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四章 三精转生死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四章 三精转生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夜访五斗观时,是堂堂正正,闯阵而来,但离开时就没那么风光了,走后门、穿密道,完全像做贼一样偷跑。

之所以不得不如此的理由,是因为与龙虎天君的交手,动静搞得太大,紫金八卦图还只是整个五斗观与附近居民都看到,可天劫的声势,别说整个帝京,就连附近几座城市,恐怕都看得到,这一战,不只是轰传京师,还震动天下,更注定会史上留名。

温去病要离开时,五斗观外已经是人山人海,名符其实地万头钻动,大人物度天劫可不是普通场面,更牵连整个人族的气运,大铸在即,龙虎天君若度劫失败,殒落身亡,对整个人族都是灭顶之灾,因此,五斗观外各方来客,加上看热闹的百姓,里三层,外三层,把附近几里都堵得水泄不通。

不想被多余的事物添扰,温去病和龙虎天君谈妥后续事务,便悄悄离开,不引人注目地回到驿馆,龙云儿一早就等在那里,告知独孤剑曾经来访。

“……殿下早一步离开了,被五斗观那边的动静引走,不然若直接和温家哥哥撞上,恐怕要出乱子,这两三天就由我随身保……服侍哥哥吧。”

作为温去病的贴身助手,龙云儿不但第一个以神魂签命契,完成首件术式武装,更清楚温去病的真实底细。

作为奉灵载体的江山社稷图,还有两天才能恢复,而术式武装每件每十二时辰,只能用一次,如果透支使用,恢复的时间要更久。

入京时,与龙虎天君试探动手,术式武装并未发动完全,稍闪即逝,损耗有限,但再加上今晚的这次发动,就完全是透支使用,恐怕连着两三天都用不出来了。

江山社稷图不能用,术式武装也挂点,温去病的两大护身手段都废了,如果遭遇敌袭,恐怕非常危险,她本来想说的是贴身保护,但顾虑言词,就改成了服侍。

这份心思,温去病自然一听就明白,当即莞尔,“云儿是怕我没有自保能力,被人干掉?”

龙云儿温婉笑道:“哪可能有这种事?我的温哥哥深藏不露,还不晓得有多少吓死人的手段可用,但每种手段都是资源,无端暴露就浪费了,云儿是哥哥的管家,当然要尽力帮哥哥减少不必要的开销。”

一番话让人挑不出毛病,温去病笑着摸了摸龙云儿的头,心中怜惜,术式武装的架构,是向宿体抽取力量,自己在五斗观大战,透支术式武装的使用,对她的影响最大,肯定很不好受,她却提也不提,就牵挂着自己的安全……

“大铸在即,这关不好过,提升实力是当务之急,我们时间很紧,所以我今晚就必须和天君碰头,看看能从他那边捞点什么,助提升,最好……”温去病道:“能突破上地阶,这是最理想的状态。”

若是半年前,这个目标能让龙云儿头皮都麻掉。

地阶那是什么概念?大地上,能成就高阶,基本就是高手,走到中后段,甚至可以进入星榜排名,若是踏足地阶,那稳稳都是星榜前十名的超级精英,将来更有希望成为一方之主,那可都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人物啊!这种存在,自己说上就上了?

不过,和温去并香雪处久了,听他们品评得多了,眼界也就不同了,晓得在百族大战中,对比神魔,地阶如虫蚁,初段的天阶根本是炮灰,死不足惜,而用各种技术堆出,存在大量***的伪天阶,比比皆是,只要资源足够,制造起来根本就不是难事。

当眼界提升到这层次,龙云儿也不觉得过去那些高不可及的地阶人物,现在有多了不起,与其说能和他们比肩是荣耀,倒不如说,那是一个不得不站上的台阶,若连这一阶都站不上去,就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,在将来的战场上,不如***还死得干脆一点……

“该要怎么做呢?”龙云儿小心问道:“这些……好像都有些后遗症的。”

“看方法、看底子了,底子越厚实,累积得越充足,就越没有后遗症,比如说透支身体的潜能,超限发挥,如果底子不够,超限几次,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,当然非死即残,但如果底子够,承受得住超限发挥,几次透支痊愈后,各方面指数反而会相应提升上去……这方面,没问题。”

温去病说得斩钉截铁,龙云儿百分百相信他的判断,因为……虽然温家哥哥做的东西,都容易出纰漏,但只要他不动手做,只做判断,那肯定信得过!

