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三章 真是你!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三章 真是你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洞天之内,处处术式禁法,非请而入者,固然是步步为难,但对于洞天的主人,那就是一手一个方便,术式一开,每一步都缩地成寸,十里、百里,不过寥寥几步。

没几下功夫,龙虎天君带着温去病来到一座剑塔之前,塔形如剑,塔身分六角,明***的琉璃瓦上,每一角都插着一把利剑,直指苍天,九层高塔,矗立在湖畔,气派森然,周围百丈之地,寸草不生。

塔的周围,绘满砂符印,也贴满了***的符纸,密密麻麻,怕没有个几万张,远远看去,有些不伦不类,温去病却在短暂一愣后,竖起了大拇指,“好手段!好宝贝1

龙虎天君满意地点点头,“不愧是江山社稷图的传承者,眼光果然是行家级的,这座上清七星剑塔,上有符印六万五千五百三十五道,剑器五十四口,层叠法阵无以计数,是我五斗观镇观之宝,看似建筑物,其实是天阶神器,持咒发动,能缩于掌中,我五斗观数次遭遇危难,都是凭之履险为夷。”

温去病不觉得奇怪,当世***大势力,如果没有一两件神器镇派,那才是怪事,而且若不是这等级的器物,如何能封镇历代仙帝与道门前辈的遗藏?

龙虎天君一拂袖,撤除禁法,塔门打开,两人缓步进入,门一关,顿生出一股与外界彻底隔绝的感受。

先有洞天隔绝,复有神器***,在这里头的说话,任何大神通者都难以窥看或占算,打进门的那刻起,温去病就心里有数,老道人如果有什么话想说,就是此时了。

“……小友已见过青武老儿,感觉如何?”

……来了!果然是这句。

温去病道:“仙帝雄才伟略,精明练达,却身段柔软,态度温和,乃一代英主,人族得皇如此,堪为苍生之幸。”

“哦?你没觉得他有什么不妥吗?”

“……不知天君认为……”温去病转过身,与老道人直视,“我应该要觉得他有什么不妥吗?”

所有的怀疑与提防,事出总有因,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怀疑……

“……其实,也没有……”

龙虎天君像泄了气的皮球,很扫兴地摇着头,“但就是有几分放不下,那年他登天阶成功后,刺杀妖龙,铩羽而归,老道就一直放不下心……九头妖龙何等厉害?上一任佛子与老道的师兄,也就是五斗观上一任天君,燃命计算天机后,联手刺杀,尚且落得双双殒落,他却杀回来了……”

温去病笑道:“这些不能证明什么,术业有专攻,打不过未必就逃不掉,何况仙帝英武,是当世人族唯一的天阶,手中又有仙帝遗物护持,能够逃脱,并不是无可想像。”

“……那次他出发前,老道曾力劝他不要鲁莽,当珍惜有为之身,以天下为念,他执意要去,更在那一战中,葬送了多件仙帝遗物,令我们后来的处境益发艰难,若非如此,说不定也不用搞什么大铸。”

龙虎天君陷入过往回忆,温去病只是摇头,“这些都算不上什么,仙帝勇于赴战,不愿坐以待毙,这怎能说是他的错处,这些年来他一再试图对外用兵,保城安民,据说还是被您老的徒子徒孙挡住,这才没能发兵,只得剑公主一人在外,如果要用对人族的危害,来算可疑的程度,您老……咳咳。”

恰到好处的咳嗽,没把话说下去,却委婉地表达了意思,一脸正气的老道人,刹时满脸通红,像是想要动怒,却口唇颤了半天,说不出话来,最后颓然道:

“你说得不错,老道近些年来也时常担心,会否弄错了什么,一意孤行,误了大局,但须弥小子明明……”

“须弥佛子?”温去病扬扬眉,表情变得很怪,“您老该不会是要说,须弥佛子留下什么预言?说仙帝有问题吧?”

……怪不得闭口禅这东西,说完了话就要死,这些搞预言的,整天扔一句话,就搞得人家半辈子疑神疑鬼,他们若不死,这个世界很快就要死得一个也不剩了。

“倒不是预言……”龙虎道人叹道:“那日,须弥小子施闭口禅之前,事先通知了我和青武老儿,我们在外等候与守护,一待他圆功,就冲进房去,听他说完了大铸的预言后,自封七窍,化为金身人柱,青武老儿开始琢磨预言的意思,是老道替须弥小子收拾善后的……唉,才刚移开他的金身,就发现底下的草席上,写着六个字,提防青武仙帝。”

温去病为之默然,无言以对,这还真是好尴尬的留言,如果只是提防仙帝,那还有多种可能,可这都指名道姓了,加上发言人的信誉保证,换了是自己,同样也会怀疑与提防。

这件事细思之下,颇多怪异,但须弥佛子不是普通人物,要在他身下弄鬼,真是谈何容易?这必是他在自封七窍,化为金身之前,先行以指力在座下留字,用以警示龙虎天君。

但为何……有话不能直说,要用留字的方式?而且,这个留字的讯息,并不属于闭口禅的一部分,否则字写完便即毙命,哪还撑得到对仙帝、天君说预言?

