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五章 鎏金剑气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五章 鎏金剑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凤首剑的一击,半空凝化虚影,显现一头五彩凤凰,周身燃烧凰焰,呼啸下击。

凰火焚木,剑还未至,滚滚热浪,已迫得下方树枝全烧起来,但树魔就像一个千手千足的高手,心念一动,无数分枝蔓延过来,拉出一片枝干屏障,先挡凰火,更挡剑击。

“独孤剑,这手下败将,还敢来送死?今天要再死一次1

树魔厉声吼喝,而独孤剑对此的回答,则是举手就一剑,又一道凤凰影出现,却没有任何彩光与火焰,而是闪烁暗青色的金属光泽,袭向木障,威力比之前陡强数倍,一举把厚厚木障给破开。

“鎏金剑气!练成了鎏金剑气1

树魔骇然叫出声,鎏金剑气是传闻中剑道至高修为,只有全心全意,以身心事剑者方能参悟,而且,大荒西朝史上,凡是练成鎏金剑气的,最终无一例外地成就仙帝。

鎏金剑气,传闻中分为黄金、白银、青铜、黑铁、赤锡五个境界,由高至低,各有玄妙,之前,女爵被三魔将***至濒死时,并没有练成这门绝学,复出后也不曾展露过,谁知她竟不声不响地练到黑铁境界,就快要练上青铜了。

只是这一下失算,树魔就置于险地,鎏金剑气势不可挡,坚逾金铁的数十层树障,被一剑破开,直劈向树魔主干。

“哗啦1

泼水般的脆响声中,树魔的十米躯体,被砍得支离破碎,每一个碎块,没有超过拇指大小的。

惊人的威力,震绝当场,但树魔的身躯才崩碎,剑气已尽,两道魔影却破土而出,声势强强霸地打向独孤剑,一个没有固定躯体,形态如水幻动;一个***同燃,威煞慑人,两大魔将同时杀来。

“练成鎏金剑气又如何?今天还是要死1

“看这次如何还有侥幸1

水魔形影变幻,攻击以缠、卷、拖为主,躯体遭遇攻击便破散,随即又聚合,不畏打击;冰炎魔则是散发着煞气,每道攻击不是烈焰高温,就是奇冻冰封,非但难挡,更形成温差破坏。

两大魔将联手压制,女爵一时落在下风,只能挥剑守御,无法抢攻,两大魔将见状,更是笃定,女爵的鎏金剑气显然未能完全驾驭,猛力一剑之后,就难以为继,正是将她压倒的最好机会。

地面上,一道树枝缓缓伸展出来,迅速交织组成十米躯体,凶恶的气息弥漫开来,树魔抬头仰望战局,登时有几分后怕。

“好厉害的鎏金剑气,险些阴沟里翻船1

对于人族的爆发力、成长性,树魔着实又开了眼界,但相较于人族,妖魔的诡变难杀,在实战中绝对更占优势,以自己来说,只要身体与大地相连,能得地气源源供应,就能不住分身散化,形同不死之身。

鎏金剑气,要败自己容易,想杀自己就千难万难,所以才由自己打前锋,替两大魔将制造机会,而当独孤剑失了先机,三名魔将联手夹击,她更只得死路一条。

树魔枝干延伸,目光扫望向躲到周围去的人族,独孤剑和两大魔将跃空交战,这地点对不适合离地的自己不利,但攻击前早就商量好,遭遇到类似场面时,直接分工,他们夹击,自己***人族,分女爵的心。

“只能怪你们自己运气不好了,什么不好当,偏偏生而为人……”

树魔枝干横生,地上赫然又多生出九个树魔,十个看来一模一样,根本没法分辨出来,同时朝周围的人类冲杀过去。

“通通死吧1

树魔怒喊出声,一声很不协调的裂木之音,同时响起。

与独孤剑联手的那名人族女子,树魔一早下了***,先困再杀,层层十余道木障,交织成一个大球,把人困在里头,无数带刺的硬枝交错横插,犹如千刀万剑,早把人切割得支离破碎,千疮百孔,哪知就在此时,明明必死之人,竟然破树球而出。

身上闪着淡金色的光芒,金刚体催迫,龙云儿不挥拳、不出指,双手各自结印,整个人连同法印一起轰来。

凌厉攻势,树魔不敢大意,但脑中尽是错愕。

……妖树绞杀阵,竟然对她无效,还一点伤也没有?这身体是什么做的?

……十个树魔,等同心脏的魔核虽只有一个,却在十具魔躯中不断流转,她如何得知此刻魔核就在这一具,准确攻来?仅是碰巧?