“……术式武装的威力,与有直接关联,不早点登地阶,连我都很难搞,至于具体策略。”

温去病诡异一笑,从怀中掏取出一件事物,甫一现出,就化为一道仙光,冲向半空,化作点点虹光洒落,瑰丽奇幻,荡起阵阵香风。

造成这些异象的源头,是温去病手中的一个白玉瓶,上细下宽,由整块玉石雕刻而成,不住浮现一道道符字光文,煞是神圣。

“这是……”龙云儿见过类似的东西,在自己很小的时候,曾经有过印象,“玉净瓶?此物神异,我们家曾经有过,后来……”

话没说下去,因为龙云儿记得,当初沧溟龙家珍藏的玉净古瓶,就是被碎星团强行借走,还一借不回头,再不归还,成了龙家深恨碎星团的理由之一……无数个之一中的之一……

“嗯,识货,这东西很牛的,涉及本源的伤害,普通的灵丹妙药起不到作用,能够修补者寥寥,基本都是以命换命的手段,但这玉净瓶中的甘霖,却能疗愈本源,虽不是起死回生,不过……对武者而言,比那更神奇了。”

**外在的伤害,还有颇多灵药或素材可以使用,连断了肢体,都不是没有办法可想,但伤及内在本源,这种伤害就极难处理,会令自身修为停步不前,哪怕一时不显,也会形成不起眼的暗伤,在踏足天阶时化为要命的缺损,让人殒落于天劫。

邪派之中,有些掠夺血肉精华的技法,能补本源,但效率极差,五六不存其一,即使补了本源,也要背上沉重因果,非常不划算。

玉净瓶却是一件天地奇物,自纳日月灵气,十年一滴露,十露凝一精,三精转生死。

每十年,玉净瓶中会凝出一滴净露,可以做为许多灵丹的药引,直接服用也能疗重症、护经脉;净露累积十滴,会凝结一点精华,治疗地阶等级的本源伤害;三滴这样的精华露,则是连天阶人物的伤害也能治。

“三精转生死的说法,相信只是夸示,没那么了不起,就连治疗天阶伤害的这一点,都仅限于初段天阶,想要效果更强,还得搭配***条件来发动,真心牙疼……”

温去病不敢说太多,因为说多真心尴尬。

当初沧溟龙家居心叵测,说好了与碎星团交换四海玉净瓶,却钻文字漏洞,把净瓶中的百年精露给用掉,还自以为得计,不料中了贾伯斯圈套,你贪心不仁,我便合理不义,当龙昆保携玉净空瓶得意而来,便被贾伯斯伏杀,榨取其生命精元,发动净瓶,强行化出甘露来,也因为强行使用,那只四海玉净瓶用完便即碎裂,根本没法再交还龙家。

怕啥?龙家打一开始就存心坑我们,所以我说是借,但也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还回去,他们想要,随便捡块龙昆保的骨头回去抵数吧!

那时,贾伯斯的应对便是如此,而太过年轻的自己,压根没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妥,只是狂赞团长豪气,姓龙的一家无礼冒犯,活该有此下常

……现在,对着龙云儿,这些就是往事不堪回首,自己甚至不想再提……

“咳,五斗观很有良心,里头还留着三滴百年精露,可以治疗一位天阶级数的本源伤害,我向天君承诺,必拿此来除妖卫道,也保证这三滴精华露,对诛妖必有大用,天君就让我用了……当然啦,还有点***的利益交换就是了。”

温去病心情大好,因为走这一趟,玉净瓶和天道明火双双入手,自己的计画可以顺利进行,底气又多了几分。

龙云儿却糊涂起来,横听竖听,净瓶精露也是用来治伤,可自己既没有本源伤害,也没有要冲击天阶,这东西于自己有何用?

温去病笑道:“傻瓜,不用,万古江山钟能用啊,现在的力量,基本都在那上头,如果把钟的状况进一步修复,就能……”

“等等1

听着温去病说话,龙云儿忽然注意到,他的一只手掌有些不妥,整个染得通红,竟然流了满手的血,登时把什么别的事都抛忘了。

“哥哥你的手……是和天君一战的受伤?”

两强之战,又有力量差别,受点小伤似乎也无可厚非,但温去病的反应却很怪,闻声只是一怔,淡淡道:“知道吗?我见到他了。”

“谁?”龙云儿一问,随即会意过来,惊道:“不会吧?真是他?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