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八章 都是套路(周一求紅包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万古江山震,是当年山陆陵扫场用的大杀器,更是出了名的地图炮,每次一放出来,就是周围四面八方爆一片,龙云儿陷入双魔夹攻,仍能淡定,便是凭着这个底气。

震波不只袭击前方,同时也会干扰与牵制后方的敌人,只要敢争一线,在速度上占优势,未完成的夹攻,完全可能反被个个击破,这是当初香雪的耳提面命,将她丰富的战斗经验,一点一点传授给自己。

照着教学所实践的表现,被前后夹攻时,不可犹豫,倾尽全力,拚着受伤,也要快速先击倒其中一方,突破夹击封锁,能打死突破目标最好,再回头对付剩下的另一方,杀敌的手段最好声势十足,敌人死得越惨越好,这样能对剩下的敌人起到震慑效果。

万古江山钟,这些时日以来,接受玉净瓶的甘露养护,力量大有提升,连带自己奉灵之后的威力,也大幅提升上去,全力一击重创鳄魔后,自己犹豫着两个选择,是该继续追击鳄魔,看看能不能将之击杀?

还是先与后头的猿魔交交手,解掉后顾之忧。

最后决定是先行击杀鳄魔,反正伸腿瞪眼丸还有,大可拚一次,但才刚动手,身后的猿魔气息就消失,鳄魔也张大了嘴巴,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一样,自己再补一击,鳄魔严重受损的上半身,顺势裂成两段。

然而,妖兽的生命力之强,实在大出意外,鳄魔身躯碎裂,头颅落地,可在落下途中,颈圈中发出一道红光,那颗掉落中的头颅,就要遁空飞走。

龙云儿吃了一惊,真没料到敌人还有这么一手,正想要设法拦截,一道剑光破空而过,青铜色的剑芒,直接将鳄魔之首,在痛嚎声中消灭。

“剑公主1龙云儿大喜,转过头来,看见女爵就站在那里,猿魔的尸骸倒在她脚旁,威风凛凛,眉目含笑。

两女碰面,都是欢喜,但却没有相互拥抱的心情,龙云儿唤完一声后,立刻蹲下地来,从鳄魔的破碎身躯中,寻找魔核出来,司徒小书也点了点头,凤首剑锋割开猿魔身体,将魔核搜索出来。

龙云儿颇觉奇怪,因为女爵素来高傲,杀敌捡宝的事,基本都没怎么在干,这回居然跟着自己一起,剖开尸骸取魔核,根本是转性了。

“殿下,怎么会……”

“你们的战斗,我看到了,你们……做得很棒。”司徒小书道:“我本来想帮着出手的,但没找到机会,看往这边过来,魔将也追来,我就跟着来了。”

说得简单,实际情况却是复杂得多,虽然被温去病拒绝,自己还是坚持跟了来,一路远蹑,打着见机帮手的主意,刺杀妖龙是何等大事,就这两个人哪可能成功?

肯定有需要自己出手的机会。

……哪想到,这两个人的手段,真的是逆天到近乎***,自己因为怕被他们发现,不敢太靠近,远远有很多东西看不清楚,不知道温去病具体用了什么手段,但至少自己看见,他没动社稷图,也没用什么惊人手段,就凭那两支大铸时没人看得起的破邪箭,就把妖龙给打伤。

听妖龙的痛嚎之声,都不知多久不曾有人族,带给它这样的创伤了,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那一刻,司徒小书真心后悔,如果自己也跟着去,三人连袂攻击,说不定就有机会,更进一步创伤妖龙,完成任务……

虽然,可能在那之前,温去病就把自己给踢下海了,他这头孤狼,似乎不怎么喜欢和人团队行动,从龙秘书的动作看来,哪怕是她,温去病也没把完整的行动告知……

无论如何,那个男人已经证实,他绝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人,说了要来杀妖龙,就真有杀妖龙的准备与底气,只不过自己看不透而已,既然人家才是有本事的那个,自己还有什么逞强的资格?

不配合着行动,难道要扯后腿吗?

