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五章 淫僧的魔爪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五章 淫僧的魔爪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这一次的仙帝宴,可以说是历年来最失色、最没味道,却又最引起流言的一次,打一开始,青武仙帝就退席没有主持,不知去了哪里,跟着,病僧也不见了,人们联想到先前青武仙帝预告,将赠予厚礼的话,都在暗自揣测,这两人会否在“拆礼物”的同时,达成什么秘密协议?

自须弥佛子闭关不出后,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之间的烟硝味,虽然相关人士尽量淡化,透过各种宣传掩盖,不让闲言碎语传出帝京,但帝京内,百官都是明眼人,哪个不是心里有数?

之前佛子不出,两大巨头相互制衡,情势僵持,无可打破,但现在女爵回到帝京,又来了一个病僧,仙帝这边的砝码一下加重,会否在攘外之前先行安内?

这两个人不露面,就增添了人们的想像**,而作为宴会大亮点的独孤公主,又迟迟不现身,更让人怀疑,会否这三人正在一起密约?如果是,等一下当这三人现身,恐怕就要有惊人的联合宣告。

过了不久,当青武仙帝、白袍病僧连袂现身,席间文武众臣心里“喀登”一声,觉得自己所料无差,帝京大势恐怕要有什么变化了。

“众卿,值此危难之刻,朕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。”

青武仙帝抚着胡须,对着群臣大笑,底下文武众臣心中忐忑,都有预感,这个“喜讯”炸下来,恐怕有人要难以承受,特别是那个病僧还站在仙帝旁,笑得……非常不怀好意的模样。

“剑公主虽然是朕的侄女,却是朕不可多得的掌上明珠,她长年在外征战,终生大事一直被耽搁下来,朕每每思之,昼夕难安,内心有愧,但今日……”

青武仙帝道:“终于出现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奇男子,配得上剑公主,更能在大铸之前,了却朕的一桩心事……朕当堂宣布,将剑公主许配给……”

一句话说出,忽然停顿,青武仙帝皱眉望向温去病,意识到忘了问名字,都已经要当众宣告了,如果还说是“病僧”,成何体统?还俗娶亲,总也该有个俗家姓名,偏偏刚刚忘了问。

温去病也一脸尴尬,光顾着谈条件、讲好处,偏偏就忘了这个关键,现在临时要取个假名,脑里也没什么主意,总不能又说是贾俊彦?还是放肆用个温去病的本名?

不过,还没思考出***,底下群臣已经倒抽一口凉气,虽然话没说清楚,可一君一僧的眉来眼去,意思非常明显,剑公主的婚配对象,竟然就是这个和尚?

双方同为五绝顶峰,比起什么王孙公子、皇亲国戚,这无疑更为相配,是真正的“门当户对”,然而,这也是荒唐透顶的一桩联姻,不晓得多少文武重臣在底下颤着嘴唇,想提出相同的异议。

……陛、陛下,那个人……是个和尚啊!

……怎么两个人才走开谈了一下,事情就变成这鸟样了?这和尚是听说仙帝将公主许婚,就立刻愿意还俗了?好……好低劣的人品!

……陛下是承诺要送厚礼没错,但厚礼原来是剑公主?这样子把剑公主出卖了好吗?她是人族当前最耀眼的一颗明珠,就这么把她卖给这淫僧,凭什么啊?

温去病看着底下众人的表情、眼神,非常清楚他们的质疑与触,不过,横竖自己打的主意,是进完封禁空间后就跑路,连洞房花烛都待不到,谁还管他们的触情绪啊?哪怕有人跳出来公开反对……

“且慢!我不服1

一声怒喝,打破了全场的沉默,所有人纷纷回头对望,想知道到底是谁如此大胆,当众挑衅仙帝的诏令。

虽然剑公主在帝京有很多的仰慕者,还都是王公贵人,但无论哪个,好像都不可能有胆子去挑衅仙帝,那……除了这个忽然跑出的淫僧,又从哪里跑出来了一个勇者?

所有的目光循声回看,映入眼中的,则是另一幕无法理解的景象。

快速跑入厅堂的,是一男一女,男的军装劲挺,女的美貌倾城,简直是一双金童玉女跑了进来,但这位没人叫得出名字的青年将军,却一脸怒容,冲进来就直接喊了一句。

“这件事我不答应1青年将军怒指温去病,“想要娶公主,先和我打过一场,赢不过我,一切休想1

局面生出莫名变化,温去病一下没认出挑战者是谁,刚想反唇相讥,就看到龙云儿被那青年将军牵着手,一脸尴尬地朝这边看来,对上了自己的目光,略带胆怯地伸手摇了遥

这下,温去病认出人来了,扬了扬眉毛,觉得这位抢生意的对头,还真是有些奇怪,这种场合特别穿男装、扮男人样,该不会真有什么问题吧?

