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九章 良缘多阻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九章 良缘多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虽然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,虽然要出嫁的这个独孤公主不是自己,但莫名其妙自己就被许配给人了,对方还是一个自己无法认同的对象,司徒小书相信,哪怕是独孤公主在此,也会一剑斩了他!

不过,青武仙帝派来的那个宦官,贴在耳边说了话,表示这是为了取得历任仙帝的遗物与传承,必须要她配合,这也是为了天下苍生,而且一旦进入,她也能同享仙帝传承的好处。

单纯的利诱,还不至于心动,但被“天下苍生”这顶大帽子一压,自己也只能无言了,相信真正的独孤公主亦会做出同样决定……

听那个太监的话意,似乎是只要办个婚礼,有个名分就行,未必真要洞房,但女儿家的名节,是何等要紧之事,套上这个名分后,独孤公主还怎么做人?自己如果回不去原世界,往后又怎么做人?难道真嫁给那人不成?

如果是***的青年英侠,仁人志士,那也还罢了,但温去病此人,长袖善舞,商人心性,重利薄义,其言其行,是自己最看不过眼的那种,要选婚嫁对象,选几条街都不会选到他!

更别说,这人就像自己的天生克星,什么事情只要碰到他,自己就开始倒楣,在港市时,一向到处被高高捧起的自己,先是被他所擒,又被别人所擒,弄到灰头土脸,像自己是个***一样。

后来,因为想导人入正道,自己追着这人去了西北,结果面才见了几次,他就从飞云绿洲逍遥到兽族去,听说还立下大功,成为不能受表扬的秘密功臣,自己却劳心劳力,流血拼命,背负名、嫌疑在身,最后更倒在病床上,不知以后会不会伤残?

光是这些经历,自己就足够对这人有恐惧了,哪知这家伙就像一场无处不在的瘟疫,连自己都***到异界了,他仍不放过自己!

这一年来,给自己压力最大的,不是妖魔,不是九头妖龙,而是这个压得自己喘不过气的病僧!

崛起才一年,战绩却如横空的彗星般耀眼,每次出手,必有魔将丧命、减员,从不落空,不但妖魔恨他恨到牙痒痒,百姓们更把他当传奇人物,是人族多年未有的希望之光,对他的期盼,可能犹在仙帝之上。

但他如何回应这份期待的?

显赫的战绩,遮掩不了他只杀敌,不护民的事实,他不但藉着战争的机会,勒索搜刮,更从不在乎老百姓的死活,没考虑过为了他的战胜,多少无辜百姓惨被妖魔屠戮,那些伤亡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!

一将功成万骨枯,但在他的功绩底下,被埋葬的何止万骨?

荒唐的是,和他相比,在战绩上远远逊色的自己,在百姓眼中,简直成了一事无成的鸡肋,每每真遇到需要拯救的时候,百姓宁可相信他,倾尽身家所有去求他庇护,把自己当成一个……非必要时候,以不花钱为前提的备眩

这算是哪门子的混帐世道?

这一年里,自己越来越感到憋屈,希望能与病僧一见,问问他的想法,看看这人究竟是什么人?是另辟蹊径的救世志士?还是只想着趁灾难敛财的恶徒?如是后者,自己必当场斩之。

哪想到,***如此简单,病僧不是志士,而是自己的克星、瘟疫,跨界追来了,这是老天不想自己过得太舒坦,把他也给扔了来,存心给自己添堵的!

然而,他和龙家姐姐的出现,恐怕也正是自己最急需的线索,他们是如何跨界过来?知不知道该怎么回去?这些问题……自己超想知道的。

该怎么问才好?在不泄漏自身身分的大前提下,要如何不被他们察觉地问出这事?龙家姐姐还好,那温去病却是个善于算计的狡诈之徒,想要瞒过他,那可不容易,但若不踏出这一步,始终被困在原地,那也不是办法……

司徒小书看着镜中的“自己”,凤眼剑眉,长年练武、战斗的**,没有一分多余赘肉,曲线凹凸有致,尤其是一双长长的***,与腰之间的腿臀线条,尤其令人心跳,这……比原来的自己还要漂亮得多。

但再漂亮又如何?这始终不是自己,自己……就像被困在这座漂亮的**牢笼中,一个孤寂而徨的灵魂,随着时间冲刷,益发的思乡、想念亲人……

“不行1

毅然吐出这两字,司徒小书一下发劲,整个镜面破碎,在一片脆响声中,成了满地的碎渣。

……不能在这里静待事情发展,有那个姓温的瘟疫在,被事态推着走,可能莫名其妙就被推到万丈深渊去,自己必须要争取主动。

既然要主动,那连一刻也不用多等,说干就干,现在便去找人!

