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一章 非赢不可!(周一求紅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司徒小书脸上一红,真没想到会这么被男人调侃着,说得还好像是自己想占他便宜,天晓得当初是哪个逼自己成婚的……

虽然生气,但顶多就是有些恼怒,想一腿踢在这男人脸上,却再没有以前那样想要拔刀砍他的怒恨,不知不觉,这男人在自己眼中,形象变得异常高大,自己仿佛是在仰视着他,这种感觉……

除了爷爷、父亲,自己还不曾对别的男人有过。strongMianhuatang.la/strong

“我看过太多像这样的热血之士,都想着要救人救世,都是人世的希望,但最后呢?全都死光了,最先死的每次都是你们。”温去病冷淡道。

又被这话激起了不服,司徒小书道:“作战本就要有牺牲的准备,我并不怕死,而且就算死,也不是没意义,人族代有英杰出,前人的牺牲,都能成为对后辈的激励与示范,不是没有意义的1

说话的时候,司徒小书脑中所想到的,是爷爷摸着自己的头发,用非常慈爱却肯定的神情,对自己说,“不用害怕死亡,只要持有信念,死,不是没意义的。”这段记忆,历久弥新,自己深信不移,现在说出来,却没料到被一桶冰水当头淋下。

“……蠢!如果赢不了,什么都没意义。”温去病冷冷道:“战争的唯一目的就是赢,活也罢,死也好,死得其所,牺牲就有价值,有价值的牺牲是什么?不就是为了打赢生存之战吗?

如果赢不了,整个人族都被妖魔杀光,还讲什么信念?怎么让那些人的牺牲有意义,他们全都白死了1

“但……但……”司徒小书声音颤抖,试图说些什么,但话到嘴边,却总是出不去,尤其是想到不久之前的那句,自己是否对得起每一个被牺牲的人?

能否抬头挺胸地告诉他们,牺牲没有白费?

自己肯定做不到!

没有胜利的果实,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,自己用什么来告慰亡灵,让他们相信没有白死?

为了胜利,把心狠手辣当原则,到处牺牲人,这固然是可恨的冷血人魔;但空言理念,拿不出实质的成绩来证明,这样的正义全然苍白,慈悲也只是自我满足而已。mianhuatang.la

一瞬间,司徒小书脑中想起的人,不是自己的爷爷,而是在云岗关上的那道英丽倩影,绝世女杰武苍霓,她就是这么有担当,有力量,从不狂言什么理念,但做出来的永远比说得多,用她实际的作为,安定***边境,守护两族和平。

……同样出身碎星团的她,应该也和这个男人一样,沉默地扛着责任,对得起一路上所有的亡者吧?

……先前的自己,比起武苍霓,就显得太肤浅了,她确实是自己应该仿效的一个目标,如果是她的话,一定能救起整个世界,而不是像自己一样,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救火,局势却一日糟过一日,没有能真正救到谁?

“谢谢。”沉默良久,司徒小书轻轻开口,“谢谢你的指点,我领悟了很多东西。”

女爵的态度,温去病略觉诧异,对方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辈,见识浅薄,她生里死里打滚出来的,意志磨练得无比坚毅,哪可能随便被自己几句话就说得“大澈大悟”?

看到女爵低头,温去病皱了皱眉,道:“其实,也不用难受,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,能打天下的,未必能治天下,让去打退妖魔,拯救人族,人族就没希望了,可如果让治理人族……我觉得没人比你更合适。”

“……我?”司徒小书一惊,这才忆起在对方眼中,女爵独孤剑是成为人族首领的不二选择。

“难道不是?别人看不出来,肯定心里清楚,我承接天命只是演戏,帮稳定人心,最终还是得有个人真正继承。”温去病道:“我怀疑,当初九头妖龙在青武陛***内植入人形化身,为的就是占据天命,省得杀了一个仙帝,没多久就有新的仙帝出来找它麻烦,所以,青武仙帝不死,也没人承接得了天命。”

司徒小书微微点头,这事自己已想过,更清楚这是绝不能泄漏的大秘密,如果让老百姓晓得,连承接天命这条最后的希望都断绝,他们肯定会彻底崩溃。

温去病道:“我们会设法救出青武陛下,或者……为他解脱,届时,我们恐怕也回不来了,可以宣称我与敌人同归于尽,承接天命,重整大局。”

换了别人,听见这话的想法,就是病僧抱定必死决心,拚着同归于尽,才说出这话,但司徒小书却敏锐地察觉到另一种可能。

……这家伙也身负和我一样的第二主线任务!

