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九章 你真该找个好工匠的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readx 在百佛洞中,温去病没有穿着帝袍,什么九龙皇袍帝冠雷电承接天命,全都是用江山社稷图大开幻术所制造的迷惑效果,只有最后开世界奇观,引动圣气,一口气焚尽阴云,这才是真实行为。.

然而,这么一番粉墨登场,结果却不是一无所得,虽然最开始的时候,自己只是想帮女爵一把,但无心插柳的结果,自己确实收到了好处……

站在对面的司徒小书,尤其感觉深刻,坐在自己身前的温去病,虽然没有承接天命,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,高远虚渺,就像那些准备要踏上登天之路的地阶***人物一样,让人……

难以置信。

如果换了是别人,自己肯定会认为这是踏在地阶顶端,即将寻求突破的绝顶高人,可这位温剥皮……

他最拿手的本事,就是装腔作势与借势,刚刚才粉墨登场唱了一出大戏,现在光,没有实际动手,自己还真无从判定他实力。

“你……身上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司徒小书惊疑不定的提问,温去病只是微微一笑。

整件事,从自己的幻象逐步登天,雷电轰击后,就发生了预期以外的变化。

自己摆出要争天命的架势时,还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,顶多就是感到底下万千人民的注视,可在幻影成就仙帝,僧衣换帝袍的瞬间,自己神魂蓦地一热,沉寂不动的圣德之气,忽然活动起来。

前次入京时,自己意外发现,圣德之气的真解,很可能是被众生奉之为神,得享尊崇礼拜,超凡入圣,是为圣德,而自己这个装神弄鬼的圣僧,正好混个***,捞些信众,多集些圣德,为五德***做出准备。

哪知,计画赶不上变化,得到贾伯斯线索后,自己一心一意都放在上头,也不管什么形象受损后,圣德计画无疾而终,急着迎娶公主,取得仙帝遗藏,一路走到现在。

本来打算,等回归主世界后,再来实行圣德计画,哪怕自己温剥皮的形象,在帝国境内一塌糊涂,想扮***都没人信,可透过遮日那王,不是没可能当个军师或国师,设法让兽人把自己当神拜。

没想到的是,就在自己承接天命,“成为仙帝”的瞬间,圣德之气竟如万马奔腾,狂涌而来,与之前集到的微量根本不能比,一下就远远超过。

异变突然,自己这才领悟到,要说被百姓当神拜,在大荒西朝,有什么神只会比仙帝更受崇敬?

千百年来,仙帝是守护人族的象征,其地位远远超过佛道两门领袖,甚至超过那些虚渺难见的神明,自己成为仙帝,就能得到人民的无上崇敬。

……这是始料未及的变化,如果自己一早想到,可能早就干了。

成为仙帝,对自己而言,有些得不偿失,可伪装成仙帝,这就是最合自己利益的作法,可喜可贺。

既然收受了圣德,就要有所回报,而自己首先能做的,就是把整片阴云全都烧掉。

凭藉着社稷图内的世界奇观,再加一点小小的火种,做到这点并不难,甚至可说近乎骗术,但换来的,却是底下千万子民的信心,非常实惠。

“……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司徒小书道:“烧掉千里阴云,这不是幻术吧?还有这千里范围内的妖魔,也都被你逐走,这都是靠世界奇观吗?把这力量借给我,我要杀九头妖龙。”

“……办不到。”温去病耸耸肩,“世界奇观没有想像得那么神……好吧,世界奇观的原理,确实是很神的,但整个技术还未完善,无论是横击仙帝以前大举建造的,还是留在江山社稷图里的,全都还在摸索中,是尚未完善的半成品。”

……贾伯斯,一直想研究气运的相关技术,但别说在大荒西朝,哪怕是他离开此地后,来到主世界,在碎星团时期,他也未真正成功,这一点,身为他御用技术员的自己,再清楚也不过。

他在大荒西朝,先是在江山社稷图内作实验,造出的那些微型建筑,似乎全都是位于各个不同世界内,汇聚着那方世界人族荣光的祭坛或庙宇,他在社稷图内打造相同的模型,配合法阵,遥遥呼应原物,单一个或许没什么,但大量汇集起来,那就是汇集诸天万界的人族气运,是旷古绝今,惊天动地的伟大壮举……

如果真的是就好了。

就自己来个人无疑犯了许多研究者共通的错误,只顾奔着最具噱头的标题去,一点也不想这么惊天动地的事,是不是真作得到?

