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九章 丧心病狂的淫僧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九章 丧心病狂的淫僧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九头妖龙会擒来人质要胁,温去病真是一点都不意外,这是很顺理成章的思维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一路以来,摆出从不在乎百姓生死的态度,恐怕妖龙会直接去抓一大堆平民,逼迫自己从光罩里头出来了。

能对自己生出威胁效果的人质,怎么算都只有一个龙云儿,对方手上还有青武仙帝这张底牌,要说龙云儿能从青武仙帝手中逃脱,那个幸运值的需求,真是如天一般高啊!

……

不过,既然早料到有这情形的出现,自己也不是没有预备,只是什么后手准备都不会没风险,更没法保证百分百成功,要不然,自己直接让龙云儿一起躲光罩里就省事了。

从光罩中往外看去,温去病一下愣住了,随即就是一阵苦笑,自己还真不是当军师的料,哪怕事先千算万算,还真是没料到会横生出这枝节来……

漂浮在半空,被九头妖龙以力量钉住的人质,不是龙云儿,而是女爵独孤剑,这个结果,让温去病为之愕然。

……***!姑娘是从哪里被抓来的啊?

……能生擒独孤剑的,魔将无法做到,必是青武仙帝亲自出手,甚至,状态不好的青武仙帝,遇到不顾一切想逃的女爵,还未必能擒下!

即使可以,从帝京到炎狱之海,往返也需时,怎么可能自己才被困,妖龙要找人质,一下就抓来了独孤剑?

……难道,九头妖龙的智略远超于己,早在几天以前,就派状态不稳的青武仙帝出去擒人,准备好筹码来对付自己?

……或者,这女人没听自己的劝告,硬是跟了过来,虽然还算理智些,没有出手参战添乱,懂得谋定后动,却还是被青武仙帝逮个正着。

,…情况如果再糟糕一点,她不是独自一个被抓,而是先和龙云儿会合,然后两个女人一起稀哩呼噜,手牵手被抓了……唉,这可真是打在头上的一记闷棍埃

温去病心头一叹,隔着光幕,远远看见独孤剑被钉在半空,身上到处都是鲜血,伤得不轻,显然是经历一番激战,但对上青武仙帝,区区一名地阶,又有多少的自卫之能?

落败被擒是合理结果,逃出生天或反杀那才奇怪。

在她身边,并没有看到龙云儿,但自己并不敢乐观认为她能平安,换了是自己,只要一个人质有效,也不会把两个人质都一次拿出来,多扣张牌在手里,对自己怎么都更好些。

“病僧!你可认得这个女人1不知几个龙首同时喊话,妖龙的威吓之声,震动整个炎狱之海,海面掀起剧烈波涛,盘踞在海岸上的大批妖魔,簌簌发抖。

威吓之声,声威十足,犹胜轰雷,但温去病就当听见老天放屁,反应淡然,甚至还挖了挖鼻孔。

……

碎星团面对人质胁持,累积的经验都已经出了应变程序手册,还修订过好几版,你随便抓个人在这里要胁我,效果不会比搂颗大白菜好到哪去,没在怕的啦!

正因为底气十足,温去病挖完鼻孔,淡定一句扔过去,“那人谁啊?不认识1

“不认识?她是你新婚未久的结发妻子,你还想装不认?谁会相信?”九头妖龙的吼喝,伴随着轰隆隆的狂笑,响彻大地,连在数百米下的温去病都觉得海水在摇晃,但他的回答,却仍旧满不在乎。

“贫僧……哦,不,老子在外头女人那么多,个个都说是我的结发妻子,你随便抓一个,我哪可能认得?连记也不记得啊1

“哼!她与你新婚未久,你不认得谁,也不可能不认得她,当我们是傻瓜吗?”

“没啊!我每次玩完,隔天就甩了,她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时候,也都说和我是新婚,你这样说,我真认不出是谁埃”挖着鼻孔说话,温去病的轻挑态度,连聋子都听得出来,透过扩音法咒,传到海面上,传到九头妖龙的耳里。

虽然妖龙九首,可听见这番宣告,九颗龙首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真是相顾愕然。

数百年来,愿意赌上性命来炎狱之海刺杀的,不是一代仁侠,就是一方之霸,如果不是这样的人物,也不可能跑来炎狱之海送死,他们个个慷慨激昂,但求义之所在,悍然舍生,留下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,九头妖龙见都见多了,却惟独没见过病僧这样的。

短暂愣然后,九头妖龙的愤怒,化作雷霆,撼击着整个海洋。

“卑鄙1

“丧心病狂!丧心病狂1

“我从未见过如此***之人1

“人族之中,怎么有你这样的主?”

