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六章 乐于奉献牺牲(周一求紅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温去病的失控异状,把龙云儿吓得不轻,抢着上去想拉拉他,把这个男人唤醒,但温去病抢先一动,大步直直往前走去。

没有交代去向,温去病快步走向门口,龙云儿急忙跟上,无论他要去哪里,自己总要陪在他身边,不过……温家哥哥总不会去寻死吧?

屋漏总是会撞到连夜雨,才刚追出门口,就看到远方一道高佻身影,来势汹汹地冲过来,正是女爵独孤剑!

龙云儿吃了一惊,现在是这两人最不适合碰到的时候,盛怒的独孤剑必不依不饶,而状态异常的温去箔…如果身体负荷得住,就是立刻杀了独孤剑,龙云儿都不会觉得奇怪。

“病僧!你……”

从五斗观回来的司徒小书,一见温去病,就大步直冲上去,想要把话问个清楚,温去病见她回来,皱了皱眉,没有作声,目光直接扫过去。

司徒小书正在喊人,看到对方目光扫来,含怒地回瞪,与那目光一触,登时打了一个寒颤。

那双眼睛,大异于平时,在冷静之中,又带有疯狂、混乱的气息,甫一接触,就全身发冷,如坠冰窖,司徒小书瞬间满腔怒意全消,手握剑柄,若临大敌。

……这已经不是来***、吵架的架式,而是随时准备出手,拚个生死了!

司徒小书心中暗惊,自己认识的温去病,是多智善应变,像滑不溜手的泥鳅,非常难对付,本身实力则不太好评估,一下强一下弱,还有层出不穷的奇异道具与手段,这都是他的综合实力,把本来不算太强的个人武力,一下武装得充满威胁。

但他什么时候能够发出这样的眼神了?

那不是装凶耍狠,是把杀气凝炼为杀意,化成一股意识,摧毁一切,摧毁一切,摧毁一切……

能把杀意凝炼到这程度,都是走过无数修罗场,生里死里不知经历多少次,最顶尖的战士,绝不可能是普通人,自己生平所见,两个世界里,不过就是两三人而已。

温去病怎么会有这种眼神?这是……他藏在戏谑狡狯的面具下,真正本性?

司徒小书一时愣在当场,而温去病脚下不停,直直从她身旁走过,追在后头出来的龙云儿,急急向女爵致歉。

“抱歉,殿下,我家表哥今天的心情不太好……”龙云儿顾不上脸色怪异的独孤剑,急急追着温去病过去,“下回再向道歉。”

“等、等一下1

司徒小书追了上去,三人离开驿馆,去向却是直冲着仙帝宫,龙云儿、司徒小书摸不着头脑,不晓得温去病去仙帝宫做什么?总不会……要杀仙帝吧?

温去病大步而去,此时已经天亮,路上百姓见到他过来,纷纷让道,又投以注目,跟在后头,昨晚五斗观一战,病僧的名号再次响彻帝京,百姓看着他的眼神,完全都是当陆地神仙了。

仙帝宫门口的守卫,大清早看见一大票人从长街尽头,浩浩荡荡向宫门闯来,吓了一大跳,还以为是有人要逼宫,图谋不轨,才刚让人去请示上级,一个雪白僧袍的和尚已经来到他们面前。

“我是病僧,要见仙帝1

箔…病僧?

未及看清,病僧已经从他们身边闯过去,跟着就是龙云儿和司徒小书,守卫们看见剑公主驾到,纷纷让道,两人转眼间通过,跟着温去病去了,守卫们面面相觑,不晓得到底是什么状况。

宫内,青武仙帝一夜未眠,在听群臣整理昨晚紫金八卦图现,龙虎天君放弃度劫的大事,听说病僧直闯帝宫,略作沉吟,就亲身出迎,瞬息离开宝座,来到温去病的面前。

“你……”

青武仙帝骤然现身,还没说完话,温去病抢先道:“我要封天坛1

来此之前,青武仙帝已经做好准备,病僧这人可不是那种为了大义,愿意退让与受损失的人,他勇于开口,又热衷交易,在来此之前,青武仙帝已做好对方狮子大开口的准备,可一听这条件,还是有种全身血往脑门冲,头发竖起的感觉,第一个想脱口出的词语,就是不行。

“别急着说不,那么大的东西我也搬不走,这段时间,我在你这里吃住,封天坛由我独占研究,你的人别来碍事。”

温去病一说,青武仙帝沉默了,这沉默不是拒绝,而是开始盘算,什么样的利益才值得这个付出。病僧的要求不过分,所以对他的索要就不能太高,否则买卖立刻告吹,而在这高与低之间的拿捏,就是学问了。

……不过,和聪明人交易就是轻松,这个年轻人在开口提要求之前,肯定已经备好了交换的筹码,自己不用开口,等着听他要交易的东西就成。

“封天坛那么大的东西,你留在手里也没用,我研究完之后,心得与分解图全给你一份。”

这条件确实令仙帝心动,但他仍有保留,“你可知……”

“这么多年来,历代仙帝对封天坛的研究都没有结果,或是仅得皮毛是吗?