如果有那么简单,为啥之前从来没人成功过?

江山社稷图内的那些建物模型,就真只是模型,虽然成功发动共振,用呼应的方式,引来了万界的微量气运,但表现的形式,就是不受控制地往周围发散,不具指向性不能提升效力不能操作,说得实际些,就是中用。

自己苦心改进,总算让这些世界奇观凝化圣气,但也仅限于在江山社稷图内使用,移不到外头去,而以那个人没耐心没节操的个性,估计更耐不住微调完善,一见这些模型可以运作,就真以为自身已掌握气运建筑,然后忙匆匆地就拿去外头,召集民夫,建造实物。

……半桶水,响叮当,一知半解就想干大事的人,从来都没有好下场的,遗憾的是,他自己乱搞失败了不算,还铸成大祸,连累整个大荒西朝的人族,更不收拾善后,留下满目疮痍跑路…………

难怪当初自己抽中乙太尸蛊,他就拼命鼓劝自己发挥天分,当个埋头苦干的技术员,钻研乙太尸蛊内的法阵与相关知识……

那个人身边实在太缺一个认真踏实的研究员与工匠,如果横击仙帝的传奇中,打一早就有自己参与,肯定不会是那个结局,更不会让那个人一通胡来乱搅。

“世界奇观,中用,配合江山社稷图发动,最多对地阶以下的存在,生出影响,但也没有实质伤害,甚至无法形成压制,只能让目标感到不舒服,要靠这去对付九头妖龙……不会比身上带一罐驱虫药强到哪去。”坦白到这种程度,温去病给出的讯息,也让司徒小书无言以对了,自己知道这男人手上肯定扣着某些底牌,但他不愿意拿出来分享,自己……

又能拿他怎么样?

温去病徒小书一眼,仿佛猜透了他的想法,道:“其实这些和没什么关系吧?好好安抚百姓,掌理王朝,剩下的事情,又不用来烦。”

司徒小书像听见了最可笑的笑话,“我不烦?那还有谁?”温去病淡淡耸了耸肩,一脸无奈,“要是有得选择,我也不想烦这个,但人生通常没什么***选项……”

司徒小书难以置信地个男人,他似乎压根没想过要和自己并肩作战,“你要去打妖龙?就你一……你们两个?没算上我?”

……太荒唐了,自己可是当前这世界的最颠峰战力,甚至实战能力可能还在他们两人之上,他怎么一副完全无视自己的样子?

这可不是什么简翟谕夤ぷ鳎嗽谀诔旨遥馐巧乐剑呐履芏嘁环至α浚级嘁坏闵婊幔尤幻淮蛩闳米约翰握剑?p> 温去病用打量一块***肉的眼神,上下扫了司徒小书几眼,“算上?得了吧,多一个还不是多个送死的。”

“但……”

“千年来,人族三巨头,从来没有一起出击过,为什么?因为必须要留最后一个人,作为火种,在最绝望的黑暗里,薪尽火传,让人族有寄托信心的地方,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火种,如果连也跟着去了,有了闪失……后头怎么办?”

温去病收起了笑意,面上满是慎重,“再说,如果遇到青武陛下,打算怎么作?砍了他吗?”这个问题,司徒小书早已考虑过,如果有能抢救的机会,自己肯定不惜一切代价抢救,可假若没有希望,为了不遗祸苍生,自己也绝对会一刀斩之,相信这也是青武仙帝本人的希望。

……说到底,青武仙帝对独孤剑本人,是为数不多的少数亲人,彼此恩深义重,但自己不过是个穿越来的外人,青武仙帝对己是位可敬的长者,但也仅是如此。

……打小时候起,自己听爷爷讲述他在大战中的英勇故事,偶尔也会遭遇同伴堕落入魔,背叛敌对的情况,虽然无比心痛,可他老人家最后都还是挥刀斩了下去,他也不只一次耳提面命,当斩不斩,害人害己……

所以,自己在这方面,从小时候就做好心理准备了。

……虽然,扪心自问,有一天换了是自己真正的亲人入魔,自己能否真的挥刀斩下?还很不好说,但对青武仙帝……很抱歉地说,自己绝对能斩下去!

……不过,这些事情,眼前这男人不可能知道,所以,他不是挖苦,而是真的在顾虑自己的感受,想让自己避开。

……真想不到,他还有这样的一面……

本书来自 /book/html/34/340ml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