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一章 惊天击太极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一章 惊天击太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两股掌劲的碰撞,龙虎天君的讶异非同小可,这一掌他固然未用全力,连一半的力量都没运到,免得将这个似乎还没练上地阶的病僧一掌打死。

大荒西朝的武学主流,以奉灵术为显学,重视的是瞬间爆发之力,在这个前提下,许多修为未足,但仗着血脉强横,能爆发出恐怖力量的后起新秀,藉此崭露头角,甚至挤身五绝,像当初女爵独孤剑这样的高阶五绝,并不少见。

五绝之所以殒落替换太快,这也是重要因素,一个个根基不稳,有爆发力而无长力的家伙,死得不快就没天理了。病僧入京时,就和天君交过手,实力足可战平地阶,但力量自始至终未过高阶,天君火眼金睛,如何会看不出?

这一战,试探意义占绝大多数,天君想逼出这个年轻人的真正实力,所以一出手就用上了暗藏多年的杀着逆八印,不可谓不认真,但力量却有所斟酌,连一半也没运上,否则若收劲不足,逆八印把这个人族新希望当场打死,如何是好?

但两边掌力一交接,明明力量分属两个层次,有着本质上的压制,但甫一交接,那种天地玄妙的感觉又出现,逆八印的无俦之威,被他掌上阴阳所化的生生之力,一点一点化去。

龙虎天君一辈子晾,参了几十年的两仪,对其中的疑难颇多困惑,最后累积起来,阻碍了晋升的脚步,此时病僧掌上的阴阳之变,精微奥妙,似乎正可以解释困扰自己多年的杂难,不由得心头剧震,难以镇定。

欣喜之余,天君更冒出一个问题来。

……他说要还俗,却是出身佛门,又为何对我道门之理掌握至深?这到底是什么路数?

困惑之余,类似的疑问,也在温去病心头泛起。

两劲对碰,温去病骤然感到,自己先前的推判有误,这虽然是颠倒造化之理的逆八印无疑,却没有那股滔天魔意,不是以魔心推动的魔族武技,本身反倒散发着苍莽、虚渺而古老的味道,同样也是天地之理,演绎着另一个方向的造化,是纯正的道门武学。

道门……也有逆天而行之术?那,何谓道?何谓魔?何谓佛?正邪之分又是什么?在这些看来截然不同的道路尽头,会否有着超脱一切表象的共通至理?如果有,那又是什么?

这些想法在脑中流过,温去病神驰物外,思绪越飘越远,掌中阴阳的变化却越来越虚渺奥妙,将怒涛狂潮般拍来的逆八印,一一吞噬,纳天、地、雷、风、

水、火、山、泽八象,破开、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八门,归于阴阳,还诸天地。

随着数十掌、数百掌的相拚,气劲鼓荡,化出卦爻虚象,一个数十米宽的紫金先天八卦图,漂浮在半空,闪闪发光,整个五斗观的道门***都能看到,对着这幕奇观直***。

八卦图的中心,是两个激烈对掌的僧与道,一个时隐时现的太极图,围绕着两人旋动,阴阳分合,两仪运转。

本意是比拚高低,却渐渐变成携手合作,演绎本身对阴阳之道的理解,正与反、顺与逆,演绎着世界的造化,生是造化,死也造化,道生道灭,往来轮替,是之谓造化!

五斗观中的道门***,大多早被惊醒,跑出屋外,此时看着半空中的两道绝俗身影,功力浅的赞叹羡慕,功力高的凝神细观,拼命记下他们交手的每一个细节,其中有些悟性奇高的,则沉浸在两人的演法中,试图捕捉那一丝阴阳造化的奥妙。

本来是闭起门来比高低的一场拼斗,随着异象出现,已经掩藏不住,开始有外头的人们察觉,骚动起来,五斗观的***们开始头痛,事情闹得这么大,眼看将要轰动帝京,这该如何收拾?如果收拾不了,岂非平白替病僧增光添名?

这是一个让人苦恼的问题,但令他们头皮发麻的是,真正的麻烦,现在才刚刚要开始。

酣战中,有所明悟的龙虎天君,益发神采飞扬,一掌接着一掌,重如山,疾如骤雨,神态无比昂扬,温去病一一接下,越来越显得吃力,心下觉得奇怪,这老道怎么打得忘我了?这样下去,难道真要仗着半步天阶的修为,欺压自己这个高阶?这情形显然不正常……

正自皱眉,天上异常的灵压,令温去病分神一瞥,看见漆黑的夜空中,不知何时聚起了厚密的云层,像是千块不透光的厚布,把整个天空遮蔽,更隐约见到电光窜动。

……这场面,似曾相识……感觉非常不好,好像是……

温去病目光转动,发现就在两人头顶正上方,厚实得仿佛万顷海潮的乌云,出现云涡,开始旋动,这种场面不少见,但云涡中央却现出黑白二气,阴阳轮转如双鱼,当中更有青紫色的电光闪烁。

……九天寒青雷?

