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八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那一天,该是自己生命中最奇怪的一天,甚至可能是自己生命的转捩点……

司徒小书常常这么想着。

平阳城大战中,自己舍生忘死,血战兽族,想要藉由自己的努力,来证明清白,证明自己与封刀盟光明正大,绝无异心,与其扛着那样的污名与怀疑,不如战死沙抄…

最终,能否洗清旁人的怀疑,还不得而知,但身上受的伤可不是普通重,几处兽爪的贯体穿洞伤,肩头的一下,差点被一名狼人把整个肩膀,连骨带肉咬掉,齿上竟抹了毒素,刺入血肉,在体内散开,造成了高烧。

即使伤愈,一直持刀的右臂也会受到影响,很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像以前那样使刀,但只要能证明封刀盟的清白,这点代价不算什么!

武苍霓来探过两次伤,表示等伤势好转,有几路功夫想与自己切磋,言语虽然谦让客气,但授艺的意思明显,能得到她这样的善意,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,就希望能早日查明***,洗雪名。

……高烧之中,神智不是很清醒,武苍霓离去后,心情一松,听她说稍晚还会再来,自己便昏睡过去,依稀还听到,武帅向门口的护卫交代,务须要看守周详,不得有失。

迷迷糊糊中,自己觉得身体轻飘飘的,好像浮上云端,身体和意识分离开来,这种奇妙的感觉,让自己在昏沉中,忽然有了一丝惊觉。

……自己该不会是死了吧?如果不是死了,为什么灵魂会和身体分开?可是……自己好像没伤得那么重啊,虽然伤得不轻,有伤残的隐忧,不过得到及时救治,怎么也不至于死了啊!就这么死掉,太荒唐了!

意识到状况不妥,却像陷入一个深沉的迷梦,怎么也醒不过来,耳边更出现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
“我是一,也是万,我是初始,也是结束,我是太一1

……太一?

……太一是什么?什么意思?

没有任何解释,耳边好像还说了什么,但因为神识昏迷,没有听清楚,只有一段话,像是直接烙进自己的神识,就算不想听,还是记得清清楚楚。

“主线任务一:护持拔山剑庄队伍入京,造出诛魔之兵……”

就这么一段,特别清晰,而后头好像还有什么话,说什么赏罚之类的,只不过断断续续,听不清楚,也没法记得,而当自己从这种昏沉状态中略感清醒,就感觉到……痛!

真的是很痛!

全身上下,每一块骨头、每一寸肌肉,都痛到想哭,自己明明是伤重躺在床上,也确实疼得厉害,但怎会忽然痛成这样了?虽然还没有睁眼看,但痛成这样的满身伤,说自己没伤到濒死,连自己都不会相信!

除了痛楚,还有一些很奇妙的……状况?耳中所闻,尽是满满的惨叫、哭号之声,这种声音,自己依稀有印象,那是在百族大战时,妖魔大军攻破城池,虐杀满城百姓时,总会响起的那种惨烈声音,当时自己年幼,感觉不是太深刻,却深深烙进记忆。

也是这些哭喊之声、烈火焚烧之声、利齿噬咬骨肉之声,让自己真正清醒过来,同时,许多画面在脑中飞快闪过,正在哭喊的那些绝望人们,他们受苦的影像,一下全涌入脑海,让自己看得到、感受得到他们的痛。

这是绝对不正常的状况,再怎么心情激动、再怎么有想像力,脑里都不可能出现这些画面,而且……这并不是自己的身体!

……我……在别人的身体里面?正支配着别人的身体?

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,自己也忽然明白过来,这具伤重濒死的肉身,正处于气血翻涌、神识凝练、肉身剧变的一个状态,说得更浅显一点,这具**正在突破!

大范围的感知,数以千计的人心感应,这些都是起码踏足地阶,凝结法相之后,才开始具备的能力,这具肉身的原主,似乎正在力量突破的关键时刻,却因为伤势太重,神魂被大幅削弱,未能功成便半途殒落。

……隐约残留的意志,自己感觉得到,这是一个有着忧国忧民之心的女人,胸中澎湃的情感,都是自己能够理解的情愫。

……妖魔未退,人族恨未雪,山河未还,壮志难酬,死也遗憾!

……壮志难酬,死也遗憾!

残留的强烈遗憾,与自己胸中的情感重叠,自己又何尝不是有着满腔的理想,希望为国为民,却受限于力量低微,什么也没有做到,沦为一个别人眼中的笑话,自己又何尝甘心了?

