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二章 不是你的错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二章 不是你的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“行动之前,轻忽大意了吗?小看敌人了吗?没有仔细排定计画,随随便便就来了吗?这些问题,我都没看到。(mianhuaang.LA好看棉花糖”温去病平淡道:“是一路跟着我们来的吧?藏得很好,我居然都没有发现,证明跟得够远,而我们与妖龙乱战的时候,也没有跳出来参战,显示很清楚自己实力,没有自以为是,做出不自量力的行为来扯同伴后腿,理智判断,谨慎行事,那就够了啊!错在哪里?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司徒小书想说话,却不知为什么,声音一下子哽咽,“被抓了啊!我变成……拖累了……”

“但是也尽力了,不是吗?当该做的事情全都做到,人事已尽,剩下的就是看天命,地阶打不过天阶,这是的错吗?”温去病哂道:“或者,是那种完美主义者,不论理由,只要失败了就全都是错,应该***负责?”司徒小书先是用力点点头,跟着又大力摇头,动作大了,牵动伤口,一阵龇牙咧嘴的痛楚,这表情落在温去病眼里,令他哑然失笑。

“不用把自己逼那么紧,已经尽力了,而且做得很好,真的,换了是我,和易地而处,也不会做得比更好。”温去病耸肩道:“顶多,看到青武仙帝来,我纳头就拜,直接投降,身上的伤大概会比少很多,***的……还不都一样?”

司徒小书哽咽道:“哪……哪有……你连九头妖龙都照打,妖龙那么可怕,碰到你……还是被耍得团团转……”

“这么说就更没法啦,我也只是靠身上的装备和道具,打敌人措手不及,这些东西如果交给,肯定能作得比我更好,而我如果没有这些,遇上敌人还不是只能仆街1温去病两手一摊,肚里却没忘补上一句:

但老子的装备全是自己亲手打造,就算是向太一买来的黑货,造不出来也能抄个几分,想要老子身上没这些,仆街去吧!

“这些装备,也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功劳,都是靠背后有太……太可靠的团队,觉得我好像很厉害,其实是我背后整个团队的力量,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作为单独个体,做得已经很好了,没有人会怪的。”

“……真……真的吗?”听着这个男人的话,眼里的热度,终于压抑不住,化做泪水滚淌下来,鼻子很酸,却出奇地不是因为屈辱,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这真是奇怪……

温去病有些讶异地看着司徒小书哭泣,这些话自己有很多年没说过了,估不到说出来,效果还是好得出奇,只是看她站在那里,身上伤口还在流血,眼泪却落个不停,娇躯颤抖,自己似乎也不好站在这里傻看着。mianhuatang.la网

“好啦,别哭了,别哭了。”觉得尴尬,温去病还是忍不住走过去,搂过美丽公主颤抖的肩头,轻轻拍着她的背,说着劝慰的话语。

“你并不是一个人的,从现在开始,我们并肩作战,有仗一起冲,有难一起扛,遇到什么事,要先想,还有战友,还有团队,不要一个人承担。”这些话入耳,还在想办法忍住啜泣的司徒小书,忍不住哭出声来,从不曾想过,自己居然会被这些话给安慰到。

在封刀盟中,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、未来的继承人,为了贯彻义的精神,不辱爷爷与父亲的侠名,从小自己便立定志向,严格要求自我,各方面都希望做到最好,一言一行都不违仁义,但走在这条路上,真的……

很孤独。

封刀盟中有很多同志,誓言为了侠道而奋斗终生,自己身为盟主之女,就必须做得比他们更好、持身更严,不知不觉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这条道路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在独行,没有抱持相同理念的同志,也没有可以信赖的人,每一场战斗,都是自己一个人包山包海地全扛了,虽然无怨无悔,但那股疲累与孤寂,却越来越沉重,压着身心快要崩溃。

现在忽然听着这么一句,哪怕理智之声不断对自己说,这些只是说给自己安慰用的,可是,疲惫已久的心,却像瞬间得到了解放,紧绷的肩膀,终于能够松弛下来。

……原来,自己还是有同伴的!

……有个可以信赖的战友,不用一个人独行独扛的感觉,原来是这样的!

