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二章 没人关心的秘密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二章 没人关心的秘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龙虎天君的拚死一击,并没有能够拖着青武仙帝同归于尽,这点温去病并不意外,哪怕青武仙帝神识已失,可事先没有***神魂,没有天阶级的杀器,单纯用地阶等级的攻击,能成功杀掉天阶者的可能不超过一半。

自己当初瞬杀嘎古,真正有杀伤力的只有一击,前头的多手准备都是用来封禁,兽王爪、江山社稷图、封魔印,如果没有这些准备,压制住天阶者的神魂,单纯武力就算能压得倒,也杀不掉。

龙虎天君的舍命一击,虽然壮烈,得手希望却不高,顶多就一半,现在没能成功,结果并不奇怪,而能够重创青武仙帝,逼得他飞空逃离,这已经是非常侥幸的意外之喜了。

但这绝对不是胜利,只要看这边剧战后的满目疮痍,温去病就想叹气,离开的人与死去的人,都可以甩手不用管后事,被留下来的生者,却要收拾善后,面对这无比尴尬的残局。

……大铸到此,算是完蛋了。

……仙帝亡,天君逝,佛子也早灭了,五绝去其三,果然是汰换率超高的排行榜。

……皇位虚悬,唯有实力者能继之,后头如果没意外,应该是女爵晋升为女帝,承接天命,***族了。

……但青武仙帝生命犹存,天命不知能否改易?

如果不能,以女爵的实力想统领人族苟延残喘,恐怕大有问题。

连串事情,想起来都是问题,温去病环视周遭,本想先找出独孤剑的位置,确认她的状况,目光却瞥见平家人的所在,那边似乎有一堆尸海

……糟糕!平春那小子,还有平剑秋……

一下颤栗,温去病撑着身体想要爬起,但在这瞬间,另一个声音如雷贯耳,眼前的整个世界,忽然间停顿下来,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状况的温去病,刹时一愣,心里更开始大骂出来。

……***!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挑这时候……肯定是故意的。

腹谤中,太一的声音开始宣告。

『主线任务一:

保护平剑秋入京,助其神兵出世,任务完成,奖励金叶两千,经确认已完成。』

『主线任务二:

半月之内,诛杀九头妖龙!任务完成,奖励金叶五千,回归主世界。』

终于听到了这个宣告,温去病只能说毫不意外,但挑在这时机点来宣布,就是坑人,哪怕早几个时辰说,自己的阴阳镜、斩仙飞刀还在,要对付九头妖龙也多些底气,眼下手上只剩捆仙索,除了用来自己上吊,还真看不出该怎么解决问题。

太一的任务宣告完毕,时空冻结状态结束,周围一切又回复正常,温去病与龙云儿对看一眼,从她眼中的神情,确认她也听见了刚才的宣告。

龙云儿点点头,低声道:“杀妖龙,回归。”温去病也点头确认,而且暗暗确认,自己耍的小心眼,瞒得过***人,却瞒不过太一,平家打造出的三支破邪箭,没有破龙之力,鉴定起来也只是宝兵,可实际异能发动时,瞬息会发出神兵级的威能,杀龙未必比破龙之力有优势,却是用来完成任务的关键。

为了掩人耳目,自己故意没有把其中奥妙,清楚告知平剑秋,他理解有限,没能当众说明,果然青武仙帝在破坏大铸诸兵时,漏掉了三支破邪箭,这可能是单纯疏漏,也可能……

妖龙将它当成后头可以吞噬的“补品”,刻意放过。

主线任务一的通过,代表太一认可了自己的设计,这实在很好,因为破邪箭的设计,未经实测,完全可能出现威力不如预期的不幸状况,现在获得太一背书,没了斩仙飞刀、阴阳镜的自己,总算不是半点筹码都没有。

但眼前最重要的,还是先去确认平剑秋的状况,以及平春,他们……

龙云儿扶着温去病赶过去,所看到的,就是满身是血,似乎整个被吓呆的平春,还有整个胸膛以下都被爆碎,只余最后一口气的平剑秋。

很显然,在遭受攻击时,平剑秋全力发动护身宝,以命相守,护住了身后的平春,自己却难逃厄果,而此刻看见温去病出现,他口中荷荷出声,眼中更有不尽的千言万语,可能够出口的,却只有大量鲜血喷溢。

没听见平剑秋的话,温去病却能明白他想说的东西,点头道:“老平,你放心吧,平春我会照顾的,他将来必会成材。”听见这句承诺,平剑秋紧悬的心放了下去,嘴角微微牵动,想起在大铸前,神僧曾提点自己,继续参与大铸有风险,自己听不进去,如今一语成忏,后悔莫及……

真悔吗?

好像也未必,能够让平家扬眉吐气,成为大铸焦点,风光一把,自己虽死何憾……

满足地笑了笑,平剑秋溘然长逝,勉力抬起的手砸落地上,失神的平春这时才惊醒,抱住平剑秋的尸骸,放声大哭。

该做的事情很多,但无意义的啼哭,显然不包括在内,温去病使了个眼色,龙云儿无奈地试图安抚。

“平春,请节哀,剑秋先生去了,现在最重要的……”很没新意的慰解,但平春听了,却忽然止住哭声,疯狂大叫道:“我才是平剑秋!我是平剑秋!他是我们家的师兄平春1

……呃!

温去并龙云儿一下都愣住,估不到会在这节骨眼上,听到这样的大揭密,虽然这秘密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也算不上重要,不过骤然听到,还是惊呆了。

听“平春”解释,大致的原委慢慢清晰,长京平家的处境一直不怎么样,总是努力巴结道门,在夹缝中求生存,上一任家主更因为业务纠纷,两夫妻不得好死,当时的直系继承人,只有年尚幼小的平剑秋。

为了稳定家族人心,又为了提防仇家刺杀,小小的平剑秋被特别隐藏起来,由上任家主的大***平春,代理家务,平春本就是管家出身,往后多年忠心教养幼主,打算待情势稳定后,将一切交还,让小师弟、小主人真正走到幕前,继承平家。

也正因如此,平春对小主人层层保护,看成了平家的命根,什么资产、资源都能不要,就要护住这条命根周全,种种不合常理的诡异举动,皆是由此而来。

温去并龙云儿为之恍然,这确实是平家的大秘密,也确实让自己吃了一惊,可……

又如何?

在此刻这个节骨眼上,谁还在乎啊?

“无论如何,剑秋你今日的成绩,肯定让老平很安慰。”温去病道:“将来,你认真学习,把平家发扬光大,平兄纵在九泉之下,也必安慰。”简单安抚了平春之后,温去病撑着伤疲之躯,站立起来,在这一片狼藉的战场上进行搜索。

第一个要找的,就是女爵独孤剑,她在这一仗中,最早成为仙帝的牺牲者,被打穿肚腹后,落地不起,温去病没什么把握她一定活着,但如果连她也死了,那别说诛杀九头妖龙,光是重整眼前乱局,就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幸好,运气还不是太差,翻找几下后,就在一个被埋住的深坑内,发现了气息奄奄的女爵独孤剑。

龙云儿立刻取出伸腿瞪眼丸,这丹药咦饔糜邢蓿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