……壮志未酬,死也遗憾!

相同的一个呼声,在心头仿佛化为战鼓,越响越大,最终化成一个雷动九天的霹雳。

我要强大,必定继承这身躯主人未了的遗志,完成突破,护佑人族,再创新天!

一具**,前后两个灵魂,因为相同的理念而“共鸣”,由后来者的灵魂,支撑着这具**完成突破,真正踏足地阶,甚至在成功晋阶的那一瞬,司徒小书眼前光影错乱,像登阶的那一脚,踩得太重、太猛,脚下发生某种异变,把自己一下弹飞到天上,看见了……一些模糊,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东西。

无法理解,但司徒小书心知,如此奇缘,自己所捕捉到的任何讯息都无比宝贵,哪怕眼前无法参透,都可以留着后头慢慢感悟。

而在成功进阶后,澎湃的气血与心情,自己所采取的第一个动作,就是直接破坑而出,跃起半空,一剑斩向眼前的三个魔将!

“杀1

力量如脱缰野马般释放,夹着激怒,剑上爆发无穷大力,激斩向魔将,虽然自己一辈子练刀,但斩出的这一剑,是自己此生前所未有的畅快。

很可惜,新生突破的第一仗,受限于**的伤害太重、失血太多,未能将敌人斩杀,还不得不夺路而逃,保命为先。

这仍是耻辱的一战,但自己立下志愿,等到把伤养好,必将雪此仇此辱!

之后的时间,自己贯彻这个承诺,到处猎魔斩妖,把取得突破的力量稳固下来,更缓步试图推升。

在突破之前,女爵独孤剑是五绝中最弱的一环,能够打入五绝之一,是凭血脉奉灵后的超卓力量,而不是自身的稳定力量,但突破之后的自己,真正把力量推到地阶,稳稳置身五绝之中,遗憾的是……这个世界个个都行的奉灵术,以前独孤剑凭之挤身五绝的力量,就此在自己身上失落了。

奉灵术的源头是**,并非灵魂、元神,但……或许是自己的灵魂,并非这具肉身的***,两者之间的契合度有问题,以至于运使不出。

这点诚然可惜,但自己稳定的地阶力量,比那种有时间***,只能爆发一击的力量要可靠得多,自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两相比较,自己还比较在意,未来该何去何从?

来到大荒西朝,附身于独孤剑,突破上地阶,这些事……荒谬透顶,又连接着来,整体像是一场醒不来的梦,不知几时会结束,这一切真会结束吗?自己回到本来世界时,会顺势升上地阶,还是打回原形?又或者,自己再也回不去,将被困在这具肉身中,见不到亲人朋友,直至老死?

独在异乡为异客,这份孤寂,没有人能理解,过不了多久,自己就坚定目标,一心一意想要回归。

整体的关键,显然就是昏迷中听到的那段话,但到底是什么意思,自己一直未能明白。

后来,对这个世界有了了解的自己,找到了拔山剑庄,也知道入京是去哪里,甚至反覆送了他们的队伍入帝京十多次,有明送,有暗护,试尽了所有方法,几乎快成了拔山剑庄的保护神,每次也打造了一些诛杀妖魔的兵器,却从没发生什么后续,让自己困惑到极点。

……难道……听错了?或者自己理解有差?那段话有什么别的解释?

困惑许久的问题,最终在听到青武仙帝举办大铸时,终于得到解答,正在外地猎杀妖魔的自己,陡然醒悟,连忙再次护送拔山剑庄的队伍入京,把一切希望都放在这上头。

自己有预感,这次的护送入京,将会和过往大不相同,而一个最意外的征兆,也展现在自己面前。

与魔将战斗、追逐时,竟然意外遇到了龙云儿,这……这可不只是他乡遇故知而已,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惊喜。

自己原本是想立刻相认的,但一个模糊的记忆,忽然清晰起来,在太一那边所听到的话语中,有过那样的一句,执行任务过程中,泄漏真实身分,将受惩处。

这段话,属于自己当时听不清楚,却深留在记忆中的,此时忽然上浮,让自己把想要相认的话语给压下,而不久之后,另一个也摊在眼前的震撼,则让自己庆幸,还好没有贸然相认,因为另一个不该存在的人也来了。

……温去病!

……他是……病僧?

……这一年来,自己最想砍了的人族!

意外的震撼,让自己愣在当场,或许,自己弄错了点东西,姑且多观察一下比较好。

……这似乎又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决定等待的自己,等来了那个杀千刀的订亲宣告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