……任务完成后,他就要离开了,所以才这么说。

……我什么也不用做,等他杀掉九头妖龙,我就自动完成任务回去?还是我也要亲自参与,否则会被判定没执行任务,自动失败?更重要的是,对面起码两个天阶,只凭他与龙秘书,有什么能力去杀啊?

司徒小书道:“你……拿什么去杀妖龙?那边,起码两名天阶,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天阶,九头妖龙它……”

……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,为什么他说得好像十拿九稳一样?凭什么?

温去病耸耸肩,笑道:“这属于个人商业机密吧,告诉,我不就没饭吃了?”

……是横击仙帝的遗藏,给了他这样的勇气吧?他肯定还藏了很多东西没拿出来。

忽然间,司徒小书像是明白了什么,如果说,每个人之所以来到这世界,都是为了某种目的,这家伙的主线任务,该不会……

就是解开横击仙帝的谜团?

从他的进展来看,恐怕已经完成了。

司徒小书想了想,脸上忽然多了一抹笑意,道:“其实,你和横击仙帝真的很像,都是一样那么出身神秘,都是一样横空出世,一身本领层出不穷,还都是别人没见过的,你确实是他的传人。”

温去病皱起眉头,女爵的话里,让自己嗅出一丝试探意味,不过,彼此立场有别,她不试探自己才奇怪,而自己确实有些想不通的地方,不妨抛出去,说不定若干年后,这位女帝能想通今日困扰自己的东西……

“我和那一位比可差远了,人家那才真叫本事啊!我到现在还想不通,为何他的气息会前后不同?五斗观中,他的画像里,有他亲自留存的气息,那个气息,还有画像里的感觉,与我们后来遇到的仙帝遗蜕,完全是两个不同东西。”温去病沉吟道:“我就是没想通,这是怎么一回事?难道说,一个人死了之后,尸体重新生出灵识,会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全新人类吗?

传说中是有类似记载,但好像又不太一样……”死者复生,为天地所忌,单纯尸骸妖化,变成具有活动力的尸怪、食尸鬼,这类状况确实不在少数,但那都是没有智能的低等妖魔,要说真正尸骸生出灵识,转成新生命的案例,万古罕见,自己根本没见过,也没看过完整文献,无从判断。

“那是因为……两个是不同人1基于自身的状况,司徒小书瞬间就想明白过来,“活着时候的横击仙帝,我们所熟知的横击仙帝,可能是某种东西,某个灵魂,依附在那具肉体上活动,变成了我们所知的横击仙帝,后来灵魂离体,我们遇到的妖化遗蜕,是肉体主人原本的意识1说得斩钉截铁,司徒小书越想就越觉得定是如此,而从这些状况里,自己也想到了另一些与自身相关的状况。

自己完成任务离去,或是死亡后,这具肉体会怎么样?

会交还给独孤剑公主本人?

或者,独孤公主已经死得彻底,自己魂魄离体后,这具肉体也真正归于死亡?

司徒小书还没回神,温去病却猛地一拍掌,被女爵的一语,点醒了钻入牛角尖的迷障,道:“有理,应该是这样!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想通了这节,温去病望向女爵,道:“多谢解了我一个大疑问,我没什么可以回报的,好,我总算夫妻一场,我替干掉九头妖龙,还人情1

重提起两人间并不存在的夫妻关系,温去病本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,气恼后就不会再追问自己***的东西,没想到这话一出,一直冷淡高傲的女爵,竟流露一丝微笑。

“那就有劳你了,如果你真作得到,就有资格当我真正的夫婿1抛出这一句,司徒小书没再说话,欣赏着对面那男人仿佛头皮发麻的惊愕表情,跟着,在他开口之前,自己便转身离去。

……不可以泄漏自己的真实身分,但单纯以女爵的身分,他肯定不会让自己同去。

……有手有脚,我用得着你来带吗?你不带***,我一样也能跟着去。

转瞬间,司徒小书出了百佛洞,朝着自己的府第而去,温去病可能很快就会出发,自己也必须有所准备,不光是准备战斗,也要对自己多半无法回来一事,做出安排,留下书信。

而料想不到的是,这边前脚走,那边就有人进了百佛洞……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