“佛门不是都慈悲为怀的吗?你这算怎么回事?”

“青武仙帝怎么选了你这样的当继承人?他把侄女儿许配给你,真是瞎了眼了1

连串怒骂之声,让大海不住炸开,波涛翻掀,这反应超出温去病的原先预期,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,九头妖龙确实是有智能的,布局与手段堪称巧妙,是已经渐渐脱离本能束缚的高等妖物,但怎么……

好像见识有点少?

……

这似乎也是一个可趁之机。

“哈1温去病清了清喉咙,拿出粉墨登场的精神,大笑道:“少见多怪!我打一开始就是利用那丫头,接近青武仙帝,打算伺机承接天命,成为新的仙帝,现在他们两个都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这女的破鞋一只,你们喜欢就拣去穿吧,不必问我了1

“卑鄙***!丧心病狂1

“哼!一派胡言,天命未曾转移,你也没如愿成为新的仙帝,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

“喔,那都是拜你们所赐啊1温去病哂道:“你们抓了青武仙帝,偏偏不杀他,天命无法转移,害得我也没法上位,唉,只好在老百姓面前演场猴戏,哄得他们信我,捞点东西跑路,这世道……说出来都是泪啊1

听见这个回答,仿佛遇上一面泼水不进的墙,九头妖龙也瞬息沉默,九个不同的思维,进行思考,寻找敌人的破绽,但那个聒噪的男人,却似乎没打算让它们安静下来,犹自喋喋不休。

“……你们这些妖龙不会懂的啦!当和尚很好骗女人的,只要说她们印堂发黑,需要贫僧的圣水来调和阴阳,消灾解难,她们就变得超主动的!唉,这当然和贫僧的长相也有关系,不说你们不知道,其实我常常半夜被自己帅醒。”

“当然这也都是你们干的好事,如果不是你们搞得妖魔满地,人人朝不保夕,追求心灵安慰,哪会这么好骗?这还真不是我想骗财骗色,我不过就随便忽悠两段,她们就人也上,钱也上,比较疯狂的时候啊,别说我把她们怎么样,我还怕她们强了我咧1

“其实大家出来混,无非求财,或是求权,或是求什么有的没的,既然都有所求,为什么不合作呢?打打杀杀的多辛苦啊,历代仙帝都是死脑筋,有着大好的合作机会却放过,不若我们携手合作吧?出卖人族,我可是专业户啊1一句接着一句的废话,听得九头妖龙心头火起,它们全都听得出来这男人话里的不诚恳,彼此都知道这话是废的,偏偏还絮絮叨叨,听得人怒火中烧。

当意识到主控权已莫名其妙落在病僧手上,九头妖龙目中闪过杀机,预备要把主动权抢回手上。

……你不是不在乎吗?现在就杀了你结发妻子,看看你是不是还坐得住?反正人质有两个,死了独孤剑,还有一个龙秘书!

主意拿定,正预备动作,那个絮叨不,又开了口。

“……说起来,我这么多女人,每天轮一个,十年也轮不完,青武老鬼家的这个丫头,恰好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个,又没利用价值了,不如你们帮我杀了吧?杀了之后,我包个红包给你们,谢啦1语气欢快,似乎全不在乎女爵的生死,本来正要下手的九头妖龙,这一下反而犹豫,如果就这么杀了独孤剑,好像在听对方的意思行事,这样岂不是弱了气势?

一时间,天地无声,海底下光罩中的病僧、海面上的九头妖龙,遥遥相对,仿佛陷入一种难堪的尴尬,半天也没有哪边先动作。

时间分秒过去,九头妖龙凶念再起,准备不管这男人说些什么,都直接先杀掉独孤剑,免得总被他牵着走,但这一次,对方又抢先开了口。

“……呵呵。”病僧的笑声,从海中传了出来,不可思议的是,九头妖龙居然从这笑声中,感受到一股不祥的气息。

“妖龙兄,不知道你对赌熟不熟啊?”

“什么赌?”

“呵,不是什么赌,是赌什么?九头妖龙是本方世界的邪王、妖皇,几百年里,就没有任何人族能从你老兄手上讨到便宜。”温去病的声音由海底传来,“这女的在你手里,你想杀就杀,普天下无人能阻,这是你的想法,但如果……我说我一招之内,就能把她从你手上抢回来,不知你信是不信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