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一章 传法之心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一章 传法之心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仙帝宫中的所有秘宝,都只能现场观悟、硬记,不能带出,哪怕是获得认可的仙帝亲属,一生也只能这么进入一次,这点之前青武仙帝没说,温去病也无从判断他是不知还是不说。

对于温去病忽然冒出的那一句,司徒小书压根就有听没有懂,他伤势离奇复原,让人松了口气,但这似乎也不是自己该过问的,当下看了他一眼,缓缓道:

“你拿到了钥匙,但带不出去,如何是好?”

“带不出去?我可没那么说。”

温去病一下贼笑,起手一掌,直接将那半块小锁拍入自己胸膛,瞬息间便融入血肉,消失不见。

司徒小书目中错愕之情闪过,随即明白,“实体之物,无法带出,但有些是虚体所化,能与血肉融合,就可以凭此携出……”

目光朝***仙帝的遗物看去,司徒小***得里头好像有些丹药什么的,如果以融合血肉为标准,自己吞服掉那些药丸,再离开此间,总不会还被拦截下来?

想归想,司徒小书没有付诸行动,说到底,靠着吃药来提升实力,不但根基不稳,还会造成无穷后患,是自己一路走来所厌弃的,现在就算进入仙帝遗藏,也不会因此改变……

温去病道:“我们能停留的时间有限,已经快要到了,殿下不去挑选几门绝学看看?”

“不用了!时间太短,看了也记不住什么,我确信自己一路没有走错,本赡已经足够,不需要这些。”

……除了横击仙帝,这里***的仙帝联合起来,可能还不够我爷爷一只手扫的,我有必要觊觎他们的传承吗?

“况且……今次我不是一无所获,所得的东西,已经够多了。”司徒小书看着身旁男子,故作平静道:“你刚刚使的那招,变化神妙,威力强绝,叫什么名字?你本身不是使刀剑的高手,这招从何处学来?”

“名字啊?不重要啦,有兴趣,将来自己取一个吧,记得蕴含开天之意就行了,至于出处……”

温去病耸耸肩,“我说是有高人比武使用,我恰好在旁看到了,信吗?”

女爵与自己不对盘,自己又不可能真的详加解释,就给这么一个似真似假的敷衍***,让她去惊疑不定就成了……这是温去病的想法,然而,话出了口,对方却没显出将信将疑,或直接视为戏言的反应,她的异常沉默,反而让温去病觉得不知哪里怪怪的。

“开天之意……”

司徒小书暗自咀嚼话中线索,哪怕看过这一式神技的使用,境界修为不足的,只会看见剑流凝缩化出的终极一刀,把重点放在“剑藏刀意”上,只有真正的大高手,才感悟得出这一式的重点是“开天”,这是爷爷当初对父亲、自己讲解刀意时,反覆提过的。

他说,他是在旁观战看到的……

爷爷与燕阁主试招时,在场者寥寥,只有三方人马,天斗剑阁在场的全是女子,封刀盟适逢其会者基本都已战死,剩下的自己也熟识,而除此之外的第三方则是……

……碎星者?

司徒小书娇躯一颤,被自己冒出的这个结论吓到,忍不住深深看了温去病一眼。

……明明是实力强悍的幸存碎星者,却故意套上猎杀者的身分,合理掩饰砷星团的一切。

……温去病,你藏得好深!

“咦?这地方有什么问题吗?我怎么觉得忽然冷了起来?”温阮下的眼神好奇怪啊,我还以为,在脸上不会出现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。”

“是吗?”司徒小书调整表情,收起了笑意,正色道:“为什么用这招给我看?又是怕我太弱,会死吗?”

“说得我像动保人士似的……我只是情势所逼而已,唯有这一击开天刀,能把术式武装借来的鎏金剑气凝聚,威力数倍提升,破掉阴阳天印,想不用也不行啊,除此之外……”

温去病哂道:“或许我是希望把这式神技能多做流传,它的原创者,是个很闷闷闷的闷人,也不怎么收徒传艺了,一不小心,这式惊世骇俗的神技就要失传,太可惜了。”

司徒小书目光一紧,暗忖这人当初在碎星团,肯定不是普通团员,从这满不在乎的口吻听来,他不只是认识爷爷,恐怕……还有交情。

“我是练剑的,你这……”

“殿下使剑不使刀,未必练得成,但既然已练分光化影剑,未尝不能从中推出它异曲同工的另一式来,以一化万,如果真有那一天,也还请殿下费心,择一适当之人,将这刀招相授,传承下去,不让前人心血结晶空废。”

