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大铸开始了!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大铸开始了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寄托着整个大荒西朝所有人族希望的大铸,终于正式开始,众多来到帝京的铸匠们,发挥着一己的智能与技术,尝试打造诛魔之兵。

那确实是对匠师智能、创意的大考验,要如何以手边的素材,战士的可能力量,去搏杀肯定已在天阶内的九头妖龙?这种事情……只能用想像的,而他们所尽力去做的,就是试图把这些想像,与现实之间的距离拉近,终至实现。

青武仙帝提供的各色材料与秘传,着实帮了不小的忙,固然有许多匠师,在阅读这些秘传时,为之迷失,或是自知不足,生出怯意,但也有不少铸派世家,因此补完了世代缺憾,填了不足,将本身的设计精益求精,开始着手制造。

此事关乎人族未来,意义太大,在这个前提下,很多自知能力未足的铸匠们,放弃了造物夺冠的想法,转而协助有希望的人选,哪怕自己出不了作品,只要能协助诛魔之器的诞生,灭了妖龙,自己这一生也不枉了,若还能活到最后,协助造出诛魔之器的铸匠们,更肯定史册留名,光耀后代!

基于这想法,帝京中成千上万的铸匠们,最终分成数十个大小团体,殚精竭虑,打造各自的诛魔之器,这情形落在青武仙帝的眼中,着实老怀大慰,暗呼人族有望重光。

“……你真觉得这次有希望?”

“只要不放弃,就次次都有希望,更何况天助自助者……”青武仙帝道:“

我人族的斗志已被提振起来,你看看底下的这些匠师,他们没有一个想着私利,都为着相同的目标而奋斗,这不正是我人族之光?人族自强,妖魔能耐我乎?”

“这倒是……”

龙虎天君微微点头,站在青武仙帝身旁,两个相交多年的老友,并肩立于先帝宫的阳台上,左方可阅种种景象,右方则是封天坛,两方的景象,正是当前大铸的实时反映。

当世两大高人眺望周边景象,气氛和睦,任何旁人绝对无法想像,这对老友数年来明争暗斗,关系暗潮汹涌,见了面都要提防彼此三分。

然而,这历时数年的提防与暗斗,终于在病僧夜闯五斗观后改变,这段时间以来,五斗观一脉与仙帝一派衷心合作,全力促成大铸,开放本身的府库,将诸多珍异的天材地宝,像不要钱一样,倾巢提供。

这是两大高人相隔许久的全面合作,青武仙帝感到宽慰,龙虎天君多少有些茫然,过去数年的谨慎与防备,难道真是全无意义的梦一场?那自己岂不是白白损耗了人族的元气,成为罪人了?这事……想起来既窝囊,也丧气得很……

“你觉得……那小子在做什么?他想做的事,能有几成可能?”

察觉到友人的尴尬,青武仙帝出言打破沉默,与龙虎天君一起望向封天坛,“千年来,不知多少仙帝、多少天君、佛尊,想要解开世界奇观之谜,却从没人能成功,这小子能不能成还不知道,却要先拆封天坛,嘿……真是英雄出少年,胆子一辈大过一辈。”

象征着人族荣光的封天坛,此刻已经千疮百孔,说要研究封天坛的温去病,在上头凿了千百小孔,在孔中以砂为漆,涂抹画符印,每一道符印都有不明玄机深藏,看在仙帝与天君眼中,益发感到玄妙难言。

封天坛屹立千年,建造技术已不传,历代仙帝的研究都已失败告终,其中九成五都是挫败在封天坛本身的屏护禁制中,无法窥探,无法拆解;剩下的半成,以各自的逆天手段,强行突破成功,却因莫名理由,殒落身亡,为此还折了两名仙帝……

今日,病僧要来挑战前人的遗憾了。

“这是什么?那个假和尚的本事,老道益发看不透了。”

龙虎天君一双道眼,远眺扫视,试图看出病僧所用的手法,更明白青武仙帝之所以急急请自己过来,正是因为连他自己都看不出端倪,这才想藉助自己在道术上的研究,不过……

“封天坛的守护封禁,病僧正在试图***,但他所使用的手法,并非道术,而是某种老道也不知道的东西……奇怪,似是陌生,当中又有熟悉感,这些朱印是哪家哪派的手法?”

“……如果老牛鼻子你也觉得熟悉,那朕心里也有底了。”青武仙帝道:“

那晚病僧去五斗观找你,是接受了朕的委托,而朕一直也派人跟着他,想提供些保护,为他处理掉不必要的麻烦,却意外报给朕一件事。”

龙虎天君讶异道:“哦?”

