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六章 直面情感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章 直面情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温去病自认懂得看人,目光锐利,所以当龙云儿反常地赌气,使起了难得的小性子时,自己很快把握到她真正不满的地方,开了嘲讽术。

……为什么生气?是为了她的名节受损?还是私心作祟?

这个嘲讽,纯粹是本能反应,就像在战斗中看到了敌人破绽,直接就一***开过去,但……小聪明与大智能的分别,也就在这里,小聪明只顾眼前效果,大智慧……会着眼全局,至少……会看看这效果是不是自己要的。

当看到龙云儿站在那边,眼泪一下滚落,温去病一怔,晓得自己耍笨,捅着马蜂窝,挖出的这个坑,恐怕要把自己给埋了……

美人垂泪,而且还是这样令人心疼的一个大美人,任何一个有起码智商的男人,都该在这时候有动作,上去哄哄这位美人,或是递上手绢,擦去眼泪,让人家别再落泪了。

温去病没有动。

就因为自己有着起码的智商,知道这么作的后果,所以反而不敢动,虽然,此刻自己怀中正有一条质地上乘的手绢,浸泡过同样质地上乘的***,无色无味,如果递出去拭泪,瞬间就能搞定这场面……

但自己不能,因为这女孩……不是赤壁大街上那些只惦记着自己囊里金银的女人,不是那些居心叵测,只想从自己身上挖秘密的女人,她想从自己身上得到的……基本都是与她根本没关系的东西,像是……自己的平安、健康与幸福……

正因为如此,自己今日才感到为难……

“……其实呢,那个婚约是假的,就像想的那样,我确实别有用心,青武老儿给我整了个***烦。”

“我知道1

龙云儿一面抹泪,一面点头。

兰心慧质,她在泪水滚落出来的一瞬,就已经明白过来,以温去病的个性,在主世界不可能成亲,又怎么可能跑到大荒西朝来,忽然大解放,想要成家立业了?即使真要成家,又怎么可能挑中独孤剑?这两人的个性,根本是天秤两端。

对一个近乎无惧的男人,被什么事情给胁之以力,那也是不可能的,那最大的可能,只有诱之以利了,青武仙帝如果开出什么难以抗拒的大利益,以他肆无忌惮、不择手段的作风,达成婚约没什么不能理解的。

这些事,先前也隐约料想得到,所以才会不开心,但哪知忽然情势急转直下,现在……成不成婚已成其次,最重要的,是这一层终于捅破的窗户纸……

“……嗯,知道。”

温去病点点头,素来给人机智印象的他,现在给人的感觉却异常笨拙,在这个似乎说什么都不对的情境,他的心情也未能平复,仍未决定自己该说点什么。

几分钟后,温去病叹了口气,没有看龙云儿,自顾自地坐到地上,像自言自语地道:“当初带回到港市,有很多理由,最直接的一条,就是不得不如此,因为的尸龙血脉被激活,已成为你们龙家必除的目标,如果放着不管,不是被他们杀掉、封印,就是成为***野心家手中的工具……”

“……知道,云儿一直……很感谢温家哥哥。”

轻声说话,龙云儿来到温去病身旁,静静地坐下。

“后来……一堆事情是最初没想到的,我想得少了。”

回忆最初,温去病不觉惘然,或许当初就不该传龙云儿武功,那样就不会把她一直带在身边,直接把她留在温家,或是送到海外,别存着让她来“驯化”香雪的念头,后头就不会有这么深的牵扯……自己从来就没和哪个女人这样……

“到温家来以后,我生活起居基本都是在打理,还连香雪的份也一起,连做饭也常常是来,做得很多,但应该知道……我没把当……那个。”

说得拗口,温去病哑然失笑。签的是奴隶契约,做的也是管家工作,自己要说不是那种关系,难道要说自己一直当她是亲妹妹一样吗?这话……谁信啊?

男人与女人的相处,时间长了,不是越来越看不顺眼,就是相互受到吸引,她不但样子很美,守礼知进退,还完全是奉献型的,一心一意跟随,总想着让自己好,只字不提回报,估计心里连想都不敢想……这些自己都看在眼里,人非草木,孰能无动?但……

“云儿一直记得和哥哥的约定,价值一万金币呢。”

龙云儿自嘲地笑了起来,等了几秒,看温去病没有继续说话,主动开口,迟缓却坚定地道:“云儿……希望知道温家哥哥是怎么想的?”

