的诛仙斩,还比我们早一步化光消失,这好像不太对头……”

龙云儿点头道:“确实怪怪的,但……公主殿下是大荒西朝土生土长,和我们不同,不可能是从我们这边过去的啊1

温去病道:“是不太一样,可穿越过去的形式,也不是只有完整穿越这一种,就好比那个人,他很明显就是魂魄附体的穿越。”

龙云儿讶道:“哥哥是说,剑公主的躯体内,还另外有别人的魂魄?是封刀盟的人?”

温去病苦笑无言,之前压根就没曾想过这可能,总盘算着透过独孤剑,给大荒西朝的人族留些资源,言行中多所指点,没顾上遮掩,这些落在同个世界的人眼里,处处都是破绽,更别说……自己居然还当着封刀盟之人的面,传他们的无上刀招给她!

还有那些死曜中人也是个问题,大家在大铸上照过面了,早先又在港市交过手,对方没可能认不出,不难想见,后头有一连串麻烦等待自己了。

温龙两人正自交谈,无垠苍穹顶上,星海深处,又一道璀璨星芒射落,凝成光柱,就落在两人不远处。

光柱明亮耀眼,里头隐约浮现人形,有什么人将要从里头出来,从轮廓看起来,就是女爵独孤剑,正从光柱里缓步踏出。

龙云儿不自觉地屏住气息,心里满是紧张,因为在大荒西朝的时候,自己想的都是将来走后,再会无期,从没想过还能重遇女爵,如今这么快又相逢,感觉出奇地复杂。

“喀1

一声轻响,沉稳的脚步踏出,但从光柱中出来的身形,瞬间矮了小半截,也稚嫩几分,却异常眼熟,因为那就是一个熟人。

司徒小书!

双方乍然对面,温去并龙云儿都是一愣,后者甚至有头皮发麻的感觉,哪怕已经想到独孤剑是“老乡”,也想不到居然是这一位,这下真是什么抵赖、解释都可以省了,简直是***、通奸给人当场捉拿的写照。

司徒小书的反应却淡定得多,缓缓从光柱中走出来,迎向那两人,一脸淡然,甚至还摇了摇手。

“两位,分别未久,别来无恙1

……打从知道能够“回家”开始,我就一直在期待此刻,看看***揭晓后,两名战友小伙伴会是什么样的脸色?

……温去病奸滑似鬼,长于算计,想要看到他惊愕、吃瘪的表情,那可真是不容易呢?

……他们在异界的表现,比一度以为回不去的自己要从容得多,这背后的一切,或许能从他们口中得知。

司徒小书来到两人面前,弯腰行了一个大礼,抬头道:“异界轮回,再世为人,承蒙两位照顾了。”

温去病的脸色几乎发青,直接转过头去当没看到,龙云儿却松了口气,司徒小书也好,独孤剑也罢,其实这两位都是一样的灵魂,一样的个性,直来直往,有什么说什么。

换了香雪在这里,肯定哪壶不开提哪壶,别的不说,光是拿在大荒西朝中,双方缔结的婚约来说事,就足够温去病脸色难看了……

司徒小书道:“我意外陷入这个状况,但对发生什么,具体不太清楚,还请两位开释。”

龙云儿奇道:“不知道太一的事?那是怎么……”话没说完,肩膀已被温去病按住,没让她继续说下去。

温去病道:“提问之前,先把自己的状况交代一下,这样才是诚意吧?”不能让龙云儿来解释,这家伙不太懂得撒谎,如果说得多了,再泄漏什么机密,这趟就真是一败涂地了。

被温去病这样一番抢白,司徒小书没有任何不悦,直接开口,把自己在平阳城中养伤,莫名其妙神识昏迷,听见奇怪的“太一”之声,跟着就去到异界,与独孤剑结合为一,突破上地阶,并在大铸中听见二段任务的经过,简单说明了一次。

“……这是我的状况,不知你们的情形又是如何?”司徒小书道:“还有这个太一,又是何方神圣?”

“太一非神非圣,却亦神亦魔。”龙云儿解释道:“太一的真面目,是万神、万魔、万妖、万佛所共构的太一协议,具体情况是……”

用简单的言语,龙云儿把自己对太一的了解,作了一个介绍,包括整个任务制度、奖惩机制,末了还补上一句,“至于我们是怎么接触太一的,这牵涉到家族的事业隐密,除非家主首肯,不然轮不到我们来说嘴。”

……我也知道自己不擅长撒谎,但不能说的那些话,难道我不会往撒谎专家头上推吗?

而聆听着司徒小书与龙云儿的交谈,见识远在她们之上的温去病,完全理解状况,脑里飞快思索。

很显然,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西北一战后,封神台危机虽被压制,可空间中出现的无数细小裂缝,已让诸天神魔有机可趁,开始伸手过来,影响这世界的一切。

这个可能性,自己曾经有料想到,但觉得机会不高,而且当时觉得,自己去大荒西朝与回来,基本只差个一秒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可以回来之后再处理,却忽略了一个要命重点。

自己去与回来,在相同的时间点上,别人也是一样,而从司徒小书与死曜的情况来看,这一秒之内,主世界中不晓得多少人被扔去异界,接受历练,然后又活着回来,其中搞不好还有满载而归,收获远胜于己的。

恐怕,当自己离开太一空间,回归外界时,短短瞬息之间,世上会平白冒出大批高手,别说星榜,连月榜名次都要剧烈变动。

封神台还未崩,但这世界已然要多事了……

温去病暗叹自己失算,却没什么遗憾,因为差距太大,这又不是自己一早察觉,就能预先提防的事,太一的神能可以操控时空,光只是这一点,自己就整个束手无策,不过,为什么挑上死曜与司徒小书,这背后有什么意义吗?

正想着,熟悉而宏大的声音响起,震动苍穹。

我是一,也是万;我是开始,也是终结;我是太一!

任务结束,开始奖惩估值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