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九章 绯剑朱雀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九章 绯剑朱雀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古尸一睁眼,九幽煞芒现!源于九幽炼狱的血邪芒,自双眼中渗出,犹如点滴血泪,而半边深尸气,更冲天飙起,化为一道黑气,笔直冲】

温去并司徒小书都暗叫不妙,横击仙帝的尸骸,明显已变成极厉害的妖物,这类邪尸的威力,通常不如生前,但如果因为某些异常理由,开启了灵智,那就可能使用生前的技巧与异能,战力可能犹胜生前。

这种层次的敌人,两人未必扛得下,但没等温去并司徒小书有反应,古尸已经举起漆黑的手掌,遥遥向两人一压。

霎时,整个空间染上一层黑白之色,两色旋动,交相轮转,所有事物都混入两色之中,无休无止的黑与白,将两人困入错乱的双色世界中。

仙帝绝学.阴阳天印!

天印系统的绝学,在典籍中,是横击仙帝出道早期,尚未成名时的绝学,但在其承接天命成道后,哪怕是早期的技艺,都变成盖世神功,一印分阴阳,两仪轮转道浑成,直接将两大高手困在里头。

黑白世界内,温去病大发神威,打出连串爪影,身形高速舞动,化出一道长长的龙影,在往内挤压的黑白障壁内,连连撞击,试图把四面内缩的障壁往外推,维持两人的生存空间。

层层龙影,化为激转旋风,与重压而来的黑白障壁高速碰撞,威势惊人,看似不落下风,但温去病本人的感觉却不是这样。

黑白混元之壁,看不出具体厚薄,可每次碰撞,那边就像是含带一整个世界的重量,狂砸过来,横击仙帝生前必是天阶,还是中高位的存在,幸亏身躯遭到化,灵识已泯,使不出生前的玄妙之境,力量百不存一,否则,自己连一招都守不下。

而且,透过碰撞,浓烈的阴尸邪气,不住透体渗来,扰乱自己气脉,侵蚀血肉,若非这套术式武装,正是掌控冥府一隅的尸龙,自己搞不好瞬间就被尸气沾染,变成长毛活尸。

“当心1

一声娇叱,司徒小书也出了手,觑准龙影盘旋的空隙,凤首剑出,剑气如水撒泼,每一剑穿过龙影的空隙,击向黑白障壁,完美配合温去病的攻势,想要击破这个黑白世界,从中脱出。

甫一交接,司徒小书就清楚感受到,对面那仿佛一整个世界狂压过来的异常份量,这种***的威力,百分百是中高位的天阶,绝不是自己能抗衡的对象,自己甚至无法想像,温去病怎能力扛那么久还不落下风?

跟着,浓烈的邪秽尸气,透过黑白、生死之意轮转,传送过来,哪怕只是些微,明亮锋锐的凤首剑,也一下变得黯淡,被腐蚀了灵性,甚至蔓延向司徒小书自身。

司徒小书大骇,不顾耗损真元,鎏金剑气源源发动,黑中带青的锋锐剑气,笼罩住凤首剑,隔绝尸气侵袭,狂打向黑白障壁,鎏金剑气过处,黑白障壁生出一**的涟漪,有了影响,却太轻微,不足以将之破开。

两人一番联手施为,力抗阴阳天印,出色的表现,却引起了古尸的警觉与怒意,仰首狂啸一声,阴阳天印蛮力加催,威力直线攀升,温去病狂转的龙影,难承碰撞,一段段碎裂开来,他本人更一下踉跄,猛往后跌。

司徒小书的鎏金剑气也如中坚壁,一道道反震回来,虎口登时破裂,鲜血猛往下淌,而六面急旋的黑白漩涡,自上下四方同时推过来。

“……不、不妙啊1

温去病吃力地站起,身上威武的龙甲,破碎得非常凄惨,脸上也浮现一层淡金之色,受了内伤。

司徒小书问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温去病摇头道:“不好也不只是我一个人,而且再这么下去,就不只是不好,而是要一起完蛋了。”

知道这不是危言耸听,司徒小书也冷静下来,看着快速迫近的多个黑白漩涡,道:“我们需要更强的攻击,而且,我们只有一次机会……”

刚刚的攻击,鎏金剑气一度起到作用,无坚不摧确非虚言,只是初步踏入青铜境界的鎏金剑气,威力不足,如果能提升到青铜境界***,就有希望,但这一击若不成,古尸无疑就会再次催劲,那时便真的无可抵御,唯有受死了。

温去病在此界所展现的能力,基本都是些辅助功能,攻击并非其所长,那套术式甲胄的攻击力,虽然使人惊艳,但既然破碎,看来也技止此矣,司徒小书对其不抱指望,晓得后头恐怕只能靠自己。

