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老套的搭讪词!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老套的搭讪词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司徒小书看着温去病,眼神悄然变化,打从初识起,自己就不停地在吃这个男人的亏,被他擒住,被他奚落,在他面前从来也没有扬眉吐气过,哪怕到了异界,他遇上自己,仍没有什么好言语,自己甚至还隐藏着敌意,没表露出来,他就冷嘲热讽不断,有时候气起来真想把他砍了。

仙帝遗藏中的遭遇,让自己意识到过去的看法有偏差,这个男人藏得太深,不但从没展露真正的实力,恐怕就连那副玩世不恭的外表,都不是他真正的心性,否则,他怎能装有德高僧装得如此维妙维肖?

而这个奴隶贩子,似乎也是很充满善意的,只是不轻易表现出来,他为自己争取分光化影剑,他不让自己去对上青武仙帝,这些都是细心入微的体贴,他其实……很替身边人着想啊!

“……我可能……真的看错你了。”司徒小书凝视温去病,道:“但为何你的所作所为,都那么让人看不懂?”

温去病扬杨眉,道:“看不懂的人是,又不是我看不懂,这问题似乎不该由我来负责吧?”

又遇到这堵让人无从使力的坚壁,司徒小书握紧双拳,愤然叫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杜华城破,妖魔屠城,所有人的都死了啊1

“……所以?”温去病一派吃惊表情,但所惊讶的东西,不是这个残酷的消息,而是似乎讶于司徒小书“大惊小怪”的反应,皱眉道:“看说的……好像***城没被攻破,***城破了之后都没人死一样……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!天杀的,你没听明白吗?那些被你救过的城市,全都被攻破了,你救过的那些百姓,全都死了啊1

“……那请问,那些没被我救过的城市,一个个都安然无恙;没被我救过的百姓,全都好好的,一个都没死?”温去病瞪眼道:“明明是都死光,都灭光了,说得好像我是大瘟神一样,什么跟什么嘛,莫名其妙1

……这个男人,他应该被质问得很不悦,很心烦了,但哪怕是这样,他还是维持着风度,没有把怒气发泄出来。

……这固然是因为他一向习惯隐藏,不轻易表露真实心意,但另一方面,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,但他其实非常,对身边的人很好,避免宣泄本身怒意去伤及旁人。

“……我知道,这不是你的真心话。”司徒小书松开拳头,来到温去病跟前,深吸一口气,然后放下所有矜持,道:“我们好歹一起战斗过吧?用一个战友的立场求你,你可不可以别总是这副玩人的样子,别当我是个小孩子或是***一样,把你认为我该知道的话直接告诉我!你……你明明是个好人的……”

一直以来的信念,司徒小书坚信自己绝不为了大义以外的事求人,宁死不屈就是自己的本心,可这一次,她下意拭,想让对方放下心防,自己怎么也该先放下尊严,因此选择了低姿态,更不知为什么,直觉地使用了“战友”这个定位。

结果,司徒小书愕然惊觉,自己的话,像是惊醒了什么沉眠中的万古凶物,温去病闻言瞬间,表情冻住,整个人仿佛化身成一头杀意深藏的幽冥凶物,曾令她为之心惊胆颤的那个眼神,再次出现,只是一眼扫来,就让自己如坠冰窖,发不出声音来。

“……因为,只靠好人,打不了胜仗,赢不了妖魔,更救不了人命1温去病的声音异常冰冷,“像这样的人,够好吧?千万人族之中,能出几个如一般的热血大侠?没几个吧?但到处救火,救完东边救西边,最后又如何?这个世界被给救起来了吗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司徒小书试图分辩,但在心里,不知怎么的竟有几分兴奋,自己还一直以为,他对自己评价极低,全无好感,但哪知道他竟然给了自己这么高的评价?

