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第一章 炎狱之海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炎狱之海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大荒西朝,东海之滨,连片的岩岸,在许久之前,曾经是资源非常丰富的鱼场,许多渔民在此捕捞,养活了大批百姓,但自从妖乱大地,九头妖龙崛起于此,这种盛况就从此不再了。

频繁的战斗,将这片海岸化为无法之地,坚固的礁岩破碎片片,都是一次次战斗的余波所导致,人族、妖魔每有强者出世,都无一例外地会来挑战妖龙,也都无一例外地丧命。

每次战斗所造成的结果,就把整个海岸疯狂破坏,日积月累,不但沿岸礁岩尽皆破碎,更打穿了地层,岩浆不住翻涌出来,烧滚了海水,整片海滨都泛起一层暗红色,焦臭气息与浓浓的海味,更不住弥漫扩散。

如地狱般的景象,这片区域却非死寂之地,九头妖龙在这里不断制造魔将,***的各种魔物也不少,整个海滨,千里之地,不知有多少妖魔在其中窜动,协气冲天。

多年来,这里早就成为生人莫近之地,修为不够的人,别说来刺杀九头妖龙,连稍微靠近都做不到。

今天,又有人类踏足到这片妖邪之地,掀起千万妖魔一阵又一阵的骚动,然而,这次造访的人族,却颇有不同,没有刻意收藏气息,用种种藏头缩尾的方式试图潜入,是直接大摇大摆,长驱直入。

这是一个戴着面罩,更全身套在黑色斗篷里的人物,无论面目或具体身形,都没有外露,彻头彻尾隐藏住自身讯息。

不过,就在这个人的身旁,一名角犀鳄体的魔将,与这人既维持着相当距离,却又维持着一定程度的礼节,没有释放过多的敌意。

一人、一妖魔,站在海滨,遥对着眼前的大海,蓦地,海面炸开,掀起百丈涛浪,狂涌吞天。

巨浪中,没有任何事物出现,可冥冥虚空之中,却有一股无名威煞,弥漫天地,充塞这空间内的每一处,压得万邪俯首,吼啸不绝。

黑袍人与鳄魔在这股威煞下,仍能稳稳站立,显示出不同寻常的修为,但却还是觉得呼吸困难,气息不顺。

“陛下1

鳄魔单膝跪下,面对无垠的黑暗大海,“我把人带来了,还有,病僧等人已经到了帝京,青武老儿宣布择日进行大铸,请问我们是否应该立刻集兵,进攻帝京,不让他们成事?”

魔将只剩三位,人力着实吃紧,但可以调用的魔兵、魔兽,仍数以千万计,如果蛮干起来,强行扫开途中的阻碍,直攻帝京,绝对不是做不到的。

对于这个请示,一个声音犹如沉雷,响彻天地。

“他们铸与不铸,朕会在乎吗?你们真以为朕在乎那个所谓的预言?”

没有流露怒意,但这闷雷似的声响,天上黑云滚滚,暗红色的海面犹如沸腾,一个又一个大泡泡不住炸开,无数妖魔为之畏惧,趴伏于地,缩着身体。

蓦地,一股无声的波动,扫过大地,虽然看不到任何事物改变,但黑袍人与鳄魔都感觉到,深沉的黑暗中,有一双……多双眼睛睁开,同时朝这边看过来,目光中的威煞,令人颤栗。

“就是你,想要为朕效力?”

声音冷淡,却可以听出一股居高临下的睥睨之意,嘲笑的意思,未发笑却已明显。

对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族来说,九头妖龙是所有人打出生起就面对的恐惧,别说是人,即使是妖魔,也没有哪个能在面前不心惊胆颤,然而,黑袍人的声音却很冷淡。

“不是效力,而是合作!我不向任何人奴颜屈膝,单纯就是提供陛下所需的事物,并且换取我需要的事物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~”

大笑声在海上掀起狂浪,涛卷冲天,怒潮不住拍案而来,黑袍人站在岸边,没有运功抵御,大浪频频拍下,打了黑袍,模样异常狼狈,却一直也没给浪冲走,直至浪息,这才接过话。

“这并不可笑,陛下的魔将如今几乎被荡平,就算立刻生出新一批魔将来,也难保不会是同一命运收尾,你……”

黑袍人明显不善于言词,说了几句后,停顿下来,似在考虑如何措辞,却不太有主意,最后地道:“如果陛下真是如此大能,该明白我的底气,还有我和我的同伴要什么?这笔买卖,对陛下不吃亏。”

