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三十章 天开八荒剑藏刀!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章 天开八荒剑藏刀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看见温去病斩出的那一击,司徒小书脑里“轰”的一声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管之前怎么猜测这男人暗藏的秘密,都想不到这秘密居然会直接牵连到自家头】

封刀盟最出名的绝学,无疑就是“乾坤刀”与“乾坤四证”,但因为顾忌四绝武技的相生相克,封刀盟内并不是人人都能练乾坤刀,仍有许多不属于乾坤刀系的***刀术。

其中,确实有这么一门梦幻神技,虽出自乾坤刀,却不属于乾坤刀系统,而且整个封刀盟除了司徒无视,还不晓得有没有第二人练成?

那是百族大战后期,为了寻求技艺突破,并且开更多可能,封刀盟之主司徒无视、天斗剑阁阁主燕无双,爆了一场战斗,名虽为切磋,却打得异常激烈,双方险些押上性命,最终,两人双双领悟一式异曲同工的刀剑合击之招,原理近似,表现手法各异,一化万、万归一,双方领悟的神技即将对拚。

为了避免出现死伤,行将对拚的两人,最终被在场观战的人们拦下,没有互拚这最后一招,但彼此的这一战、各自领悟的刀剑神技,却轰传开来,成为脍炙人口的幻影神技。

那一战后,燕无双从未再使所悟得的那式剑招,司徒无视却曾因为坳不过孙女的一再苦求,当众试演过一回,虽只有一次,但那式“天开八荒剑藏刀”,惊人的威力、由华丽归于平实的炫目效果,却在司徒小书心里留下深刻印象,不知自己几时能斩出同样的一刀?也不知何日能再亲眼目睹?

真是作梦也想不到,重见此式的契机,会不在封刀盟,不出于祖父、父亲、

自己,也不出于任何封刀盟中的绝顶俊才,而是在穿越到异界后,由一个与自己同世界的臭人贩子手里挥出。

当那滔滔剑流汇于原点,蜕尽繁华,反璞归真,聚百剑、千剑之力于一点,化现成青铜色的巨刀斩出,司徒小书也全然愣在当场,看着那青铜***的巨刀,怒劈尽黑白漩涡中,爆出轰雷似的炸响,仿佛能吞化一切的阴阳之力,这回连涟漪都没起,直接给炸翻,从内部一路直破至外,被硬生生劈开。

司徒小书曾听父亲分析过这一式的原理,所谓的“天开八荒”,其实是取开天辟地的寓意,刀劲刚强猛爆,莫可抵御。如果阴阳天印演化的黑白之壁,是阴阳两仪的混元状态,天开八荒剑藏刀,就是创世巨人开天辟地的那一斧,劈开混沌,创世初生,正是***封锁的针对一击。

黑白漩涡被破,阴阳天印断为两截,开天一刀余势未止,直直斩在仙帝古尸身上,已被朽化的帝袍碎裂开来,古尸出一声凄厉的惨嚎!

温去并司徒小书脱困而出,见到古尸受创,司徒小书心惊胆颤,出现片刻迟疑,不知道是否该立刻脱离,但温去病却飞飙出去,光翼一展,度奇快,已飞掠出去,直逼古尸。

双方交错只在一瞬,温去病剑爪探出,抓住那半枚古锁,跟着就全脱离,而仙帝古尸回击的一爪,则险险掠过温去病肩头,虽未击实,肩头剑甲却破碎纷飞,肩骨也瞬间垮了下去,血沫立刻从口齿间溢出。

“你1

司徒小书大骇,一看就知道这伤的严重,想出手援护,哪知这个男子就像没事人一样,飞驰而来,抓着她的手,光翼一展,立即外冲,司徒小书被牵着手,整个愣住,估不到温去病还有这样的一面。

不耍弄嘴皮,不卖弄智巧,悍猛冲锋,机敏决断,无视生死,无视创伤与痛楚,这若换作在沙场,那就是天下无双的猛将、霸王,哪里还有半分文弱样?

连续的震惊,司徒小书几乎丧失思考能力,像扯线木偶般被温去病抓着走,眼看就要掠离这个区域,忽然后头传来一声叫唤。

“停步1

陌生的声音,略显苍老,正是仙帝古尸开了口,这让窜逃中的两人遍体生寒,恐惧到极点。

能够开口,还说出完整字句,这表示古尸已经生出意识,有了灵智,威胁性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,那怕同样一式阴阳天印,如果有意识操控,尽演绎其中玄妙,自己压根就不可能破得开,哪怕用尽压箱宝也一样。

……仙帝灵识若复,个人战力绝不可能相对抗,只能靠装备了!