脑里一片混乱,司徒小书好不容易才冒出话来,“但你每到一城,就搜刮尽他们的物资,如果他们资源还丰富点,说不定就不会……”

“这是倒果为因1温去病冷冷道:“一样也在救人,不收分毫,还把自己的什么都贴上,最后被救援的城有几个守住?城破时,有几个逃掉了?那些物资,落到妖魔手上以后,都成为它们下一场战争的耗材了,从这点来说,可真是有大功于人族啊,都成了妖魔的护仓大队长了1

这个罪名套在头上,司徒小书脸色立变,刚想说话,温去病就举起手,“能练到今天这地步,也不是无脑的,但如果连什么是坚壁清野都不懂,我们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。”

“坚壁清野?死了那么多人,就只为……”

“……但我赢了1温去病冷淡道:“我并不觉得靠牺牲人来打胜仗,有什么可称光荣的,也不会和说些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鬼话,我想和说的,就一句话,我打赢了!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

司徒小书茫然摇头,自己也算见过不少人物,其中不乏心狠手辣,不拿人当人看,动辄牺牲人命,踏着头颅山往上爬的人魔,刚才听温去病讲什么手段与牺牲时,以为他也是这类的人,但现在……似乎又不是这样。

那……到底又是什么意思?

“意思是,我没有辜负那些被牺牲掉的人命!每一次,我不曾在判断可以不用牺牲人的时候,把人牺牲掉;每一次,我敢说我没有辜负交付给我的任何一条命,我敢在他们的坟前说,他们的心愿我达成了,他们的死伤有多少,妖魔的死伤就会更多,终有一日,我会用这些累积起来的胜利,把妖魔逐出这方天地,还人族繁荣昌盛1温去病一字一字道:“呢?敢说对得起为而死的每一条性命?那些没能守护到,被牺牲掉的人,拿什么来祭典他们?告慰他们的亡魂?”

没有特别大声,但冷冽的字句,如同一把透心凉的,捅进司徒小书的胸膛,质问得她不知该如何回答,脑里一片慌乱,只能想到什么说什么。

“……你……这也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吧?被牺牲的人那么多,你就敢说他们每个人都愿意牺牲自己去杀敌?就没有想不顾一切活下去的?”话才出口,司徒小书就后悔了,虽然自己还没想到这些话错在哪里,可那男人听见这话的反应,无疑就像是被捅翻了马蜂窝。

“不要……对我说,有人……不.愿.意.牺.牲1相比起之前的用力,温去病的这句话,说得咬牙切齿,虽然没有握拳,但司徒小书完全可以感受到,他用了多大的意志力去压制,才没让怒火爆炸开来,那强大的压迫感,让她整个心肺都快冻住了。

……可……为什么?

“他们不愿意牺牲?上战场的就活该去死吗?父母妻儿谁没有?谁想死啊?不想死的就可以不死,这时候就不讲人人平等了吗?”说完这些后,温去病的意志力像重新取得上风,把情绪压抑下来,重新又恢复微笑表情,似乎一切都云淡风轻。

但司徒小书却懂了。

……这个世界,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懂,但自己懂了。

……别人肯定都以为,这是他以病僧的身分,对长期与妖魔作战,所发的感想,却唯独自己知道不是。

……这很可能……是他以碎星者一员的身分,对那个时代、那场战争,对它们最后所遭遇的结局,所做的感想。

为了拯救世界,为了守护自己的生命,原本是人人都应该挺身而出的,但他们先站了出来,把***人保护在身后。

牺牲了自己的人生,整日刀头舔血,与妖魔战斗,在过程中牺牲了许多战友,身上满是创伤,这一切都是为了守护身后的百姓与家园。

但到最后,这群幸存者的结局,就是被清算斗争,兔死狗烹,为了和平年代而被牺牲……

难怪他接触到“牺牲”两个字,就会反应强烈;难怪他坚持“使用者必须付费”;难怪战友这个身分,能够触动他的心……

因为自己眼前的这男人,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。

心念闪动,在司徒小书眼中,温去病的形象,忽然起了变化,虽然还是坐在那里,一副文质瘦弱的样子,却不知为何,存在感剧增,仿佛一尊古老的巨神,如崇山伟岩,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。

这感受……

自己生平所见,只有寥寥数人,无一不是顶天立地的绝顶人物,但最奇怪的一点是,此刻与他对视,自己竟生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仿佛很久以前,就曾经看过这样的一双眼神……

模糊记忆中,那是双很温柔的眼睛……

司徒小书脱口道:“我们……以前是不是曾经在哪见过?”

温去病闻言,扬了扬眉,着实不理解从刚刚那么严肃的讨论中,怎么会忽然岔出这么一句来,苦笑道:“虽然名义上我和阁下是夫妻关系,但……不觉得这样的搭讪,太老套了吗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