错愕之中,树魔骤闻一声钟鸣,仿佛响彻万古,从时间长河的尽头传来,震荡世界,更令刹时意识归空。

钟声撼击大气,化为冲击波袭来,无比坚实的奇木之躯,竟承受不住这股冲击波,由外逐渐粉碎开来,迅速破裂往内部。

……不、不好!要转移魔核……

心念一动,魔核迅速转移离体,这是妖魔的保命天赋,几乎念动即成,极难杀死,但……

树魔骇然发现,在钟声的影响之下,自己思维的速度仍快,但除此以外一切的动作却都缓慢下来,包括魔核转移的速度,念头一动,魔核虽然离体,却没能立刻传到***魔躯之中,还在脚下的树脉。

跟着,树魔就看到,一只黄金般的拳头,悍然无匹,打穿地面,直穿向底下,将层层防护瞬间破开,穿破树脉,一把抓出了魔核,一道佛印立刻打了上去。

魔核离体,佛印封锁,这就形同把心脏抓出体外,树魔毙命时,脑里只在不住盘旋着问题……她怎么知道我魔核位置?她怎么可能知道……

意识消散之前,树魔最后看到的,是那女子泛着淡青色幽光的一只眼睛……

混战出现了第一名阵亡者,却是生命力最强,最难杀死,谁都没想到会死的树魔,而下手之人也并非女帝,是最不起眼的龙云儿。

“得手了1

龙云闪丝谄媸志桶涯Ш耸杖虢孀踊怪校张舻乃捣ǎ庋崃钛в幸幌呱羰呛笸返昧嘶岣瓷藕ξ耷睿际撬捣ā录腋绺绲囊蟮比槐冉现匾?p> 和另外两名魔将比起,树魔似乎比较容易对付,只是特别难杀,魔核的位置能送出体外,在地下穿行,普通武者难以捕捉,但在命运之眼扫视下,这些都不是问题,果然被自己一击得手,建了首功。

抬头仰望,女爵与两大魔将斗得甚紧,自己已经奉灵,还能再轰两击,怎样都要设法帮手……

使用命运之眼,现在虽然不担心被吞噬魂魄,却依旧颇为伤神,不能频繁滥用,但如果想要尽速拿下这些魔将,自己不用命运之眼是不行的……

龙云儿睁开命运之眼,想看两名魔将的破绽所在,可眼睛才睁开,就发现周围的因果之线一阵颤动,有种秽深深的墨色邪气,沾染过来,她一下讶异,身上多处陡然一痛,已经被攻击打中。

这些攻击出奇强劲,不是普通的刀剑、气劲,而是射击类的武器,不只是打中,更还爆开、蚀化,要不是极意袍加成金刚身,防御力了得,在这攻击之下,肯定已付出代价。

突遭攻击,龙云儿错愕转身,就看见一***红光、白光、黑光,劈头盖脸地打来,如似海潮汹涌,逼得她只能双手结印,加持护身劲,将这一波攻击挡下。

金刚印加持,金刚身更是难破,但龙云儿心中连声叫糟,惊鸿一瞥间,她已看了个清楚,攻击自己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群匠师。

也不知中了什么邪,这些早先还在齐心抗敌的匠师,这时调转目标,把武器朝向自己,像面对杀父仇人一样猛轰,个个表情咬牙切齿,动手毫不容情。

龙云儿一下被打懵了,很显然,这些匠师恐怕都心神失常,把自己当成了敌人,但他们为何会失常?是那两名魔将的手段吗?

……应该不是,那两名魔将正与独孤剑斗得正紧,凤首剑拉出朱焰长河,将***天空烧得璀璨,已经渐渐扳平局面,与两大魔将有攻有守,在这种情势下,他们根本没有余力。

瞬息间,龙云儿想起女爵说过的话,妖龙有三大人形化身,诡诈多变,防不胜防,威胁性更在魔将之上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龙云儿晓得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敌人,却不知该怎么办,金刚身攻守俱强,命运之眼更能看穿一切破绽,但这两个强项,一时全无意义,自己难道可以看透他们的破绽,然后把他们全杀掉吗?

一下迟疑,连那些武装护卫也全冲上来,有刀的拿刀,有剑的持剑,冲上来就是乱砍,全靠金刚身够强,极意袍够猛,才把这些乱击全数扛下,分毫无伤,但后头的那些匠师,开动武器,远远射击,虽破不了金刚身,却把挡在前头的那些护卫给射杀,血肉爆开,这同样令龙云儿心里难受。

危急时刻,温去病交代过的一句话,在心头闪过。

……如果遇到了打不得也伤不得的敌人,就使用这个吧,这种状况我们遇得多了,没在怕的。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