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八章 一语成谶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章 一语成谶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乍然听到妖龙化身的话,三大强人都是一阵惊疑不定,虽然早知道这家伙不可能独自前来送死,但第三具人形化身,原来早已潜伏进来了?躲在哪里?或者只是虚张声势?

这念头在脑中一转,攻击便从上方袭来,敌人赫然藏在云内,闭住气息,在这时刻发动奇袭,然而,如果仙帝宫那么容易被远距离奇袭,千年来早就被毁上几百次了。

层层结界防护,术式屏障,修为不够的,根本别想打破下来,尤其是针对妖魔削弱,能穿破结界打进来的,起码也是五绝级数的强人,以变化为主的人形化身,几时有这样的力量?

妖龙手下几时有这级数了?

离奇的事情,偏偏发生了,自云中下击的力量有两股,两股劲道相异,起码有两名不同的高手,全都是五绝级数,地阶中的佼佼者,两者合力,仙帝宫上空的结界层层被破,直打了下来。

“……怎会?”

“那是1

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心神剧震,如果这两股力量单纯只是强大,他们还不至于震惊,但这两股力量全是人族武技,一个充满佛门的寂灭之意,另一个甚至是龙虎天君练了半辈子的逆八印,骤然轰下,又怎由得他们两个不吃惊?

相较之下,没想那么多的司徒小书,反应最快,凤首剑撩起***波光,幻化为屏,纵身迎向自天而落的两击。

以一敌二,司徒小书落在下风,瞬息被轰飞出去,腑脏创伤,但多得她争取的机会,仙帝、天君都反应过来,各出一掌,将这两道已被削弱大半的攻击轻易破去。

挡下两击,只是个开始,接着就要面对犹在云中的强敌,但两大高人为了应敌,原本的***因此出现空隙,瞬息之间,被定住的妖龙化身,离奇燃烧起来。

寒青色的火焰,由内而外,将妖龙化身燃成一个大火球,身上千百妖影不住分化,齐齐发出痛楚的哀号,那些为其吞噬、归化的魂魄,都受邪焰焚灼,痛苦地想要挣脱而不可得,怪异的是,他脸上还一直在笑。

仙帝、天君心头同生警讯,认得这是燃烧元神,是玉石俱焚的拼命手段,这家伙的强力帮手才刚出现,怎么他就要拼命了?

一下错愕,妖龙化身爆发大力,挣脱了正一天镜的***,化为一道火焰流星,直袭青武仙帝而去。

“……朕还真怕你不来1看见自己被选为目标,青武仙帝心中一定,无论这魔物怎么强,自己也绝不会***不下,当即冷笑一声,放开屠龙巨剑,腰间帝剑出鞘,堂皇一剑,斩向妖邪,耀眼剑芒,还未正面接触,就把火焰流星斩灭大半。

眼看剑光只要再一卷,便能将妖龙化身彻底绞灭,但也就在这一瞬,剑光忽然黯淡下去,青武仙帝面露痛楚之色,甚至连手中帝剑都拿握不住,掉落地上,一手扶着额头,发出痛苦的嘶吼。

猝然生变,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龙虎天君待要援手,已经慢了一步,残余的邪火,打中青武仙帝,更直接没入体内。

诡异的状况,让正冲上去的龙虎天君一惊,停步不前。

正常来说,就算被妖龙化身的舍身击打中,以双方的力量差距,也断断破不开青武仙帝的护身劲,更别说他还有帝袍、护心镜等一长串装备保护,最多不过一时气窒,根本不会受什么伤害。

但眼下的情形却非如此,那些邪火直接没入体内,如水融,再联想到之前的所见,龙虎天君既惊且乍,肯定青武仙帝出了问题。

“老朋友,你……”龙虎天君一时踌躇,就听见青武仙帝痛楚嚎叫,雄强霸绝的力量,自体内爆发,滚滚气浪,迫得老道人连退数步。

纵然在五绝中齐名并列,但青武仙帝已踏入天阶,双方的力量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,这一下力量失控爆发,龙虎天君被狼狈震退,胸中的不祥之感,猛力压着心房。

天阶强人爆发出的力量,震退天君,更往四面八方扫出去,大批匠师与文武重臣都在范围内,当者披靡,不少人直接就给冲击风暴扫得离地而起,滚摔了出去,要不是女爵、天君急忙抢在前头,张开防壁,光这一下就死伤狼藉了。

司徒小书蠢:“怎么回事?陛下他……”

龙虎天君道:“详细情况不好说,但应该是为魔所侵……不知他着了什么道?这下严重了,须弥小子的提示,果然命中,如果能说得再清楚一点的话……”

一轮力量爆发宣泄后,青武仙帝身上泛起紫色邪芒,冲霄而起,连天空都被染上一层青色,无比强横的邪气,不光令风云变色,更侵袭周围,附近的匠师、文武重臣,要嘛是凭着护身宝器吃力抵御,苦苦支撑;要嘛就直接跪倒地上,抱头哀号,口喷白沫,哪怕有天君、女爵张开的护壁,都保不住人。

司徒小书抱元守一,让自己不被邪氛所染,可心里却整个乱了。

……这情况,自己该如何是好?拔剑冲上去砍吗?

