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五章 刀与剑的抉择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五章 刀与剑的抉择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温去病被大浪扫出十数里,并不是落往岸边,而是直坠大海的另一侧,九头妖龙对他顾忌甚深,压根就不敢把他摔落到陆地上。

能把人扫出十余里外的力量,如果集中凝聚,正面挨上一下,温去病都不敢说自己有什么下场,但换成掀起浪涛,被大浪拍出去,要承受就容易得多,摔落海中的时候,温去病甚至保持住清醒,立刻翻身活动,却不是急着跃出海面,而是往深海潜去。

……与妖龙游斗,可以避重就轻,但事情到这一步,自己要面对的必是青武仙帝,他可没有庞大身躯,游斗基本不可能,只能有多远跑多远,尽量拖时间。

……独孤剑不是***,看得清楚形势,应该能趁着这时间,努力去把龙云儿搜救出来,方便自己进行下一步,目前自己则需要尽力为她争取时间。

想法基本是这样,但实行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,温去病在海中身形才动,周边海水就整个被高压凝固起来,让自己不能动弹,整个人连同数米长慨块,一起被提出海面。

海面之上,青武仙帝双脚浮空,披头散发,血红的双目透着邪芒,轻易将封锁对象由海中拘提出来,尽显天阶者难怪啤?p> 然而,温去病也是应对这种压制的老手了……

宝相金身还在的时候,拚着伤损自身,爆发霸绝大力,强行***,是一个令他痛恨很深,却又非常有效的办法,现在没了宝相金身,却多了***的应对法。

双极轮.天下卸!

施展双极三绝,本来就不是非要双手不可,心念一转,通体卸劲,整个人像是涂抹上一层滑滑油膏,身如游鱼,一下就从被凝固中的水块中飙窜出去,那些压制、封锁,竟似全然锁他不住,连青武仙帝都愕然一顿。

……大铸时,只能扛,不能逃,许多手法难以发挥,现在重点是拖时间,你这徒具境界与力量的半调子天阶,抓得住我再说吧!

温去病脱出束缚,钻入海中,青武仙帝的追击立刻便到,如雨剑气,密集落入海中,海面炸出无数冲天高的水柱,却分毫不见温去病的踪影。

冥界尸龙也是龙,龙式装甲入水,在速度与敏捷上大占优势,温去病高速潜水,猛往海底钻去,青武仙帝对水似乎存有某种忌惮,只是在海面上攻击,不愿进入海中,双方一攻一逃,把周边环境疯狂破坏,却也形成拉锯,一时难分

在另一边的战场,司徒小书奋力与九头妖龙战斗,这是自己与妖龙的第一次面对面战斗,却又不是,因为自己有着剑公主的战斗记忆。

独孤剑的记忆,传下来的并不完整,可唯独与九头妖龙的那一战,刻骨铭心,想忘也忘不掉,记忆清晰地传来了下来。

当时,独孤剑武技未成,只能凭藉奉灵术,勾连血脉,短暂提升到地阶,与同伴一同搏杀妖龙,这充满激愤的义行,最终变成一桩惨剧,连素来以大义为先的司徒小书,都由衷纳闷,这些人是哪里来的信心,认为刺杀有胜算的?

当看见同伴一一惨亡,剑公主的悲愤心情,自己都还能清晰感受,而今时今日,自己带着足够报仇雪恨的力量,重新杀回来,要为剑公主雪耻。

相较于那奉灵后激发的短暂地阶力量,此刻的自己,不但已经是真正的地阶,甚至还拥有了天阶之力,成为伪天阶。

力量灌入,凤首剑发着强光,化成一柄十米长的巨型光剑,斩在妖龙的身躯上,劲道强横,将那一条龙躯砍得摇摆横跌出去,双方真正是站在相同基础上战斗,再不是之前蚍蜉摇石柱的徒劳。

可九头妖龙的躯体之强,也在此时尽展,司徒小书的天阶之力砍下,妖躯上仅留下一道白印,连血都没渗出来,恐怕还要在原处多砍上三五次,才能砍开妖躯,造成可观伤害,而在其余八首环伺下,这根本没有可能。

幸亏,先前在光罩中,温去病一早和她研拟过策略,对着妖龙,不能硬攻,只能凭着天阶之力避重就轻,拖延时间,等待他发出那关键的一箭。

“……哪怕只是伪天阶,天阶之力可不假,对更是难得体悟,在战斗中多加留心,细细感悟,比较这力量与地阶层次的差异,能帮提前奠下登天之路的基础,不过……有一点必须要注意。”

温去病道:“妖龙毕竟有九头、九身,和们比灵活、比速度,基本是踩着刀尖跳舞,是险中之险,最糟的情形下,要有硬拚一记突围的准备。”

语气中带着质疑,司徒小书听得出来,温去病真正提示的,不是要有这样的准备,而是在担心自己有否这样的能力?

