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二十章 惨烈的女爵殿下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二十章 惨烈的女爵殿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?网,无弹窗!

机缘巧合,救了某个高人,获得高人承诺报答,这种奇遇其实不算少见,只要受恩者说话算话,最后通常都能成就一段江湖佳话……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。

人心难测,不是受了恩惠,就一定会全心报恩,事后左想右想,厚恩难报,索性赖帐,甚至恩将仇报,这种例子都不少见,更何况,这还是一个跨世代的承诺,即使当事人身故,后人仍有执行的义务……这种恩情,一个处理不好就成仇了,这种事,温去病看很多了。

那位飞龙寺的僧人,立下还,本是给予平家的庇护,可他前脚刚走,平家的几件传承神物都不翼而飞,这里头代表的意思就颇堪玩味。

几件传承神物,是平家的机密,不敢让外人知道,更不会莫名失窃,要说嫌疑最dà的对xiàng,自然就是飞龙寺的和尚,也许是他本人,也许是他的同门或***,可能性颇高。

平剑秋道:“那几件神物失窃后,先祖既忧且惧,带着全家人连夜逃走,改姓为平,埋没姓名,又一次迁到了别处生活,唉……那位先祖不久便即逝世,后人试图重造那几件神物,却再也没成功过,只有一些残图留下,这张图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温去病沉吟片刻,从平春手中收回那张木牌,法诀一打,木牌碎散成千百细块,临风一转,凭空化为一条巴掌大的有翼飞龙,振翅飞翔,绕了半圈,张口嚎啸,俨然如生,跟着便回到平春掌上,又分解聚合,变成一张木牌。

平剑秋目瞪口呆,怔怔道:“没错,真是社稷图,横击仙帝的江山社稷图,怎么会出现在你手上?”

温去病看看平剑秋,再看看那张发黄的纸,脑里无数疑问冒了出来。

平家当初持有的,只是仿制版本,就和自己仿制给平春的那块一样,但平家仿造的依据,是横击仙帝所持有的版本,那个版本……是正版吗?

巧的是,江山社稷图这个名zì,同样也在这个世界使用,是两个世界有共通之处,或者,真是青木妖圣的江山社稷图流散到诸天万界,在大荒西朝也有流传,而后为横击仙帝所得?

温去病道:“你们改名zì跑路之后,就从此没事了?如果人家真要斩草除根,只是这样应该跑不掉吧?”

平剑秋叹息道:“此事过后,我平家一族提心吊胆,一直就怕惹祸上身,为了谋求安稳,还特别向道门巴结,希望能攀上道门的关xì,遭遇什么危险,也有个庇荫,哪知……”

温去病笑道:“哪知两面不讨好,道门的马屁拍不热,佛门的马屁不敢去拍,日子越过越紧张……”

平剑秋问道:“神僧你持有社稷图的仿品,真不是来自飞龙寺?”

温去病道:“你看都看了,还问我这话?”

平剑秋无言以对,就是因为看了,才感觉到不可思议,平春手里的仿品很新,身为匠师,一看就知道是新造不久,但这个结论更让他没法相信。

江山社稷图是神器等级的宝物,其制作原理还与***神器背道而驰,就连自家先祖都只能利用协助修复的经验,制造仿品,时隔一久,根本就造不出来了,而今自己眼前居然出现新的仿品,那……造得出来的那位,岂不是名符其实的超级大匠?

陈有龙和平春也想到了这点,看温去病的眼神整个都不一样了,益发觉得诡异,甚至可以说……看起来不太像人了。

温去病却没太在意他们的眼神,暗自***如涌,考lǜ着很多东西。

江山社稷图,目前基本上是手里最好的一张牌,能在大荒西朝横着走,全是靠它,这还只是一个大概八成的残缺品,两年来自己殚精竭虑,就想把社稷图补完,虽然造出了仿品,却离完成还差很远,无法和真品混合使用。

环顾两个世界,自己几乎敢拍胸担保,想要补全江山社稷图,自己是最有可能的人选,如果连自己都做不到,两个世界内再无旁人有这技术。

至于找到正品来补齐,这事自己连想都不敢想,青木妖圣造出社稷图,已经超过十万年,在历史中时隐时现,最后几次出现,都是不完整的状态,鬼才知道不全的部分是否还存在?又要去哪找?

不过,社稷图失散到***世界,这种事情有些超乎想像了,那个横击仙帝是什么来头?他能在一个混乱大时代中,扫平诸敌,开创和平盛世,本事之大可想而知,自己或许该了解一下,这位仙帝的具体资料,图谋后续。

温去病道:“神物失窃,未必是那位高僧所为,你们没去查证过?”