那我问你,历代仙帝之中,有人手握江山社稷图吗?有人会造世界奇观吗?”

温去病道:“陛下对我的期待,不就是让我解开横击仙帝之谜?全凭预言,大铸你有多少把握真能干掉妖龙?眼下多点资源多点好,还请陛下切勿迟疑。”

青武仙帝也是善断之人,点头道:“那就这么说定,不过,仙帝遗藏……你和剑丫头的婚事……”

“照样举行就成,国难当前,一切从简,难道还要大操大办吗?”温去病道:“稍后我会给陛下一张清单,请陛下为我凑齐上书事物,如果宫中库藏不够,也可以去五斗观请龙虎天君帮忙,相信他不会吝惜。”

男的这边自然好搞定,但看着也朝这边来的独孤剑,青武仙帝就感到为难,这场亲事对女爵已经是牺牲,如果连个基本尊重都不给,办得随随便便,那也太不把人当人了。

不过,这显然不可能变成良缘的一场利益联姻,如果办得太隆重,事后也不好收尾,着实令人为难。

“不如这样,等到能进入仙帝禁室时,把她也带上吧,能得到什么,全看她的个人机缘,别让她白忙一常”温去病淡淡道:“这个补偿应该够了,如果不够,那便将就吧,反正她很擅长为天下牺牲。”

也不管这话让司徒小书听个正着,温去病撂完这一句,就直往封天坛去了。

司徒小书脸色阵青阵红,明明温去病替自己争取了好处,但自己的感受,就像被人当众羞辱,狠狠打了脸……委屈牺牲的人是自己,为什么却没能得到应有的尊重?

“咳1

青武仙帝注意到侄女儿的表情,轻咳一声,道:“苦了啦,为天下众生,今日的牺牲与贡献,他日必会留名史册的。”

话似乎冠冕堂皇,却掩饰不住不光彩的本质,青武仙帝说完,便匆匆离去,不想在心中有愧的时候,面对这个被牺牲掉的侄女儿。

最后,剩下在司徒小书身边的,就只有一个极为尴尬的龙云儿,贴心地陪着司徒小书沉默站着,不知该说什么。

司徒小书想着温去病最后的那句话,心头生出一丝恨意,什么叫做很擅长为天下牺牲?为了理念,为了护民,自己已经非常退让,也牺牲了非常多的东西了,他非但没有一声道歉,还把自己当***看,这种行为……不可饶耍

……温去病,虽然我一直希望能将你导入正轨,但我的本质是武人,不是教师,引导人并不是我擅长的,见恶即斩才是。

……果然我不能那么简单地放任你啊!

良久,司徒小书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去封天坛吧1

封天坛,是仙帝宫中最高的所在,曾经是人族的最高荣耀,但这些年来,早已变成一座单纯的祭天坛,虽然仙帝举行仪式谢天时,群臣围绕台下,坛上燃起圣火,气派恢弘,可大多数的时候,它就只是一座孤伶伶的古建筑,毫无意义。

然而,这座徒具历史意义的高坛,却终于在今日迎来了特殊的客人……

顶着光头,换下了僧袍,温去病穿着简单背心,脖子上挂条毛巾,头上戴着帽盔,已完全是一副工人的打扮,站在封天坛下,听龙云儿逐页念出青武仙帝送来的文史资料。

“……横击仙帝未就天命时,号召数十万民夫,于帝京修筑封天坛,累时三月完工,功成之日,封天坛笼罩豪光,连结大地上所有的世界奇观,人族齐光,***妖魔……”

龙云儿念了一阵,翻了几页,露出一个惊悚的表情,“但参与修筑的数十万民夫,在封天坛落成半年内,就因为各种死因,逐一死绝,没半个剩下。”

司徒小书闻言,冷哼一声,“残暴不仁1

为了保封天坛的秘密,经手的工匠必须杀尽,这些显然就是被灭口的,如此残暴恶行,自己素来鄙夷……

温去病皱了皱眉头,“半年?各种死因?这件事情有点古怪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