青武仙帝微笑道:“他独闯五斗观之前,先去了一个地方……”

龙虎天君眉头皱起,五斗观在帝京势力雄强,虽然没有派专人追踪监控,但情报汇整起来,也大致能把握病僧的行踪,知晓病僧几时离开仙帝宫,几时回到驿馆,又几时离开了驿馆。

对照起病僧最终出现在五斗观的时间,都在正常误差内,几乎没有空余时间,如果说他事先去了某个地方,那肯定停留时间非常短暂,而且,应该也离五斗观不远……

龙虎天君眼中精芒一闪,讶道:“他去了飞龙寺?但……”

青武仙帝点头道:“佛子数年前就已不能理事,飞龙寺闭门不见,他求见不得后,就去了五斗观,闯阵直入,闹大声势,其目的……”

“是为了遮掩他去了飞龙寺?”龙虎天君老于世故,心念一转,已明白过来,“被拒诸门外为何要遮掩?那小子可不是怕丢脸的人……他肯定从飞龙寺得了什么1

对于须弥佛子,两大高人不敢有分毫轻视,数年前便即沉眠入灭的须弥佛子,在参悟因果、命运上,自幼就有杰出天分,后来经过培养,成为佛子,屡屡看透天机,如果说他入灭之前,留下了什么后手,这也是极有可能的,而这后着如今可能便在病僧手里……

“准备好了吗?”

温去病高声一喝,远处的平春喊不了那么大声,只能挥手示意,表示最后的一个符印已经完成,可以发动。

整个在封天坛外层绘符刻印的工程,温去病没有叫别人,虽然青武仙帝可以提供任何人手,但他却只叫了平春,甚至是不惜耽搁时间,半教学半命令地让平春干活。

平春也表现出矢志追随的决心,十多天的时间,拖着刚刚痊愈的手臂,爬上爬下地干活,每天都累到一着地,立刻呼呼大睡,顾不上找床,在这绝对艰苦的重活当中,尽力吸收温去病的指导,哪怕不明白,囫囵吞枣也要记下。

这份努力,温去病看在眼里,记在心内,现在,则是到了验收辛劳的时候。

“发动1

温去病手上结印,往外壁上的朱漆一拍,平春也同时拍下,两掌拍上外壁,一道强光沿着绘刻了十多天的朱漆符印蔓延,犹如上百条红龙一起活了过来,上下翻腾。

整座封天坛,笼罩在一片红光当中,同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,自封天坛内迸发释放,往四面发震。

温去并平春早有准备,这股反震力量一出现,两人身上的多件护符同时发动,这都是向青武仙帝“勒索”来的高级货,十多重五颜六色的光罩,护住了两人,但***在两人甚绳索,却没法挺住,寸寸碎断。

绳索没了,就是笔直往下摔去,但这情况也早在温去病意料中,他与平春往身上一拍,两人的袖口收紧,衣袍都迅速充气起来,变成胀大的气球,漂浮符也发动,让两人飘在半空,缓缓降落。

封天坛外壁上,凿出的千百小孔中,乍然放出柔和明光,仿佛有千颗夜明珠,镶嵌其内,一股股神圣的气息,伴随明光释出。

“嘿!还真是……”

看到柔和的神圣明光,白发老道人点了点头,与青武仙帝相视而笑。

“朕所料无差,他果然从飞龙寺手里拿的好处。”

“量太大了,不可能是舍利子,应该是圣灰……”龙虎天君奇道:“飞龙寺现在是谁拿主意?这么多的圣灰,恐怕是飞龙寺二十年的累积了。”

青武仙帝摇头道:“八百年前,飞龙寺曾用上百多枚舍利子,也未能破开封天坛的防壁,区区圣灰,又能如何?”

龙虎天君沉吟不语,心里却有定见,八百年前,飞龙寺偕同仙帝的那次尝试,当中可没人持有江山社稷图,也没人懂得造世界奇观……

千百孔窍中,僧侣圆寂后焚化宝躯的圣灰,受符印所激,释放出的明光,骤然大盛,像是点着了的火油,明白色的光焰飞腾,当中更浮现出一尊尊菩萨、罗汉身影。

刹时间,整座封天坛被千百尊菩萨、罗汉的虚影所包围,佛音梵唱响彻周遭,神圣有若极乐世界,滚滚袭来的佛力波动,让两大高人同时色变。

青武仙帝愕然道:“他居然能燃烧圣灰,短暂发挥到舍利子的效能?这是什么神通?他是真和尚?”

错愕之声方落,千年来稳固不破的封天坛外壁,终于出现了裂痕,只听惊天一声雷响,封天坛外壁轰然炸裂,大量土石碎裂崩落,爆炸还在持续发生,一缕璀璨金芒自内部发出,将爆炸崩落中的东西,全吸回去,连带离得最近的温去并平春,一起被吸吞了进去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