话出口,温去病摇摇头,想也知道不可能,平家面对飞龙寺这样的大派,基本没有自保之能,这个查证弄不好就是灭门之祸,他们既然都隐姓埋名,躲得远远,自然不会再回去飞蛾扑火……

“明白了,要弄清楚这桩百年疑案,看来还得落在和尚我身上。”温去病摇头道:“和尚我负责送你们上京,到了帝京后,去探探看飞龙寺的动妓ng吧,啧,本来还想说藉着你们与道门的渊源,找天君谈谈条件的,搞半天你们和道门没渊源,伤脑筋……没法和道门交易的话,玉净瓶和天道明火要去哪弄啊?”

温去病是故意在三人面前抱怨,毕竟刚听完别人的家族秘密,自己不趁机交点底,他们又如何能安心?如果还怀疑自己别有用心,万一等会儿跑路了,又给自己找***烦。

果然,平剑秋听完一怔,惊道:“你、你要求让你提供火种,就是为了五斗观的天道明火?那是人家的镇观之宝,怎么可能会让你……”

温去病耸肩道:“我好歹也是五绝高人,就算这称号很水,但至少在我殒落之前,总该有点分量吧?再加上你们与道门的渊源,或许就……好啦,当然现在是没搞头了。”

平剑秋奇道:“你要天道明火做什么?此物是造器、炼丹的一等道火,炼物至纯,莫非你也会……”

温肉个就是和尚的私事,老平你不用管了。”

……其实我不好意思告诉你们,天道明火我只是顺便要的,真正的目标是玉净瓶。

平春问道:“老师,你是横击仙帝的继承人吗?”

先前对五绝高人似乎不屑一顾的少年,整个眼神都不同了,平剑秋、陈有龙听了这一句,陡然一震,望向病僧的眼神也大异。

当世五绝高人之一,无非是个比较出色的人族,却也可能随时殒落,但如果是横击仙帝的传人、继承者,那意义就不同了。

一千年前,一度横扫大地,开创不朽盛世的伟大仙帝,他所代表的是一个希望,对于大地上早已陷入绝望的所有人族,这是一道比大铸更有可能逆转时局的光明。

……横击仙帝的继承人……

温去病摸摸下巴,要是一早知道会扯上这等事,自己肯定打着伟人的招牌,招摇撞骗,比凭空扮高僧省事,但现在……自己就没兴趣被人误解了。

“不,我和那个人没关xì,那个人……”

话随口而出,没有特别意思,但当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温去病脸色骤变,被自己说的话给吓到了。

……真的,没关xì吗?

……横击仙帝持着江山社稷图,来到这个世界横扫人魔妖,而今自己又持着社稷图来到,这一切只是巧合?或者,大家都是用相同管道来的?太一?

……那个人……确实与太一关xì匪浅……

脸色阴晴不定,温去病没再往下说去,把手一挥,撤除封闭的黑幕结界,就看见……外头围满了人,都是各家的匠师,眼神既有期盼,又有不安,全都在等候自己。

“靠……呃,般若波若密,诸位因何事在外等候贫僧啊?”

结界的封闭性很好,外头的人不可能听见里面谈话,但这些家伙明知道里头有人在秘密谈话,还全都围在外面,一点尊重隐私权的概念都没有,实在是非常不。

一看温去病出来,众匠师七嘴八舌地确认,温去病护送众人上京的承诺,是否还算数?

温去病奇道:“贫僧刚刚不是才当众承诺各位?各位为何放心不下?”

询问众位匠师,他们尴尬地表示,拔山剑庄的队伍过来合流后,这边声势大壮,女爵独孤剑也来协助护送,这支队伍如今有两位五绝高人在列,声威大壮,他们希望确认病僧愿ì与女爵同行,要听病僧亲口承诺才安心。

得到温去病的再次承诺,众人放心地离去,自觉可能给温去病带来麻烦的龙云儿,叹了口气,尴尬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女爵殿下宣告要同行护送后,他们就争着要来问你……是怕你们同为五绝高人,王不见王吗?”

“我知道。”温去病笑道:“五绝高人中,独孤剑号称是血战魔族,最为惨烈悲壮的一个,知道这是甚么意思吗?”

龙云儿想了想,皱眉道:“是说她战斗时后受的伤最重吗?”

温去病苦笑道:“不只,她参与护卫工作时,被她护卫之人的存活率,也是出了名的低。”

“啊?”

龙云儿倒吸了口凉气。

~~网,无弹窗!
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