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是祸躲不过(周一求紅包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『……怎么会这样?』

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』

『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』

类似的声音,在九头妖龙的意识中到处响起,虽然九个不同的意识一起思考,但得到的结论却是一样,而们甚至不太理解,事情是怎么急转直下,变成陷在这诡异收场的?

『那女人的身上,到底有甚么秘密?为何……』

『不是研究的时候了,快想办法自救。』

『没有办法;

『神识转移到海底的龙蛋里,可保一线生机。』

『来不及,崩毁的速度太快了;

此起彼落的惨嚎声,每一声都充满了绝望,而在外部,司徒小书则清楚地看见,庞大的妖龙身躯,逐块逐块脱落,每一大块掉下来,就像是一小间房舍,可还没砸落大海,就腐烂分解,化成***稀糊之物。

“好毒的东西1

司徒小书骇然失色,照这样下去,这片海域肯定被染,可能千百年内,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存活,哪怕是妖魔也一样,而龙姐姐若不救出……

才刚这么想着,龙云儿身上陡然放光,头顶也凝结出一片灰云,随着灰云出现,九头妖龙的肉身崩坏、神魂碎灭,一下全都停住,诡异的变化,司徒小书心头陡生一片寒意。

……这一趟,终究杀不死九头妖龙吗?

这个念头冒出,但事情却朝着不同的方向演进,灰云当中,好像伸出了什么,似是只龙指,虚实不定,形态看不是很真切,但这只龙指勾上旁边的骨架后,跟着一扯,九头妖龙庞大的身躯,迅速变色。

先前,龙躯上是出现尸斑,并且血肉崩落,但现在,从们头顶、身体末端,整具龙躯变成灰烬般的惨白色,快速往中央蔓延,仿佛体内所有生机,甚至神魂,都被抽取出来,最终,凝成九道光星,随着龙指的拔出动作,整个被抽取吸走。

龙指隐没不见,灰云也消失,被榨取干净的妖龙之躯,不再腐化坠落,而是直接化灰,随风而散。

曾经叱吒大荒西朝数百年的妖魔之首,九头妖龙,就这么身死魂灭,点滴不剩,死亡前后甚至没有多少的时间,事情的巨变,司徒小书都觉得有些反应不过来,觉得难以置信。

不过,凭藉着还没消失的天阶之力,司徒小书依稀听得见一些声音,那是九头妖龙最后所残留的悲嚎,在生命的最后,竭力抗拒,试图挣扎,却全然无用地被拘魂出体,惨遭吞食,过程中所遭受的痛苦与绝望,化为悲嚎,留存在空间中,恐怕可以回响个百年不休。

……这就是妖魔之间的残酷斗争?

……以前听爷爷说过,群兽相争,败者将沦为胜利者的食物,而妖魔进入天阶后,斗争的本质更是残忍,输了的一方,连神魂也会被吞噬掉,成为对方的成道之基。

……自己今天倒是亲眼目睹了一回,但九头妖龙已是大荒西朝的妖魔之最,都可以自号妖皇了,是哪里来的妖魔如此厉害,竟将一口吞噬了?

……而且,这个明显跨界而来的妖魔,还是透过龙姐姐为媒介,看来,她的身上也有秘密,姓温的一家果然都不单纯。

但不管怎么说,九头妖龙已经消灭,八大魔将也基本死绝,余者已不足畏,加上不住挥霍人族气运的封天坛已毁,从今往后,人族定能重开新天,有一番不同的气象。

那么,自己呢?是不是也可以“回家”了?

司徒小书下意识地抬头仰望,恰好见到天顶一亮,一道光柱破空照射下来。

另一边,温去病刚喘了口气,准备去和小伙伴会合,看看龙云儿的状况,还有问问剑公主,她那一刀是怎么砍出来的?

正要行动,就看见一道光柱自天而降,落在独孤剑的身上,整个人瞬息被光柱吞噬,消失不见。

……这、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

一手策画着整个战局的温去病,看到这个变化,也瞠目结舌,想不通是什么状况,才刚要琢磨,耳边就听到一个宏大嘹亮的声音。

『任务完成,启动回归程序。』

熟悉的太一之声,震动耳际,声音才刚传入耳,温去病眼前一亮,所有景物模糊起来。

……这样就要走了?

……也太突然了,本来想说干掉了九头妖龙,顺道再做点后手,为这方天地的人族留些资源,怎么一下就要走了?

……不过,也不是没料到这种事情会发生,一路上所掠夺的资源,基本都留在芥子环内,太一再怎么黑,也不至于把人传送走,芥子环留在大荒西朝那么搞笑吧?

