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三章 无视防御的一箭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章 无视防御的一箭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 人质威胁无用,九头妖龙持续向海中光罩施加压力,以硕大无朋的妖躯不住撞击,力求将光罩破坏。

早已满是裂痕的光罩,在这股疯狂暴力摧折下,很快就到了崩碎边缘,但操作者在其中不住演算,填缝补缺,让本该破碎的光罩,补回先前状态,就这么反覆拉锯着。

在这场拉锯战中,九头妖龙占尽优势,防守的一方不可能支撑太久,一切只是时间问题,但看对方拚了命也要守住的坚持,九头妖龙开始感到一丝怀疑。

病僧这个人,在接触过程中显出非常复杂的人格,一些交互冲突的复杂言行,让分析他的可能行为,变得非常困难:小说3w.zhuzhudao.combr=:小说

人格上,他忝不知耻到了破天荒的程度,简直是会走路的***;但在行动上,他勇猛强悍,简直不晓得什么是畏惧,在数百年里的刺客中,他的勇敢绝对能排入前三。

这些复杂讯息交错在一起,现在九龙首分别研判他的思维与可能行动,居然闹出意见分歧的状况。

他会逃跑?会拚同归于尽?从他个性的不同面切入,似乎都有可能,难以做出预测,而不可预期的敌人,也就是最棘手的敌人。

九龙首交互表达意见,不同的判断,以致针锋相对,渐渐有些烟硝味,这更让妖龙感到烦躁,隐隐约约,晓得这是先前元灵分化太过的影响。

妖龙九首,九魂集于一身,在分割神魂上,比***的生命体有先天优势,每个龙首分割出一份,就能轻易分出九份,而天阶路渺渺,找不到前途,唯有持续钻研神魂,自我分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先前还好,但自从一个分灵为病僧所擒,并且被毁灭后,本身状况就开始受影响,大铸上被消灭两个,又有两个消耗在青武仙帝身上,失去了这五道分灵后,那五个龙首都益发显得容易激动,情绪不稳,魂力削弱的情况。

只要休养上十年八年,这伤损并非无法恢复,但今日……神魂被削弱的影响,似乎特别明显,这情形是从……中了那两箭之后开始的!

早先忙于对战、对峙,加上那两箭没什么实质伤害,不过小小皮肉伤,就没特别去注意,现在重新意识到这点,九龙首同时思考,一些被忽略的讯息登时被注意到。

那两箭,命中后的威力不强,但为何能够命中,这一点就很不寻常,己方周身都有气罩护盾,没到地阶顶峰,攻击根本无法突破妖气屏障,就算能够打穿,坚实妖躯可挡千刀万刃,想要造成伤害,也是非常困难。

可那两发破邪箭,基本没有什么突破的过程,简直是无视己方的所有防卫,瞬息贯穿妖气护罩,再打穿坚不可摧的妖躯,最后之所以没造成什么伤害,是因为箭本身的杀伤力不强,如果换成是***的大杀器,配合这无视防御的特性,后果就整个不同了!

意识到这点,妖龙九首都为之颤栗,这是多么致命的危险,先前竟然视若无睹,但病僧既然握有这样的能力,又为什么只用一次?他现在藏于社稷图中,又是在做什么打算?

『……杀伤力不强的箭,射了有什么用?他为什么不持续攻击?』

『增强杀伤力的方式,箭矢类,最有效就是淬毒,难道箭上有毒?』

『我们的妖躯堪称不破,万毒难侵,什么毒物能伤到我们?更何况,内视之下,并没有发现任何中毒迹象。』

『或者是极为隐密,我们无法识别的毒物,对上病僧,不得大意,更何况这么推论的话,他之所以不逃,一直祝陀泻芎玫慕馐土耍?p> 『他在拖延时间,想等毒发?』

诸多龙首所推出的这个结论,着实令们惊愕,但要说采取策略,看似至高无上的妖龙陛下也犯了难,要怎么防御一种根本找不出来,甚至不知是否存在的毒素?

难道为了这个,把病僧从必杀变成必生擒,然后再拷问?两件事的难度天差地远,等于搬石头砸自己脚,没有比这更蠢的事了!

