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七章 接应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七章 接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网,无弹窗!

龙云儿脚下踉跄,一步一步朝前逃去,紫光遁符本来能够一口气遁出百多里,但被九头妖龙空间封锁,术式中断,遁符上的咒力消耗大半,虽然最后得到机huì逃走,可遁出三十多里,就已经是极限,落下地来。

能够幸运逃生,龙云儿着实有股跪地谢天的冲动,自己区区一介高阶,居然能在天阶的狙杀中逃脱,虽然伤得不轻,但离濒死还有一大段距离,这种事情在主世界,足够自己一夜成名,打入星榜前二十了。

可就算能全身而退,晓得这是近乎奇迹的幸运结果,龙云儿心头仍然沉重,在自己成功逃脱的一瞬,就晓得上当了,这和说好的情况不一样。

之前,明明是说得好好,一起偷袭九头妖龙,将妖龙诱出后,出手一次,没预期非成功不可,定位是集情报,打完就发动遁光逃走,自己也忠实照计画执行,但为何自己遁走了?

该与自己一起走的温家哥哥却没有?

这显然不是失误,是他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了,只是没把真正的计画说出而已。

……面对天阶等级的妖兽,没有付出,就想全身而退,哪有这么容易?这也太看不起敌人了!

……温家哥哥的真正计画,就是用他本身来掩护自己,一如他过去在碎星团里所做的那样,悍然断后,保护***同伴安全离开。

……自己走了,他却独自扛下妖龙的攻击,坠落海中,生死不明!

这个结果,自己不能接受,明明对与人争强斗胜全无兴趣的自己,为什么要咬着牙拼命练武,一路这样冲上来?

支撑着自己的动力,就是想追上温家哥哥的脚步,与他并肩,在遭遇危险的时候,挺身抢在他前头,为已经扛起太多的他,挡下不该再由他承担的责任。

如果总是还要靠他来保护,自己这么一路苦练是为了什么?

就算不能守护他,起码也该与他共患难,现在自己一个人逃脱,苟且偷生,意义何在?

假如换了是司马冰心、司徒小书,此刻的反应,就是立刻调转***头杀回去,但龙云儿并没有让年岁徒长,沉稳得多的个性,让她对当下情势,做出冷静的判断。

……温家哥哥的个性,有激烈的一面,敢争于绝命一线,能拚玉石俱焚,纵死无惧,这点自己是知道的,然而,他也是一个身段极软,有手段能用,绝不轻易拼命的人。

……九头妖龙是必除的目标,而要***妖龙,肯定要有赌上性命,甚至牺牲生命的觉悟,这点都不错,可这个时间点……还不是时候,想要拚同归于尽,太早了!

……在没必要拼命的情形下,硬是拿命去拚,这不是温家哥哥的作风,既然如此,最dà的可能,就是他已经在布局。

这个局危险性不小,他说过咬饵之类的话,但应该也有相当胜算,只是没告诉自己细节……是顾忌自己关心则乱,硬要搅在里头,让他难以放开手去布局设计吧?

想通这一点,龙云儿仍倍觉苦恼,因为这也表示,自己最好避得远远的,别成为拖累,反破坏了他的布计。

“……可是,难道只能看着,让温哥哥一个人面对危险吗?”踌躇犹豫,龙云儿心里有个激动的声音,一直在呐喊,催促着自己转头赶回去与温哥哥共患难,唯一能压住这声音的,就是冷冰冰的理智与责任感。

自己不是小丫头了,不能任性做事,把命牺牲掉没什么,可若扯了温家哥哥后腿,那就万死莫赎……

无论什么理由,自己都不能成为那个男人的负累!

因此,最理智的行为,就是先设法恢复本身战力,弄清楚当前情势,见机而作,说不定还能在最佳时刻帮上一把。

想着这些,龙云儿让自己冷静下来,拿了一颗伸腿瞪眼丸放到嘴里。

脱离战斗时,九头妖龙的力量涌来,虽然只是被余波击中,腑脏仍受重创,伤得不轻。

不过,只要没升地阶,高阶的自己就还占便宜,肉身的内外伤,一粒伸腿瞪眼丸,短短时间内便能痊愈,反倒是破损的极意袍,想等自我修复完好,还得多花些时间。

伸腿瞪眼丸才刚放入口中,龙云儿骤觉不妥,脚下发劲跃起,才刚离地,地面就被一股力量炸开,出现一个大坑。

……有地阶来袭!