哪怕拥有天阶之力,人身对上妖身,在力量上也处劣势,更别说那边有九个,以九围一,力拼绝对是没有选择之下才行的下下策。

不过,下下策总好过束手无策,温去病希望,女爵能有一些压箱底的新招或未用绝招,在必要的时候,用来突围逃生。这个期许,司徒小书读了出来,而自我审视一番后,自己确实有这样的绝招。

女爵传下的技艺,不管是鎏金剑气,或是新练的分光化影剑,目前都已经到了瓶颈,没法提升,但如果自己豁了出去,使尽自己所会的一切绝学,那有几式绝学使出来,还有可能超越鎏金剑气,打妖龙一个措手不及。

……封刀盟的绝学!

这些时日以来,自己虽然都使用女爵的剑艺,可家传的封刀盟武技,自己却没搁下,在心中反覆构思、演练,甚至尝试刀剑合击之技,这些成果施展出来,肯定能让人吓一跳。

然而,这样做的麻烦是……温去并龙云儿除非是瞎子兼***,才会认不出来,当初太一给自己的遵守规则中,就有着不能泄漏身分这一项,要是被她们看出端倪,后果可能是……

仔细想想,温去病那家伙肯定没有背负相同规则,才能肆无忌惮,要不然,他在自己面前泄漏那么多讯息,早该被太一天罚身亡了。

权衡得失,已轮不到自己顾忌了,但这自己目前的最强一击,将不会用在突围逃命,而是破开九头妖龙的刚躯救人,现在所该做的,就是锁定位置,找准出刀的地方,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。

……目标,在哪里?

这问题,在司徒小书脑里已不知盘旋过几回,她一面闪躲妖龙的攻击,展动背后光翼,高速腾挪移位,伺机还击;一面心念急转,寻找可能的救人机会。

过程中,险象环生,好几次被妖龙发出的火、雷攻击打个正着,如果不是天阶力量护体,别说受创,早就殒落身亡了。

……如果,能有一点来自妖龙内部的信号就好了。

情势益发艰困,司徒小书忍不住冒出这个念头,却不知在自己这么想的同时,妖龙体内,一个意识也正在苏醒

失手被擒时,龙云儿基本没受什么伤,她认知非常清楚,面对弹指可杀自己的强敌,没必要的反抗纯属自己找伤,还不如保留战力,伺机而动。

后来被交到妖龙手里,们往自己身上施加封印,自己也就晕了过去,们似乎还想立即分解自己的神魂,进行抽取,但万古江山钟护主发动,在体内张开一道屏护,让妖龙们没法得手,只能慢慢试图***,工作先行搁置。

被封禁住肉身的自己,看似昏迷,但未彻底失去意识,隐隐约约,自己还能够思考,只是接触不到外界的讯息,睁不开眼、听不见东西,也“醒不过来”。

但也在这样的特殊情形下,被金刚禅定护住的神魂,像解脱了束缚,开始飞快运转,来自周边的强烈妖气,或者说……龙气,给予自己极大的***,血脉活化,甚至……几乎是在躁动了。

与外界断绝联系的意识,依循血脉本能,向内回溯伸展,接触着血脉源头,正常情形下,这不是容易的事,对血脉源头的接触越深,血脉觉醒的层次越高,与本身结合的力量也越强,能够深度追溯,都是地阶以上才做得到的探索,需要专门***,长时间的练习,并且要承担相当的危险性,稍有不慎,自身魂识就为血脉源头所夺,成为行尸走肉的废人,或是只余原始本能的兽类。

自己离地阶还有一段间距,但经过香雪强化的神魂、金刚禅定的密集修行,让自己提前拥有了越阶的能力,而来到大荒西朝后,对奉灵术的频繁练习与使用,勾连的虽是神器,使用的技巧却是相同,也让自己一下就进入状态,神魂顺着血脉回溯,不住深入。

后来,不知外头发生了什么事,这个进程流速陡增数十倍,源源不断的九龙之气,高速涌来,滋补着血脉元气,异常的状况,让龙云儿不由得怀疑,自己该不会被妖龙给吞了吧?

在这异常情形下,连带神魂也受到***,仿佛脱体漂离,轻飘飘地飞向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豁然开朗,一个阴森荒凉,没有半点光明的世界,骤然展现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