黑暗中,那些无形的目光再次***而来,像是看透了一些东西,不久,海面上重新响起声音。

“……你们……有点意思!人族之中,还有像你们这样的……好吧1

隆隆声响,九头妖龙之声传来,“青武仙帝、病僧、女爵,三者中任选其二,提来头颅,换取你们要的东西1

黑袍人一震,似乎感到这条件过于严苛,难以接受,正要出言讨价还价,大海骤然掀起,涛卷上天,怒拍上岸。

这一回,浪涛不再徒具威势,实际劲道、杀伤力,更在外表看来之上,一下打在石岸上,礁岩立时破碎,无数碎开的石屑,被大浪卷回,原处一下浪滚,一下又因高热而烧火冒烟。

浪涛中,一道黑影化为灰光,破空而去,是使用道门护符的遁光,瞬息间脱离大浪,无惊无险地遁走,在场的众多妖魔,竟没一个来得及拦截。

当然,这是因为九头妖龙并没有出手的缘故,冥冥大海之中,无形的目光扫向天边,遁光消失的方向,跟着才落到岸边的鳄魔。

这名力大无穷的魔将正心中忐忑,自己因为收受了厚礼,带这个诡异的人类来见妖龙陛下,现在两边这样,不知算不算谈崩?自己就算无惧那人类来找晦气,却很怕妖龙陛下的惩处。

“陛、陛下……”鳄魔叩首道:“我即刻点兵,杀向帝京,干掉青武老儿!

把那个什么大铸给毁了1

“不必了!封天坛还在,在确定其神异彻底消失前,不要对那边轻举妄动,千年前,横击仙帝建封天坛扫平妖魔,或许还在其中留下什么后手。”

提到封天坛,妖龙的如雷之声,也多出一丝慎重,这是鳄魔记忆中绝无仅有的事。

自那场包围战大败后,现在消息已经整个传开,对人族来说,这场胜利最值得关注的,是胜利的本身,人族对妖魔的大胜,中兴反转的起始,但在妖魔这边,尤其是魔将与妖龙陛下的面前,重要的讯息则是失败之因。

阵亡的魔将与人形化身,死前的讯息被封锁,没有能够传出来,但那些参战的武者、匠师,却不会保密,把那一仗的所历所闻,逢人便说,已成了现在大地上最脍炙人口的话题。

从这些讯息中,起码听得出病僧在战斗中的手段,那种只手开天地的神通,普通人听了不懂,可了解千年前史事的人与妖,就自然有所联想,特别是听到那神奇世界中,散发着点点金芒的特殊建筑物,更让人浮想翩翩。

横击仙帝的江山社稷图!

……还连世界奇观都造出来了!

千年前,横击仙帝凭空出世,横压一整个时代,以封天坛为首,在大地上建立多个世界奇观,强化人族气运,横镇一世,扫平妖魔,个中神通,迄今已经没有多少知情者,但……也绝不是没有人晓得。

平剑秋不过是个小丑,不足为惧,具体的威胁,应当还是来自病僧,必须将他列之为首要威胁,但人族素来狡诈,如此该隐藏起来的秘密,却肆无忌惮地任人到处宣扬,内中会否有什么诈术?

毕竟,那些到处宣扬的讯息,都没有妖魔亲眼所见,唯一可信的讯息被屏蔽,未能传出,说不定,当前所听到的这些东西,全都是故意放出来的假情报,目的是把妖魔注意力引开,错过了真正该注意到的东西……

妖魔不擅长思考,尤其不擅长明里、暗里多线复杂的思维,在场千万妖魔中,能够好好思索这些可能的,恐怕不足一掌之数,对于这点,九头妖龙每颗脑袋都在痛……

“人族全神都在盯着大铸,且让他们忙去,但不稳因子要提前排除,一是病僧,必须摸清楚,二是飞龙寺,接下来的攻击,以这两者为重心,只要这两个先拔掉,青武小子不足为虑。”

轰隆隆的声音,在大海上回响,雷波扫过,海面翻涌成涛,地火喷发,岩浆横流,海岸再次陷入混乱、坏灭的景象

相同的时刻内,帝京内的仙帝宫,也是乐声大响,宾客如云,齐聚仙帝宫的礼堂,为了这场难得的大胜,热烈欢庆。

不过,在庆功宴的,所有宾客心里都犯起了嘀咕,因为这场宴会中最重要的两个人,不知什么时候缺席了,而所有人都心里有数,这两人可能正在会晤,青武仙帝与病僧,进行着私下的会谈,那甚至可能是决定大荒西朝命运走向的重要会谈,就不知……他们在谈些什么?

“……这件东西,确实有,但……”青武仙帝似乎相当为难,道:“那存在于一个特殊空间,唯有仙帝和仙帝亲族能够进入,而你……”

“那事情就很简单了。”温去病仰望天空,叹了口气,道:“请问我可以娶公主吗?”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