说话的时候,耳根子一下红透了,虽然自知没资格问这一句,但自己还是希望知道这个男人的想法……

“我的想法?”温去病顿了顿,“什么想法?”

看这个男人仍在装死,龙云儿忍不住轻叹口气,手放上他的肩膀,不轻不重地按揉,想藉此让他肩上轻松一些,“想知道,温家哥哥对自己的感情,有什么想法?你和武帅好像……”

“喔,苍霓碍…”温去病苦笑道:“她是个绝顶的好女人啊,加上最近的累积,恐怕就快要迈入天阶了,配我是可惜了……”

龙云儿问道:“都说武帅当初追你追得很猛,她那么优秀的人,哥哥你一点也不心动吗?”

“说不心动是假的,她是当时星榜的第一美人耶!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?

星榜的第一美人,不是日榜月榜,是货真价实的年轻美少女,能把到这种马子,脸上超有光的,更何况是被她倒追,简直***!山陆陵只是外表像石头,当我连心也变石头了啊?”

温去病的回答,着实吓了龙云儿一大跳,估计这些话武苍霓从来也不知道,如果晓得,以她善于用兵的手段,肯定是一通猛攻,不惜代价把敌人阵地拿下。

“那……为什么你没有接受呢?碎星者并不禁婚嫁啊,你们如果在一起了,肯定是神仙眷侣的1

“唉,神仙个鬼,眷侣条毛啊!那时,她看我是威猛的大叔,我看她是神气的大姊姊,彼此眼里的形象与心态都不对,怎么相处?看过成天带着假面具,没一句真话的神仙眷侣吗?”

温去病叹道:“山陆陵的存在,牵涉到无穷人心愿力,知道***的人越少越好,我不可能告诉她,她后头也不知怎么了,开始猛查我的出身过去,搞得我也成天紧张,与她疏远……最终我也想明白了,她想追回家的人是山陆陵,是那个沉默如山,一心热血为苍生的铁汉,不是那个心思多多,整天腹谤,血从没热起过的阴暗少年……我们两个是两条平行线,自始至终就没交接过,她嫁给樵峰,我很替他们两个高兴。”

“是真的高兴?”龙云儿迟疑道:“没有不舍或者难过?”

“从来就不是我的东西,怎么能算失去?当然也不会难过……好吧,或许有那么一点吧。”温全他们两个很相配,这次西北重遇,看她过得挺好,我也就能释怀了……人嘛,谁没有一两段过去感情?但既然过去了,也就过去了。”

温去病说得云淡风轻,龙云儿却不做如是想,因为温去病这些判断的大前提,是武苍霓已经把这些过往放下,但自己在西北所见,武苍霓……似乎并没有放下,对山陆陵……她好像……

“那……以后呢?我是说,温家哥哥后头……”

“后头……我这样的身体,今天吃饱不知明天事,哪有什么后头?虽然说透过近期的各种修复,好像命可以长一点了,但也没到可以高枕无忧想未来的程度,更何况……”

温去病苦笑道:“我身边、手边有多少事,应该都看在眼里了,觉得我还有那个时间与心情,去想什么个人感情吗?”

龙云儿点点头,放在肩上***的手未停,却没再继续说话。温去病感察着她的情绪,忽然发现一点异常。

……她素来内向,情感深蕴,有什么话不会轻易说出口,但今晚都已经到了这个边上,她都来问自己的终生大事了,到了这里,却没有再进一步是为什么?

……原本以为是她怕羞,但或许不只是如此,她在自身的情感上,还有着别样因素,让她裹足不前?

心随念转,温去病脱口道:“对了,姊姊……”

三个字仿佛魔咒,龙云儿的动作瞬息僵凝,像是做贼当场给事主拿到,这个不正常的反应,或许可以用一个理由来解释。

“……我是不愿意这样想啦,但该不会认为……”温去病转过身来,“我到现在还心里想着她吧?”

回身瞬间,从碧发丽人眼中的负罪感,温去病把握到了龙云儿的想法,更终于明白她一直以来的反常。

虽然自己从没那样想过,可这个家庭、道德感极重的女人,心里似乎背负着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理解的重担。

一方面,她对自己的情感,就连瞎子都能看得出来;但另一方面,她显然也没能找到双方关系的定位,有一种抢了姊夫的负疚感,因此勇于付出,却不求回报,甚至……还很怕得到回报……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