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二章 一斧开天(周一求紅包)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网,无弹窗!

温去病带着龙云儿,直奔封天坛而去,这一回,由于身怀“钥匙”,进qù没有那么费劲,直接到封天坛,手与外壁一碰,直接就穿透过去,进入内部。

漫步在点点金芒建构的星河内,龙云儿神驰目眩,必须要竭力宁定心神,才能不被其所迷惑。

“有金刚禅定守护,比平春稳得多,但后天之法干扰越多,先天洗资zhì的效果越差,不愿冒险,就没有收获,当中的尺度自己权衡。”

温去病交代完毕,将龙云儿留在星河边缘,自己迳自往内深入而去,龙云儿希望能跟着守护在旁,却遭到拒绝。

“不用顾虑我,熟门熟路,没什么问题,倒是时间有限,中枢如果被破坏,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,自己抓紧时间修练吧。”

温去病缓步前行,心内也同时整理着刚才所得的领悟。

横击仙帝与那个人之间的关xì,这谜团如今更为混乱,自己还没理出个头绪,不知道“我非我”是什么意思,但最后的那一刻,横击仙帝似是回复了些许意识,用尽力量留下的讯息,却如黑暗中点亮的一盏明灯,解了自己苦思不得的困惑。

这位仙帝,确实是个厚道人,回复灵识的短短时间内,他已看出情势,拚了命留下话来,为了他自己,为了两名相隔千年的访客,更为了整个人族。

如果自己不是秘密修练五德之气,还未必能够迅速领悟,但横击仙帝见识非凡,恐怕已一眼看出了这点,作出提点。

五德之气,起步于天阶,是直指天阶顶上的无上***,修练到终点的前程绝对远大,但自己数年苦练下来,虽有所进展,却见效甚微,除了那次身处特殊空间,受太一拘魂,自动生出反应外,平常时候,根本是想用也用不出来。

最初,自己并不以为意,因为天阶顶上的那些存在,动不动修练就是数十万、数百万年,甚至还有些号称与天地同寿,五德之气如果是那个等级的法诀,能短短几年就练出成绩,那才真叫见了鬼!

不过,与太一的那次拉锯,让自己生出怀疑,会否自己的理解有误,其实练法与用法不是一回事,自己坐拥宝库,却不懂得开启之法,以致使用不出?

那到底该怎么用呢?

横击仙帝的遗言,“气运须有物依凭,才……”,气运须有物依凭才能如何,姑且不论,但能让气运依凭的物体,毫无í问就是气运之宝,像是狮皇金剑,像是兽王爪,甚至武苍霓持戒中的仁刀驺牙,这些都是从广义上看来,可以归类为气运之宝的bīngqì。

再深想一层,所谓的世界奇观,包括这座封天坛,其实都是一件超大型的气运之宝,承接钜量气运,运转发动。

当初在兽族圣坟中,自己侥幸看过一柄气运之兵的半成品,从中明白了前人的铸造技术,更对气运有进一步了解,结合碎星团时期的研究,才有能力修复兽王爪。

气运者,宏大浩瀚,却又虚无缥缈,看不见也摸不着,如何为用?

唯有透过术式、透过法则,让某物承接气运,汇集运作,才能展大神通,生大威能,或倒海翻江,或摧山毁岳,或移星推月,甚至开天辟地,都是有可能做到的。

而两相对照,五德之气又是什么?

也是气运!

功德、福德、阴德、世德,是个人积聚的德运,无数个人德运汇聚,即是种族的气运,进而成为天地气运的一部份。

百川汇海,无论河湖江洋,本质同样都是水,分则为德运,合则为气运,其实都是相同的东西,自己修练五德之气,首先必须要盛载五德,才能进一步运使为用。

所谓的盛载之器,也不见得非要实体,当一切线索都串联想通后,自已也明白过来。

下乘者,利用种种珍稀的天材地宝,打造实物,盛载术式,化为气运之兵,兵成后,自有灵识,择主护主,神妙无穷。

上乘者,以自身血肉、神魂为具,凝气聚现,承接个人德运,所练成的气运之兵或气运之宝,介乎虚实之间,如有似无,威力未必能胜于前者,却能连结神魂,蜕变提升,直指天阶顶的无上大道。

先前与太一比试时,五德之气演化成形,环绕护体,那些纯属命危之际的反应激发,并不是真正的修练显形,自己事后观想,虽能重现那五道法器的虚影,却不能驱动使用。

……看来,还是得自己选定方向,重新建构术式,一一聚现出属于自己的五德之器,才能运用苦修得来的五德之气。

……具体的术式模型,单凭自己打造气运之兵的经验,还不足够,但收纳这半块金锁入体后,自己一直在进行感悟,已从中找到自己最缺的部分。

进入仙帝遗藏的收获,大到让自己作梦都会笑醒,什么奇珍异宝都是外物,得之管用一时,却助益有限,唯有开辟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,才是可长可久,能有根本性助益的好处,而今次遗藏中的所得,解了自己困惑多时的疑难,照亮了往前的路。