……云儿不知道怎样了?

一堆念头在脑里闪过,温去病从原处消失,彻底离开了大荒西朝。

失去了九头妖龙的炎狱之海,大量岩浆狂涌,整片海面腾滚如沸,生人勿近,岸边的大量妖魔,因为天阶战的余波,伤亡惨重,十去其六,不难想见,在往后的很多年里,妖魔的势力将难攀顶峰。

但在万丈深海之下,远离海面的不见天日处,一颗龙蛋邪气环绕,秽意深深,不着痕迹地汲取着散于海中的邪能,缓缓滋补自身,同时,一个意识在龙蛋内新生。

……天无绝妖之路,假以时日,我会回来*

黄泉冥府,与无数人界衔接的一段中途空间,一个自成世界的荒芜天地,没有日月,徒见黑白与灰色,无声无息,仿佛连吹过这里的风,都***溃坏,是个已被遗忘万古的绝地。

蓦地,九点星光,破开厚厚的黑云,被拘提进来,闪烁着亮眼的光芒,更显化成形,组成九头龙的形象,疯狂地摆动身躯,发出痛苦、悲愤的嚎叫,似在作着最后的挣扎。

然而,风云涌来,惊人的巨影,在黑风灰云中,迅速地失去了色彩,形影淡没,最终归无,被这片荒芜、苍凉的天地给同化,没留下半点存在过的痕迹。

这是至高位者的“进食”!

黑白天地中,诸多伟岸的“山岳”,缓缓挪动了一下,大地摇晃,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,即将要清醒过来,然而,这骚动迅速平复,整片天地,重新云淡风轻,像要苏醒的某物,重新陷入沉睡。

世界重归寂静,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过……

熟悉的神魔空间内,无垠苍穹,数不清的繁星闪耀,一道星光从顶上射落,化为光柱,落入这空间内。

光柱大亮,强光之中,温去病缓缓走出,耸了耸肩膀,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,发现大致完好,虽然青武仙帝造成的几处剑伤,犹自疼痛,但已经不是什么问题。

“……死鬼太一,好歹也是出任务,受的伤难道不算公伤?既然是公伤,就算不负责医好,起码也该给点医药补贴吧?什么都表示都没有,黑心,真是他奶奶的黑心1

口中骂骂咧咧,温去病却没有等到任何回应,对于凡人的抱怨,太一素来也是装聋作哑,置若罔闻,这情况倒也不奇怪,要是区区毒舌,就能撼动太一,万古以来,这个机制早就不成样子了。

一道星光从顶上射落,凝成光柱,龙云儿按着额头,从星光柱中走了出来,看到温去病,登时脸露喜色。

“温家哥哥1

龙云儿三步并两步跑来,温去病没有作声,仔细看她的神情、动作,寥寥十几步,已经足够判断她的状况。

“没事了?拧!蔽氯ゲ∥⑿Γ苯釉诹贫亩钔非蒙弦患牵案傻貌淮恚笸芳绦佑汀!?p> 龙云儿揉着痛处,道:“我上了地阶,哥哥怎么是这个反应?在龙家,只要出了地阶,都要行礼告天地,鸣炮贺喜的。”

有了穿越的经历,龙云儿益发肯定,不管主世界或大荒西朝,地阶都是高端的主战力,毕竟天路渺渺,亿万生灵中,能踏上天阶者,屈指可数,即使踏了上去,想一路高歌猛进,也是谈何容易,光看九头妖龙的窘状,就可以理解其中辛酸。

相形之下,地阶武者,这才是普通人所认识的“大高手”、“一流高手”,只要能踏上地阶,基本就风光无限,特别是三十岁前能踏上地阶,这种都被认为潜力无穷,日后成为宗师、踏上天阶的可能性极高,所属宗派不仅荣宠有加,更会高高供起,大量倾注资源。

至于如自己这样,在二十岁前就踏上地阶,那何止是精英,简直是天才中的天才,肯定星榜名列前茅,更是未来地榜的保证名单,所属宗派甚至会安排,拉入最高权力中心,藉此留人。

……天才中的天才,这种事情,自己真是一辈子没想过,仅仅一年前,还只懂得做饭、缝衣、画画、管帐的自己,怎么就成了天才中的天才呢?

……如果这时候回到龙家,以家族向来对人才的重视,那还不敲锣打鼓,用三十二***轿把自己迎入门去?

越想越觉得梦幻,龙云儿忽然见温去病神色一正,道:“被吞下之后,发生了什么?怎么忽然有冥界尸龙的气息,还突破上地阶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