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八章 使用者必须付费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八章 使用者必须付费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独孤剑无言以对,自己当然不可能支持这种作法。。wщw.更新好快。击退魔军之后,找藉口搜刮地方,这还可以说是个人品格问题,但考虑到使用者付费这个立场,甚至也很难批评他‘私’德有亏。

可如果是先收帐,再抗魔,那就不一样了,有钱收就抗魔,没好处就坐看魔军肆虐,这不成了佣兵?而且,还是那种只认钱的佣兵,再差劲也没有了。

当前天下,人族危如累卵,正道势弱,肯在外头与魔军战斗,又有足够力量威胁到魔军的,除了自己,就只有这一位了,如果把他惹‘毛’了,他袖手不干,天下百姓只会更惨。

……这个世道,想要找一个不计荣辱,不问***,一心只救世为民的人,为何就那么难?

独孤剑道:“好吧,各人有各人的做事方法,我不想过度要求……这一趟我本是响应大铸,护送拔山剑庄入京,你们也是吗?”

‘女’爵放下身段,温去病笑笑却不回答,龙云儿晓得他没打算和对方建立友谊,唯有自己开口。

“我们……我和表哥,负责带这些匠师入京,也是去参加大铸的。”

龙云儿试图表现善意,不管怎么说,自己对这位傲世‘女’爵非常有好感,像这样的人物,一心一意守护人族,奋不顾身,别说大荒西朝,就算把自己的世界也算上,都不多见,是个真正的义士、大侠。

虽然不太清楚,温家哥哥为何不喜欢她,摆出一副处处针对的样子,但他有一个好处,就是从不用他的标准,来强自规范、要求自己,给予自己很大的自由,他不喜欢的人,也不禁止自己去与之接触,自己正可以和独孤剑结‘交’。

“这批匠师是我人族的希望所在,既然现下合在一处了,公主殿下不若与我们同行,合力保护他们到帝京?”

龙云儿拱手说话,非常客气,听说独孤剑是个非常傲气的人,这个邀请实在没多大把握能得她答应,哪知话一说,她随即点头。

“正该如此,妖魔势大,我一人恐有未逮,如果能齐心合力,成功的把握就高得多了。”

独孤剑道:“妖龙对我们这次大铸也很在意,正让魔军四处截杀,我护送拔山剑庄的人马,途中与妖魔冲突多次,互有伤损。”

龙云儿登时明白,怪不得独孤剑身上带伤,原来是沿途作战的结果,以她的强横武功,若不是连续作战,怎会伤成这样?不过,能对她造成伤害,妖魔那边恐怕也不只一两个魔将在行动……

温去病对两‘女’的‘交’谈充耳不闻,自顾自地走开,独孤剑的目光一直盯在他身上,却对着龙云儿道:“最具威胁‘性’的对象并非魔将,而是妖龙的人形化身。”

龙云儿奇道:“人形化身?那是什么?”

独孤剑正‘色’道:“九头妖龙善于化体成形,八大魔将就是它以自身妖气,输入特殊灵材中点化成形,而人形化身则是分割神魂变出,力量远比魔将要强得多,更具有一些难测的神通,非常难战。”

龙云儿着实感到棘手,八大魔将基本都是地阶,能力参差不齐,有些非常水,像石魔这种徒具境界,灵智有缺的,还比较好对付,碰上金鹰那样的,那就不好打了,若不是被温家哥哥唬‘弄’到心惊‘腿’软,实力十不存一,自己就算奉灵跃阶,也休想将之击杀。

那个什么人形化身,如果比八大魔将更强,那岂非奉灵了也打不赢?这种强敌若遇上,不知道温哥哥要怎么对付?

龙云儿心念一动,问道:“之前都只听过八大魔将,人形化身还是首次听闻,殿下知道他们……您和他们‘交’过手了?”

独孤剑点头叹息,“确实动过手了,一对一,我和他们势均力敌,但二对一,我就逃得很惊险,听说,人形化身共有三名,个个狡诈,心机更比武功要厉害。”

这轮介绍,听得龙云儿头皮发麻,光是战力强就已经很恐怖了,还狡诈‘阴’狠,这种敌人要怎么对付?也难怪‘女’爵都吃了亏,温家哥哥知道这回事吗?他听都不听,会不会太托大了?嗯,自己不该这么想,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对他有信心才行,不知道温家哥哥有什么打算……

龙云儿与独孤剑商谈,拉近双方关系的时候,温去病已回到人群中,收拾善后,也为下一场战斗做准备。

这一钞乱’战,虽然人命伤亡极少,让那些武装护卫们大感庆幸,但身为雇主的匠师们却‘欲’哭无泪,因为金鹰魔将的攻击,他们所持的兵器,基本都被强行征调,后来‘激’战中,他们贴身收藏的护命法器,也被征调离身,两相碰撞,还能剩下来的,十不存一。

