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一章 人和之辅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一章 人和之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

cpa300_4透过温去病的点醒,龙云儿意识到一个重点,乱世之中,人们祈求的是平安,说穿了也就是保】

对于那些肯拚敢战,总站在队伍最前头,浴血奋战到最后一刻的英雄,人们赞其壮烈,当他们是偶像般崇拜尊敬,不过,如果换个场景,没有坚城守护,随行的那位英雄又总是与妖魔战得极为“壮烈”、“惨烈”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
龙云儿苦笑道:“独孤公主是人族的英雄,怎么被说得像是扫把星一样?”

温去病哂道:“当英雄是很现实的,不但要赢,还要总赢得漂亮,那才是英雄,不然人走到哪里,灾难跟着到哪里,这种英雄和扫把星有什么不同?”

龙云儿辩解道:“那也不能说是独孤公主的问题啊,她可是个真正的好人呢。”

温去病笑道:“就是因为人好,所以才麻烦啊,因为是好人,所以行事规则很好抓,容易被人针对,她参与什么地方的战事,妖魔就疯狂增兵,逼她死战,一个魔将不够就两个,两个不够就三个,还打不下就拿人命用卑鄙手段,她一心为民,坚持原则,只能死战不退……能混到现在还没死,真是好运。”

龙云儿不解道:“坚持原则难道不好吗?”

温去病道:“坚持原则的意义是什么?如果是为了救人,那坚持死战到最后,除了自己以外全部死光,救人直接救上天堂,这种坚持意义何在?而且,最后人家还会觉得,如果不是,妖魔可能还不会那么多,就因为来救,妖魔反而更多了,你猜他们会是什么感觉?”

倘若今天是在一座坚城中,性命有基本保障,让百姓在女爵、病僧之间选择其一,肯定“不要回报”的女爵胜出,但换成无险可依恃的旅途中,就变成性命重要了……要钱要命,从来就是尴尬的选择。

龙云儿怔怔出神,若有所思,回过神来之后,把独孤剑的话转告,尤其是人形化身的消息。

温去病想了想,笑道:“又是这种东西,这些半入和踏入天阶的家伙,还真是喜欢分身啊,不找死就不会死,这些人碍…”

虽然分身化影有很多便利,而且驾驭分身,对修练神魂凝炼很有好处,但自己素来不喜欢这一套,因为在大战期间,看多了因此殒落的案例,太明白这技术的危险性。

近在眼前的案例,不老仙如果不是因为在行功到紧要关头时,分身被灭,导致重伤,武苍霓绝没有那么容易将他迅速搏杀。

兽尊嘎古若不是因为血影分身,受天神兵一击而灭,惨被重创,自己哪有这么容易用无量周天塔、江山社稷图、封魔印就将他狙杀一次?

明明有着诸多难以规避的风险,这些强人仍对神魂***乐此不疲,这是自己所难以理解的心态。

“算了,上路吧,距离帝京还有十日路程,早一日抵达,就早一日平安。”

温去病催促着上路,队伍重新行进起来,走法与之间相若,只不过多了一名女爵带头,这样正符合温去病的想法,独孤剑在前打头,自己和龙云儿殿后,首尾两端都有人,可保安全无虞。

两名五绝高人联合护送,这绝对是重磅消息,足以震动整个大地的要事,人族控制的各大城市中,无数人为此耳语,而在城市之外,各路魔军也纷纷动起来,在各自魔将的率领下,预备追击阻截。

一时间,整个大荒西朝的气氛为之紧绷,妖魔对于此次大铸的阻止行动,终于表面化了。

“……唉,天不从和尚愿啊,本来是想掩人耳目,却弄得惊天动地,当初还是该易容改扮,不装高人的。”

懊恼叹息,如果有得选择,温去病肯定避免这种情形出现,因为那会导致妖魔像见了血的兽,疯狂来袭。

不过,这次的情形,确实没得选择,独孤剑的到来不在意料之内,她这队人马到来之后,就已经把妖魔的目光引来,即使大家分开走,也于事无补,倒不如合在一处,多些应变余裕。

温去病不怎么想和女爵合作,不光是因为这个对手老抢生意,还因为……自己对这个人,总有一种挺奇怪的感觉,好像如果靠得太近,后头会很麻烦,还是保持距离为妙。

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什么都不作,相反的,如果自己什么想法都没有,绝不敢放任事情恶化到这地步。