将鎏金剑气的威力、境界提升,似乎是最有效的方法,但想起来容易,真要做却茫无头绪,如果这个提升有那么容易,甚至只要冒点风险就能冲上去,自己早就干了,现在仓促间说要,这……

“……没别的办法了,我有一个技术,能把鎏金剑气的威力提升,至少,青铜***吧。”

温去病从旁冒出的一句话,确实吓到司徒小书,如果时间足够,她肯定会有强烈怀疑,要多方试探验证,但此刻黑白漩涡吞天蚀地迫来,命悬一线,一切似乎再无选择。

司徒小书叹了口气,道:“怎么作?我该怎么与你合作?”

“很简单!看到我身上这件又酷又时尚的装甲了吗?它其实是一件构造特殊的战衣,上头所附载的术式,其基本原理是……”

温去病劈哩啪啦说了一长串,务求在最短时间内,用最简洁的言词把一切说明清楚,好不容易说完,司徒小书听得脑袋发胀,但勉强还是明白了,便道:“

大概懂了,但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?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“接下来,只剩下一个步骤,要全心全意信任我,把眼睛闭起来,默想将力量借给我,还有记得一个重中之重的重点。”

温去病脸色凝重,道:“千万记篆…不要咬1

司徒小书一意配合,已经将眼睛闭上,闻言登时错愕,正想问“咬什么”,唇上陡然一热,一个吻伴随着阳刚之气,覆盖在她的双唇上。

“唔1

又惊又怒,司徒小书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拳腿同出,狠狠给这***男人来一下,把他给轰飞出去,但身上冒出的强光,还有体内飞速散失的力量,都让她手酸足软,发不出力量来。

短暂一下耽搁,争取到足够时间的温去病,完成术式,在司徒小书飞腿踢中之前,飘身退开,运作术式,之前已破碎得七零八落的尸龙战甲,发出豪光,胄甲液化流动,重组新型态。

术式武装.绯剑朱雀!

温去病身上新出现一套明亮的甲胄,仿佛千柄锋锐剑尖被折断,拼组而成,充满锐气,斩空切宙,而背后展开一双光翼,轻翔展动,尾部拖着三支长长光羽,像随时都会燃烧起来的火焰,如同凤凰。

这套术式武装,源于独孤剑公主的朱雀血脉,朱雀是凤凰分支,是极其强大的神兽,温去病早有心尝试,却不愿把主意动到女爵身上,与她缔结什么契约,如今迫于无奈,与她共构术式,要完成的最后一步,就顺势***当前危局。

温去病身形一闪,抱住司徒小书的纤腰,将轻盈的她搂着一同飞起,这突如其的肌肤相触,让司徒小书既羞涩,又气恼,更造成体内力量倍于之前的流逝。

“起剑1

一声长喝,鎏金剑气狂飙而出,直袭向黑白漩涡,纯粹的青铜之色,象征着此阶段的境界***,威力更远非之前能比,黑白漩涡吞下了青铜剑气,却无法化消,掀起了涟漪,再增幅为剧震,眼看就要把那一角的障壁给破开,却听见发自古尸的一声怒吼!

邪能再催,没有灵识驾驭的失控暴力,让失去神妙的阴阳天印,疯狂激转,威力陡增逾倍,却也出现一道道裂痕,行将崩溃。

但对于仍被困于黑白世界内的温去并司徒小书,却等不到阴阳天印崩解的那一刻,在那之前,他们就会被狂暴化的黑白漩涡给吞没、蚀尽,没有半分生存机会。

技不如人,纵死无怨,但念及刚刚被夺走的初吻,周身乏力的司徒小书,仍忍不住骂了一句,“你把我们最后的活命机会给浪费了。”

这声埋怨,似有意实无心,但温去病的回答,却着实让她摸不着头脑。

“睁眼看好,我只使得出一点皮毛,但的分光化影剑若练得好,或许能反向重现这一招的几成水平。”

“什么?”

司徒小书反应不过来,分光化影剑已是道门绝学剑艺,要先练好分光化影剑,才能使出那一招的几成水平,那是什么恐怖招数?还有,为什么是反向?

未及相询,温去病已经出手,全身剑甲喷吐鎏金之气,形如万剑冲霄,汇成剑流,冲击而去,剑气强盛而凌乱,却在将与黑白漩涡对撞之前,剑流两两相汇,迅速归成一点,最后,一道扫尽八荒**的无双刀气,由原点而生,斩向黑白阴阳。

封刀盟无上神技.天开八荒剑藏刀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