道门天劫第一重异象惊天击太极?

乍见云中的阴阳鱼,温去病心中大震,竟然是天劫降临,龙虎天君半只脚早踏在天阶边上,距离登天只差半步,只因为少了几分关键的感悟,迟迟无法迈出,不料却在与自己的一轮比试中,透过自己所演绎,此界所无的阴阳道学,补完了缺憾,一下顿悟,迈出了那半步,引来天劫。

每一种天劫,对应不同的劫雷,更有不同的异象衍生,出现的异象越多,牵动的天地法则也越多、越强,日后才可能走得更远。

惊天击太极,是纯正的道门天劫之象,自己曾在玉虚真宗的上仙临劫时见过,出现异象不是度劫的成功保证,哪怕连出现三四道异象,也不代表能成功度劫,但至少是对龙虎天君一生苦修的肯定,若非是身心纯正的有道之士,计决引动不了“惊天击太极”的异象。

然而,无论是哪种天劫,都存在着一个共通的规则,那就是如果有旁人牵扯在内,视为协助度劫,雷劫的威力将两倍、三倍翻升,偏偏自己好死不死,正在这尴尬时候,卡在这要命范围里!

九天寒青雷打下,将比正常程度要厉害得多,自己牵连其中,正常肯定是接不下,而且更糟糕的是,术式武装的使用有时间***,如今已经到了时限,即将要崩解,自己却在这时,要一起挨天劫?

温去病心头骂声不绝,但眼中所看见的,是龙虎天君面上的奇特神色。

“竟然在这种时候……”

白发老道人的眼中,有惊愕,有狂喜,有安慰,那是止步于百尺竿头多年,终于踏出关键一步的惊喜,但随即,这些喜悦表情被遗憾、落寞、无奈所掩盖。

“竟然在这种时候……”

相同的一句话语,却是完全不同的意思,入耳的瞬间,温去病心头剧震,比看见天劫更惊讶,从这声叹息中,他听出了异样的讯息,这老道的反应真是出乎自己意料……

一掌逆八印,龙虎天君拍往自己额头,血光炸现,跟着又是一掌,回击胸口,连着两下,脑门与心口齐伤,他身上昂扬的气势,立刻就衰弱下去,甚至连飘翔空中都做不到,笔直掉落下去。

温去病离得最近,出手将人截下、扶住,双双落到地上,总算没再受什么伤,温去病顺势收了术式武装,回归一身僧袍,抬眼望天,随着龙虎天君的气息衰弱下去,天上雷电消失,厚密的云层也渐渐散开,什么异象都化为乌有了。

“……多、多谢道友。”

老道人一落回地面,顺过气息,就能自行站稳,他自伤本身,下手虽然重,打的也是要害,却是分寸拿捏得极好,配合自家灵丹妙药,短时间内要恢复并不难,只是……

“可惜1温去病摇头道:“引动天劫,固然是大难临头,但也是所有修练者梦寐以求的考验,没有天劫淬体,凡胎肉躯就没法更进一步,天君得此机缘,却舍此机缘,往后恐怕……”

龙虎天君明明已引发异象,却在雷劫降临前,创伤自身,强行中止天劫,受此影响,日后想再挑战天阶,需要的感悟与累积更多,迎来的雷劫也会更强,如果眼下就已未必能过,将来肯定是必死无疑,可以说,这是自毁前程的愚行!

不过温去病却能理解他这么做的理由,以前自己也见过类似的场面,为了专注于当下正在进行的大事,无法承担度劫的风险,又或是度劫成功后稳固境界的休养时间,那些即将挑战天阶的高人,不惜自残,强行压住突破的时间。

龙虎天君……想必也是有什么放不下的大事,这才迫得他必须舍此机缘……

“……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老道人神情萎靡,有着说不出的遗憾,但眼神坚定,未尝后悔,看着四面八方赶过来的徒子徒孙。

前一刻,两人还在半空中打得无比激烈,异象连连,胜负似是难分,哪知一转眼,这场比斗竟然这样收尾,五斗观的道人们全被吓到,连忙赶来,龙虎天君挥手制止了他们靠近,转头对温壤友且随我来1

ps有者提醒,所以要来一下。每次假日被加更,我都是上三,又不是遇到假期,就能得比平常多,拿什加更?大家放假,我在工作,才能持一更,怎加更啊?目前每天三到四千字,持住一周八更,已是限了,生病了也不敢停,大家了,定更新,比偶来爆重要吧?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