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章 痛哭流涕的女爵(周一求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截至目前为止,温去病没有说实质的应战策略,虽然透过种种分析,确实有激励士气的效果,司徒小书觉得要对战妖龙,不再是没有希望的白日梦,但说到底,温去病只是点出了可能存在的问题,可实质战术,什么也没说。

“……当前的主要问题,倒不在妖龙的身上。”

温去病颇为苦恼地冒出一句,司徒小书听得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大口气,居然说九头妖龙已经不是问题了,难道他当真这么有把握?

“麻烦在于青武仙帝,我们与妖龙战斗的时候,他肯定会从旁夹击,两面作战,可能连逃生都做不到。”

“这……有差吗?”司徒小书皱眉道:“又不是和普通的天阶者对战,会怕腹背受敌,妖龙有九个头,力量均等,基本可以视为九个天阶者,打起来根本是十面埋伏,还怕什么前后夹攻?被九个敌人或十个敌人攻击,有差别吗?”

温去病抓了抓头发,似乎有什么想法,只是不好开口,司徒小书见状,抢先道:“不管你有什么计画,我只强调一点,我不要只负责逃,我要战斗,和你一起并肩作战,你说了我们是战友的。”

“唔,的身体……”温去病很质疑地扫了两眼,意思不问可知,但司徒小书断然道:“我知道你有办法,我不怕痛楚,也愿意承受一切代价,请你放手干吧。”

碰到这种死听不进人劝的美人,温去病也很习惯了,就当是还未成熟的武苍霓处理就行,劝解是没用的,只能打晕或是扔选择让她自己考虑,想当初,背后打晕武苍霓的次数之多,让自己椿峁缁忌侠先顺沾簟?p> “我是有办法。”温去病道:“不是治疗,只是压制肉体伤害,短暂回复战力,但要承担很大的痛苦,危险性也很高,如果撑不下去,直接就爆了……而且……”

司徒小书道:“没关系,我愿意试,如果连这一步都过不去,就没资格与你一起战斗了。”

抬起下巴,司徒小书的眼神中有倔强,更有骄傲,希望藉由这份主动,让这个男人正视自己的存在。

“……和我一起战斗,也不是什么好事碍…不过,算了。”温去病转身,似在怀里掏摸些什么,转过身来,掌心已多了三滴血珠,反掌一弹,血珠就落到司徒小书身上,渗了进去。

刹时间,司徒小书眼前发黑,身体蜷缩,倒了下去,原本脑里还想着,这或许很痛,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咬紧牙关,不能叫出声来,否则会给他小看了,哪知道情况远远超出预期。

这股痛楚,一下超越极限,痛到连喊也喊不出来,整个人一下就瘫在地上,身体蜷缩,什么鼻涕眼泪的全都出来,再强的意志力都不顶用,那三滴进入身体的血珠,仿佛是水银那样的异物,渗入血肉后,所经的每一处,都像一把快刀剖过。

骨与肉,筋与骨,身体里的每一份结构,像是逐寸被分解开来,速度奇快,偏偏整个过程还清清楚楚,精神异常清醒,品味着每一分的凌迟之痛,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伤损加起来,都不如此刻这一痛。

……那到底,是什么药?怎么能让人痛成这样的?

这是司徒小书脑中,最后仅存的一点思考,而造成这一切的那个男人,正看着她翻起白眼,唾沫鼻涕流满地的惨样,不住摇头。

“……这些年轻人真是一点用都没有,才少少三滴,就这么失态,想我当初啊,起码也是大半个酱油瓶吧1

转身探手入怀,不过是个障眼法,温去病所拿出来的东西,是经过大幅强化后的乙太尸蛊。

作为诸天万界排名前列的异物,它的效能既诡异又矛盾,既能填补血肉,化为一切物质,但又与生命体相排斥,接触生机后,会猛烈爆炸,或是引起***的不良反应。

温去病以此铸体多年,对它的特性之熟悉,普天之下再无第二人能及,当初就以超微量的乙太尸蛊,助龙云儿肉身起变,现在看司徒小书一脸坚决,打死不退的模样,他便毫不吝惜地帮上一把,顺道让对方知晓话不能随便说。

三滴量的乙太尸蛊入体,比龙云儿当时重得多,立刻与体内生机互斥,翻转筋肉骨血,但也快速重整肉体秩序,尸蛊进行自我复制、增殖,藉此修补破损血肉,速度虽不是一瞬即成,却也是以肉眼能见的速度,飞快修补,过程中,也持续进行破坏,然后再修补。

