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二章 为了全人类的将来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二章 为了全人类的将来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很清楚,如果没有过去在碎星团的研究,自己就算再怎么天才,也别想在短时间内,***这个所谓汇集气运的超**阵。

但有那些知识,针对所知的部分归纳、分析,温去病渐渐看出一些端倪,印证先前的想法。

汇集人族气运,***妖邪,这听起来是一件非常**的事,在大荒西朝史上更是空前绝后的头一遭,估计听见这计画的九***,听到了都是觉得**酷炫,居然用这前无古人的技术,彻底辗压那些妖魔。

可身为技术人员,温去病是怎么听都觉得古怪,人族气运,听起来确实是很**的东西,但它玄之又玄,甚至连算不算得上是一种能量都不好说,如此虚渺不实的东西,要怎么用它来当武器?

如果是天阶顶上的那些大能,拥有种种匪夷所思的神通,那倒是不奇怪,们之间的战争,根本不是普通人类,甚至普通的天阶能想像,假若们凝结出一把气运之剑,***天下妖魔,自己就算不了解原里,但仍会相信可能性。

同样的事,今天换了哪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,跳出来说他也能做到,只不过要***几十万、几百万人来齐心合力,这话自己怎么听,都觉得像是敛财骗色的诈欺行为,而这也恰好就是那个人最擅长的作为。

那个人……所知道的恐怕也有限,手上所握有的,只是对此一知半解的残缺技术,才会让碎星团继续这方面的研究,想要将技术完善,而若时间的先后顺序,是那个人离开大荒西朝后,才成立碎星团,那他在大荒西朝所使用的气运技术,绝对有问题。

怀着这个想法,自己认真去检查,最后在这些法阵的纹路中,看出了端倪,虽然不是很完全,但从与太一交易的经验,被层层法阵守护在核心的东西,无疑就是命契。

这些命契……为数庞大,起码有……数百万,而且都不完整,实际的数字可能还要往上再翻几倍,他哄这么多人来签命契?

大荒西朝的土蛋,搞不清楚厉害,但如果换了是自己的世界,说到要签个命契,把命交给那个人,估计所有和碎星团打过交道的大人物,都会浑身发寒,猛打冷颤,部分人士甚至会出现灾后创伤症候群……

数以百万计的命契,汇集于这个超大规模的法阵,背后造成的影响,确实想想也让温去病冒冷汗,特别是与那个人相关,这些签下命契的人,到底是怎么签的?可能是一句话,可能是参与某个行动的一句宣示,命契就建构完成,而他们真了解自己应允了什么吗?

时隔千年,***无人了解,但据线索推测,温去病可以想像这些命契,都是什么人签下的,比如说……参与封天坛建造数十万民夫?

如果让自己来设局,在召集所有民夫开工时,领着一起大呼口号,在澎湃气氛下,什么夸张话都会轻易喊出口。

“……为了汇集人族气运,***妖魔,***在这里的诸位,我需要你们贡献力量,共建封天坛,支持前线的将士,抛颅洒血在所不辞,你们愿意吗?”

以这样的喊话方式,不清楚的人肯定会跟着喊,因为身在大后方,又不用上战场拼命,妖魔也打不过来,根本看不到立即性的危险,抛颅洒血,贡献力量什么的,不过是空话,几十万人上工前高呼口号,提振士气,谁都会很自然地跟着喊。

只要喊过一次,就完蛋了,“共建封天坛”、“抛颅洒血”、“贡献力量”

、“汇集气运”,条件满足,简单的命契成立,在这些条件的范围内,术式开始运作,哪怕不是太明确,但已经很足够了,尤其是对那些民夫!

涉及命契签订,太过模糊的誓约,其实能发挥得很有限,还容易辩解与抵赖,不然随便喊些口号,岂不可以坑尽全人类?但誓约发过,维持誓约的法阵又是亲手制造,这个就很难赖帐了,数十万建造封天坛的民夫,等若是拿命与血肉成为建筑物的基石。

“……这算什么汇集?非法吸金也算汇集吗?”温去病喃喃道:“这边的史书该修改一下的,横击仙帝强夺人族气运,这才是***。”

但数十万民夫的离奇早亡……

自己事前有过推测,事后灭口不可能,也太过费工,极有可能是建造过程中,受了什么染或是沾上邪祟,但这一类的伤害,要嘛是急速衰弱病故,要嘛是神智失常,狂乱而亡,征状非常明显,绝不会死得无迹可寻,让人千年都找不到端倪,成为谜团。

