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五章 没由来的残忍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五章 没由来的残忍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对于横击仙帝这个超***的存在,龙云儿先前已透过温去病的讨论,有了大致印象,但听温去病说完闯五斗观,看仙帝画像的遭遇后,她也被震得无法置信,哪怕有过心理准备,也没能好到哪去。

……横击仙帝,就是古歌雅虎?

“真的一样吗?确定不是长得像?”话出口,龙云儿也自知此话是何等苍白无力,太多的凑巧在一起,就肯定很不巧。

“坦白说,并不是一样,五官有六七成相似,不是完全重叠,在易容改扮的合理范围内,但……那双眼神不会错,我认得他的眼神,就是他1

温去病异常肯定,龙云儿有点不知该怎么接,长相只是像,光凭眼神当证据,说得好听是直觉,说得不好听……这种根本全靠感觉的东西,如何能做准?

“是他没错。”温去病道:“眼神是个人感觉,但留藏在画中的气息可不是,那是他的气息没错,百分百是。”

说到这一点上,龙云儿也再无怀疑,气息可不单单只是一口气,里头包含个人的灵波、灵纹,异常细微,绝难有假,虽然也有可能是不同世界,存在着一个异常相似的人物,但理性来说,自己更倾向就是那个人本身。

“可是……如果真是他的话,他是怎么来的?也是太一送来的吗?千年前?

太一把他送到千年前去了?还是……”

越是深想,龙云儿就越觉得脑里一团乱,太一送人到异界,完全做得到送至不同时间点,自己和温去病的抵达点相差两年,那个一千年的单位是夸张了些,可谁又敢说太一做不到呢?

“难怪没人找得到他,原来他早就透过太一,躲到别的世界去了1

温去病本来也有这想法,但听见龙云儿这么一说,心念转动,摇头道:“恐怕……未必,如果他是透过太一,为什么问太一他下落的时候,太一会说不知道?太一那黑心鬼虽然坑爹,但恪于誓约,不能说谎,绝不可能明明知道,却对我们说不知道……”

龙云儿越听越惊,贾伯斯能穿行异界,却不用透过太一,纯凭己力,这本事也未免太大了,更别说……自己所听到的贾伯斯,虽然长于算计,每有鬼神莫测之机,但本身的实质战力似乎有限,可与横击仙帝的传说一对照,那简直就是行走于人间的神啊!

“他……他是在百族大战结束后,来到大荒西朝,变成仙帝的吗?”龙云儿道:“百族大战时候,他好像没那么厉害啊1

“确实有这可能,但我觉得,他应该是先离开了这里,才去打百族大战的,嗯……应该是这样。”

最开始,这只是一个单纯的直觉,但温去病细加考量,横击仙帝的作风,满满的激进与抢目光,见谁不爽就踩谁,贾伯斯的作风虽也相同,却低调得多,有种繁华落尽后的反璞归真,从这来看前后关系,应该是可以的。

太一系统,原本是神仙佛魔鬼妖的专属,没有人族的参与,贾伯斯以无上神通开了漏洞,才有了人类与太一的往来,但有这种神通的他,穿行诸界,是否还需要依靠太一?或是独力就能进行?

“……其实,我觉得好像还另外有个问题。”龙云儿思索道:“哥哥觉不觉得,你现在的行事作风,和那个人很像?”

一句话让温去病的表情僵在脸上,想起兽尊嘎古被自己诱杀时,喊出口的那句话,同样也将自己误认是那个人。

这……可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。

“别胡说八道,这么大个人,说话该自己懂些分寸了。”

对着龙云儿,温去病没有说什么“再乱讲话我就揍”的话,但语气已经非常不悦,换了对象是个男的,多半一拳就直接过去了。

龙云儿听出了警告的意味,却仍是大胆地道:“这是有必要正视的,哥哥你到了此方世界后,作风比以往更激进,根本就是完全放开来干了,这地方的百姓、人命,你都好像只是把他们当数字在算,不是当人命在看,这……和你常常说的那个人,不是很像吗?”

像是点着了***库,本来就已异常不悦的温去病,手背一阵抽搐,用很强的意志力,压下了掴掌的冲动与怒火,开口想骂,话到嘴边,龙云儿说的话一遍遍在脑里闪过,像大桶冰水骤然淋下。

……什么人都可以瞒,唯独瞒不过自己。

……不像吗?

