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六章 来自影子的一刀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六章 来自影子的一刀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预备夫妻对拜时,温去病着实有种冲动,想在新娘对自己行刺之前,先一步把对方打趴在地上,就像过往干过许多次的那样,这个本能冲动真是要命……

不过,如果真的就这样顺从本能反应,自己就只是一个***头了,再怎么发挥本能反应,那也是洞房花烛的时候,但今天这一场,还不晓得有没有咧……

这些念头,连自己都觉得越想越好玩,但就在自己也要跟着拜下去的时候,一股莫名震颤,让自己有所感应,看到了地上那抹扭曲的黑影。

龙云儿的影子,发生了邪异的变化,变得扭曲,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头出来,而这一切,气息全无,没有任何人察觉。

……藏影之术?

不及思索,温去病抢先出手,一把拉过龙云儿,动作之猛,将她拉趴在地,更避过后方飞闪而过的那道灰光。

灰光若有似无,但飞切过处,空间破裂,如果被斩中,就算是斗龙极意袍,也未必能保龙云儿平安,因为这把别名“戮神”的奇刃,原本就是凡人试图对抗天阶,苦心研制的异物之一。

……但,怎会?

温去病拉趴了龙云儿,还未及起身,就看那道灰光落空后,竟然喷射出来,直袭向自己,登时恍然。

……原来,我才是真正目标吗?可惜了……

一声暴喝,响彻整座大殿,喷射杀敌的灰光,被凝结在半空,迅速消失,连那个藏影于暗的刺客,都被直接定住,动也动不了一下。

这不是什么奇怪的结果,现场可不是只有这几个人,仙帝、天君都在观礼,其中之一更是天阶人物,就算一开始没察觉到,可都已经动上手了,如果还没有反应,这个仙帝若不是水货,就是别有用心。

“逆贼!尔敢1

青武仙帝气得脸若寒铁,无论新娘有否被替换,这婚礼都是他尽力想要办好,给侄女的一个交代,现在居然有妖魔潜入,进行刺杀,而自己直至此刻才发现,这是多年来未有的耻辱!

遥遥出手,青武仙帝将这处空间短暂封锁,灰光奇刃消失,那个刺客也被封锁住,动弹不得,却见那刺客身上亮起一道赤芒,似要化光遁走。

“哼,哪有如此简单?”

仙帝一声怒哼,赤芒登时解裂,区区护命法器所带的遁术,根本无须他出手,念头一动就能将之粉碎,然而,这也让他生出一丝怀疑。妖魔之属,会使用遁术的相当稀有,即使有,基本也都是本身的血脉异能,不是法器,可这名刺客却是使用法器想逃遁,怎么回事?

遁光被破,逃跑无望,刺客没有坐以待毙,身上的气息急遽激增,本来只是初入高阶的程度,力量如滚水般沸腾涨升,直逼地阶,身后更隐约出现一头双首魔猿的巨影,仰天咆哮!

“奉灵?”

“为何……”

一见刺客这动作,在场人们都感诧异,奉灵之术没什么稀奇,大荒西朝之内哪个不会?但用得出这一手,就表示来袭者并非妖魔,而是……人族?

遁光被截,刺客的身体陡然炸开,不远处的龙虎天君闪电出手,一把抓出,拘魂锁魄,哪怕刺客身死,也能从魂魄中拷问出话来。

“咦?”

龙虎天君微一皱眉,发现掌中空空如也,自己拘魂手段几成天下第一,无须法器就能施展,但这么快的出手,仍慢了一步,连残魂也搜不到,对方身上定有自灭神魂的手段,身死即动,什么也不剩下。

一番异变,观礼的宾客纷纷抢上,确认新人的状态,连殿外的护卫都被惊动,连忙要抢进来确认状况,却被青武仙帝喝止,全部退出去,涉及新娘冒牌顶包,他着实不愿此事被外人得知。

刺客粉身碎骨毙命,没留下任何可检验的东西,连魂魄都被消灭,狠辣异常,这是百分百的死士,但……过往九头妖龙手下,妖魔无数,偶尔也驱使尸骸,却从没有活着的人类为其效命,更别说还训练出死士来。

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互看一眼,都是眉头紧皱,觉得事情透着太多的诡异意味,难道九头妖龙转了作风,暗中培植效忠的人类?或是人族之中出了叛徒,事情与妖魔无关?

