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碎星物语 > 十七章 大能力者大责任

碎星物语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十七章 大能力者大责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龙云儿从来见没见过这样快的剑光,仿佛尽得雷电精要,剑出若电闪,直直落向自己头顶,还来不及回神,这一剑……就像要将自己劈成两半。

自己不是没见过地阶武者,刚才的金鹰魔将,十足状态下就是地阶中的强手,但在自己所见过的地阶里,从没谁有这么逼人的剑光,一剑光寒四十州,斩尽一切。

在这如电的剑光下,谁也不及援手,想活命唯有自救……

幸好,与江山钟神魂结合,奉灵入神的状态还没有解除,自己并不是没有防御的能力……

速度不是金刚身强项,龙云儿自知拦截不下,双拳鼓劲,对着互轰一记,犹如双钟对击,一声巨响震鸣,响彻九霄,声波回荡,附近的人们被这声波一震,个个气血翻涌,眼前发黑,有些直接就跪地***。

之前龙云儿一击***金鹰魔将时,温去病开了江山社稷图,多少有屏护效果,此刻社稷图已收,他们身上的屏护之物又多被温去病征调消耗,被钟声震波一扫,登时受池鱼之殃。

但同样也在钟震涟漪中,那道闪电似的剑光,不住摇晃,再也快不起来,像落入胶水里,被涟漪一层层消去力量,虽然最终突破,却已是强弩之末,与护身金刚劲一撞,便告湮灭。

使尽浑身解数,才化解掉这一剑致命危机,龙云儿一阵后怕,暗忖如果不是学会奉灵,现在已经被这一剑斩杀,温哥哥之前说,自己进入奉灵状态,能作战十分钟左右,看来有些许偏差。

若只是腾挪闪避,简单攻防,十几分钟撑得到,可如果要打出这样的攻击,三击就是当前的极限,现在已经用去两击,只剩下最后一击的御敌机会……

抬头仰望,龙云儿预期看到的,是新的魔将出现,可头才抬到一半,就知道不妥,因为自顶上传来的,是一股相当正派的感觉,非妖非魔,并不是魔将。

正上方的空中,只见一人持剑,飘立半空,满身正气,二十七八岁,凤目朱唇,长发垂腰,是一名非常好看的***,身上更散发着一股尊贵的气息,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不动,就让人晓得她必是王侯出身。

女爵独孤剑!

龙云儿脑中直接出现了这个称号,当世五绝高人之一的女爵,竟然在这样的情形下遇着,还与自己拚了一招,但……为何?

再看得仔细一点,发现她手中持着一柄凤首剑,剑刃上霞光流动,肯定是一柄上品宝兵,她身上衣甲有些破损,伤处渗血,显然才和敌***战过一场,为此受创,就不知道是什么妖魔这样厉害,竟能伤到她?

女爵身后,有一双羽翼,由光所化,非常绚丽好看,支撑她浮翔于高处,似乎是源于血脉的异能,远远看去,真像是来自于天的神人,不过……她在天上怔怔地往下看,似乎……发呆了?

……这也太诡异了,修练到这地步的高人,通常不会在阵前发呆的。

龙云儿感到讶异,却见女爵剑尖颤动,似乎又要下击,龙云儿心叫不好,连忙先落下地,才刚落地,眼前就陡然一花,独孤剑同步来到面前,冰冷如剑的目光,直直看来。

“……是什么人?叫什么名字?”

冷硬的声调,发自女爵口中,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,平添肃杀气氛,心里有鬼的龙云儿不由得一阵紧张,好像自己一句答错,对方就会当头一剑斩过来。

然而,根据自己这些天来八卦打听到的内容,这位傲世女爵,却实实在在是个面冷心热的好人,她嫉恶如仇,更怜悯百姓悲苦,每次只要听说哪里有城池被攻打,就竭心尽力地赶去,帮着守护百姓,血战魔军,不管遭遇怎样的危险,刀山来,火海去,从不言悔。

出身皇室,作为青武仙帝的亲属,她本是最安全的那群人,却不像***皇氏宗亲那样贪安渡日,长年在外征伐不休,成天血战,大荒西朝的所有百姓,对其爱戴有加,口中喊的是女爵,心里根本当她是女神一样。

这么一个正派的好人,一出手就斩向自己,好像自己是邪魔外道似的,真是冤枉……然而,也不能说自己心里就坦然无畏了,毕竟,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被人看出什么问题,也不是没可能的……

“我叫龙秘书。”心中忐忑,龙云儿决定先敬对方三分,拱手为礼,道:“独孤公主适才一剑,却是为何?”

