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一章 世上从没幸运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世上从没幸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当身体在天地德运浸润中,渐渐修复,有许多疑问的解答,在温去病脑中浮现,却也有更多的疑问浮现。

首先,太一送自己来这里治疗身体,还真是找对门路,除了太一,普天下不知还有谁如此神通广大,能在茫茫迷雾中,指点这条确实可行的明路出来。

药石罔效,神医束手,自己肉身的崩溃,基本上所有后天治疗手段,都只是拖时间而已,但先天类的治疗手段,玄之又玄,非自己所尽知,像燃烧功德之气催愈血肉,这法门自己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,连提取功德之气都要碰运气,此前根本没法大量实用化,哪能如太一指点的明路,走得这般顺利?

从结果看,太一的方法显然可靠得多,单纯燃烧功德之气,催生血肉,耗损甚钜,也就是治治血肉外伤的程度,远不如直接人族气运加身,一口气大量消耗,近乎逆死为生,将伤损修补完好。

甚至,还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特殊,在治疗的同时,也促成了强化的效果,把自己一口气提升上去,简直是一口赚成暴发户了。

问题是,这些仅是自己运气好?都是“想不到”的意外好处?

江湖打滚多年,自己从不会轻视任何敌人,更别说是绝对在自己之上的太一,要比算计,自己孤家寡人一个,哪可能算得过背后的诸天神魔?对自己是意外的事,可能一早就在们意料之中。

……那们为什么会这么好心?

这无疑是一个非常难解的问题,太一的行动既简单又复杂,看似合乎情理,又常常有不按牌理出牌的时候,看似让人困惑,其实非常好懂,因为太一的每个动作,从来就不是单纯的个体思维,而是群体博弈下的妥协结果。

有人想干,就有人不想干;有人占便宜,就有人想扯后腿与背后捅刀……太一的每个行动,都代表背后某个群体的利益,虽然是总体博弈的结果,却未必符合总体的利益,在这种情况下,想要分析太一每个行动的合理性,只会把自己给逼疯掉。

以自己这趟为例,来到大荒西朝后,见识到佛门传承另有一片天,这很可能就是那些主世界所无的菩萨、罗汉、古佛,想藉自己传法,在背后推动。

而自己来此,与横击仙帝的一路因果纠缠,则是太一让自己见证那个人的真实底细,让自己有更多的线索,去充当猎犬,为诸天神魔把那个人找出来!

借刀杀人,驱虎吞狼,扔点资源,助其成长,这些在太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如果一切都不是偶然发生,深想一层,所得的结论还会更惊人。

在狼王庙的任务中,获得贪狼之心;来到大荒西朝后,以此方人族气运修补的基准,因贪狼之心大幅提升……这根本就是一个有条有序的强化计画!

即便自己用医疗手段,把残破的修补完好,想用崭新的重新练上地阶,筑基筑底,也要相当时日,对诸天神魔而言,这张牌意义不大,所以们也额外玩了心眼,把自己送来这个时间轴不同的世界,还让自己用气运灌体,迅速完成强化,一回去就能迅速派上用常

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***的可能吗?

们这么慷慨,引导自己消耗这钜量的人族气运,是顺道要解放此间百姓,让他们自由?或者,们还想要破坏那个人留下的后手?

大荒西朝千年累积的气运,自己目前消耗的还不足三成,真正的大量,都随着星流,落入星瀑底部的无底深洞去了。

那个深洞的具体意义,自己还不明白,但不排除是那个人的后手,盖建筑物的时候顺手贪,把这些气运导为他用,也可能就是因为他私引乱导,术式才出问题的,破去这座封天坛,堵了无底深洞,就废去他此项后手……

种种可能,越想越是头痛,却又不得不慎重考虑,一方面,自己很是清楚,别看诸天神魔好像很,其实压根也没那么厉害,别说全知全能做不到,还有一些动不动就被原始本能遮蔽理智的家伙,行为唯一的指标就是混乱,偏偏这些疯子也分割神魂,加入太一,总和之后,太一还能维持正常人类的智能,就算很了不起了!