……其实自己想得远比外表表现出来的多,因为太一的主线任务,肯定不会只有打造诛邪之兵那么简单,自己的一举一动,都是在为了诛杀妖龙做准备,但这些想法不会诉之于口,外人看在眼中,也只看到自己处处计较,拼命聚敛的难看吃相。

……对于人命,自己不是不在乎,可当前资源有限,为了***九头妖龙,有些取舍必须要作,对方可不是什么东西都不舍弃,就能轻易战胜的对象!自己也不是那种会哭哭啼啼,向旁人悲叹内心感受的人……

……那看在旁人眼中,自己又与那个人有何不同?

仿佛被一盆盆冷水浇头,温去病冷静下来,表情也更添几分苦意,叹道:“

跟着那个苦憋公主才几天?把她那一套全部学会了?”

看到温去病的表情,龙云儿知道他弄错了自己的意思,连忙摇头,道:“哥哥弄错了,我想说的是,你有没有想过,贾伯斯的作风为什么是这样?他天生冷血没感情?天生就当所有人是蝼蚁,千万人生死他不在乎,为什么他可以不在乎?就因为他脑子有病吗?”

龙云儿的点醒,温去病陷入思考,诚如她所说的,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***,所有病态思考的背后,都有个之所以病态的理由,那,贾伯斯的理由是什么?他为什么可以那么不在乎?

就像龙云儿说的一样,自己来到大荒西朝后,也是进入百无禁忌状态,什么面子、荣誉都不要了,除了基本良心底线外,真是肆无忌惮,高兴出家就出家,想还俗娶公主就立刻还俗,想搜刮就搜刮,毫无心理负担,为什么自己可以这么不在乎,这么放得开?

……因为“与我无关”,这不是我的世界!

……那也就是说……

温去病身躯一震,在明悟的同时,也生出更多的困惑。

“这、这么说的话,他到底是……哪里的人啊?”

之前理所当然地认定,下意识地以为,那个人与自己一样,是透过什么方式,来到大荒西朝,事后又回去,但……那个人的出身根本没人晓得,从来就没被查出来过,忽然出现于乱世,事了拂衣去,一如横击仙帝。

他与自己……真是同一世界的人吗?

诸天万界,如果可以随意来去,他完全可能像降临大荒西朝世界一样,也是从***世界降临自己的世界,自始至终,都只是一名独在异乡的异客。

会否……碎星团的崛起与覆灭,于他而言,也不过就是“到此一游”的随手一笔,因为不是自己的世界,所以视人非人,什么仁义道德、为人底限,全都是放屁,怎样方便就怎样干,捅出天大篓子后,拍拍***走人?

越是深想,越是觉得荒谬怪诞,但背后涔涔渗漏的冷汗,不住告诉自己,这些应该就是***,是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,也可能是……太一选择此地进行任务的用意。

……透过接触那个人的过去,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一步步接近他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~~~~~”

站起身来,温去病放声大笑,笑声中满满的苍凉、悲怆与……怒意,拳头更一直握得死紧,才刚裹好的伤口,再次破裂出血。

龙云儿听得心惊,但想说让他这么发泄一下也好,这心病积在他胸中真的太久了。哪知,他越笑越癫狂,眼泪不停流下,手上血也滴滴洒落,笑声中更有了一丝魔意,不由得慌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~~~~~”

一直以来,自己所追寻的目标,在香雪等海外余党眼中,其实是很没意义的,自己希望找到那个人,问他为什么要这么作?

对香雪他们来说,这问题有什么好问的?事实摆在眼前,兔死狗烹,开朝杀尽功臣免后患,这种事古往今来都没少见,事实清楚,动机明确,为啥还要问?

这不摆明脱了裤子放屁,毫无意义!

但自己就是想问:老师,你真的一个也不留下?什么理由让你一个也不留?

我们一起走过的生死与共、一起经历的东西,对你都全无意义吗?

一个人,怎么可能这样无情?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冷漠与残忍,如果背后有什么理由,自己必须要知道。

如今,那个理由,自己已经知道了……这个理由,让自己很没办法接受!

贾伯斯!你觉得可以随便跑到别人世界,乱搞别人的人生,想干啥就干啥后一走了之吗?

普天下没有这种好事!无论你在哪里做了什么,这些欠债都是要还的!不管你躲在哪个没人知道的乌龟洞里,我都会找到你,把这帐单塞在你嘴里。

古人说,人要学着放下,别总是和敌人计较……当他人头落地之后!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