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七章 分光化影剑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七章 分光化影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急切想要追踪横击仙帝的脚步,温去病等不及大婚,进入仙帝封禁,直接找事来做,把目标放在封天坛上,试图从这里头找些端倪出来。

封天坛的建造技术,基本已经失传,千年来历代仙帝倾尽人力物力,都没法从中找出其奥妙,相关线索早已断得干干净净,自己比起他们的优势,就是身怀他们所不知的异界知识,除此之外,自己恐怕是千年来唯一重现世界奇观的人。

世界奇观,自己先前完全陌生,还是靠平家传下的那张古图,与手上的社稷图对比,从中比对出差异来,将这份差异分离、重新建构,出现的就是社稷图中,那一片世界奇观。

自己是把这些东西造出来了,世界奇观发出了可比飞龙寺、五斗观的圣气,***邪祟,但这份圣气到底从何而来,是怎么运作的?自己一时也还不知其所以然,必须要深入研究。

要进一步研究,就需要更多的线索,最理想的方向,是找到剩下的真版江山社稷图。

加上平家持有的那张图,江山社稷图自己已集齐了九成,只差最后那一块,但那一块……下落成谜,运气好可能在大荒西朝某处,运气不好……鬼才知道散落在诸天万界的哪个地方?仓促间想要找出来,无异缘木求鱼。

集齐江山社稷图无望,另一个方向,就是从世界奇观本身着手,而现存于大荒西朝的世界奇观,最完整的就是封天坛,温去病直接赶来,把希望都放在封天坛上,预备重新绘测这座神秘的古坛。

除了这些基本工,另外也调***年前的史料,去了解当初的状况,而当龙云儿把厚厚一大叠的史料念过一次,司徒小书愤慨动怒时,温去病却觉得这些描述听起来很古怪。

外人不了解,但比起身为一名武人,自己更以一名技术工自居,所以各种伟大的作品、研究、建筑完成后,负责人立刻被杀掉灭口,这种事……基本已是杰出专家的必然宿命,独孤剑或许还会愤怒,自己是早就已经无感了。

不过,所有的例行公事,都有例行公事的固定规格,工程完成后,把负责的全部工匠都干掉,这种事情自己看得多了,通常是完工当天,把所有工匠集中起来,直接刀***齐下,通通干掉,或是集体毒杀,哪怕千人、万人,这么一下就解决了。

当数量一下拉大到几十万人,灭口的难度提高很多,执行时间大幅拉长,看似情理之中,可是,任何行动都有目的性,既然是为了灭口,那就不允许夜长梦多,哪怕动静搞得大一点,也必须在最短时间内,干掉几十万知情人,宁愿把时间花在收拾善后上,也不可能让这些人活着,把秘密散播,否则,半年时间,足可把秘密散播到千万人、亿万人耳里,加大灭口难度。

放这几十万民夫回去,花半年的时间去追杀,用各种方式灭口,死于各种不同方法,这种事情……不清楚状况的死老百姓,多半会觉得阴险而强大的统治者,没什么做不到吧?

但曾经也手握过大军,当过人上人的自己,一听就知道这事的荒唐,想要造成这种效果,背后动员的人力物力之庞大,那是一个无可想像的恐怖力量,如果真能做得到,足可以把妖魔反覆灭上十次!

“……难道,不是事后灭口?”

听了温去病的提点,龙云儿皱眉道:“那为何几十万民夫,事后不到半年就死光了?这些纯属巧合吗?”

司徒小书思索道:“或者还有一个可能,他们在建造的过程中,受到某种感染,完工离开后,虽然没有被灭口,可半年内先后发作,就都死光了?”

龙云儿骇然道:“殿下是说,封天坛有毒?那我们站在这里不是好危险?”

司徒小书尴尬道:“倒不是这意思,而是……嗯,这想法有漏洞,那几十万人,分别死于各种不同疾病的,姑且不论,可那么多死于意外的,什么感染会这样?这不合理。”

温去病在旁听着两女的讨论,没有说话,心中也同样在琢磨,也同样卡在这一关,什么样的感染或伤损,会造成这许多不同的复杂死亡?

脑里很乱,温去病一时也厘不清头绪,道:“开工吧!在工作中找***。”

龙云儿“嗯”了一声,摩拳擦掌,预备跟着温去病一起爬高绘测,找出封天坛的每个特异点;司徒小书则觉得奇怪,自己表面怎么也是个公主,这个温去病也未免太不把自己当外人,直接让自己帮他开工,自己本来该捅他几剑的。

“……们干什么?”