温去病请托的时候,表情不自觉地变得严肃,甚至说得上慎重,这个下意识流露的神情,看得司徒小书心里酸酸的,却又有种不知怎么解释的喜悦,诚于武,重视道统,这人的内心……果然还是有光明一面,不是尽都龌龊奸滑。

“你……”

司徒小书要开口,但整个空间却忽然一暗,一下吞吐,就把她和温去病排除出去,两人不过一眨眼,便出现在外头,脱离了此处空间。

“……还真是说赶人就赶人,半点情面也不留啊1

温去病瞠目结舌,多少有些觉得自己傻了,虽然里头东西带不走,可如果多去翻几本秘笈,记些功诀,回去之后卖给太一也好啊,偏偏那个女爵犯傻,有时间不去看秘笈,尽缠着自己说话,自己光顾着回答,浪费时间,真是扼腕。

司徒小书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惜,相比那些秘笈、仙帝传承,自己已经获得更宝贵的东西,满载而归了。

“事不宜迟,你应该立刻赶去封天坛,那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司徒小书就看见龙云儿快步赶来,“你们出来了?怎么会在这里?进去和出来的位置不一样吗?”

温去病在旁,觉得龙云儿神情不对,像是刚刚被什么震撼消息炸过一样,当即出手把人拦住,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龙云儿站定,先吸了一口气,平复情绪,这才道:“飞龙寺遇袭,伤情惨重,须弥佛子粉身碎骨,八大罗汉、十八金刚尽皆阵亡,都是被强行杀掉的。”

温去病悚然动容,原本猜到飞龙寺恐怕会出事,程度也不过是被人潜入、捣乱,至多刺杀一两名重要人物,但这情形听来,简直就像是一次强袭,趁着仙帝、天君的注意力,都被婚礼与刺客吸引,直接以压倒性的精锐力量强攻,重创飞龙寺。

司徒小书惊道:“飞龙寺内高手众多,就是几名魔将联手,也讨不了好,谁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?难道……”

下意识的想法,莫非是九头妖龙亲自来了?但这念头刚冒出就知不可能,如果九头妖龙亲自出马,动静肯定极大,绝不会只有这样的程度,况且,这也不是九头妖龙的作风……

温去病道:“不用急,把情况说一遍,具体是怎样?”

龙云儿点点头,把自己刚刚接获的通知,一一转述出来。

敌人不知用什么手段,穿过层层禁制,深入飞龙寺,找到须弥佛子闭关所在,将以特殊手法强行留魂于体,几乎化为金身人柱的须弥佛子摧毁,粉身碎骨,更把该处浮屠整个爆掉,偌大动静,惊动了满寺僧众,闻声赶来,却被做好准备的敌人打了个伏击。

潜入飞龙寺的敌人,是一支十余人的小队,实力非常强悍,由高阶与地阶组成,非常精擅匿踪与刺杀,藏匿起来的时候,半点气息也不露,赶来的僧侣虽多,却谁也没能察觉,待敌人暴起发难,已是死厄临身。

先中毒,再被定住身形,当面对来自影中、来自***匪夷所思处的诡秘攻击,首次遭逢这种阵仗的飞龙寺众僧,甚至连奉灵的时间也没有,便在惊愕中魂归西天。

如果说,这些还只是靠诡奇难防来取胜,那率领这支队伍的两名地阶,就是货真价实的硬实力,使用奉灵之术后,力量疯狂飙涨,与赶到的天君硬拚一记,不落下风,两人联手,加上诡异的遁术法宝,最终护着整支队伍,在青武仙帝的灭杀下成功逃逸。

此事令青武仙帝震怒,却也惊恐,因为在他们逃逸时,九头妖龙的一个人形化身,演化心魔,奇袭天君,虽然为其逐退,但有很大可能,这支不知打哪冒出来的新势力,已经与九头妖龙联手,甚至是妖龙栽培出的新手下。

敌人的实力忽然拉高一大截,让本就胜负悬殊的敌我形势,更为险峻,青武仙帝忧心不已,正召集群臣,商议对策,让人来向龙云儿嘱托,如果进入仙帝密藏的两人出来,务必要立刻通知他们来见。

司徒小书点头道:“我先赶过去吧,你们直接去封天坛,现在再没有什么事比破掉封天坛更重要了。”

抛下这一句,司徒小书匆匆离去,龙云儿看着她背影,忍不住道:“剑公主怎么了吗?总觉得她现在看哥哥你的眼神,和早先差好多啊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