人虽然活着,家当等于被洗了一遍,有些甚至连口袋也被掏了干净,当他们看见魔将被击杀,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确认完自家损失,许多人跌坐在地,不知道该哭还是该庆幸。

“般若‘波’若密,一切皆是身外物,执着是苦,放下才能离苦得乐,得到解脱。”

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温去病,仍是高人风范,潇洒飘逸,但对着一群刚被洗劫过的受害者,大家之所以还苦笑着,没有冲上去一顿暴打,纯粹是因为五绝高人的手段太惊世骇俗,不但唬到了金鹰,也把他们都吓到了。

原本众人对病僧的了解,还只是他出道后,连连诛杀魔将,锋头极健,直追老一辈的仙帝、佛子、天君,但这回亲眼看他化身天地,一掌降伏魔将,诸般神通大能,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,别说什么位列五绝,简直就是传说中的***降世。

遇上这么一位行走于人间的***,众人哪还敢有什么意见?纷纷拜倒,哪怕对他的“教诲”并不认同,也只能埋怨是自己慧根不够,凡心太重,哪敢有什么怨言?否则若也被***斥一声“冥顽不灵”,不等妖魔来,自己就要先下十八层地狱了。

“……尔等还是不懂。”温去病摇摇头,道:“那这么说吧,凡是手上、身上法器尽毁的,就不用去大铸了,贫僧会护送各位入京,抵达京师后,找个所在安生吧。”

前半句话说的时候,不少人脸有怒容,大家的法器之所以损毁,全是为了抵抗妖魔,就算东西毁了,人还在,一身本事还在,这样就开始轰人,也太兔死狗烹了。

但听完后半句,有些位份较高的匠师,流‘露’深思表情,随即恍然,起身向病僧行礼。

“神僧果然慈悲,魔将来袭,对我们不啻是一次筛选,各家能力一目了然,唉,我等无能……”

一名‘花’白头发的匠师无奈摇首,刚才一轮‘混’战,并不是所有的匠师都被夺了兵器,更不是所有的护身宝物都给征调,金鹰魔将的御兵之能,明显是‘操’控凡兵,庚金之气一扫,一令百应,但到了战器,成与不成就是各半,遇到优秀兵主,基本只能令兵器‘骚’动,无法让其脱手服从。

身上最强的兵器,连战器的水准都不到;虽然持有战器,却连保住自己的作品都做不到……这样的人,就算去了帝京,参加了大铸,又能做什么?说好听是尽棉薄之力,说实际点就是添‘乱’!

很多匠师其实也心里有数,赶着上京参加大铸,一来是赶个机会,二来是为了求个庇护,妖魔再怎么凶狠,一时也还打不进帝京去,再没有哪个地方比那里更安全,能躲进去就能保身家平安。

老匠师道:“神僧明知我等无用,还不辞劳苦护送入京,真是大慈悲,我等叩谢神僧。”

温去病袖袍一拂,道:“不用谢,独孤公主随拔山剑庄而来,护卫上京主要是谢她,贫僧不敢掠美。”

说完,温去病注意到,人群中有个不住跳动的身影,向自己挥手,正是平‘春’,他手挥得颇急,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。

平家人是这趟任务的主要目标,自己一直是紧紧盯着,刚才妖魔来袭,自己始终留一份心在他们身上,确保他们平安,直到金鹰魔将被龙云儿一拳败杀,他们都好好的没事,现在找自己是有什么事?

无视***人的诧异目光,温去病过去关心,跟着平‘春’去到平家人所在,一处僻静偏地,看见头破血流的平剑秋,先是讶异,跟着便为之失笑,“我说,平大匠,你这是什么状况?才一转眼你就成这样,我觉得保护你实在不是件容易工作埃”

听平‘春’、陈有龙的解释,温去病着实觉得任重而道远,身为匠师,平剑秋、陈有龙都没法在庚金之气下,保住己身的兵器,被夺取上天,勉强保住一丝颜面的,是他们的兵器没有损毁,最后还落了回来。

但之后就比较尴尬了,平剑秋的那支定天‘棒’,由高处掉落时,被他招回,然后直接掉到他脑袋上,把他打了个头破血流,如果不是平‘春’帮着挡了一挡,搞不好就这么挂了,这结果……温去病真不想承认自己与他是同行。

不过,平剑秋急找,却是为了别的理由,他取出一件事物,喘息道:“原来大师是为了此物而来。”。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