……捆仙索、斩妖飞刀,对付初级天阶还行,或许可以赌一赌。

温去病心思急动,预备激活从太一处兑换来的秘宝,但身后的异响却连接传来,似是连步踉跄,跟着,仿佛呓语出声。

“……朕……非朕……我非我……”

模糊的声音,远远传来,骤传入耳,却如咒语般让温去病瞬息止步,司徒小书猝不及防,险些扑跌出去,还以为温去病出了什么事,却见他骇然回头,遥望向黑暗尽头的古尸。

横击仙帝的古尸,双手抱头,跪倒在地,喃喃重复着“朕非朕,我非我”的话,情况诡异,偶然一下抬头,眼神更是骇然莫名。

双方眼神交错的一瞬,温去病也是心头一震,自己曾在五斗观中见过仙帝遗像,虽然形貌上颇有分别,但遗像的眼神,与这具古尸的眼神整个对不上,还有身上的气息也不对。

当初自己看见遗像,之所以能立刻肯定,看的就是眼神,因为形貌可以易容改扮,眼神却假不了,还有画像上残留的气息也难有假,可现在……眼神整个不对,气息也不对,自己用来辨识身分的几个依据,一下全都没了。

这是……怎么一回事?

温去病脑里乱成一团,无法索解这是什么状况,旁边的司徒小书却全身一震,被古尸的呓语给点醒。

……朕非朕,我非我,我……不是我?

……这和自己如今的情况,岂不是如出一辙?

……千年以前,横击仙帝的体内,也同样存在着一个不属于这世界的灵魂?

那个一度停留的灵魂,才是真正创造丰功伟业的灵魂,而当这道灵魂飞升离去,徒留躯壳,当尸变生,根据尸骸所复原的灵识,自然是原主。

……同样的情况,将来也会生在自己身上吗?如果自己侥幸回归,这具身躯将来尸变,回复过来的灵识,会否就是壮志未酬的独孤剑公主?

顷刻之间,***如涌,司徒小书看了温去病一眼,忽然生出一个念头。

……这男人一路追着横击仙帝的线索到此,态度坚决,该不会……他真正要追踪的,其实是寄宿于横击仙帝体内的那抹孤魂?

司徒小书不知如何开口,但另一侧,抱头嚎叫的仙帝古尸,目中灵光一闪,出现一股惊惶、恐惧之意,已经为邪祟所的身躯,竟然开始崩解、沙化,他转头遥望向两人,大声喊出话来。

“封天坛……江山……十绝……气运需有物依凭,才……才……啊1

断断续续的字句,说得模糊不清,最后更化为一声惨呼,整具仙帝遗蜕,连同头上的帝冠、身上的龙袍,一同迅腐朽,化为黑沙,洒落地上,转眼之间,一代仙帝,成了一黑土,随风而散。

这个结局,着实让司徒小书感到唏嘘,但转头横看温去病,他眼中精芒闪现,横击仙帝最后的那些遗言,自己虽听不懂,他却恐怕有所理解,大有助益。

“……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个嘛,解释起来有点难度,而且我也不能说完全参透,还需要……”

温去病说着,脸色忽变,脚下无力,一下软倒地上,一口鲜血喷落地上,司徒小书先是大吃一惊,随即恍然。

刚才硬挨横击仙帝一下,这男人自始至终都行若无事,仿佛没受伤也不觉得痛,但行若无事绝不是真的没事,那一下连半边肩膀都打塌了,创伤可想而知,光冲着他能不皱眉头地忍到此刻,就称得上一声铁汉,司徒小书心头对他的恶感,登时减了一半。

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

佳人的破例关心,温去病没时间去在乎,急急探手入怀,要找镇伤回复气力的丹药。

……扑了个空,没有得到那个人的分毫线索,还莫名其妙和仙帝遗蜕打了一场,白受了伤,这单生意真是大大亏本了,不过,刚刚横击仙帝最后的半句话,如果自己所想不错,这趟倒也不白来……

温去病心念急转,忽然,掌心一热,点点金芒从中泄出,他摊掌一看,之前夺自横击仙帝身上的那半块金锁,此刻散出金芒,仿佛下雪,点点滴滴,沾着自己身体,跟着便迅没入体内。

金芒入体,周身血肉烫,破损的肉身迅修复,瘀血化开,断骨重续,忍痛把几处创伤拉起,固定一下骨肉位置,没几秒钟,被横击仙帝所打伤的地方,已经修复完好。

……怎会如此?

……这又不是功德之气,为何会主动修补**伤损?

……而且这感觉,为何和功德修补的效果如出一辙?

温去病又惊又喜,却无法索解,而金芒持续渗入体内,甚至开始修补心房的缺损,甚至气血本源,这种猛到过头的医疗效果,让他连忙内视,脑中无数念头也纷纷涌来。

……原来……是这么一回事……

温去病缓缓站起,看着身旁的大美人,虽然这不是一个适当的倾吐对象,他仍忍不住说出话来。

“我终于明白,气运是怎么一回事了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