种种可能,代表着一道道暗流,偏生在大铸完结前夕涌动起来,对仙帝、天君而言,都绝不是好事,青武仙帝望向温去病,“你没事吧?这兵器好厉害。”

以青武仙帝的目光,一早也看出来,刺客奇袭龙云儿只是佯攻,病僧才是真实目标,这年轻人虽实力成谜,但未登天阶是肯定的,那道斩裂空间的奇刃,委实非同小可,真给切割过去,地阶以下,就这么丧命的机会很高。

温去病扶起了龙云儿,道:“这应该是一次性的兵器,直接以大神通摘取空间裂缝,凝结为刃,每次挥动,破裂空间,无坚不摧……唔……”

语带保留,青武仙帝看得出病僧有未尽之言,或许是此刻人多眼杂,才不愿多说,青武仙帝也不问,只是目光往上一瞥,寒声道:“还不下来?真以为能一直躲着看吗?”

应着这声,司徒小书从房梁顶上落下,刚刚仙帝、天君连着出手,没有她登场的份,就停留梁上,关注八方动静,以防有人藉机生事,确认除了这名刺客外别无他人蠢动后,听青武仙帝的话,不得不现身。

傲然落地,女爵高佻修长的身段,无双的冷艳,令在场众人眼前一亮,也让那些不知道新娘早被掉包的人吓了一跳,而她更清楚自己是为何现身,大步走到温去病面前,像行军礼一样,俐落地躬身一拜。

温去病一怔,跟着露出揶揄的微笑,人生就是那么搞笑,有时候越是想要逃避的,就越是逃不掉,独孤剑耻于和自己拜堂,自己又何尝愿意和这个司徒小书二号行礼?对方那副表情,真是想想都觉得烦闷。

因为不想和对方沾染,所以才躲避拜堂,结果好像冥冥中有一股力量,越是不想碰,越是强迫两个人必须碰在一起,现在……估计独孤剑心头也是一肚火。

温去病也朝着女爵弯腰一拜,旁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,龙虎天君的目光扫向司礼官,轻咳一声,司礼官会意,扯开嗓子大喊。

“礼~~成~~~~”

不用更多的话语,只是这一句喊完,仿佛咒语,整座大殿灿然生光,笼罩在一片金芒中,供奉在前的历代仙帝印玺,绽出一朵朵金花似的彩光,满是祥瑞,这些金芒点点洒落在司徒小书、温去病身上,象征两人获得认可。

龙云儿看着这一幕,心中百味陈杂,但当前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,而且,刚刚那名人类刺客,还有斩裂空间的奇刃,让自己有种很诡异的感觉,因为……

自己居然知道这东西的出处!

“行了,你们可以进……咳!进那里了。”

青武仙帝笑得尴尬,旁人都以为这是“送入洞房”的意思,但知情的也都晓得,这是进入仙帝密藏的提示。

司徒小书用力点头,这是等待已久的一刻,自己连拜都拜了,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报酬,但温去病却伸出手,“且慢!事情有点不对。”

青武仙帝皱眉道:“哪里不对?”

温去病道:“早不刺杀,晚不刺杀,怎么偏偏挑这时候来刺?现在是很好的刺杀机会吗?”

仙帝、天君陷入思索,是不是最佳刺杀时机,端要看刺杀阵容够不够强,这边虽说是婚礼,却没有大操大办,地点在宫殿中,观礼者寥寥数人,连闲杂人等都没有,在这时出手刺杀,等于要同时对上天下五绝之四,根本是***任务。

而这种任务,想要稳稳成功,除非让九头妖龙自己来,再不然,起码也得来个天阶,才有可行性,地阶以下根本是送死,更别说只是个高阶初段,如果不是藏影之术了得,根本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。

那……派一个根本没可能得手的人,跑来这边刺杀,除了打草惊蛇,其目的何在?

“……调虎离山1

仙帝、天君同时抬起头,想到了这个可能,既然刺杀无望,对方行动的最大可能,就是以此瞒天过海,引开己方众人的目光,趁此进行真正目的,但……敌人真正目的又是什么?

在这里玩调虎离山,敌人的目标肯定在仙帝宫中,至少也是在帝京,但帝京内的重要地点屈指可数,仙帝宫如今四绝坐镇,谁也别想来乱动,而五斗观是道门重地,龙虎天君纵然不在,但多年经营也不是随便可以让人上门的,剩余的就只有……

“飞龙寺?”

众人脑中闪过这可能,这绝不是一个最好的目标,但考虑到利益与风险比,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都认为飞龙寺最有可能,而那边处于层层禁法保护下,若发生什么事,这边很有可能浑然不知,感应不到。

“走1

青武仙帝袖袍一挥,带着手下群武将一起走出殿外,赶往飞龙寺,却还不忘交代一声,“这边交给我们,你们去该去的地方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