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三十一章 天上掉下的礼物(周一求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早在到来帝京之前,温去病等人就对这边的情况有了了解,事实上,哪怕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普通人,都晓得这座千年帝京之内,最重要的三个地方,仙帝宫、飞龙寺、龙虎观。

龙云儿陪在旁边,温去病道:“青武仙帝统治王朝,多年前踏足天阶后,据说带队猎杀过妖龙,但未获证实,这些年来苦心修练,境界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。”

听见货真价实的天阶,龙云儿谨慎地点点头,这换了在自己世界,也是顶尖的武力,必须谨慎看待。

“天君龙虎道人,侠骨热肠,道法精湛,距离天阶只差半步,这几年里,在外协助各地军队抗魔的,基本都是五斗观门下。”

这个状况,龙云儿也大致知晓,之前也听独孤剑说过,她在外抗击魔军,主要的合作对象,不是各地官军,而是这些五斗观的道门子弟,他们不断改良奉灵的技术,在抗魔战争中提供了有力支持,相较于佛门,他们的努力,是全都看得见的。

龙云儿道:“青武仙帝、龙虎天君这两位,我都听过,但须弥佛子这一位,好像一直听他在闭关,飞龙寺这几年也没什么动作,好像……挺诡异的。”

话不敢说太大声,因为已经到了城门口,前后满满的都是人,说错了什么给人听见,后头可不得了,对方可是帝京三巨头之一,哪是可以妄加批评的?

独孤剑从旁接口道:“我曾听天君说过,佛子长期闭关,是为了参悟天机,找寻人族逆转的机会,并曾在数年前做出一个预言,但预言是什么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……还有这事?”

温去病皱眉想了几秒,随即面露微笑,对那个虚无缥缈的预言,有了几成的把握。

……事情明摆着,青武仙帝吃饱没事干,花偌大精力举行大铸,把这当成救世唯一希望?现实条件明明就配不上,这不是脑子有病,就是另有所恃。

……那个预言,恐怕就是所欠缺的那块拼图,让青武仙帝有了信心,举办大铸,从这情势看来,那预言恐怕是说,诛灭妖龙需要一把神兵,就是不知预言中有没有说,这柄神兵是大铸中打造出来的?

对于预言这种事,自己大多数时候是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但也不至于盲目相信,因为在碎星团的历史上,那个人就曾制造虚假预言,弄成大***,坑惨了敌人,前车之鉴未远,自己可不会没了脑子,犯相同错误……

“……表哥,你不下车吗?”

看着两旁路上人山人海,龙云儿都不由得振奋起来。

帝京的百姓,为了欢迎英雄凯旋,蜂涌而出,迎出城外二十多里,列道两旁,男男***,扶老携幼,争着迎接。

这支队伍,有匠师,有担任护卫的武人,有护卫的军队、武官,更还有来自各地、各路的英雄侠士,以凯旋之姿,昂首阔步,抬头挺胸地走着,这是起码一甲子内都不曾有过的事。

这六十年内,人族军队出去,遇着妖龙的魔军,基本上就是连串败北,哪怕开头能得一两场胜利,最后基本也都是全军覆没,早已习惯失望的人们,不敢抱持任何希望,仿佛光看到开头,就能想像那悲惨的结尾。

但这一回,实实在在的胜利,就像天上的阳光,洒落在人们的脸上,照射在心里,把他们心里仅存的希望点燃,让他们重新抱着美好的憧憬,出城迎接这批英雄。

百姓们不只是出来迎接,他们手中或持着欢迎标语,或拿着鲜花,争相把花环献给凯旋英雄;或拿着茶水、糕点,想为英雄们解渴、解饿,尽一切努力想表达心内的感谢。

身为号召匠师们团结起来的核心人物,平剑秋骑着高头大马,受各方人马簇拥着,不住拱手,红光满面,一派意气风发,就连跟着他的平家众人,都与有荣焉,一并成为目光焦点。

平家既然行情看涨,花花轿子人人抬,一路同行的匠师们,都选择性地遗忘平春干过的事,绝口不提,一点实而不惠的小善意,避免得罪即将有大发展的平家,更何况,这次战役中,平春的表现也不错,**开阵,木龙护平家的手法,令人不能小觑。

当然,所有人都不会忘记,真正在幕后促成这场大功的,仍是病僧、女爵,人们夹道簇拥,争睹这双绝高人的风采。

独孤剑一身戎装,长发简单束起,策骑马上,坚毅的面容,既美丽明艳,又高贵庄重,帝京百姓对这位美丽公主衷心拥戴,也对坐在大车里,只见身形,不见面容的病僧充满好奇,连连高呼着圣僧、***的名号。

龙云儿与独孤剑并行,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幕,感慨良多,在自己的世界,碎星团打退妖魔时,百姓也曾这样欢迎过他们,后头会有那样的结果,是谁也料不到的。

侧眼瞥向车厢里的温去病,龙云儿暗忖这一幕会否令温家哥哥触景生情,心情不佳?