可若不是闭口禅的一部分,那准确性还有可信度吗?

预言这东西,最怕的不是准与不准,而是变相倒果为因,人们因为笃信预言,把本来不会发生的事,硬生生给促成了,一个原本是好人的人,因为预言而背负名,遭到歧视与冷眼,最终***成了坏人,这种预言简直是***透顶!

想到这一节,温去病望向天君的眼神就益发怪异,老道人承受着这目光,最终也是一声长叹,“老道何尝不明白这点?这些年来,始终小心翼翼,战战兢兢,对他什么动作都要反覆思量,就怕他行差踏错,有害人族,他身处高位,手握权柄,一步错,人族可是覆灭之灾,这种日夕提防的滋味,你道是好受的吗?”

温去病笑道:“但天君你的提防,似乎并没有什么毛用,而大铸在即……”

龙虎天君道:“老道之所以不敢接受天劫,就是怕大铸有失,唉,只要能顺利完成大铸,诛灭妖龙,以后……老道也不管他的事了,那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。”

言谈中,透着一股悲壮之意,九头妖龙岂是易与,就算诛邪之器成功出世,想持之灭龙,也要有绝顶高手抱定牺牲觉悟,舍己一击,才有得手可能,换句话说,这位老人已经做好准备,待大铸成功后,拚上性命去诛妖灭魔。

从自己的感觉,温去病真心觉得大荒西朝的人族挺幸福,起码这边没那么多的勾心斗角,说到抗魔,几名领袖人物都不惜性命,用闭口禅的用闭口禅,决意舍身的也下好决定,没什么人在考虑自我利益……这可比当初自己好运太多了。

那时,七大世家各有盘算,明明妖魔大军压境,却怀有不同心思,有些希望把别人顶在前头,以邻为壑,保全自身;有些还想着暂时与妖魔握手,甚至屈膝,只要队友先完蛋,自己能留到最后就好。

要纠集这么一群人去抗魔,其中的斗智斗勇,劳心劳力,真是会***,那时如果自己有龙虎道人这样的战友,肯定会感动到落泪……

双方交谈中,经过许多门户,也上了好几层塔间,最后到了九重宝塔的第八层,门户一开,斗室之中,满是霞光,正中央一张古老的画像悬挂,发着冉冉金霞。

画像里头,一名神色冷淡的中年人,身穿皇袍,头戴帝冠,腰悬宝剑,脚踩七色云朵,正是一代仙帝的绝世风采,眉宇之间,一股不言而傲的睥睨,令人心折,依稀可以想像,当年举世无双的帝威。

“这就是我派祖师手绘,横击仙帝的画像了。”

龙虎天君抚须道:“千年之前,仙帝横压一代,开创和平盛世,那是我人族的无上光荣,唉,是我辈后继者无能碍…咦?道友,你表情为何如此之怪?”

老道人吃了一惊,本以为病僧得了传承,是横击仙帝的隔世传人,看到祖师画像,就算没有仰慕之情,也该细细端详,寻找***资源的线索。

哪想到,一见帝像,病僧的双眼就直直盯在画像上,离转不开,面色如常,呼吸也没有加快,仿佛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但眼中却闪过一抹刻骨的痛意,稍现即逝,如果不是天君眼利,肯定捕捉不到。

这反应……也未免太奇怪了……

龙虎天君几乎就想脱口,问病僧是否看到仇家了?因为那眼神,毫无疑问是看到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,但……怎么可能?横击仙帝已是千年前的人物了……

正自困惑,温去病已经笑了起来,给出解释。

“……不,没事,只是我正准备还俗,一下看到帅哥,又妒又恨,有些忍不住而已。”

“这……你还是修道人耶,心性怎么如此差劣?不过……真有那么帅吗?不至于吧?”

“我心胸狭窄嘛1

温去病微微一笑,袖内的拳头无声握得死紧,指甲掐裂入肉,鲜血暗流……

……真是你啊,老师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