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二章 郎才女貌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章 郎才女貌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仙帝宫的宴会,是大荒西朝非常著名的一道风情,虽然在妖乱大地的末日情境中,歌舞飨宴的升平景象,显得异常讽刺,可正因为身在末日,人们更需要一点娱乐来寄托,这才把仙帝宫的宴会,看成重中之重。

青武仙帝极重视此地宴会的意义,只有一年三度的对天大祭,才会举行,除此外就是每逢与妖魔战事的喜讯,说不上战胜,只要劫后有大量百姓幸存,伤害不如预期中重,就是足以摆宴的大喜了。

身而为人,活到这种地步,可以说是非常憋屈了,好在这一回的宴会,是货真价实的胜利,人人欢天喜地,庆贺这场胜仗,并且祈求后续的大铸能顺利。

宴会的焦点,除了醇酒美食、音乐歌舞,就是美人。

帝京之中,官家无数,容貌上乘的千金闺秀,素来是人们注目的焦点,这些平时不踏出自家大门的官家小姐,唯独在仙帝宴上,会随家长出席,藉此建构社交圈子,最终寻觅一段良缘。

赵尚书家的千金、宗将军的小姐,这位沉鱼落雁,那位闭月羞花,个个都通晓琴棋书画,有不俗的学养或文艺,这些是每次宴会上,诸多达官贵人热衷谈论的话题。

帝京的美人,年岁更替而不同,但要说艳冠群芳,毫无异议地是公主独孤剑,毕竟在这种时代,什么学识素养,都比不上一身好武艺,更何况这位公主所拥有的,不只是超卓的武功,更还有出色的美貌与气质,和普通的官家千金一比,***人就像是泥塑木偶,更显得她英姿勃发。

只是,这位公主有一个小遗憾,就是长年忙于抗魔,心无旁鹜,几乎不在帝京,偶尔回来,也是一身戎装,风尘仆仆,脸上表情异常冷淡,并不怎么和人往来,更难得展露女性柔美的一面。

罕见的例外,就是仙帝宴,为了表示对传统的尊重,纵是从来不分心于社交的女爵,也会配合地换上丝绢礼袍,梳起头发,打点妆容,盛装与会。

也唯有在这种时候,才会看见她华贵如凤的柔美仙姿,所以每次仙帝宴的最大亮点,就是一睹女爵的绝色。

但这一回,除了独孤剑之外,仙帝宴上出现了另一个亮点,就是那个随着病僧一同到来的龙姓***。

那是一名极其罕见的大美人,出身不明,气质同样高贵,而且比起女爵的冷艳高傲,这位长发美人典雅娴静,一举一动,都有出自名门闺秀、累世书香的气息,当她静静地坐在席上,观赏着席间的歌舞,眼波流转,抿唇而笑,又非常自敛的合仪举度,让人格外注目。

宴席上,***的达官贵人、王孙公子,都在窃窃私语,话题、目光全绕着她打转。

“太漂亮了!这是哪里来的美人?帝京外怎么有这样的***?”

“一下把咱们帝京的***全比下去了,不过,眉目间怎么好像有股邪气?”

“可能和血脉有关,有些特殊的上古凶脉,会影响本身气质,听说这位的实力好强,连着两位魔将都丧命在她手里,还没有奉灵。”

“没有奉灵就连诛两大魔将?那不是可比五绝?这是五绝高人的层次啊1

类似的话语,化成了惊叹,在人群中此起彼落,温去并龙云儿所用的技术,不同于奉灵血脉源头,旁人不见征兆,传出来自然就是她不曾奉灵的结论。

有与没有,在实力评估上差得太远,龙云儿被抬到媲美五绝高人的程度,看在***人眼中,分量整个不同,那基本代表了这时代人族的终端武力,背后又有另一名五绝高人病僧支持,如果能把她娶回家去,意义不言而喻。

不过,也就因为战绩太惊人,众人心动归心动,却没有哪位年轻才俊敢踏出第一步,向这位来历神秘的美人献上一杯祝酒,邀其共舞。

正当众人心情七上八下,为之裹足不前时,一名身穿军装的青年将军,不知从哪冒出来,长发以马尾洒脱地梳在脑后,俊美异常,手里持着一个玉盏,来到龙云儿的面前,向她递上祝酒。

紧绷的僵持状况被打破,众人为之扼腕,却没人认得那名青年将军是谁。

“这货谁啊?哪冒出来的?”

“是不是这波一起回来的?听说有些地方军协助护送,一起入京了,可能是那边的吧?”