因此,这回也就放下身段,改变作风,先从收取魔核开始学起……

“我看见那两箭了,是把魔核封于箭中,燃烧魔魂,逼出极限之能吧?真是好手段1司徒小书赞叹道:“有这种技术,如果数量一大,何愁妖龙不灭?就算这回杀不了妖龙,但在有实质***法之前,我看妖龙还敢不敢频频制造魔将,送原料给我们1

这话将龙云儿给点醒,温哥哥的每一步,还真是筹谋深远,如此一来,哪怕刺杀没成功,可只要让妖龙减少制造魔将,人族就能得到喘息之机。

想到这点,龙云儿露出喜色,他那么擅长步步为营,一步百计的人,对于主动置身险境,肯定有妥当安排,自己可以不用太担心的……

司徒小书道:“知不知道,病僧他有什么打算?我们怎么配合?”龙云儿苦笑摇头,这个回答并不让司徒小书感到意外,“是吗?他连也没说……

刚刚我远看了状况,九头妖龙结阵将他困在底下,他好像也用某些手法加持,双方对峙不下,但这撑不了多久的。”

“能有多久?”

“最多半天,运气不好,随时都会被打破。”司徒小书坚决道:“我们定要在那之前,赶去帮手,如果他有什么别的打算,那肯定也会在那时候动手,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。”

龙云儿点点头,道:“我同意公主殿下的判断,但怎么会来的?是人族的最后希望,如果他失手了,起码……”

“天命不可凭!千年来,这都出现多少个仙帝了,如果承接天命,就能***妖魔,拯救人族于水火,怎还会有九头妖龙的猖獗?既然承接天命毫无意义,我留在那里做什么?”司徒小书认真道:“就在这里,大家***力量,一次把九头妖龙***,如果不成功,那就一起死个轰烈,好过像青武陛下一样,虽然成功逃回去了,却一世被妖龙压在心头,日日夜夜面对妖龙的压力,作它脚下的失败者。”

听司徒小书说得慷慨激昂,龙云儿深有同感,由衷庆幸来了这么一个好战友,激励了自己的斗志。

不过,这股振奋并没有持续太久,司徒小书的表情,忽然像被冰封一样,冻在脸上,紧跟着,龙云儿的状况也一样,两人目光中都只看到相同的一个身影。

那个曾经叫青武仙帝的男人,双瞳血红,披头散发,全身充满着狂暴、混乱、***的气息,铺天盖地而来,一下笼罩,就让两人喘不过气来。

……

果然,雄心壮志没什么意义,一切还是要靠实力来说话。

在意识昏乱之前,龙云儿最后浮出的意识,就是这个。

盘膝而坐,浮空飘在璀璨的金光中,温去病缓缓运气、吐纳,净化体内的坏死血肉。

以钜量气运,化功德之气,夺天地造化,疗育肉身后,自己的身体状况,说好不是全好,说没好又好得过了头,这具新生**还有许多异处,彼此间的利弊得失,自己需得慢慢适应、摸索。

首先,已经破碎的宝相金身,并没有因此重组,两者是全不相干的事,而且,即使能重塑,自己也无此意,山陆陵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虚幻的形象,自己不想再担,就让死者好好安息吧。

自己目前的**,已经补完,虽然外表看起来还病恹恹的,但体力、元气大致恢复,而且因为体内筋、骨、肉都是异种材料与乙太尸蛊所化,肉身强度还远在寻常武者之上,遇到伤损,还可以用直接替换素材的方式疗伤。

这种应该叫“修理”,而不是“治疗”的生命形式,哪怕填补了本源,康复如初,温去病也不晓得自己还算不算是人?

要完全掌控新生**,还需要相当的时间,这无疑是自己最缺的东西,要是有得选择,肯定是充分掌握之后,再来和强敌作战,但自己这一生中,向来就是时不我予,这种情况,自己一早就习惯了。

趁着与九头妖龙对峙,自己把握每一分一秒,藉着疗伤,竭力适应、调整**状态,预备不久之后的将来激战。

九头妖龙,九双邪芒闪烁的魔眼,分别自九方注视而来,与它们对峙的压力可不一般,但眼下这个疗伤的庇护所,是自己精心设计,妖龙看看可以,想强行突破,没有半天时间绝对做不到。

当然这不代表自己安全了,九头妖龙是善于布局的高智能生物,正面强攻不行,就会另寻他法,而自己最大的破绽,就是已经逃走的龙云儿。

虽说自己在此,同样也牵制住九头妖龙的行动,但妖龙还有手下,如果放这些手下出去搜捕,龙云儿的状况可能就不妙了……

最是担心的时候,外界忽然传来了震波,九头妖龙的声音,轰隆隆地响起。

“病僧,你且睁开眼,看看是谁来了1光罩内,温去病无言抬头,暗自感叹。

……套路!这世上最不令人惊奇的,就是套路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