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四章 运气不好是种罪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章 运气不好是种罪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两名敌人杀出海底后,比起纵跃如飞,抢救人质的司徒小书,九头妖龙的大半精神,其实都放在温去病身上,只看他不但不逃,还变出术式装甲,近身攻击,就不难想像他的打算。(mianhuaang.LA好看

『是想拉近距离,使用破邪箭吧?』

『他休想故技重施!这回要他付出惨痛代价。』

『不可大意,病僧多诈,早先发破邪箭之前,还故意用别的箭矢来误导我们,说不定这回还有别的诡计。』

『不错!他与女爵分头进击,说不定,他自己负责诱敌,破邪箭其实在女爵手上,由女爵负责发箭。』

『有这可能,不得不妨;

类似的想法,在九龙首之间一早交流成形,们故意对温去病的想法佯装不知,等着图穷匕见的那一刻,后来女爵转向,攻击漏了形迹的青武仙帝,这着失算固然让九龙首恼火,但也彻底排除了女爵持破邪箭攻击的可能。

而当温去病终于拿出了那支黑箭,九头妖龙几乎从心里发起笑来。

……没拿出来的暗器,最让人觉得危险,既然东西已经在手里,就没有威胁性了。

……就算真能无视防御,也不代表防不住,比如说,在这近距离,直接将你连箭一起灭了,未出手的箭,有什么杀伤力?

刹时间,互相都准备许久的双方,都在心内冷笑,要发动预备中的连锁攻击,但也就在一切发动之前,妖龙忽然有了怪异动作。

妖龙九首,原本都在注意着温去病的攻防,暗自凝力,想集九龙之力,一击杀他或擒他,整体的动作看似各有方向,其实存着配合默契,发挥一身九魂的优势。

可其中的一个龙首,突然有了异动,脱离了战斗序列,做出了全然意外的动作,张开大口,一下反噬被定在中央半空的龙云儿,在***人、***龙首能干涉之前,一口便将她吞了下去。

这个突如其来的异变,让敌我双方同时看傻了眼,如果说,刚刚是双方都准备发出致命一击,气氛紧绷,近似时间停止,现在就真是五雷轰顶,脑中空白。

温去病固然傻眼,连九头妖龙自己都惊怒交集,停顿的一秒,在内部疯狂质询与开骂。MianHuaTang.la网

『你疯了!为什么吃她?』

『她身上有纯血龙气,神魂更存在不明的玄妙,很可能解开我们天阶路上的难题,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?』

『吞食她,有可能直接令我们获得提升,但这可能百不足一,而且要吞也是吞食神魂,直接连肉体吃算怎么回事?』

『如果吃了之后没效果,我们岂非白白浪费这个机会?天阶路上,何处再觅指引?』

『或者,他根本是只顾自己!想独自一个吃了,自己得好处,压根没想什么我们;

『太过分了,怎能这样?我们是一体的,怎能如此自私?』

错乱的指责下,有一个声音冒出,初时还带几分胆怯,却迅速变得异常硬气与火爆。

『老子就是吃了,你们待怎地?撕杀、破坏,才是妖魔本性,哪来这么多的考虑盘算?老子晓得她重要,但老子就是想吃,他妈的忍不住了,你们嗦什么?』

这一个狂乱的宣告扔出,集体意识之内,整个炸锅了!

『你这是什么态度?』

『明明就是你做错,还敢这么大声?』

『如果不是还有正事要办,只凭你这态度,我就和你没完;

『没完你又怎样?咬我吗?你有种就来啊;

非常可笑的情况,但数百年来合作无间的一体九魂,此刻在相连的意识之内,爆发了激烈的争吵,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鸟事。

在这片混乱中,仍维持清醒的几个意识,冷静地察觉到不妥:陷入争吵的那几个意识,都是分灵有损,魂力耗损较多的,而动口噬下龙云儿的那一个,不但分灵有损,更还是不久前被破邪箭射中的那个,难道……这就是破邪箭的效果?