但……怎么砍?就算自己不畏死,不怕对方力量超过自己,可那是仙帝啊!

一直以来,他对自己关心照顾,着实不错,又一心一意守护本方人族,堪为人族的存亡支柱,就只因为他中邪了,自己就要把他一剑斩了?

……但若不斩,这类危急状况,往往须争一线,若没能立刻控制住状况,当断不断,让人彻底入魔了,后头的危害将无可想像,自己打小不知多少次受长辈耳提面命,也早就下定决心,怎么事到临头,自己竟迟疑了?

下意识,司徒小书紧握了一下剑柄,却意外觉得自己的手异常沉重,凤首剑竟如万斤重担,沉沉地抬举不起……

或者,是自己的心不愿举……

“……还是让老道来吧!替老道***。”一声满是苍凉的慨叹,龙虎天君举起了手,掌心中雷光窜闪,一脸坚决。

自年少时代便相交相知的老兄弟,司徒小书都有的羁绊,于他而言只会更重,但打从看见须弥佛子的留字,老道人为了这一天所做的心理准备……很多了……多到……都快将他的身心压垮……

哪知这一掌还未发出,散发滔天邪气的青武仙帝,就被雷光连续击中,帝冠炸裂,邪气登时受到抑制,狂态不再,萎靡坐倒。

龙虎天君、司徒小书看得很清楚,这道雷光并非由天而落,却是由青武仙帝体内发出,似乎是某种早就设好的禁制,一被触发,立即炽烈发动,是青武仙帝事先有所准备,自己给了自己一击。

但……怎么会?

“你……”龙虎天君愕然,他看得出,这一下雷电爆发,破除妖氛,青武仙帝身上的邪气受到压制,但也只是暂时而已,不是治本之法,恐怕撑不了多久,就会再次爆发,可明知如此,自己蓄劲多时的雷霆一掌,却怎么也打不下去了。

“你为何……”

“……朕与老杂毛你相交多年,你是什么样的人,朕难道不知吗?佛子入灭后,你就开始提防朕,处处掣肘,问题肯定在朕而不在你……”满身发黑,身上不住散出焦臭气息,青武仙帝适才受的雷击连发,形同他全力猛击自身,伤得着实不轻,此刻坐倒地上,披头散发,狼狈之至,身上还隐隐有紫电闪动,压制着邪氛。

“……朕是人族之首,肩负重任,稍微行差踏错,就会为人族带来严重后果,你既然怀疑朕有问题,朕便加倍自省,大铸前,为了预防不测,朕在自己身上留了仙雷后手……”青武仙帝的话里,有着满满的苦意,但听在司徒小书耳里,却比什么都震撼,虽然自己的真身,与这位仙帝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但他一心为着人族,大义当先,以身为表率的精神,却与自己如出一辙,甚至可以说,他真正成了一个自己崇敬并向往的长辈……

龙虎天君道:“你是怎么着了那妖龙的道?”

“……朕也不知,但刚才那妖龙化身邪焰入体,朕脑中忽然闪过当年刺杀妖龙,败退逃亡的旧事,或许……”语气越见苦涩,堂堂仙帝,出了这样的大事,却连祸因何处也不能确定,甚至可能问题出在许久之前,这么多年也浑然无觉,整个人生完全就是笑话!

龙虎天君认同这判断,因为自当年刺杀妖龙失手后,青武仙帝基本不离帝京,虽然修为自此停滞不前,可凭他踏足天阶的修为,九头妖龙再神通广大,也不可能遥遥在他身上做手脚。

唯一的机会,就是青武仙帝天阶初成,自信满满,偕同一众高手去刺杀妖龙的那次,所有同行高手尽数丧亡,只得他侥幸逃生,恐怕这个侥幸,是九头妖龙刻意放生,当时就已做下什么手脚……

枉费自己精研道术,自负了得,这些年来,竟对此全然不觉,哪怕只是早一刻察觉,或许都不用走上今天这个结果……

“老杂毛……那么多年的朋友了,你送朕上路吧……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