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一章 一步踏星河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一章 一步踏星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在千百菩萨、罗汉显现,佛气冲天而起,短暂***住封天坛法阵的瞬间,封天坛外壁崩毁,露出内里的情况,虽然时间很短,却足够让一直观望于外的人们,惊鸿一瞥。

“怎么会是这样的?”

“这、这是什么东西?”

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,同时一惊,愣然于眼中之所见,封天坛的内部,先是出现一些楼梯、房间的侧影,然后,迅速扭曲变化,仿佛海市蜃楼。

两人均有通天手段,当即凝运目力,张开法眼,看破这些表面幻象,直透入内,所见的景象再次一变,只见封天坛内,赫然是一颗超大的光茧,不住发着金芒。

当初建造封天坛,世人都只知动用了几十万民夫,却没人晓得,内部构造如此特殊,不是普通的堆建,而是像生物结茧、巧工织布一样,一层层由内而外,编织叠上各种法阵。

放眼看去,层层叠叠,不知道多少重法阵,繁复到让人眼花,既相互关联,却又不直接影响、干扰,神妙的手段,让一直远观注意的两大高人,不住暗自赞叹前人的伟大。

仿佛织布般的复杂法阵,任何一重,都让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看到头疼,那明明是千年前的古物,却超越了他们的理解能力,这千年来,虽然妖乱大地,人族的文明并未出现明显断层,他们身为顶峰人物,竟看不透千年前的手法,这着实让他们体会到,自己与千年前那人的差距。

“不是盖房子,而是织出房子……这种手法,想都没想过1年老道人摇头,“更重要的是,几十万民夫,合力织出封天坛来,这么惊世骇俗的大事,怎么一点记录都没留下?我们又怎么会全然不知的?”

仙帝与天君都是见识非凡的超卓人物,稍稍一想,已明其理,那想必是超大规模的记忆改易、精神控制,这才让所有工匠,甚至所有帝京百姓全无印象,***也不流传后世。

此事说难也难,说简单也简单,他们两人都懂相关技术,只是无力发动而已,但此节一明,新的问题又随之而生。

龙虎天君皱眉道:“既然能做到如此大规模的记忆变造,那为何还要灭口?

那数十万民夫、工匠的死,又是为何?”

“这……”

青武仙帝一时也没想出端倪,就见封天坛内的万阵光茧骤然大亮,法阵因应外壁破损,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,要将外部崩散中的砖石,重新吸摄回去,重组修复。

那股吸力之大,就连远在主宫处的两大高人,都感受到吸扯之力,离封天坛最近的温去并平春,直接就被吸到里头去,没入光茧内部,大量砖石仿佛得到指引,一一归位,顷刻之间,封天坛已修补完好,看不出任何曾受破坏的痕迹。

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反应稍迟,欲救已是不及,就听见破风声响起,一道身影自天而降,展开光翼,飙落在封天坛下,正是女爵司徒小书,却同样是迟到一步,望壁愣然。

封天坛这边的动静太大,连正在宫内与龙云儿对练的她,被这边的异象吸引过来,看到温去病被吞噬,二话不说,凤首剑出,就斩在封天坛的外壁上。

情形,已经与之前不同,千百尊菩萨、罗汉身影消失,少了这股浩瀚佛力***,封天坛的防***阵重新运作,凤首剑连封天坛的砖石都没能砍破,更别说力量透入内部。

司徒小书的怒极一剑,没有能起到效果,却落在主宫中的两大高人眼里,青武仙帝却露出微笑,满意地点头。

“朕原本还有顾虑,病僧虽是一时龙凤,当代俊彦,但剑丫头心高气傲,两个恐非良配,而经历这婚约后,剑丫头想要另觅佳婿,也属不易,万一耽误终生,那可不好,但……”

青武仙帝抚着短须,满意笑道:“病僧被吸入封天坛内,剑丫头如此紧张,显然是很在乎他的,两人相识不久,她便如此牵挂,嗯……良缘可成,朕心甚慰。”

龙虎天君半皱着眉,表情古怪地看了老友一眼,总觉得……独孤剑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,与病僧之间好像不是那种关系,不过,自己修道修了大半辈子,人情固然练达,可男女之爱自己就说不上,没准……还真是像仙帝想的那样?