青武仙帝一下沉吟,也认出了独孤剑,他倒不认为这有多大的麻烦,因为这位侄女的个性,他再清楚不过,但如何让她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,这才是当务之急……

这回的仙帝宴,以一个莫名其妙的结尾告终。

一度剑拔弩张的场面,被青武仙帝简单化解,他对身旁的宦官低语几句,宦官露出惊讶的表情,往下走到青年将军身旁,也耳语一阵,青年将军表情震惊,如遭雷击,跟着,瞪了温去病一眼,转身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,龙云儿则担心地追了过去。

来打断宣告的人跑了,青武仙帝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挥了挥手,让众人继续欢宴,自己则转身离去,而另一个焦点人物病僧,也在众人注意到之前,不声不响地溜了。

宴会虽然继续,可经过这番扰乱,人人已无心于此,各种流言在宴席上爆发,一开始人们纷纷说,青年将军是剑公主的仰慕者,因为所爱被夺,愤然冲撞仙帝,冲冠一怒为红颜。

“……不只是这样啊,我听说啊,那个青年将军是剑公主在外结识的爱侣,这趟两人一起回到帝京,就是来向仙帝请求许婚,结为连理,哪知道,唉……陛下棒打鸳鸯啊1

“剑公主心有所属,陛下怎能将她当礼物送出?这也太令人寒心了,棒打鸳鸯,这非英主所为1

“嘘!别乱说话,陛下是英主,不可背后妄议!我听说,是那个***淫僧,觊觎公主的美色,主动向陛下进了谗言,陛下为其蒙蔽,才作错了这个决定。”

“哼!这个淫僧,太***了!既然是佛门中人,为什么还想着还俗成婚?五绝高人怎么会跑出这种人物?人族之耻1

讨论的人们,你一言,我一语,在彼此的交谈中,渐渐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,阴险的淫僧如何蒙蔽仙帝,向赤诚护民的女爵伸出魔爪,拆散鸳鸯。

特别是剑公主与青年将军的凄美爱情,尤其让那些官家小姐眼眶湿润,听得如痴如醉,充满幻想,尤其是那位青年将军不惜为了爱情,当众顶撞仙帝,这样的对爱执着……真恨不得过去,给他一点安慰。

整个仙帝宴的后半段,这些流言蜚语所编织的爱情故事,成了热议焦点,如果让这些讨论持续发酵,不但温去病辛苦营造的高僧形象,宣告完蛋,整个人族的未来,也将随着集体智商的疯狂降低而毁得彻底,幸好,不是什么人也蠢成这样,帝京百官中仍有能人,至少……有明眼人。

一个消息不声不响地迅速传开,那个青年将军的身分被查出来了,来自宫内的消息,青年将军不是别人,正是改了男装,又稍稍改扮后的剑公主!

如七彩气泡般的瑰丽流言,瞬间被戳破,仍在热衷于流言的人们,灰溜溜地闭上嘴,讨了个大大的没趣,话说不下去,也没兴趣再喝什么酒,就这么灰头土脸地散去。

“……真是……无妄之灾啊1

住在驿馆里最好的**院落中,温去病负手背后,抬头望天,“好不容易才扮高僧,营造出这么好的形象,结果一下又变成淫僧了。”

“温家哥哥不该只顾着自己,你的这个婚约。如果别有意图,那将置剑公主于何地?”

龙云儿道:“温家哥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,可名节对女儿家的重要,请你在作什么之前,要在心上想一想。”

一直以来,龙云儿是温去病最坚定的支持者,此刻的用词虽然委婉,却已是她未曾有过的反对与质疑,让温去病听了也好奇心起,回过头来。

上下端详,温去病发现龙云儿鼓着腮帮子,一副气呼呼的模样,像个发着火,据理力争的孩子,这样的美人薄怒,着实是另一种令人心动的风情。

温去病想了想,道:“在生气?”

被这么一问,龙云儿一怔,意识到自己的态度,连忙把头转过去,低声道: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?还气鼓鼓的呢,为什么生气?”

“……我都说没有了。”

龙云儿脸一直转过一边,不愿与温去病目光相对,但怒火未消的模样,任谁都看得出来。

温去病笑道:“好吧,生气,是因为我在这场婚事中别有用心,那如果我真心诚意,没有别的意思,是真的想成亲呢?”

像是被雷打中,龙云儿闻言,一下转过面来,瞪大眼睛,在自己意识到之前,泪水直接滚落下来……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