温去病独坐马车内,压根没机会沉溺于伤感,满心所想,只是可惜,

难得这么大的场面,如果自己准备妥当,表演点什么神迹,以当前的气氛,完全可以唬得这些百姓把自己当神拜,进一步验证集圣德的可行性。

不过,自己之所以能够显圣忽悠,全凭江山社稷图,目前自己仍未从上次的耗损中恢复过来,无法再与社稷图奉灵。

再者,江山社稷图每次摆出来,动静极大,涵盖的范围也广,自己初到帝京,如果立刻就拿这东西出来耀武扬威,那不叫试探,叫下马威,会惹来什么后果就很难说了,多半……不会有好事。

没法装神弄鬼,只好躲起来装神秘了,起码给人维持一点新鲜感,否则如果自己平易近人,就这么骑马、走路入城,被看个清清楚楚,下回想要扮神仙就难了。

但两旁欢迎的群众中,有些正摆开香案,持香在拜的,这些引起了自己的注意,每每从这些人身旁经过,神识内稀薄的圣德之气,就一阵翻动,自己对圣德的判断,也许是正确的……

一行人的队伍缓缓进入帝京,穿过异常气派的城门,就是一长条几乎笔直的青石板大路,在路的尽头,巍峨古雅的仙帝宫,占尽地势,耸立于斯,五彩仙光环绕顶上,让人生出崇敬之心。

但真正宏伟高耸的,还不是仙帝宫的主体建筑,而是旁边的一座高台,造型与仙帝宫的古雅全然不同,完全以巨石堆叠,拔地矗立,与天比高,没有任何的装饰,却有一种古老、荒凉的气息,从台上透出。

“……哦。”龙云儿仰望高台,脱口问道:“这座台子是什么?”

独孤剑道:“封天坛是久远以前的古物了,由千年前的某位仙帝所建,具体功用不明,说是护持人族荣光……也不知是怎么护持法,总之我没见过有效。”

龙云儿点点头,不熟悉大荒西朝历史的她,对此没有特殊的想法,但在履温去病,目光瞬间变得锐利,直直盯向那座封天坛。

……千年前,时间对得上,是横击仙帝时期的建物吗?

……气势非凡,但与其说是荒凉,似乎更接近于荒废,这是某种已经坏掉,无法发挥正常功能的设备?

……根据平家的阵纹,还原的世界奇观中,其中就有一座,模样与这座封天台极为相仿,自己不觉得这是单纯的巧合。

……封天坛是横击仙帝留下的世界奇观之一?实际建在现世,具体化的世界奇观,用以……弘扬人道之光,护佑人族?那为什么坏了?

温去病***如涌,但一时间也不适合多做表态,安坐车内,不再有什么动作,队伍行了一段路后,列在前方的不再是百姓,而是披甲持械的御林军,他们眼中闪着敬重,同样欢迎这支队伍的到来。

为首的一名战将,手持金色号角,眼见队伍靠近,就要吹响号角,列队变阵,将英雄们迎入仙帝宫,接受表扬,但在他吹响号角之前,一声高呼,却先行响起。

“无量寿佛1

一声清亮的长吟,如乘风破浪般送至每个人耳内,压下了全场喧嚣,一队身着八卦袍的道士们,手捧乌木盘,上头盛着白玉匣,着实名贵,就这么排众而出,直直来到病僧的马车前。

刹时,全场一片寂静,万众无声,目光都集中到这九名道士的身上,就看为首一人,恭恭敬敬地向赂隼瘢呱盎啊?p> “五斗观龙虎道人,贺病僧、女爵大捷,耀我人族光辉,聊备薄礼,神人共庆。”

话喊完,九人一字排开,为首者送上两份礼单,龙云儿急忙下马接过,八件礼物中,病僧、女爵分别致赠四件,都是颇为实用且贵重的道门符印或素材。

甫到帝京,天君就遣门下送礼,当众给足了面子,龙云儿替温去病感到荣耀,正要将礼单递交给他,却见车门打开,温去病主动下车而来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