短短数秒间,不光是九头妖龙陷入内部混乱,就连温去病都傻掉了。

“龙云儿在敌人手里,比在自己人身边安全”的豪语,言犹在耳,现在却被啪啪啪打脸,不但脸肿,连脑袋都快要飞掉了。

三支破邪箭,燃烧八名地阶魔物的心核,产生的疯狂力量,直逼天阶,堪比神器,这是平家人所知道的部分,但哪怕是神器,对上妖龙也不可能必杀。

破邪箭真正的关键,是融入其中的妖龙分灵,当初自己将之擒获后,进行分解、提炼,配合法阵,一同刻烙在破邪箭的内部,一经射出,形同分灵回归本体,只要推进力足够,几乎可以做到无视防御的效果,因为没有哪个妖物的护身屏障,会阻挡本身的一部份回归。

而这个已经被提炼改造的分灵,回归本身后,就会形成一种专对神魂的污化之毒,以大荒西朝对神魂的理解水平,九头妖龙基本是不可能察觉,就算发现了也无力处理的。

所以,整个杀龙计画,自己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,就是先用两箭射中妖龙,等待毒素行遍九头,染完成,再用最后一箭补完,将潜伏的毒素引发,那无论妖龙的肉身有多强大,该死的仍然要死,对付天阶者,攻其神魂是关键,***才猛打肉身。

计画到了这阶段,本来可说是相当成功,自己还有一两着后手没用到,就要发最后一击见真章了,哪知道异变陡生,九头妖龙居然一口把龙云儿给吞下,看见这一幕的自己,当场就呆了。

……九头妖龙这是干什么?为什么把人吃下去了?不晓得这个人对的价值吗?可如果不重视,为什么之前不敢伤她?既然重视她,现在这一口是怎么回事?

……或许,自己错估了九头妖龙的理性,混乱与无序,本来就是妖魔天性,自己一度以为九头妖龙踏上天阶,登临本方世界妖魔顶端,已经挣脱了天性束缚,变得理智,但……似乎并非如此。

……又或者,是破邪箭的效果太好了,吞下龙云儿的那个龙头,好像就是自己早先射中的那一个,没将这可能提前算出,自己可以说是非常失策,哪怕事先一遍遍考虑各种可能,盘算会遭遇的各种状况,竟然还是漏了这一条!

想要成为名军师,除了个人智略、谨慎小心之外,另外的一个重点就是运气,否则算得再多,运气奇差,计画总是遇上意外来撞,怎么算也没用。

而如此一来,情况也变得复杂,必须要立刻将龙云儿救出,或是马上干掉妖龙,否则便是终生遗憾,这回……可是结结实实给自己上了一课。

事不宜迟,温去病作势要发动箭上的推进法阵,但动作一度停顿的九头妖龙,却也采取动作。

“休想得逞1

剧吼声中,九头妖龙掀起惊涛狂浪,万吨海水翻冲上天,恐怖的力量,相形之下,温去病身如蝼蚁,被直直扫了出去。

九龙合一之力,本来能一举困杀病僧,但因为脑识一团混乱,有几个火爆难停的龙首,犹自吵个不停,根本做不到九龙同时发力,而破邪箭的威胁已近在眉睫,一击若失手,那就是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了。

妖龙不是赌徒,九龙共议的结构,行事其实非常重视风险,更不愿意在大占上风,全无必要的情形下,拿命来冒险,所以当机立断的选择,就是先把人逐退,不让他有机会近距离使用破邪箭。

蕴含着澎湃力量的大浪,将温去病整个扫了出去,抛向十数里外的远方,同时,九头妖龙镇住内部***,张口喷吐出一道横断空中的火焰洪流,袭向司徒小书。

与青武仙帝激战中的司徒小书,一直也留意九头妖龙的动向,这记攻击到来,她抢先展动光翼,高速飞冲上天,从容躲过,而这一击的目标显然也不在她,因为战斗被打断后,青武仙帝没有趁势追击,反倒折返方向,朝着被冲到远处的温去病追去。

……持有破邪箭的病僧,是不稳当的危险因子,不适合直接对付,还是让青武仙帝去处理,破邪箭对青武仙帝无效,而少了病僧,区区女爵,纵然上了天阶,还怕不手到擒来?

这是九头妖龙的盘算,但司徒小书也心里有数,因为在此战前,温去病一早分析出这个可能。

……截至目前为止,除了妖龙吞人,其余基本都在那个男人的预计中,照他写好的脚本上演。

司徒小书浮现这个念头,对温去病的佩服更甚,却也明白,这个男人虽然可敬,却绝不是算无余计的那种人,否则也不会出现意外,而这意外若不纠正,恐怕接下来的计画都进行不下去……

“妖龙,受死1

身形空中一转,司徒小书凌空飞向妖龙,凤首剑猛斩了下去,天阶力量流转,强光凝聚,化为一把十米长的巨剑,直直斩上了妖龙的巨躯。

……那个男人要对付青武仙帝,那就由自己来把龙姊姊救出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