况且,自己所获得的东西,还不只如此……

温去病脚踏星河,缓步前行,胸前浮现一缕金芒,汇结显出半枚金锁的形象,这件神物一显现,周围的所有星河,光华大盛,几乎到了躁动的程度。

随着气运之法的相关知识补完,温去病越来越了解,封天坛这个出了纰漏的错误工程,到底是在那些地方有缺失。

气运建筑的运作,必须要有人维持,简单一点的作法,就是奉献祭品,定期宰点人来献祭,要不然,让大修行者化为人柱,进入核心,运气好的话,搞不好真能千年万年维持,但这些该有的……封天坛都没有。

不知横击仙帝当年是怎么想的,不过从现有痕迹推断,这半块金锁,该是当初封天坛的核心,横击仙帝以自身血肉、神魂锻造此宝,具现为用,由他亲自操控的时候,可能真是运转如意,全无窒碍,但……后头他不知是怎么了,反正没有留在法阵内,让法阵持续运作,却把核心钥匙带走,这……要是不出问题,简直就没天理了。

现在,时隔千年,核心之钥重新回归大阵,整座法阵都震动起来,如同欣喜雀跃,甚至开始脱离术式序列,抢着向金锁汇流而来。

这不是预期中的变化,但温去病没有阻止,让那些象征着人族气运的金芒,汇流入金锁,跟着,无须自己再运功,一股股热流就从金锁中渗入体内,滋养血肉,就如早先在仙帝密藏中发生的那样。

……果然如此!

人德与气运本为一体,功德能用来修补身体,气运当然也能,而且两者的提取数量根本不能比,一个如果是涓滴细流,另一个就是大海汪洋,透过气运之宝的金锁,输入体内后,飞快修补肉身大小破损,深入筋骨,回补本源。

一道又一道的星河,输入金锁,再透入体内,这一回,别说是体内累积的创伤、隐患,就连与贪狼之心结合后,不甚稳固的心脏,都迅速强化,把寻常人身血肉,提升到能够适应神器,甚至平分秋色的程度。

正常的气运加身,绝对到不了这个效果,因为这种作用的核心是“修复”,把全身骨肉血修复到一个不偏不倚的平均值,让人回复正常,而不是让人藉此变强。

但,自己的肉体并不正常,髓、筋、骨都是特殊材质制作,心房中镶嵌的异物更是神器水平,气运修补时所取的肉体平均值,整个乱掉,最终的平均线,就是直接拉升到起码地阶的水平,钜量的生机,源源不断灌注到这具新生肉体中。

这是夺天地造化的奇变,因为有机体与无机体之间的融合,不管是多逆天的改造手段,都不可能做到完美,可气运属于先天之德,衍生造化,神奇难测,硬生生将不可能作成现实!

……太一这臭龟蛋,这次倒是挺实际的,说这里有根治身体的方法,还真的有!

……但太一从来不干没好处的事,支持我治疗肉体,延长寿命,强化自身,这行为必然对有利,这利益是什么?

……收我当手下?成功机huì不高吧?那么,是要借刀杀人,利用***对付那个人吗?这事绝对有商有量碍…

温去病思索着,表情忽然一顿,脑里响起了奇怪的声音。

显然,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促成这奇迹的每一步,背后所消耗的,是大荒西朝的千年人族气运累积,温去病一路朝核心区域走去,周围的星河便一个接一个熄灭,归还于无,四周陷入一片黑暗。

肉身获得飞越似的强化提升,温去病缓步前行,心头则反映出一声声嘶吼,那是混杂于金芒中的人族欲念,一步之差,就会变成心魔,但此刻,这千千万万的人族嘶喊,都在传达一个相同的意念。

……种族气运与个人德运,互为一体之两面,借引种族气运,必承担因果,因果如不清偿,必遭强烈反噬!

……要清偿这么大量又复杂的因果,向lái是登天之难,但这一回,事情倒显得简单,因为这千千万万的嘶喊之声,所想要的东西都是同一个。

……千年悲愿,千年苦楚,今日我既担因果,必会负起责任,为你们解脱!

心念转动,温去病走到了大阵最深处,被星云锁链层层封锁的地方,他伸手胸口,捏住那半个金锁,金锁陡然变形,凝化为一把小斧,光耀四方十界。

温去病悍然举斧,不算壮的身驱,在这瞬间,气势膨胀至仿佛创世的巨神。

一斧.开天!

~~网,无弹窗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