『毒物存在与否,不能确定,但他只用那一次,显然这技术有其***。』

这个推论提出,获得***龙首确认后,***的补充马上出现。

『可能是材料珍稀,因此受限,破邪箭上有我们看不出的奥秘,他这攻击只能透过破邪箭来进行。』

『距离可能也是关键,破邪箭必须在一定距离内近身发射,否则他大可不必冒生命危险,潜至离我们那么近的地方,以至于自己跑不掉,只能住!?p> 『那要防这一箭,首要关键在于不能让他近身?』

『合理!又能无视防御,又能远距离发动,普天下哪来这样的好事?』

妖龙九首快速交换着意见,汇流出共识来,意识烦躁又如何?魂力削弱又有何惧?双方实力差距摆在那里,如果己方没察觉到破邪箭的威胁,对方或许还有点机会,但己方既然察觉到了,便能将计就计,反过来让病僧含恨以终。

这个基本构思才刚拟定,海底下就一阵骚动,苦苦支撑的光罩,终于在妖躯撞击下碎灭,而在光罩破裂前,里头的两个人抢先冲了出来,犹如两支箭矢,射出海面。

两道人影,甫出水面,就对击一掌,藉着这一击的力量,一个借力跃起,飞得更高,越过妖龙九首,直闯中央,要抢救内中的龙云儿;另一个,则抖出一件长衣,往身上一罩,气息登时生变。

术式武装.冥界尸龙!

温去病术式着身,整个气息骤变,绕着妖龙的巨躯飞驰,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爪劲,攻袭妖龙,分散的注意力,让上头突袭的人,能够顺利救人。

底下温去病一轮狂攻,上方司徒小书飞身而去,眼看就要穿过封锁线,接触到龙云儿,半空中的大气陡然一滞,所有空气仿佛被固化,困住从空而落的司徒小书。

同时,一道**帝影出现在天上,早已等待在那里的青武仙帝,显出身形来,凌空一剑,直斩被定住的司徒小书。

妖龙九首,眼中都露出相同的得色,之所以刻意一值把人质摆在这里晃,就是为了以此为诱饵,让你们来抢,直接拖入陷阱里,如今……起码网到了一个。

『不过,独孤剑刚刚伤得那么重,怎么一下子伤势尽愈?还龙精虎猛地冲上天?』

这个疑问才刚生出,司徒小书身上就冒起金色的火焰,一颗小印自怀中浮出,大放光明,迅速融入她体内,与之结合为一,瞬间,司徒小书身上的气息,直线***跳,澎湃气机,牵动风云变化,凝结大气所形成的禁锢,再不能影响她。

一股股力量往外释放,震松了九头妖龙所施加的束缚,更让妖龙大吃一惊,九个脑袋接收到同一讯息,却没有一个脑袋能理解这是怎么发生。

『这是天阶之力,独孤剑几时突破的?』

『没这可能,独孤剑若已突破,怎么会没有天地异象?我们又怎么可能一无所知的?』

『没有天地异象,不是正常的晋***阶?那还有什么技术让人快速成为伪天阶?』

九头妖龙并非无识之辈,结合司徒小书身上的情况,***很快就出来了。

『半天印;

『横击仙蒂的点将神器?』

『消失了千年的秘宝,怎么会又出现了?定是病僧作梗;

要想到这***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而司徒小书晋身伪天阶,爆发天阶之力后,所采取的行动,更是令妖龙吃惊,她竟然放弃了营救人质,第一时间合身化光,飞射向天际的青武仙帝。

……带着人质一起作战,等于是自负累赘,形同找死,既然照顾不过来,我急着抢救人质干什么?

……横竖妖龙不敢动人质,把人质放在妖龙手里,比抢回来留在身边更安全,且看到最后,这人质是绑住了谁的手脚?

……抢救人质的行动,打一开始就是佯攻,目的是引出敌人后手,尤其要把潜伏在现场某处的青武先帝拉出来,化暗为明,以绝后患。

这些,全都是温去病的计画,司徒小书当初听到的时候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男人居然舍龙姊姊不救,放着她落入敌手,如此心狠?

然而,面对质疑的温去病,却坚定得有若磐石,“不可能比我更在乎她的安危,但我敢对说,虽然这战术有风险,但我相信她作为人质,一定比作为我们的战友更安全。”

温去病都这么说,司徒小书也只好这么相信,而这战术也进行到关键一步。

“与青武陛下缠斗,只要能拖住他,不让他参战就行,我在这时候杀掉九头妖龙,如果计画成功,有千分之一的机会,妖龙死,陛下回复如初,这是……最好的状况。”

仿佛实现这完美预想,当司徒小书撞向半空,与青武仙帝对拚一击,不住抢往妖龙近身的温去病,手中一支黑箭乍现,漆黑邪气,秽深深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