心头剧震,龙云儿半空转身,拉远距离,脚下步云靴发动,凌空虚步,瞬息间就跃出三十多米,才刚落地,眼前就出现一道巨硕身影,鳄首人身,正是八大魔将之一的鳄魔。

同时,另一个声音,也来自身后,同样巨硕的两米身影,鹿首猿身,是另一名魔将猿魔,与鳄魔前后夹击,将她堵死在中间。

“……还真是够给面子啊,驻守这里的两大魔将,一起来对付我这个小角色。”面对一场硬仗,龙云儿还笑得出来,她不认为自己值得被这样重视,九头妖龙把两名魔将都派出来擒抓自己,除非……

是要抓自己回去,乱温去病的心,或是要胁温去箔…

这表示,温家哥哥目前还安好,而且恐怕九头妖龙拿他没办法,才需要大阵仗地擒捉自己,反过去要胁他!

既然能看出这点,那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,便是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敌人称心如意!

“***!……”鳄魔怒吼一声,想先震慑猎物,对于能够把这美丽女子擒回,自己没有分毫怀疑,两名魔将要擒她,顶多失手误杀,绝没有让她走脱的可能。

然而,没有料到的一点失算,就是自己才刚一吼,对面那美丽女郎就像发了狂的野兽一样,主dòng抢攻,瞬间爆发的气势汹汹,如海潮一般怒涌过来,似要把自己压下。

鳄魔短暂失神,但迅速宁定,看出对方是想拚玉石俱焚,死中求生,可是连地阶都没有的弱小脚色,纵使奉灵,难道又奈何得了自己?

这世上没有多少女爵那样的***人物,更别说,还有猿魔与自己前后联手……

“臭娘们!找死1鳄魔在八大魔将中,号称神力第一,一手大力击尤其凶猛,看着龙云儿靠近,一击全力推出,预备先将这美丽女子的肋骨都打断,轰成重伤,再半死不活地生擒回去,若非妖龙陛下命令必须活捉,这一掌就直接打爆她的娇美头颅!

龙云儿看着这一击,心里平静到连自己也吓一跳,多少体会到当初碎星者,甚至是四大武神的心情。

……这是地阶级数的一击,而自己只是高阶,换了七家八门的任何一个正常高阶好手,此时的想法应该是:死定了!不死也得重残!

……但为何自己冒出来的念头,却是想叹口气,然hòu苦笑说:又是地阶!

……越阶战打多了,最初很苦,但适应了以后,现在没遇上地阶,都觉得身上没劲了呢!

龙云儿微微一笑,温柔淡雅的笑容中,没带有一丝杀气,但正凶猛击来的鳄魔,却莫名一阵心悸,好像自己正朝什么高度危险的东西冲去,兽类的本能,正向自己作着警告。

……岂有此理!

……她才不过是高阶,怎么可能会……

鳄魔错愕中,手上攻势分毫未减,却感受到一股莫名波动,那美貌女子的一双护腕,发出莫名震波,波动从无形无影,一下强烈到具现化,成为肉眼可见的光之涟漪,撼动大气,往周遭传去。

与此同时,这女子身上的气息,也疯狂强化,力量如潮水上涨,一下就从高阶程度,提升到地阶的层次。

……她奉灵了?

……但……她是什么血脉?为什么完全不见血脉形象?也感受不到血脉波动的?

鳄魔一下愣然,对面已经一拳轰来,在靠近的过程中,大气不住被光之涟漪撼动,发生扭曲,连空间都为之动荡,鳄魔当然理解这代表什么!

……这女人的力量,奉灵之后,竟然强到这种程度了?

……不对!是那双护腕,她手上持有神器!怎么事先没查到这一点?

……但哪怕是奉灵提升力量,加上神器助威,只是这种程度的话,也轰***自己身上的鳄甲,最多是受点伤。

三个念头连环生出,鳄魔忽然看见,那女子的一只眼睛,发着幽幽碧光,仿佛直透幽冥,那不是任何生者能拥有的目光,比妖魔之瞳更让人心颤。

一下错愕,对方的攻势已到,鳄魔虽然出击在先,但打出去的一拳,碰触到万古江山震的波动,指、爪、拳都生出仿佛被扭碎的痛,鳄魔不得不缩手回防,还不及喊痛,龙云儿的拳已击中左肩。

鳄魔自己都不能理解,那里并非要害,皮甲厚实,千刀不能伤,可被打中之后,竟然像摧枯拉朽般碎裂开来,一条裂痕从伤处蔓延过半具身体,变成了严重伤害,跟着,鲜血大量喷洒出来。

直至此时,鳄魔才确认,自己已经毫无道理地重伤了,这伤害甚至危及性命,但幸好猿魔的一击也要到了,自己能趁机脱险。

蓦地,鳄魔目光瞪得老大,看见正攻向龙云儿的鹿首猿魔,脖子出现一道血线,接着头颅冲天飞起,而在那倒落地上的猿躯之后,出现了女爵独孤剑的傲然身影。

~~网,无弹窗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