换了是个意志力稍微薄弱,肉体强度不够的地阶武者,现在的下场基本就是肉体全面崩溃,粉身碎骨的收场,但是对于女爵,温去病还算有信心,她曾经挺过那么多艰难险关,意志力之强,当世少有人及,这份量的乙太尸蛊,她挺的过去,而且,除了这一招,自己还真没别的方法,能让她以最佳状态参战。

时间分秒过去,瘫在地上不住颤抖的蜷缩女体,渐渐止住了发抖,跟着,一下翻身,站了起来,立即伸手抹去脸上秽渍,先与温去病对视,再满脸惊喜地看着自己身体。

“……真的……都好了?”司徒小书颤声道:“你这是什么药?又是什么邪术?”

“不算药,说来也是自己够本事,挺得过去,刚刚还是有三四成可能,会直接轰的一下,炸个粉碎,不用烦恼上阵问题了。”

温去病道:“现在也不用太高兴,的那些断骨、破损内脏,甚至脚上洞穿伤的血肉,都只是被特殊材料填补上,使用的份量太少,最多只有两个时辰,这些被补上的部分,就会萎缩灰化,本身的元气也会被大量掏空,如果不能在那时得到稳妥治疗,那想不死都有点难度了。”

司徒小书摇头道:“敌人不会给我们两个时辰,足矣1

温去病微笑凝视一脸坚决的女爵,道:“刚刚一堆鼻涕眼泪的时候……裤子好像……”

被提到这件只想立刻忘掉的耻辱,想到自己那可耻的丑态,刚刚全被这男人看见,司徒小书窘得无以复加,再听到后头那句,想到的就是自己除了鼻涕眼泪,该不会还失禁了?

第一反应,就是着玉臀,触电似的往后弹跳出去,想先从他面前躲开,确认状况。

前后只是数秒,本来一身英气、慷慨激昂的女爵,瞬息就变成满脸通红,娇羞腼腆的小姑娘,不同的风情,更添娇色,连原本没特别期待的温去病,都暗自一赞。

“……这模样,还不错,比平常好看。”

“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1查觉到被捉弄,司徒小书脸现怒容,不悦地抗辩。

“说得好像我们有平常时候一样,唉,都老夫老妻了,还这么怕羞?”

随口应答,出口后温去病也觉得自己无聊,或许自己也有那种撩妹的不良天性,遇到这种话,就本能地反撩过去,真是全无意义的蠢举。

“算了,忘记我刚刚说的吧。”温去病正色道:“说得没错,我们的时间没有两个时辰,所以完全够用,在这时间内,不是妖龙死,就是亡。”

司徒小书皱眉道:“为什么是我亡?我们呢?”

温去病哂道:“一个死就可以了,别扯我们,无论怎样,我都会活到最后,然后下一次,再下一次,不断尝试更有效的杀龙方式,直到踩在妖龙的尸骨上跳舞为止1

若是之前,司徒小书对这玩笑肯定没好感,但看了这男人的数场战斗,一个敢孤身潜入妖龙近侧,当面射两箭,还以己身吸引妖龙,掩护同伴撤退的男人,没人敢说他是懦夫的。

温去病道:“既然能挺过来,恢复战力,那这件东西就交给。”

说完,温去病从怀中扔出一块小印,司徒小书接过后,只隐隐看出此物非凡,却不知端倪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半天印1

“半天印?”司徒小书一惊,险些小印脱手,“千年前,横击仙帝点二十八将的半天印?直接让人踏足天阶的那个?”

“就是那玩艺儿,不过没那么神啦,我研究过了,这东西只能短暂让人晋***阶,想要固化,还需要配合***手段……绝对会让当事人后悔几辈子的那种手段。”

温肉是我们的最后底牌,使用它,能在短时间内,获得与青武仙帝一战的力量。”

司徒小书惊道:“你有这样的神器,为什么一早不用?”

“用来干什么?找死吗?”

温去病看司徒小书的眼神,像在看个***,“妖龙也是天阶,还可以当成是多个天阶来看待,不摸清楚的状况,直接变身成天阶去战,不过和青武仙帝同一收场,以前又不是没有天阶来过……关于怎么使用,我有一个计画,具体的策略是……”

听温去病讲述杀龙之计,司徒小书瞠目结舌,错愕道:“不行!你这样做,那龙姑娘不就太可怜了吗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