听了这句,独孤剑眼神转厉,一下回过神来,持剑抱拳道:“一点误会,我要斩的目标,是那头金鹰魔将,它们狡猾得很,如果斩杀后不立即粉碎元灵、处理尸骸,完全有可能就地重生,无意误击,非常抱歉。”

龙云儿登时大大松了口气,好险不用又打一场,奉灵的效果已经消失,身体正处于衰退期,力量回落,这时候再砍自己一剑,金刚身不知能否扛下。

惊魂甫定,龙云儿马上回头确认金鹰尸骸,就怕被这么一耽搁,魔将真的诈尸,自己就罪过大了,哪知……温去病已站在那边,僧袖拂过,金鹰魔将的尸骸消失,元灵则化珠分离,被收入袋中。

……辛苦了大半天,如果没有一点战利品留下,那可真是血本无归。

温去病收了战利品,一手放在背后,一手立掌胸口,白色僧袍飘飘,俊逸出尘,俨然世外高人,用温和斯文的声音,微笑道:“般若波若密,是独孤女爵阁下吧?贫僧病故问好。”

独孤剑的目光扫过温去病,微露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,讶然道:“你就是那个病僧?”

温去病微笑道:“贫僧法号病故,病僧乃是各路朋友们所赠的外号,好像还没听过有别人也叫这外号。”

两人的语气都算平和,礼数十足,但不知为何,旁观这一幕的龙云儿,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点暗流涌动……很不友好的那种。

独孤剑打量温去病两眼,目光最终锁在他脸上,“我听闻病僧大名很久了,你是五绝之一,袭杀多名魔将,确实是大有本事之人,我要代百姓多谢你啦,不过……”

没等独孤剑说下去,温去病抢先道:“在不过这两字的前面,夸奖说多少都是屁话,女爵既然不是迂腐之人,何必惺惺作态绕圈子?有话直说好了。”

一番抢白,直接把对方想维持个表面和谐的努力打破,双方的***味,从隐约变得明显化,而独孤剑显然也不是畏缩之人,被温去病这么一挑明,便坦明直问。

“病僧每到一地,必极尽搜刮之能事,巧立名目,让地方供奉于你,交出各种物资与金钱,滋扰地方甚钜,堂堂五绝高人,你为何……”

“般若波若密,堂堂五绝高人,也是要吃饭的。”温去病贼笑道:“独孤公主身为皇室一员,至各处均有地方供养,自然不缺钱财物资,和尚我一介光棍,无家无庙,啥都得自食其力,不扯下面子来搜刮,何以为继?五绝高人什么的,不过虚名,公主殿下倘若喜欢,以后可以逢人便说和尚不够资格。”

独孤剑摇头道:“病僧屡抗妖魔,斩杀魔将,连我也不及你,位列五绝,名符其实,但百姓何辜?生此乱世,妖魔肆虐,你既有大能,就该负大责任,为国为民,作一番大事,何必每次抗魔之后,还要拿走他们的钱财,收取他们的物资?”

“笑话!大能力者要负大责任?那为何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到处阻截魔军?天君不用负?佛子不用负?他们安坐帝都,不用出手,这番能者多劳的谬论,不去对他们说,却来对我讲,岂不是可笑?”

温去病一轮回呛,独孤剑登时不知如何回答,更不料温去病接着还有话说,“有能力的就该负责任,大的扛大责,小的尽小力,口中的生民百姓,生而于世,难道就没有自己的责任?我给他们尽责的机会,有什么问题?”

独孤剑脱口道:“你这是强词夺理!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怎样?他们力量不大,所以可以不用出力,可以坐享其成,把一切希望寄托给英雄,自己就躲在安全地方,求神拜佛,希望奇迹出现?嘿嘿,***也要收供品的。”

温去病冷笑道:“他们打不过,***替他们打,他们不愿死,***出生入死,他们出钱,我来卖命,天公地道!皇帝尚且不差饿兵,喊人卖命都要给足薪饷,什么地方看不过眼?”

独孤剑压根想不到会被这样抢白,怔怔一出神,随即道:“你要收取报酬,那也还罢了,为何不能事前直说?要用各种名目勒索?”

温去病笑道:“注意的用词,和尚我从不勒索,我要了,他们不给,我拍拍***走人,几曾对他们做过什么?每次收帐,都是魔军被击退,魔将被杀之后,先收货后给钱,条件优厚,若依公主之言,我是不是该在每次魔军攻城时现身,先要他们付钱,把该给的东西给了,有给就替他们打,没给就直接走人?这就是认为比较好的方法?”

碎星物语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