“他递祝酒了,真不识相,居然在这里抢锋头……人家大美人是有眼光的,不会看上这种绣花枕头1

话才说,就看到那青年将军不知说了什么,坐在那里的龙云儿,一下绽放了笑靥,那种如花盛放的笑,令人深深迷醉,而那名青年将军拉住了龙云儿伸来的雪白柔荑,两个人一起离开,往外头走去。

一众官家子弟,眼睁睁地看着这幕发生,个个捶胸顿足,恼火兼悔恨,就气自己晚了一步动作,居然让一个莫名小子捷足先登,错失了最好的机会。

看看那两个人,男的俊秀英挺,女的娇柔美丽,并肩走在一起,确实一副珠联璧合的相配样,尤其是龙云儿笑得灿然,更添娇艳,让这些官家公子又羡又妒,恨不得上去把那青年给踢开。

只是,抢人这种事,想想还可以,真要做是不可能的,姑且不论这里是仙帝宫,大庭广众之前,不容造次,那青年将军又可能是战争英雄,碰都碰不得,即使都不考虑这些,龙云儿本身可不是弱女子,当着她面前抢人,万一直接被她打成残废,谁敢承担?

垂头丧气,一众官家子弟收拾心情,忽然想起仙帝宴上的另一道传统亮点。

“……对了,不是还有剑公主吗?”

“是啊!剑公主也是大美人,错过这个,还有剑公主可以……看啊1

“剑公主的裙装,那才是真美啊,比这个不知哪来的乡下妹好看多了。”

“你、你想死啊!人家是五绝级数的,你这样说话,当人家听不见吗?”

慌忙住对方的嘴巴,不敢让他把话说出去,这名官家公子转目一看,已没见到龙云儿和青年将军的身影,但再一看,也迟迟不见独孤剑走出来,不由得分外错愕。

“奇怪了……剑公主怎么……一直没出来啊?也玩失踪?”

类似的困惑,正在席间的很多人心中发酵,都不晓得独孤剑为什么迟迟不现身,难道……也和青武仙帝、病僧一起,进行什么外人不知的秘密谈话吗?

最清楚这问题***的,则是正离开宴会间,来到外头庭院凉亭的龙云儿。

“……殿下真是爱开玩笑,里头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正等着盛装出场呢。”

“我现在也是盛装,穿这么一身还比较习惯。”

穿着男款军装,独孤剑的挺拔身形,在月色下更显修长,配着白色的军服,像是一只仙鹤般卓然。

“可惜了……以殿下的美丽,如果卸甲穿裙,加上梳妆,肯定好看得让什么人都看呆。”

龙云儿心下惋惜,因为就连自己也非常想看,一睹独孤剑的女装,她刻意作男装打扮,都能这样帅到没边,如果好好梳妆,换上华服,头带玉钗,不晓得会是怎样的一个俏模样?

“别提了,我不擅长穿那些不好走路的东西。”独孤剑苦笑道:“每次穿成那样,我都觉得自己变成别人,一点都不像我了,更何况……国难当前,不思如何杀妖,还把心思花在这上头,太不知所谓了。”

龙云儿笑道:“我家表哥说,就算在末日劫难,只要今天还活着,日子就是要过下去,人不能一直紧绷着过活,打扮得漂漂亮亮,自己心情好,对***人也有激励作用埃”

“还有这种说法……”

独孤剑再次苦笑,摇了摇头,显然不能接受,“令表兄倒是一个奇怪的人,我其实还有些问题想与他讨论,本来想趁今晚问问他,没想到……晚宴一开始他就跑得不见人了。”

龙云儿点头,道:“好像是仙帝陛下招了他去,不晓得他们去了哪里?”

独孤剑道:“还能是哪里?肯定是那个地方。”

言谈中,独孤剑望向高耸的封天坛,在那座高台的顶上,正有两个人漫步于其上,居高临下,俯览整座帝京。

“……封天坛确实气派,这座高台祭坛真是当初横击仙帝所建?”

一上封天坛,温去病不浪费时间,直接挑明说话,而青武仙帝也相当开门见山。

“不错,史书上确有明载,横击仙帝召集十万民夫,展大神通,造出封天坛,但其作用、其奥妙不传,你是横击仙帝的传人,这座高坛你知道多少?”

这个问题,直接把“你是不是横击仙帝的传人”跳过,打成肯定,温去病暗自一笑,道:“不多,我只是得到一些残本、残件,研究出一些心得,耍耍那些魔将还可以,但要对付妖龙,还远不够,至少……我需要陛下你的帮助,当初横击仙帝的资料,现今还保留最多的,应该就在陛下你手上了。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