拿定主意,司徒小书匆匆换上衣服,带上兵器,如一阵风似的冲出门,直奔驿馆而去。

前后没花多少时间,就已经来到驿馆,司徒小书甚至没有敲门通报,直接用轻功翻墙进去,直至来到病僧所在的**院落,这才踌躇停步。

踌躇,不是因为近乡情怯,而是因为前车之鉴……

当初在港市温府,自己也是翻墙,结果后来糗到爆,那个瘟疫素来阴险,这里哪怕只是暂栖之所,可能也被他布下什么,自己若不打招呼跳墙进去,万一又中埋伏,那可真是没脸见人了。

温去病本身的实力,几乎是没有实力可言,但病僧……层出不穷的通神手段,委实鬼神莫测,自己亲眼见识过,却仍不明白他是怎样做到,那些手段……好像是天阶中的高位存在,他怎么练出来的?

对着那些化身天地,形同神魔的诡异手段,已踏足地阶的自己,也不敢说能稳操胜券,安全起见,与他相关的一切,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……

静静地站在门前,司徒小书举手想要敲门,门却忽然打开,站在门后的,是也被来客吓一跳的龙云儿。

“公主殿下?怎会是?这……这都三更半夜了……”

龙云儿斜眼瞥向天上月,估计再一两个时辰便要天亮了,这位公主深夜杀来,也不怕别人说闲话,看来真是有急事了。

“……怎么穿这样来开门?”

司徒小书瞠目瞪眼,因为龙云儿此刻穿在身上的月白单衣,异常轻薄,背着月光,可以看清里头的曼妙体态,估计是已经熟睡了,听到声音,急急跑出来开门的。

如果是独居,那也还罢了,但里头不是还有一个温去病吗?就算真是表兄妹,这样穿也很不妥,更何况自己清楚他们的底细,这两人实为主仆,温去病更不是和尚,早在之前,自己就怀疑龙秘书与温去病的关系不单纯,她……该不会是正在“侍寝”吧?

龙云儿看司徒小书眼神奇怪,并没想到她有那么复杂的心思,只是查觉到自己穿着不得体,低呼一声,月白色的单衣陡然生变,扭曲摆动,转眼间就变成日常的武斗袍,紧贴合身,崭然如新。

脑里正在胡思乱想的司徒小书,这回真是被吓到,眼中陡然一亮,“还有这样的好宝贝?”

能够自在变形,可雅可俗,可麻可缎的天衣,绝对是每个女人的心头好,看在眼里,司徒小书一时也忘了本来目的,猛打量着龙云儿,直到被龙云儿唤醒,问起了此行目的。

“殿下深夜前来,是为了找我表哥吗?”龙云儿歉然笑道:“表哥他不在呢,今晚恐怕不会回来,真是抱歉。”

……如果温家哥哥还在,自己哪可能会穿这样睡?他出去时说了今晚不回来的,谁知还会有不速之客?

“他出去了?”司徒小书看了一眼月亮位置,“这种时候,他会跑哪去?还预告一整晚不会回来,他是去什么地方了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,表哥做什么事情之前,不会向我预告的。”

龙云儿歉然微笑,司徒小书益发苦恼,以帝京之大,他一个人跑了不见影,自己又该上哪找人去?仙帝宫?

司徒小书皱眉思索,觉得可能的***太多,却怎么都想不到,温去病趁着深夜,没去别的地方,而是独自一个去了京畿重地,五斗观!

“……后学末进收受了天君厚礼,心中惭愧,特来致谢,还望天君不吝赐见。”

温去病造访五斗观时,直接报上了身分,虽然态度有礼,可深夜时分前来的拜谢,谁听了都会觉得不对。

数十名道门***跑出来,严阵以待,同时也早有人跑去请示,想知道如何接待这名可能不怀好意的贵客?没过多久,里面就有了回应,近百名道人冲出,把温去病包围在五斗观的前殿,气势汹汹。

为首一名道人,手执七星剑,怒眉喝道:“病僧!你这佛门败类,一介僧人,居然想染指剑公主,如此神人共愤的丑行,就算天能容你,我等也容不下你,今日就替飞龙寺的须弥佛子清理门户1

温去病闻言,耸肩微笑道:“娶个漂亮老婆果然压力山大啊,连道士都来争风吃醋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