但另外一方面,诸天神魔中,也包含那些位于天阶顶上,智能深藏,善于等待的恐怖存在,们的行动,毫无烟火味,藉着重重假象,掩饰真实目的,往往一次行动过后,看似主谋者大败亏输,败得彻底,们却趁机瞒天过海,完成了自家的企图,不显山,不露水,可能几百、几千年后,才显露为人所知。

对付这样的存在,怎么小心都不为过,虽然……要坐在们的面前对弈,需要的可不只是小心……远远不只……

越想越多,正在迅速康复并强大起来的身体,忽然一下剧烈痛楚,如遭烈火焚身,虽然痛到眼前发黑,却一点都不意外。

自己对气运之道也颇有研究,如果说,吸纳个人功德,消耗的全属个人所得,赚多少花多少,那借引气运,本质完全是“借”,有往有来,自己以此修复身体,就要担受因果,如果量不大,可以将来报、来世报,但量太大,眼前报随时到来!

一路走来,自己不知吸化了多少人族气运,一道道星云成空,这么钜量的消耗,逼得因果反噬提前到来……真是可惜,如果能再多撑个几分钟就好了……

……复健,心房补缺,如果能再撑个几分钟,那就连亏损的本源与寿元都能填补回来,但……天意有定,人力有穷,这一步注定自己没法那么轻易跨过去,只能留待将来……

心念转动,温去病手握向胸口,抓住了那半块金锁,既然早知会有因果反噬,为了不遭业力诅咒,身死当场,自己又怎会没有准备,在此清偿因果?

这半块金锁,是大阵的核心,也是承载术式的气运之宝,虽然经历千年,已在崩毁边缘,但对于出身碎星团,号称没有什么东西不能修的自己,仍能将之做最后运用,甚至变形改造。

心头响起了了无数此起彼落的呼喊声,声音很模糊,时大时小,但传达的都是一个相同意念。

……不想这么说,但自己的运气真是很好,正常情形,调用这么多的人族气运,所沾染的因果之重,千头万绪,要一一清偿,就算是***的神魔都要费尽力气,稍有差池,业力沾染神格,打落境界,动辄就是千年万年的修练折损。

……但在此时、此地,无数的祈愿,都归于一,千年的错误,千年的循环,他们希望中断这个满载荣光的诅咒,得到解脱,让人族悲愿不再,重见天日……

……这样的好事,要去哪里找?除了幸运,还有什么能说的?虽然,自己已越来越明白,这根本和幸运没什么关系……

一步一脚印,温去病重新来到璀璨的星云锁炼之前,多道光炼感应到“核心”的回归,不住晃动,一下紧缩,一下又像要消散,为着这名侵入者的权限资格而错乱。

温去病心里有数,这个术式系统所鉴别的,恐怕是完整的金锁,也就是金锁封藏于横击仙帝体内的状态,而今,横击仙帝已不在,单单自己一个持着半块金锁,肯定不能过关,好在……自己也没打算混过关,既然落不了子,那就翻桌!

掌心一握,金锁汲取大量金芒,陡然变形,迎风一晃,化为一把开山大斧,灿烂的金芒,化为光焰,向四面喷吐,像是一颗初生的太阳。

事有凑巧,不久前试演“天开八荒剑藏刀”一式给女爵看,又强调了“开天”之意,让自己心有所感,当需要重新变化金锁,凝出气运之兵的形象,自己脑中首先浮现的,就是这股创世开天的苍莽气息。

手持开天斧,大量人族气运疯狂汇聚,加持自身,自己的身躯仿佛吹气般胀大起来,撑裂衣衫,顶天踏地,犹如创世巨神,挥动起大斧,承接人族的千年悲愿。

……粉碎吧!千载的诅咒!

……粉碎吧!不良的工程!

……粉碎吧!和你有关的一切!

温去病暴睁双眼,一声巨喝,双臂擎斧,肌肉虬起,重重劈下,一斧开天辟地。

多条仿佛星河凝聚的光炼,在这一斧之下,应声破碎,星河崩碎,连同里头的千万里星瀑,全在一瞬间崩碎,破裂纷散。

金锁原是术式核心,术式崩解,巨斧也开始破碎,化为一点一点的光屑飘散,温去病却没有停手,双臂一转,抡起半截斧刃,暴喝着直闯星瀑中央,那个犹自吸纳满天星屑如雨的无底深洞。

“去你老母的1

一斧劈下,辟地开天,似乎能吞没一切的深洞,也抵受不住这股开天之力,剧烈扭曲,既而紧缩为一点,爆碎开来,汹涌外放的力量,将温去病一下震退,更有一道灰影从中喷吐而出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