横击仙帝,在当今之世是个辉煌传说,也是个禁忌,与其相关的一切信息,几不流传,收藏最多的地方,就是帝京的仙帝宫,但既然都说是禁忌,自然不是想看就能看到,凭自己这个新冒出来的圣僧,恐怕未必够资格去。

为了增加可行性,自己需要尽可能提升名望,拔高到一个没人能忽视的地步,而这种宣传,除了靠人卖力吹捧,就只有当一个速成的英雄,踩着别人尸骨上路了……幸好,天时地利,提供了一个适当的机会,平家人也及时把自己所需的筹码,送到了自己手上。

“……老师,这两张图确实有所不同。”平春比对着手中的纸张和木牌,“乍看之下是同样的花纹,位置一样,火焰形、圆盘形的格式相同,但细看之后,就会看见不同处,组成这些花纹的线条,整个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说对了,有几分眼力,但别叫我老师。”

温去病望向身后的平家三人,这趟平家人上京,除了雇来的武装护卫,总共有六人,但与病僧的交流,事涉机密,除了平剑秋、陈有龙、平春,***都不得参与。

平剑秋从平春手中接过发黄的图纸与牌,细加详查,看出了不同,却看不出这些不同意味着什么,照理说,这些都是法阵的纹路,身为匠师,自己也有识别法阵的眼力,偏偏看了半天,头晕脑胀,什么也没看出来,丢脸到不行。

温去病哂道:“别看了,这个阵纹是由三十六万五千道法阵层叠的投影,你不懂得分拆,要是能这样一眼就看透,那才见了鬼。”

平剑秋惭愧放手,却斜眼望向病僧,暗忖自己不成,难道和尚你可以?要不然,也不见你有什么工具,怎么你就看得透吗?

温去病道:“我研究社稷图好一阵子了,直到看了你们的图,才发现一些疏漏之处,是我以前所没注意到的。”

对于江山社稷图的建构,自己一直是凭着手上所有的八成板块,试图推想剩余两成是什么样,直到看了平家手上的那张图,才意识到完整的社稷图没有那么简单,内中不是只有木石山水,太过想当然尔的自己才会失败。

曾耻笑过嘎古乱搞当创意,胡乱增添的凶兽,反折损了社稷图的应有威力,哪知自己太过保守的构想,同样有缺……

“完整的社稷图,里头除了江山绵延,还有人和,这个所谓的人,不是指生物,而是代表生物智能的作品,说得实在一点,就是建筑。”

温去病道:“多亏你们手上的资料,我能把社稷图进一步补完,但……有一点小问题,就是缺人。”

听到老师说缺人手,平春立即自告奋勇,社稷图关乎平家祖上,本身又是机关术的巅峰成就,他非常感兴趣,只是他的自荐,只让温去病不置可否,没有回答。

平剑秋却明白过来,“法纹是三十六万五千道法阵的层叠投影,这只是社稷图的一小部分,如此复杂的构造,不管是更动或变造,动起手来恐怕……这得要多少人啊?”

稍微算算,几个人当然也成,干个几十年是可以的,如果想要在几天内弄出东西来,千八百人是起码要求,还都得是专业匠师,这……这如何能够?

温去病耸耸肩,“不行也得行了,坦白说,这支队伍已经引起魔军的注意,大票魔军很快就会过来,如果和尚我的设计没能及时完成,我最多拍拍***跑路,你们可没一个能够活下去,老平,你说怎么办?”

平剑秋除了苦笑,真心是无话可说,这根本就是赶鸭子上架,才说好的保护呢?

“放心吧,老平,和尚我一向公道,不会让你白干的。”温去病笑道:“去把你的那些同行召集起来,说你有事找他们一起干,不想干的,和尚我现在就要他的命……罪过罪过,还是改成性命自负吧1

无可拒绝的要求,不久之后,肚内苦笑到想哭的平剑秋,一派淡然地站在各家匠师之前,表示有一件攸关性命的大事,要号召在此地的各路匠师齐心完成。

以平家四五流的专业地位,忽然跑出来作这样的要求,各家匠师都觉得错愕,但考虑到这几日平家与病僧往来甚密,此事背后似有病僧的存在,便不妨姑且听之。

明白他们的想法,平剑秋目光从这一个个匠师面上扫过,最后摊开自己手中的这张卷轴,朗声道:“在下想号召各位一同打造的物品名为……世界奇观1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