温去并平春被吸入封天坛内,早在外壁还没闭合前,温去病就明白,从青武仙帝那边得来的信息,有九成都是假象。

什么封天坛内的核心密室,什么密室中的法阵,这些东西看起来有,摸也摸得到,却全是以幻术建构,导人入歧途的虚影,如果勘不破这点,专心去研究这些线索,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令这秘密埋藏了千年。

封天坛的真正内部,所有技术的关键,打一开始,就只有这上万层法阵所层叠堆织的术式核心。

从外头远眺,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所看见的型态,近似光茧,内中孕育着无穷奥秘,但对于已身入其中的平春,眼中所见,只有星河。

“老师,这是……什么状况?”

平春目眩神迷,有生以来,首次看见这样瑰丽奇幻的景象,仿佛置身于传说中,那些只在书本中的神奇场景,脱出尘俗,直入青冥,在星河宇宙之间,见到天地的辽阔,无边无际,日月星辰,飘荡浮沉,莫可名状。

以人身徜徉于宇宙,感受天地的意志,这就是平春直观的感受,特别是,这个宇宙没有半点黑暗,所看到的每一寸空间,都被黄金色的光芒点得透亮,如入神之境,衷心感动与崇敬,看着这些,渐渐神迷意荡,昏昏恍恍。

“意守玄关,执着一念1

温去病的喝声响起,平春骤然一惊,就听见温去病的声音传来,“这是极其罕见的近道之所,对修为不足的人,非常危险,但危机也是转机,只要你能抗拒这些星河的吸引,不被同化,就有转易资质的机会,是福是孽,全看你自己。”

近道之所,就是亲近天地法则的所在,极其罕有,通常都被那些神、魔霸着,百族大战中后期打得那么激烈,其中一个理由,就是各方对于这类资源的蛮横争夺。

比起真正的蕴道之所,“近道”的等级差得多了,云泥之别,但却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形成的,如果堆叠个上万层法阵,就能制造近道之所,玉虚真宗与金刚寺肯定不惜资本,把整个总部都这么改造一遍。

这类地点,通常是先天形成,代表着空间中的某个特异畸点,部分法则因为被扭曲,而特别显著,待在这里头,容易感悟对应的大道,虽然危险性不小,却绝对令那些神魔抢破头。

平春根本没修为可言,但他本来就不是进入这里参悟什么的,既然不去感悟,与这空间的相互牵引就小,只要努力维持清醒,不被这空间给同化就成了,不用去承受随敢物而来的被吞噬风险,而若撑的时间够久,就会形成洗资质的效果,自身资质、悟性会直线提升上去。

这着实是十世难遇的奇缘,温去病不得不感叹,自己这个小伙伴的运气不差,但可惜自己却用不上了。

早在碎星团时期,作为最***部的四大武神,就受到那个人的特殊照顾,各种洗资质的秘法、技术,优先享用,都洗到不能再洗了,眼前这点小场面,对自己全然无效,只能便宜平春了。

但自己也不会白来,这地方……能解自己太多的疑问,近道之所无法人工造成,而这地方……可看不出半点天然的样子。

……据自己的理解,寻常光阵,可不会组出星河之景,除非是特别制作这种声光效果。

……但自己横看竖看,这个超大规模的法阵,都没有这种功能,更别说若这法阵当真出自那个人,以他的习惯,怎么可能浪费效率去搞声光效果?

……数以万计的层叠法阵,太过复杂,自己虽然是专家,却也无法一眼就解析出来,但最根本的线索,封天坛的存在,是汇集人族气运所用,这些法阵的用途也该是根源于此。

温去病漫步在黄金星河之中,一步一步,最初的一段路,和辽阔的宇宙相比,几乎等于没有在动,但边走边计算,随着对这个空间、这个超复合法阵的了解,他迈出的每一步,渐渐有了缩地的效果,一步一光年,十步转星河,从最外围渐渐走向星河的内部。

掌握的讯息越来越多,星河在温去病眼中,分解成一个又一个法阵,彼此相互关联,似乎牵一发而动全身,自己仅能看懂部分,不过就是这看懂的部分,让自己感到困惑。

碎星团曾在那个人的指示下,花了偌大力气与资源,研究气运之道,自己参与其中,正是那些研究,让自己能从这座大阵里看出一些东西。

“……果然,还真是你的作风碍…”

看了良久,渐渐看出一丝端倪的温去病,露出一丝冷笑,“这是汇集?这根本是抢吧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