“……不管那个关键是什么,秘密一定就隐藏在这里。”

温去病逐步深入,步向星河之心,探究此地隐藏的秘密,一步百算,越走越慢,最后,来到一处星罗横布,交织为炼的地方,明灿灿的金光,让人无法直视,但在那片星云锁炼之后,汇聚而来的星海,出现了瀑布般的落流。

“……飞流直下三千尺,如似银河落九天1

随口吟了两句,温去病直视星流内部,一缕一缕的黄金光芒,化作飞流垂落,倾注到下方的莫名深处,一个无比巨大的漆黑空洞,也不知最终流往何方。

温去病尝试穿过锁炼封阻,但一道道星云锁炼,坚不可摧,温去病试了几次,就有了结论。别说是自己,就算把天阶强人找来,都破不了这些锁炼中所蕴含的强大术式,不过,从术式结构来看,这些锁链并非无法解开,只是需要某种“

钥匙”。

没有钥匙的自己,过不了锁炼的封锁,只能隔着锁炼,远眺那道浩瀚的星瀑,脑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涌现。

……金***的星屑,应该就是人族气运的具现化,那个人想要汇聚的人族气运,到底还是成功了,并且横压了妖魔一整个世代。

……这么强大的术式,为何他在百族大战中不用?不在主世界也盖个封天坛、世界奇观,照样横压妖族、魔族一个世代,却用起了封神台这个不可靠的技术,短短数年,就祸起萧墙?

……封天坛有问题是肯定的,但那个人绝不会因为如此就不敢用,他一向只管达成目的,不在乎牺牲,除非……这么作的代价,远高过收益,收支不能平衡,才会被他舍弃。

……星云锁链的构成,如果说是不完整的命契残迹,那都是千年前的东西了,人死契灭,为何还会有残迹?这个术式千年来是用什么来维持的?

越想越是困惑,温去病眉头紧蹙,最终,他陡然一震,明白了过来,怔怔地看着星云锁炼之后,仿佛相聚千万里遥距的浩瀚星流,喃喃自语。

“……果然,气运之数,强夺必遭天谴……”

月明星稀,病僧、平春消失在封天坛中,已经两日两夜,青武仙帝将这列为首要机密,***息,外界没有任何人知道这状况,就只有身为亲属的龙云儿,一面与司徒小书对练,一面等候在封天坛外。

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,都等待在主宫中,两人都有种预感,病僧此次调查的结果,将关系到这场大铸,甚至人族生存战的成败,是以两人不敢大意,都在主宫中等待。

蓦地,龙虎天君双目一睁,有了感应,站起身来,而两道紫霞祥云也从封天坛内高速飞出,正是道门的太乙云霞紫光遁符,温去病入京时,龙虎天君以此宝相赠,能够无视多种禁法封锁,快速逃遁脱离,恰好就在此时派上用场,让被困在封天坛内的两人得以脱身。

“去1

青武仙帝一拂袖,与龙虎天君双双赶往封天坛,才刚刚落地,就看到病僧与平春由紫云中现身,而龙云儿、司徒小书也同时从后头追来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青武仙帝的话只说一半,便讶异于眼中所见,病僧并没有什么变化,顶多就是精神更健旺了些,可平春就不同了,从一个本来平凡的少年,眼中隐隐有神光内蕴,虽然实质修为没有增长,却像变了一个人,精、气、神都不同了。

旁人或许不了解这代表什么,年老道人却惊奇道:“小家伙洗了资质?这机缘可不容易,老道我看看……唔,根骨变化不大,却有开智灌顶的迹象……难得!真是难得,你是长京平家人吧?不若改投我五斗观,前程绝对光明。”

“咳1

青武仙帝咳了一声,有些责怪老道人在这时候犯昏,洗资质对平春个人是难得的大机缘,对大荒西朝却没什么意义,眼前危局也不会因为多一根天才苗子而有变化,在这时候只想着收徒,未免本末倒置,重点应该在病僧身上,他……

“陛下,我不想等了,希望立刻举行婚礼1

病僧的第一句话,差点让青武仙帝呛到,那老道忘了大局,只想收徒,已经很糟糕,这里还有个更过分,一开口就催婚的?

温去病表情慎重,道:“为了全人类的将来,为了世界的明天,我要求立刻娶公主……王子也行1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