温去病上下扫了两女几眼,最后停留在司徒小书身上,“公主殿下,我和好像没有很熟吧?我喊开工,跟来干啥?应该有***更重要的事做吧?那个什么破铜烂铁剑气,还有很大的精进空间吧。”

“多谢指教1

司徒小书盛怒之下,脸上蒙了一层青气,强忍下愤怒,转身快步离去。

龙云儿没有去追,只是待她走远后,静静看着温去病,道:“温家哥哥其实很心疼公主殿下呢。”

温去病表情抽搐,“这叫心疼?是哪只眼睛看到的?”

龙云儿摇头道:“看公主殿下的背影,我忽然觉得她很像我,就像在许都和哥哥重逢后的那段时间,你对我的态度也超差,说的话也超刺人,跟着你的那时候,我天天都想躲在被子里哭呢。”

温去病皱眉道:“喂,知不知道我很讨厌猛翻旧帐的女人?”

龙云儿笑道:“才不是翻旧帐呢,云儿是在感谢哥哥,因为哥哥只有在想要保护什么人、栽培什么人的时候,才会这么对人下功夫。你根本不懂怜香惜玉的,不会因为是女人就客气,如果你没想要对她好,一定几句话就笑着坑她去死了,哪会冒着被她砍的风险,一直***她?”

“……说得好像真的一样,这也太一厢情愿了,我告诉,我就单纯看那女的不顺眼……别废话了,这些拿着。”

温去病所递过去的,是好几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,上头列了一堆素材项目,龙云儿稍稍看几眼,就从心里发寒,这可真是狠狠一刀啊!这一刀砍向青武仙帝,人家不会翻脸吗?

“哥哥,你索要的这些……”

“……翻到第四页。”

温去病一下白眼,龙云儿翻到第四页,发现那边只有寥寥数语,却都是针对大铸,诛魔之兵的方向建议,虽然文字不多,可光是大方向就列了四条,每一种都有相当的成功可能,显然是长久苦思之后的结果,再继续翻下去,第七页开始,则是针对她自身的修练建议,如何进一步把金刚四蕴修成,还有在战斗时候该加强锻炼哪些。

自太一处换得金刚指、金刚印之后,都还没有花时间,真正下苦功去熟练,包括换来的另一门杂学“天地大黏手”,也一直没机会练,实在是浪费了金叶,这回趁着得空,刚好把这些全数统合起来,加强勤练。

想到温去病在百忙中,还特别为自己整理了这些,龙云儿心下感激,但是翻到最后几页,那是一套道门秘传剑术,分光化影剑,估计是从五斗观得来的秘诀,但……

龙云儿自忖一路修练过来,都是肉身搏击技巧,从没碰过刀招剑式,这门剑术也许对此道高手来说并不复杂,却已看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,金刚四蕴还没练熟,温家哥哥就想让自己改练刀剑了?

蓦地,龙云儿有了一丝明悟,这套分光化影剑法,也许不是给自己练的……

“哥哥,这套剑法……”

“是天君友情赞助的……咳,剑术的至高境界有很多,剑威方面,鎏金剑气超级**,不过,技巧变化上,剑光分化也是很多人追求的至高层次,这套分光化影剑法,是以后天手法模拟剑光分化,练成之后,就能去呛呛那个会鎏金剑气的。”

温去病道:“鎏金剑气虽然猛,不过地阶最多是练上青铜,想要青铜***,恐怕要上天阶,至于白银、黄金境界,都是稳稳天阶层次的东西,她短期内进展幅度有限,想要尽快变强……哼哼!没希望了。”

龙云儿好奇道:“哥哥的话,云儿能不能理解为,想要尽快变强,除非在这套分光化影剑法上寻找机会?”

“我没这么说1温去病挥挥手,不耐烦地道:“快点开始做事,不要烦我,爱怎么想就怎么想,还有,把平春那小子揪来见我。”

一声吩咐,温去病开始埋首于自己的工作,没再多管龙云儿手里的东西,龙云儿会意离去,开始照温去病的吩咐跑腿办事,分别将索取的清单交给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,找来了平春后,把分光化影剑的精要,给了独孤剑一份,最终才是自己的修练。

……不知道温家哥哥找平春来做什么?但这不是自己该管的事,眼下,必须立刻把实力提升上去。

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手机请访问: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