这一瞬,司徒小书忘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秘密,与先前曾一度对他的厌恶感,当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揽来,很自然地让他揽住,靠在他的肩膀上,仿佛回到童年,像一个小女孩那样地哭着。

……这感受……很温暖……

司徒小书一时忘我,但温去病却生出一股熟悉感,甚至,一股都快被遗忘的记忆,忽然翻涌上来。

那时,被自己搂着安慰的,是一名白衣白甲的天之骄女,论才情、比智略,她可比独孤剑要高明得多了,不但有理想、有雄心,更有勇有谋有手段,但正因为什么都有,所以面对沉重打击时候的挫折,也比独孤剑要重得多。

初入碎星团的武苍霓,力求表现,但因为太过心急,不免好进贪功,非但听不进劝说,阵前抗命,赌上一己的名誉与手边资源,坚持强攻,因此落入敌方陷阱,大败亏输,所率人马几乎死绝,她自己身受重伤,更造成碎星团战线上的大破绽,险些闹得全军覆没。

这种鸟事,现在将“云关武帅”奉若神明的年轻新生代,估计都不会知道了,但在当时,武苍霓几乎在那场惨败中崩溃,不但团里的愤怒指责,排山倒海而来,素来与她不睦的褒丽妲没忘狠踩上几脚,就连一贯冷漠的团长,都赏了她一顿毒舌飨宴,如果不是自己抢救及时,她当场就引刀自刎了。

最后,也是自己在树下,这么陪着武苍霓,粗硕的巨臂,像捧住一只白色小文鸟般的搂着她,对她说着相信伙伴,相信团队的劝语,让她从这场谷底的惨败中站起来,浴火般重生,成长到今日的高度。

对自己来说,这些安慰之词,只是一套标准作业流程,对武苍霓说的时候,还比较有几分真心,后头拿来安慰***受挫折的独行精英,就真的只是照单煮药,依例行事,但这回说起来,回想到当初那个白衣白甲的痛哭少女……

时光一去不复返……

但还真是怀念碍…

“你……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……”怀内丽人的挣动,还有仿佛清醒过来的责问,让温去病一惊,险些以为自己回到了朱雀大街,醉时随口撒的谎又被女人揭穿。

“是吗?弄错了,我之前肯定都是这么说的1

“……你……为什么用了都这个字?”司徒小书举手抹去眼泪,睁着通红的眼睛质疑道:“你之前不是说,要打胜仗才对得起那些被牺牲的人,胜利就是一切?那……我拖了后腿,成了累赘,不就很该死?我……我有什么资格被原谅?”

温去病一脸错愕,“……靠!老爸也姓武吗?怎么说的话还都一样?”

司徒小书不解道:“什么啊?”

“也没有啦。”温去病挥挥手道:“战前动员和战后检讨,要说的话本来就不一样,战前要严,战后要弛,不然个个打不赢都要以死负责,很快就都死光了,后头难道只我一个人自己上?做得确实没错,如果觉得愧对什么人,后头好好表现就是,不要做于事无补的追悔。”

听着温去病的话,司徒小书暗自点头,下了决心,接下来的战斗,自己要好好配合,绝对要有所表现,一雪前耻,不过,当前的伤势……

“的状况不佳,等一下,就只看别动手吧,我会想办法送走的,好歹……大家一夜夫妻百日恩。”温去病上下打量着司徒小书,确认着她的伤势,那真是很糟糕,腑脏状况不好确认,但估计五脏起码有三处破裂,内出血不止,肋骨看来断的也不只两三根,右臂骨折,左腿上也有两处贯穿血洞……

这些伤说明了她先前的拚死奋战,自己甚至敢打包票,龙云儿身上的伤,绝对没有她重,这女人……

也是让人怪可怜的,拖着这么重的伤,一直没哼也没叫,如此的逞强,恐怕犹胜当初的武苍霓,是什么支撑她挺下来的?

“……既然是战友,就是互相分担责任。”司徒小书坚持道:“你一个人对付九头妖龙,本事再大,也没有分心余地,起码让我帮你分担掉青武仙帝,你需要一个人帮你确保无后顾之忧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温去病无法否定这话的真实性,而且,这女人很明显需要一些成绩,来建立自信,她过去几年的辛劳与疲劳,早在自己的辉煌战绩下,自尊心被压得体无完肤,一直拒绝她并不是好事。

正思索着,海面上传来巨***涛声,九头妖龙有了行动,江山光罩发出破裂声响,到了崩溃的边缘,妖龙不愧是天阶,对时间抓得极准,自己的存亡关头就要到了。

“好吧!确实有一件任务,要委托给。”温去病诡异的笑容,在司徒小书的眼中,画出一条满是邪气的弧线,她隐约觉得,这任务……

恐怕不是什么好事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